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34章 另一种可能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34章 另一种可能

    作品:《官神

        临近黄昏,吴家宅院虽然不如老古的宅院植物繁茂,但在夕阳的笼罩之下,院中几株并不高大的盆栽花草也显得清新喜人,呈现出秋天特有的沉静之美,在喧嚣浮躁的都市之中,能有如此一处宁静之地,也算是难得的享受了。www.00ksw.org

        付伯举穿着比较休闲,神情比较轻松,和吴才洋相对而坐,谈笑风生,似乎从未有过芥蒂一样。

        形势比人强,虽说吴家和付家并未有过重大的冲突,但自从夏想介入家族势力之后,印象中,也从未有过现在的密切。不管付家为了拿下一个省长之位许诺了什么好处,反正从付伯举的微笑和吴才洋的浅笑之中可以得出结论,此次合作,条件达到了双方都满意的程度。

        夏想进来,吴才洋没有动,付伯举却是起身相迎,礼遇十足:“夏书记回来了?呵呵,等你三壶茶的时间了……”

        上来就点明主题,直接表明是专门等他,夏想就知道,付伯举礼下于人,必有所求。

        夏想握住付伯举伸出的热情洋溢的手:“不好意思,让付总理久等了,确实是京城堵车严重。”

        夏想不说和总书记见面,只说堵车,显然是想遮掩过去,不料付伯举倒也有趣,落座之后,直接就问到了总书记会见一事。

        “夏书记,和总书记在郊外会面,肯定很有妙处了……”说完,他还意味深长地看了吴才洋一眼。

        吴才洋却不说话,只是含笑品茶。他和付伯举毕竟不同,付伯举喜欢单刀直入,吴才洋喜欢迂回,他当然知道夏想做什么去了,却不会主动追问会面的内容。

        夏想呵呵一笑:“郊外空气清新,确实感受不同,不过就是风沙大了一些。”

        付伯举见夏想滴水不漏,不肯透露半点内情,也就不再追问,就说到了付先锋对夏想赞赏有加,还对夏想和付先锋在湘省工作配合默契,感到满意。

        付伯举说话的时候,还算注意了分寸,并没有摆出副总理的权威,他的口气更象是以长辈和付先锋的叔叔的身份。

        吴才洋一直不说话,就在一旁笑看付伯举和夏想之间的互动。

        实际上虽然在党内职务上,吴才洋和付伯举同为政治局委员,是副国级,但吴才洋身为中组部部长,还是没有副总理行政级别高,因为副总理是国务院的领导人之一,而中组部是党的领导机构之一。

        但话又说回来,从以后的发展势头来说,还是吴才洋前景大好,副总理顶多连任两届,而且很难扶正为总理,大部分都是一届副总理之后就会退居二线,而中组部部长,有望入常!

        再加上吴家势力远比付家庞大,付伯举在吴才洋面前,不但一点架子也没有,还低调而谦逊。夏想也看了出来,其实在此次省长提名的事情之上,是付家有求于吴家。他更清楚的是,付伯举再有两年,随着换届,也会一退到底,因此,他肯定会同意吴才洋的意见。

        乔清文退而求其次谋求宁省省长一职,估计就算付伯举心里微有不爽,也只能接受,毕竟有位置比没位置强,否则一脚踩空的时候,后悔也就晚了。

        只是让夏想不明白的是,堂堂的付副总理专门在吴家等他,又赶在他和总书记会面之后,难道只是为了旁敲侧击总书记的口风?

        可惜的是,他和总书记之间,根本没有谈及宁省和陕省的问题,他还不够资格在总书记面前讨论正部级官员的人事任命。就算总书记再信任他,有些事情也不能僭越。

        付伯举也有意思,说了半天闲话,东问西问了一番关于湘省的现状之后,然后才话题一转,落到了宁省和陕省的人事问题上,果不出夏想所料,付伯举对他和总书记之间的会面大感兴趣,很想让他透露一些什么。

        但问题是,他肯定不能透露,否则,他就成了政治投机客了。

        付伯举见夏想口风很紧,也就不再枉费心机,而是说到了另一则秘闻:“叶天南的一出辞职大戏,其实不止是总理在配合,另一方势力也在配合,从一开始就是一次政治投机。夏书记,现在没有外人,我就有话直说了,有人看中了叶天南的能力,准备将他当成后备力量培养。在你没去湘省之前,叶天南的成长之路就已经定下了,今年省长,明年省委书记,后年换届时,进政治局。”

        吴才洋在一旁并不插话,但他一脸平静的表情告诉夏想,付伯举所说的一切,都是事实,是夏想现在应该了解到的秘辛。

        随着付伯举披露的内情越来越深,夏想的心也就越来越沉重,原来他无意中打开的是一个魔盒……应该说,早在他去秦唐之前,叶天南就被总理定为了重要的后备力量培养,本来一切顺利,不成想,夏想一到湘省不久,竟然顺势摸到了叶天南的个人问题,就让总理十分不满。

        其后,事情越闹越大,大有不可收场之势,总理自知凭他一人之力也无法保下叶天南,就和另一派联合,联手要保下叶天南,因为叶天南不论政治智慧和能力,还有他的年龄,等等,各方面的条件十分均衡,甚至称得上完美,如果被夏想打垮的话,再重新发现一个并且着力培养的话,也未必成功,甚至很难再有如叶天南一样达到要求的最佳人选。

        总理需要叶天南支撑平民势力,要将叶天南培养成中坚力量,另一派系需要有人抗衡夏想,想将叶天南打造成夏想最具威胁力的政治对手,所以,在保下叶天南的问题之上,两派达成了共识。

        只是没想到,政治局任命叶天南为燕省省长意外失利,就更让总理和另一系认识到了事情的紧急和迫切,在面临团系和家族势力越走越近的情形之下,再不联手,就面临被分化和击溃的危险。

        而且双方也意识到,团系和家族势力之所以走近,是因为有了共同的培养目标——夏想,经过一系列的密切接触和协商——内情如何,外人自然不得而知,但结果却还是显而易见的——最终达成了协议,要将叶天南培养成如夏想一样的重要后备力量,并且作为两系之间的桥梁和纽带,一者可以将两派密切地联系在一起,二者以叶天南的能力和手腕,足以成为夏想真正的对手。

        叶天南的重要性因为夏想重要性的提高,而空前地提高了,成为了两派之间的支点,成为两派针对夏想以后成长的一个长远布局,成为两派可以携手应对团系和家族势力联手的一个重大转折点。

        因为夏想查实了叶天南的问题,因为夏想的成长过快,从而在叶地北事发之后,让叶天南也随之身份大涨,成为另一方也着力培植的力量,不知是幸还不幸?

        夏想默然无语,付伯举的话,告诉他另一个冷酷的政治现实,更让他意识到了另一种可能,就是叶天南的上升势头恐怕很难遏制了。

        怪不得叶天南的辞职大戏演得如此投入,并且如此耐人寻味,甚至还有出人意料的情形出现,原来不知不觉中,叶天南的地位已经水涨船高,成为两大派系的支点和关键人物,还是专门为了对付他才大力培养,夏想几乎要无奈大笑了。

        如果不是因为叶地北事件,叶天南已经高官在坐了,但又不得不说,也正是因为叶地北事件,惹恼了总理,也让另一派意识到了更严重的危机,所以叶天南虽然痛失燕省省长宝座,但却收获了另一派的鼎力支持,成为两个派系的纽带,是不是可以说,也算因祸得福了?

        叶天南应该微笑着感谢他才对!夏想又是哑然失笑,一想也是,早在湘省省委决定将叶地北事件完全了结之时,叶天南就已经向他握手表示感谢了,只可惜当时他还没有深刻地意识到叶天南胜利的笑容的背后,却还有更耐人寻味的得意。

        叶地北没有成为叶天南的滑铁卢,反而成了他的助力!真是一个让人无奈却又不得不冷静面对的事实!

        初闻之下,夏想本来还有些震惊和无语,甚至还有隐隐的愤怒和悲哀,但冷静之后,却又恢复了平静和漠然,政治就是政治,有时不能感情用事,因为政治不需要讲感情。

        吴才洋沉默了半天,直到此时才慢条斯理地说了一句:“现在知道难度有多大了吧?其实本来昨天就想告诉你这件事情,但想了想,还是让付总理透露更好。”

        “再告诉你一个秘密……”付伯举语不惊人死不休,“叶天南的辞职闹剧,从一开始就是由两派共同策划发起的,在叶地北的障碍扫除之外,叶天南上升的势头,还会有很大的后劲。”

        夏想明白,为了扶叶天南上位,一场真正的较量将会上演。

        “所以说……”付伯举拉长了声调,“我很欣赏你的建议,下一步在阻止叶天南担任省长的命题上,付家和吴家的利益完全一致,但我想知道总书记的倾向。”

        回想起在谈话时,总书记似乎对叶天南的去向,完全没有倾向性的意见流露,等等……夏想忽然想起了什么,在他大胆提议叶天南很适合从事党务工作之时,总书记随口答了一句,当然他没有在意,现在一想,蓦然惊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