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37章 够无耻够直接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37章 够无耻够直接

    作品:《官神

        看到曾卓忙碌的身影,想起近一年来曾卓还算令他满意的秘书工作,夏想又想起了在燕省的政治和经济班底。www.00ksw.org

        叶天南的条件虽然没有打动他,但叶天南的提议还是让他动了心,因为也确实是该为政治班底和经济再继续谋划前进一步的时候了,随着他前进的步伐加快,亲信和嫡系的进步,也应该跟上才行。

        否则等他有朝一日位居省长之位时,班底还在处级打转,不执掌一市,也不够资格为他摇旗呐喊。

        再想到付先锋提议在国庆期间在燕市相聚,倒是一个不错的机遇,借此机会,夏想决定将他的政治和经济全部班底聚在一起,商议下一步发展大计。

        也只有让自己的政治班底继续壮大,壮大到足以影响局部局势,也要让自己的经济班继续攻城掠地,不能只局限于燕省一省,要在国内遍地开花,拥有在国内呼风唤雨的资本,如此,在关键时刻才可堪大用。

        从上次连若菡以庞大的经济实力来影响政局的一战就可以得出结论,在不久的将来,谁掌握了经济事务上的发言权,谁就能拥有了左右政局的决定权!

        一个庞大而周密的计划,在夏想心中初步形成。政治班底的升迁,要详细规划。经济班底的长远前景,要统一布局,不求如连若菡一样拥有可以翻云覆雨的实力,至少也要形成一定规模的集团化模式,最不济也要拥有可以部分影响华北区域某一行业经济的实力。

        夏想心中大计既定,还是小有兴奋。回到办公室之后,也没有急于去见郑盛,而是先慢条斯理地坐定之后,然后依次拨出了几个电话。

        第一个电话打给了彭云枫——彭云枫现任省政府秘书长,是夏想嫡系之中,上升势头最快的一个——让彭云枫安排一下国庆的大聚会。

        彭云枫激动而声音颤抖地一口答应下来,为夏书记终于要回头照顾燕省一帮班底而兴奋不已,尽管说来他已经是省政府秘书长了,堂堂的厅级高官,不应该再有激动莫名的情绪,但他对夏想实在太过敬仰,自夏想走后,燕省的班底之间联系虽然不少,但却从未相聚过一次。

        彭云枫已经得到了高晋周的信任,可以说,个人前景大好,即使没有夏想的出手相帮,下一步外放担任市委书记,也不在话下,但人生之路往往最关键的只有一两步,恰恰是他仕途道路之上最关键的一次升迁,夏想伸手相助才让他得以从容迈过,他对夏想的感激之情,永生难忘。

        “夏书记,燕省有许多人都非常想念您……”彭云枫压抑不住兴奋之意。

        夏想能感觉到彭云枫的真心实意,笑了几句,也并未多说什么,就挂断了电话。等聚会的时候,再详谈为好,眼下不是叙旧的时候。

        又拿起电话打给了李沁。

        李沁人在燕市,正准备回天泽,说来也怪,李沁嫁给了齐亚南,却始终对燕市没有家的感觉,于她而言,感情最深的两个城市反而是京城和天泽。

        在听到夏想的吩咐之后,李沁先是欢呼一声,然后几乎是雀跃的声音说道:“亚南刚刚还说,燕省没有了夏书记,感觉缺少了什么,也觉得没有什么冲劲了,现在好了,夏书记终于记起一帮经济班底了。”

        夏想自然听出了李沁兴奋之中的期待之意,又笑着吩咐了几句,才挂了电话。

        刚放电话,童凡亲自来请夏想了。

        夏想对童凡的态度,自始至终不远不近。童凡对夏想的态度倒是一直恭敬,不过最初他对曾卓的态度稍有冷落,或许是他在眼中,曾卓从市委调来省委,没见过什么世面。

        不过在其后感觉到郑盛对夏想的倚重,而夏想对曾卓的信任之后,童凡对曾卓的态度也慢慢好了起来。

        夏想让童凡回复郑盛,他马上就到。童凡一走,夏想还是不急着起身,反而漫不经心地问了曾卓一句:“曾卓,你是想一直在纪委系统,还是想跳出去,开拓一下眼界?”

        曾卓正在整理文件,一点也没有心理准备,一下就惊呆了。

        自从担任了夏书记的秘书之后,曾卓也清楚他在领导心目中的地位,不高不低,不远不近,和夏书记只是公事公办的关系,私人交情一直没有更进一步,似乎夏书记从来不给他更进一步交流的机会。

        领导不赏识也没有办法,曾卓一开始还想想办法打动夏想,后来醒悟过来,夏书记不是一个轻易改变的人,就死了心,踏踏实实做好份内事就行了,至于其他,少说多做。

        所以夏想有此一问,顿时惊呆了曾卓。身为秘书,曾卓心里清楚得很,外放担任一方领导是唯一的出路,童凡还好,是第一秘,前路宽广,而他身为省纪委书记的秘书,路子很窄,有可能要一辈子在纪委系统打转。

        夏书记突如其来的一问,让曾卓震惊之余,突然意识到了另外一种可能——难道说,夏想要送他一份前程?

        不应该,他和夏书记之间并没有过深的交情,夏书记又没有要离开湘省的传闻,为什么要现在安排他的前程,而且还问他要不要跳出纪委系统?

        曾卓平常虽然不是机灵得让人无可挑剔的秘书,但也不是笨嘴拙舌之人,今天却一下愣了又愣,说不出话来。

        夏想要的就是让曾卓震惊莫名的效果,他拍了拍曾卓的肩膀,笑道:“不用急着答复,好好想一想。可以参考一下别人的选择。”

        最后一句话意味深长,是暗指夏书记以前的秘书安排?曾卓恍然而惊,一想夏书记以前的历任秘书,无一人不是安排了很好的前程,他的心情莫名就热烈燃烧了。

        不知何时,夏书记已经开会而去,陶河江悄然推门进来,他笑了笑,一拍曾卓的肩膀:“曾卓,刚才夏书记的话,我在外面很不巧正好听到了,我只想告诉你一句话……”

        曾卓和陶河江关系不错,当初担任夏想的秘书,还得益于陶河江的力荐,惊醒之后,他忙说:“请陶书记指示。”

        “你仕途之中最大的机遇就摆在面前,你一生之中最重要的贵人出现了,说不定是你唯一一个也是最后一个机会,你要错过了,以后别怪我没有提醒你。”陶河江以从未有过的严肃,一字一句地说道。

        夏想不是心血来潮,而是他意识到他在湘省将近一年了,还没有着力培植自己的力量,也确实说不过去。虽然他只是省纪委书记,但现在时机正好,错过了就太可惜了。叶天南不是说,还留了几个空缺等候提名,那好,既然叶天南即将离开湘省了,就不要惦记湘省的事情了,由他来笑纳了岂不是更好?

        夏想更感觉到紧迫的是,从现在开始,必须一刻不能放松,必须加大培植自己的嫡系,在以后多元化的政局之中,谁在地方上支持者多,谁的话才更有分量。

        长远问题要布局,眼下难题也要解局,是该最后解决叶天南遗留问题的时候了。

        夏想迈进书记办公室的时候,郑盛、付先锋、胡定、杨恒易和梁夏宁都在,眼前的阵势,摆出的是开书记办公会的阵营,实际上,今天的会议还真不是书记办公会。

        习惯了每次开会都有叶天南的身影,今天叶天南不在场,夏想坐在第三号的位置上,心里竟然有点恶趣味地想念叶天南。尽管他也知道,此时叶天南再淡定,也差不多如坐针毡了。

        因为湘省省委最后对叶天南的评定,虽然不会对中央的任命带来任何决定性的影响,但如果评定不佳的话,也会被有心人拿来说事。

        而且今天的会议,还要决定上报省委副书记人选——尽管只是一个形式,中央未必会采纳,但报谁不报谁,也大有讲究,都想自己的名字上报上去,在中央领导面前,露露脸,而且就算不通过,按照官场惯例,下次提拔就有了优先权。

        此次将叶天南排除在外的会议,也意义重大。

        郑盛也不绕弯,上来就点了题,说明了中央的决定,照例也说了一通套话,对叶天南在湘省工作期间的成绩给予了肯定,然后口风一转:“关于叶天南同志在湘省工作期间的评定,按照惯例,需要省委向中组部上报一个材料,我和先锋初步拟定了一个框架,请同志们议一议。”

        付先锋的手指有意无意地在桌子上敲击了几下,随后抽出一份材料,目光扫过每个人的脸庞:“按照郑书记的指示精神,再根据我本人对叶天南同志的认识,省委认定,叶天南同志在湘省的工作值得肯定,态度认真诚恳,成绩有目共睹……”

        说了一大堆虚无飘渺的肯定的套话之后,付先锋神情一变,十分痛心地转化了口风:“但是,金无足赤人无完人,我们很痛心地发现,叶天南同志在生活作风上面,愧对一个**员的称号,辜负了党中央对他的信任,辜负了省委对他的期待,应该说,叶天南同志在生活作风的问题之上,交出了不合格的答卷。”

        夏想满意地笑了,付先锋有够无耻够直接,也够狠……不过,他喜欢。他知道,叶天南要吃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