•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40章 大有深意的缓冲期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40章 大有深意的缓冲期

    作品:《官神

        夏想却很不自觉,完全没有认为此次任命是针对他的觉悟,反而悠然自在地准备过节了。www.00ksw.org

        国庆节是大假,一放七天,虽然身为省委的第四号人物,有值班安排,但毕竟是独立的纪委系统,夏想今年就想偷了个懒,反正湘省叶天南已走,新任省委副书记还未上任,正步入了一个短暂的平稳期。

        纪委系统的值班安排就交给伍小旋处理。

        伍小旋本来算是林华建的人,林华建倒台之后,她就向夏想表示了靠拢,夏想也不计前嫌,提拔她担任了纪委常委、纪委秘书长。

        伍小旋担任秘书长之后,对夏想的指示精神领会得很透彻,也落实得很坚决,就让夏想得出了一个结论——有时即使是对方的人,也有在因势利导的情形之下为我所用的可能。

        在安排纪委系统值班的时候,夏想的值班日期就被巧妙地调整了,也让夏想对伍小旋完全领会了他的意图微感吃惊的同时,也让他更坚定了继续培植嫡系的决定,也逐渐在脑中形成了一套用人理念。

        越向高走,越要在用人上面多下功夫。

        因为国庆放假,关于宁省和陕省的人事提名,就顺延了。不过中央已经正式对外宣布,将于10月9日召开十七届三中全会,主要部署农村工作和部分人事的调整。

        古秋实终于要名至实归了,而随着古秋实的调动,黑辽、燕省和西省的人事调整也会顺势而动,如果再加上稍后的宁省和陕省的人事变动的话,新一轮的省部级干部轮换,再次显示出国内大势的布局和上层的政治角力。

        一想也是,只有不到两年时间了,时间紧迫,谁都想抢占有利地形,因为新一届党中央和政府上任之后,为了政策的延续性,为了平稳过度,至少一到两年的时间不会大动人事,所有换届之前定下的人事,基本上就等于是到手的好处。

        各方势力都要抢在换届之前划好势力范围,否则换届之后,就很难再抢别人的胜利果实了。而且谁的势力范围广,谁就在新一届党中央和国务院里面,拥有更大的发言权和决定权。

        今年的国庆,会有许多人过不踏实,不止是黯然收场的叶天南叶大书记,还有被提名为宁省和陕省两地省长的候选人。叶天南已往矣,但政治角力还在继续,即使没有叶天南,两省的省长宝座的争夺,依然会十分激烈。

        夏想微微有些遗憾,叶天南临走之时,他应该送他一程,毕竟同事一场,也要有所表示才对,只是没想到,叶天南一向淡定从容的一个人,走就走了,怎么不大方一点,来一次轰轰烈烈的送行场面?

        当然,夏想的想法不无恶趣味,他甚至猜测,叶天南就算厚着脸皮郑重其事地告别,说不定也有不少常委不会露面,别人不说,就是付先锋就能做出拉下脸面的事情。叶天南很清楚他最后弄巧成拙,在湘省算是名声扫地了,真要再来一出送行的话,说不定还真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如果一开始辞职就获得批准,他潇洒转身,以一个有担待有原则的政治家的形象告别湘省,说不定还真能赢得一定的清廉之名。现今却是招势用老并且露出了本来面目离去,形象一落千丈,谁还会对他尊敬半分?

        或许在叶天南的心目之中,多少有点愧意,感觉愧对江东父老也未可知。不过更大的可能是,叶天南含恨离去,而且还幻想着有卷土重来的一天。

        据知情人士讲,叶天南连夜北上进京,要在京城休养一段时间,要过半退隐的安然生活了。无官一身轻,也许没有了事务所累,人确实可以安然了,但心是否安然就不得而知了。

        叶天南本非京城人士,退隐后却选择留在京城生活,可见叶天南同志人退心不退,志向依然远大。

        叶天南的以后,以及国家大事暂且放到一边,夏想现在只想小家和燕市,国庆期间,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忙,有许多朋友要见。

        基本上湘省的事务已经告一段落了,叶天南的离去,并未引发太多的动荡,纪委的各项工作也平稳有序,省委方面也人心安定,郑盛威望大涨,付先锋上升势头很不错,新任的省委副书记要在国庆之后上任,还有一个足够漫长的缓冲期。

        虽然只有七天,但之所以说是漫长,因为不管是郑盛还是付先锋,国庆期间都会留在湘省,美其名曰是值守,实际上还是在做最后的布局,要将叶天南遗留的势力全部消化。

        郑盛是要完全确定一把手的权威,以免被新任的省委副书记再次挑战他的地位。付先锋要的是完全收拢叶天南的势力,不为新任的省委副书记所用。一二把手心思各异,却做出了相同的事情,利用最后的缓冲期,将湘省大局敲定,不让后来者有一丝可乘之机。

        新任的省委副书记也真是不幸,如果是国庆之后再宣布上任多好,至少可以一宣布就赴任了,却在国庆前夕宣布,莫非是故意留一下尾巴,就为了让他一上任就无人可用无机可乘?

        如此看来,湘省,似乎并不欢迎他。

        郑盛和付先锋加紧最后的布局,夏想若无其事地和曹殊黧告别郑盛和付先锋——付先锋约定要到燕市一聚,不过要等到六七号了,他等夏想电话——飞回了燕市。

        飞机在云端穿行的时候,曹殊黧抱着夏想的胳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喃喃说道:“别看你有点小权有点小钱,我跟了你以后,你很少陪我坐过飞机,我数数,结婚时去旅游坐过一次,再后来好象有一年出去游玩的时候坐过一次,再后来……就是现在了。”

        夏想汗颜,确实陪曹殊黧的时间不太多,陪她一起旅行的时候,就更少了。不是他粗心大意,也不是他不想,而是实在没有时间。

        一入官场深似海,时间都奉献给了党和国家,想要为国为民做一些实事,可不是几句豪言壮语就能实现,要付出心血和时间,甚至还有生命的代价。

        还好,他还比较克制,没有吃喝无度,否则就成了一颗红心向太阳,我把肠胃奉献给党。

        夏想拍了拍曹殊黧的头:“等我退休了,就天南地北陪你到处转,一直转到地老天荒。”

        曹殊黧柔情无限:“算了,你有心就行了。等我们老了,我们就搬到郊外去住,盖一栋大房子,房前房后都种上花草……”

        “再养一些鸡鸭,要不再养两头猪,再种点菜……”

        “我可不会养,也不会种,要不你来?”

        “没问题,我是农民出身,什么都会,自食其力,自力更生。不过我的水平顶多能种两亩地,再多了,就累着了,老胳膊老腿了,干不了重活了。”

        “没关系,我们人多,不是告诉你了,要盖一栋大房子,最少也要有十几个房间。”

        “要那么多房间干什么,两个人住,太空了。”

        “谁说两个人了?现在就有七八个了,以你的水平,到了老了,十几个房间肯定能填满。知道不,别忘了,记得随时填房。”

        “……”夏想无语,原来黧丫头所说的大房子,还打了一个埋伏,真是女人心天上云,就和现在高空的云朵一样,变来变去,让人捉摸不透。

        不一会儿,微有醋意又稍有不甘的黧丫头睡着了,她熟睡的姿势很是迷人,长长的睫毛上翻,自然卷,鼻翼上挺,脸庞的弧度曲线最为完美,最主要的是,岁月的风霜如刀,却在她脸上留下的痕迹最少,她还和当年蹦蹦跳跳的黧丫头无二区别。

        只要她在他身边,始终如依赖大人的小孩一样,就让夏想莫名感受到了被信任和依赖的满足感。

        一个男人的一生,要有一个足以养家糊口的事业,一个相依相偎的妻子,一个乖巧懂事的儿子,才算完整的人生。

        在飞机徐徐降落在常山机场的时候,一股秋意扑面而来,才让夏想惊醒,10月的北方,已经是深秋了。

        落地之后开机,就收到了无数短信,有李沁和齐亚南的问候,有孙现伟和沈立春的接机提示,还有彭云枫的各项安排的汇报,也有朱睿乐的殷切期待。

        虽然燕市已经是秋天,但一回燕市,还是让夏想感受到了浓浓春意。

        李沁本来想来机场接机,夏想没同意,因为他不想兴师动众,只让萧伍来接就行了。不料一开机才知道,不但萧伍、朱虎来了,孙现伟、沈立春、冯旭光、彭云枫、陈天宇等人都来了,浩浩荡荡十几辆车,都组成了车队。

        热情,真是太热情了,夏想不是喜欢铺张的人,但又实在不忍拒绝一帮兄弟的好意,确实离开燕省之后,和一帮班底之间见面的机会太少了,曾经的友情和在一起的欢乐时光,确实让人难以忘怀。

        毕竟都是他的最早的班底,也是他最忠诚的兄弟……夏想也是不免感慨。

        只是一出机场他就惊住了,除了十几辆汽车组成的声势惊人的车队之外,还有一个意想不到的熟人正向他张望。

        一瞬间夏想不免愣住……谭国瑞怎么也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