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38章 都满意了,就一人除外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38章 都满意了,就一人除外

    作品:《官神

        之前,在关于叶天南的评定是什么基调的问题之上,郑盛和付先锋并没有找夏想提前商议。www.00ksw.org

        没有提前通气,夏想也理解,并且欣然接受。毕竟他不够级别对排名比他靠前的省委副书记指手画脚,不合规矩,也显得他没有水平。

        夏想也预料到付先锋会有手段施出,只是没想到付先锋真小人的手段发挥得淋漓尽致,比他预想中还要直接还要猛烈,对他来说就算一份不小的惊喜,对叶天南来说,更会是天大的惊喜。

        即使湘省省委的评定对叶天南下一步的提名起不到决定性的影响作用,但至少让叶天南添添堵,让提名叶天南的人烦烦心的目的还是可以达到的,同时,也足够为叶天南光辉正面的形象画上浓浓一笔黑墨了。

        就如京剧之中一脸正气的老生,登台之后,却赫然发现脸上被人多画了几笔,成了小丑。

        只不过……说实话,夏想并没有私下调查叶天南的经济和生活作风问题,甚至关于叶天南和杨遥儿之间不正当的一出,也是付先先从杨遥儿嘴中套出了话,当时付先先告诉他之后,他不置可否,并没有拿来说事。

        付先锋提及此事,不用想就知道,肯定是付先先的恶作剧被付先锋拿来当成武器,直接朝叶天南当头一刀。

        付先锋话音刚落,杨恒易就脸色大变。

        胡定也是脸色变幻不定,目光闪烁之间,先是看了郑盛一眼,又跳跃到了付先锋身上,最后甚至还有意无意打量了夏想几眼。

        夏想目不转睛,面不改色,摆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虽然也有假装的意味在内,不过说实话,还真不是他的所作所为。

        杨恒易想说什么,见郑盛一脸严肃,见付先锋一脸肃然,见夏想一脸高深,省委前三号人物的沉默带来的压力非同小可,让会场气氛十分凝重。

        付先锋接着说:“身为党的高级干部,私生活不检点本来就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而且还为老不尊,诱骗同事的女儿,就不仅仅是不检点了,我也不怕当着大家的面说一句难听话——叶天南的所作所为很无耻,我身为省长,也替他感到脸红。”

        杨恒易也知道杨遥儿和叶天南之间的事情瞒不住了,此事传将出去,固然叶天南丢人丢到姥姥家了,他也脸上无光。不过听了付先锋的话之后,本来紧张羞愧的心情,一下又放松了不少,因为在付先锋的结论中,叶天南是诱骗了杨遥儿,而不是通奸,至少杨遥儿是受害者。

        受害者的身份总是值得同情和怜悯,既然纸里包不住火,既然事情总要发酵,如果此事能将叶天南拉下马也算值了。

        不过,杨恒易还是感觉脸上发烧,总觉得无地自容,毕竟不是什么光彩事儿,他就深深地低下了头,既痛心和无奈……郑盛及时拔高了高度:“我也深感羞愧,同志们,湘省省委的讲政治讲正气的良好氛围,就因为叶天南同志的个人问题,毁于一旦。”

        一二把手将基调完全定死,摆明了就是要大摆叶天南一道的架势,谁看不出来?除了梁夏宁之外,在座几人都对叶天南有气要发泄,因为叶天南事件最近确实折腾得湘省省委鸡犬不宁,都巴不得他赶紧走人了事。

        既然要赶他走,是欢送还是朝他屁股上踹上一脚,恐怕大多数人都要选择后者。

        随后,夏想表态说道:“我坚决拥护省委的决定。”

        胡定也不会向着叶天南说话,因为叶天南机关算尽太聪明了,直到现在他才清楚原来辞职是一场戏弄整个湘省的戏剧,他就有一种被人当猴耍的感觉,既然付省长直接撕破了脸皮,耳光已经上脸了,他再不啐上一口,以后也没有机会了。

        “叶天南同志诱骗同事女儿的无耻行径,我也听到一点风声,一开始还以为是有人散播谣言,没想到,竟然是真事。我一直以为叶天南同志是正直、善良的省委领导……唉,知人知面不知心。”

        胡定虽然表演的痕迹很重,但多少也流露了几分内心的真实,确实是被叶天南摆布了几年。

        杨恒易最尴尬,付先锋没有明说叶天南诱骗了谁,但在座几人都清楚是谁,他身为受害者家属,是该摆出义愤填膺的态度,还是公事公办地附议了事?

        微一思索,杨恒易还是低调而保守地附议了一句:“我表示服从省委的决定。”

        梁夏宁悲哀地想,墙倒众人推,叶天南在湘省如果最后不来一出辞职闹剧,也不会落到人人喊打的份儿上,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梁夏宁虽然和叶天南系出同门,但实在对叶天南生不起什么好感。

        一想也是怪了,记得以前对叶天南印象很好,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他转变了看法?对,想起来了,自从夏想来后,他就莫名对叶天南的印象改观了,难道是夏想的为人处事衬托出了叶天南的真虚伪和假清高?

        出于对叶天南最后的一丝尊敬,更是出于同门之谊不得不表明的立场,梁夏宁提出了唯一的一个不同看法:“叶书记毕竟是从湘省走出去的干部,如果他能更进一步,也是湘省的骄傲,我们应该礼送他一程,至少有些事情,能捂就捂住吧。”

        “我不同意你的说法,夏宁同志。”付先锋很干脆地反驳了梁夏宁,“身为党员干部,就要严格要求自己,不是说不贪污受贿的干部就是好干部,老百姓对我们的要求太低了,廉洁自律对党员干部来说,就和百姓遵守交通规则一样,是最基本的不能动摇的原则,现在反而成了表扬了,这是对我们党员干部的讽刺。等什么时候新闻之上天天对遵守交通规则的市民公开表彰的时候,就是社会的倒退和悲哀!同理,企业家和商人可以包二奶,官员就不能,不能严格要求自己的党员干部,就不是合格的党员干部。”

        夏想差点抚掌叫好,为付先锋一番慷慨陈词而大加赞叹,也为付先锋超常发挥的高超演技而高兴,不得不盛赞一句,付先锋,真妙人也。

        夏想没有鼓掌,郑盛却轻轻鼓起了掌,大声叫好:“说得好,先锋同志说出了我的心声。同志们,不能严格要求自己的党员干部,就不是合格的党员干部,我建议,在全省范围内开展一次思想教育活动,加强党员干部的自律意识,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

        还好,夏想又及时补充了几句:“我先表个态,纪委内部随后就会召开一次全体会议,传达和落实郑书记、付省长的讲话精神。下面请郑书记继续主持会议的下一个议题。”

        夏想及时的进言其实是有意打断进程,不要将一次定性的会议开成叶天南的批判会,没有必要也显得太和个别中央领导唱反调了。

        夏想的善意提醒也让郑盛警醒,他冲夏想微一点头,在通过了对叶天南若干问题的评定的决议之后,就省委副书记的人选提名,继续开会研究。

        郑盛提名杨恒易。

        付先锋提名梁夏宁。

        夏想和胡定都没有异议,胡定是不会舍近求远再去谋求省委副书记,夏想是遵循总书记的指示精神,而且在湘省省委副书记一事上,总书记和吴老爷子看法完全一致,因此,他很轻松地面对提名问题,尽管说来按照排名他是理所应当的第一接任人选。

        杨恒易满意了,因为他以为会提名夏想和梁夏宁,没想到提名了他,虽然也惊讶为什么没有提名夏想,不过也没再多想,省委推荐上去未必管用,但至少对他而言是一个加分项。

        梁夏宁也满意了,因为他以为会提名夏想和杨恒易,没想到夏想没有被省委推荐,原因不得而知,但他多少猜到一点什么,对夏想以后的道路,反而更满怀期待。

        对于省委对叶天南的评定,梁夏宁知道,政治斗争严峻到了剑拔弩张的地步。他虽然和叶天南同属一个阵营,也知道形势不由人的道理,在湘省的大气候大环境之下,他没有选择。

        更何况,他对叶天南的所作所为也颇有微辞。

        一次重大会议落幕了,达到了几乎所有人的满意,除了叶天南之外!

        会议共识随后就由郑盛直接上报到了中组部。

        ……叶天南办公室,香烟缭绕,一向不怎么喜欢抽烟的叶天南一反常态,一根接一根接连抽了十几支烟,只抽得满屋子全是烟雾弥漫,他也不打开窗户,任由烟雾挥散不去。

        烟雾之中,灯光之下,向来沉静如水的叶书记标准式的表情不见了,取代的是满脸愁容和愤怒,如果再观察细致的话,还有一丝狰狞和扭曲。

        在叶地北被捕的时候,他没有犯难。在燕省省长失利的时候,他也没有沮丧。但今天,在湘省省委的评定结论提交到中央之后,他第一次出离愤怒了。

        手法太拙劣太低级太……无耻了!

        怎么会有如此不要脸的一手?叶天南将平生都埋藏在心中的脏话全部骂了出来,到底是骂郑盛还是骂付先锋,或是骂夏想,不管了,反正要骂个痛快就行。

        电话响了,他只看了一眼就屏出了呼吸,是总理来电——事关他最终命运的电话,让他紧张地手都颤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