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32章 始料不及的举动和对话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32章 始料不及的举动和对话

    作品:《官神

        湘省省委,在经历了一系列的重大事件之后,基本上恢复了应有的平静。www.00ksw.org

        平静只是相对的平静,因为叶天南辞职事件,随着时间的推移,省委大院之中,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叶天南辞职一事,各种议论声音此起彼伏。

        湘省省委十分被动,不但被动,还十分恼火,因为叶天南辞职申请未获中央批准的内幕消息,也不知道是谁泄密出来,也闹得人人皆知,就形成了一股风潮。

        官场之上最怕的就是泄密事件,因为会闹得整个体制都打破了原有的秩序。远的不说,就是不久前燕省某女团市委书记伪造学历升迁一事被网上曝光,就让燕省省委非常被动,整个省委大院乱成一团,省委办公厅和省政府办公厅联合下发通知,要求所有党员干部上网删帖。

        燕省在夏想离开的一年里,经历了一系列的网络动荡事件,从女团市委书记认爹,到他爸是李刚,一系列的网络事件让范睿恒极为恼火,却又疲于应付,因为他没有应对网络风波的经验。而且燕省的机制一向保守而陈旧,只会遇事被动应付,没有建立一个有效的长久的机制。

        燕省的事情,夏想只是听闻,而不再关心,但湘省省委的浪潮,他必须时刻关注。

        因为叶天南的一举一动都大有用意,不是在造势,就是在制造事端。

        按照一般人的想法,叶天南的辞职申请未获批准的话,就应该顺水推舟向中央表示感谢,然后见好就收,因为毕竟叶天南想要保全叶地北的目的已经达到——叶地北释放之后,湘省四少的案件无疾而终,看似在圈内闹得轰轰烈烈,其实外界知道的人并不多,最大的收获就是林小远有望判刑,林华建也没有太好的下场——资深人士一致认为,叶天南只有一个选择,留任。

        郑盛和付先锋却不认为叶天南会留任,因为叶天南在湘省的势力已经分崩离析,他再呆在湘省,完全没有意义了。不过在叶天南会如何回应的问题上,郑盛和付先锋的看法不尽相同。

        郑盛认为,叶天南应该是想真的辞职,或许会沉寂几年,期待一个东山再起的时机。付先锋却认为叶天南还会做做样子,再次提出申请辞职,然后等总理亲自出面挽留,再相机行事。

        付先锋当然心里有数,叶天南要等的时机已经到来,宁省的空缺马上就会提上政治局讨论,时机不等人,顶多还有一个月左右的缓冲期。

        不料叶天南在未和郑盛、付先锋的商议之下,直接回复中央,先是感谢中央对他的肯定,然后态度诚恳、语气委婉,以自己不再适合在湘省担任职务为由,提出了调离湘省的请求,并声称希望调到条件艰苦的内陆省份,要为落后地区奉献一生的心血,即使累死也在所不惜。

        如果让夏想亲眼看到叶天南的报告的话,肯定会大加赞叹叶天南同志的文采,比如呕心沥血,比如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比如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再比如上报效国家下不负黎民,等等,无数慷慨激昂的热血话语跃然纸上,让叶天南的为国为民的光辉形象跃然纸上,让人看完,一叹再叹,扼腕三叹,然后再不得不甘拜下风。

        所谓精诚报国之心投身革命之志,前五百年后五百年,再无出叶天南之右者。

        真人才也!

        叶天南的报告上报中央之后,顿时在湘省引发一片议论之声。震惊、不解、疑惑,还有种种猜测。

        许多人并不清楚宁省即将有不错的空缺,甚至陕省的人事变动,也在严格保密之中,所以叶天南主动提出要到艰苦的地方为国效劳,还真打动了不少不明真相的官员,都认为叶天南是一个知耻而后勇的有担当的官员,值得赞叹。

        郑盛并非后知后觉,而是为人稍微方正了一些,既不如夏想目光敏锐而多思,也比不上付先锋心思浮沉而多疑,尽管他也知道了宁省和陕省即将变动的人事调整,却一直没有和叶天南的辞职闹剧联系起来,等叶天南第二次报告提交之后,他才恍然大悟,才意识到叶天南虚晃一枪,大打苦情和悲情牌的背后,原来是精心筹划的好大的一出转移视线的戏剧。

        郑盛终于冷笑连连了,他一向不耻于背后说人坏话,自认行事还算端正,却再也忍不住讽刺了一句:“叶天南,多少年了,我才看清你的本来面目,当为官场第一无耻小人!”

        其实郑盛评价叶天南为无耻小人,还算文明了,付先锋得知消息之后,却是嘿嘿一阵冷笑,一拍桌子说道:“无耻、委琐、下流、卑鄙!”

        付先锋的盛怒是有原因的,因为他向来自认投机水平一流,见缝插针的本领无人可及,但叶天南此次辞职风云的手腕明显比他以往的手法高他一等,就让他颇不服气,本来他接手的叶天南的势力,自我感觉良好,现在却有一种被玩弄的感觉。

        就让付先锋颇为不爽。

        郑盛和付先锋在对待叶天南申请调离湘省一事的态度虽然不尽相同,但二人却做出了相同的事情,拿起电话直通了京城。

        通话之后,二人又不约而同打电话给对方,商议对策,要确定湘省省委的基调。

        与郑盛和付先锋的反应大不相同的是,杨恒易和胡定听到消息之后,虽然也隐隐猜到了叶天南有意图谋宁省省长之位,二人却没有惊讶,也没有什么异常的举动,就如视而不见叶天南的巧手一样,似乎见惯了叶天南任何出人意料的举动。

        其实杨恒易和胡定表面上镇静,私下两人也接触过多次,对叶天南的政治手腕除了赞叹之外,也不无鄙夷之意,都希望中央有识人之明,不让叶天南的阴谋得逞。胡定还好,对叶天南多少还有一丝念旧,杨恒易却是无比愤慨,大骂叶天南不是东西,人模狗样,也不知怎么就入了总理的眼,让总理如此赏识他,处处维护他不说,还在中央为他打掩护。

        很明显,没有总理的配合,叶天南的戏不但演不下去,恐怕早就身败名裂了。

        不过杨恒易和胡定气归气,却还没有勇气向中央提交反对意见。

        相比之下,梁夏宁的举动就有点让人敬佩了,他在从特定渠道得知叶天南的一系列的手腕背后,在图谋燕省省长宝座失败之后,还有意谋求宁省省长之位,再联想到叶天南在湘省的所作所为,心中怒火中烧,为叶天南的恬不知耻还假装清高并且愚弄世人的伎俩十分不耻,当即亲自向总理打去了电话。

        梁夏宁作为总理一系的人马,想要直通总理,也不算难事。

        “总理,我个人认为,叶天南同志应该为叶地北的事情切实负起责任,应该辞职反省。”梁夏宁气愤之下,就少了一丝理智,多了一丝激愤,因为他认为总理是被叶天南蒙蔽了。

        总理的声音淡然而遥远:“夏宁,评价一位同志,要客观公正,不要带有私心杂念。天南同志和你也许有工作上的分岐,但出发点都是为了工作,你要学习他宽容包容的一面。”

        一句话就将梁夏宁后面的话生生压了回去,如果他再指责叶天南的不是,就成了他以小心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是不够包容的表现,如果梁夏宁此时还看不出来总理对叶天南的维护之心有多深,他就白混官场了。

        不过梁夏宁依然不甘心地又说了一句:“叶地北的犯罪事实,确定客观存在,叶天南同志……”

        “夏宁同志!”总理打断了梁夏宁的话,又加重了语气,“现在是法制时代,儿子有问题是儿子的问题,再说不是已经结案了?又不是连坐,天南同志也认识到了错误,主动提出了辞职,态度够深刻了。态度……态度决定一切。”

        总理的电话断了,最后一句意味深长的话犹在耳边,梁夏宁呆了半晌,才缓缓放下电话,内心一片无望。

        梁夏宁沉静了半天,再次缓慢地拿起了电话,目光之中满是坚毅之色,打出了一个号码,提示却是关机。放下电话他还心中纳闷,夏想到京城到底做什么去了,怎么会关机?

        和总书记见面不关了手机,万一会谈的时候电话响了,就太不知规矩了。夏想为了保持着良好的精神状态,一出门就关了手机,提前三个小时出发赶往指定地点。

        不提前不行,在天天堵车的京城之地,出门必须打出提前量——经过犹如跋山涉水一般的穿梭,终于在约定的时间之前将将抵达。

        郊外的一处工地之上,总书记头戴安全帽,正在许多人的陪同下,视察工程进展。

        夏想又等了半个多小时,总书记总算有了空闲,在一间临时办公室休息的间隙,接见了他。

        古秋实并不在——也可以理解,不在古秋实的工作范围之内,他在的话,不符合规定——就总书记和夏想两人,在一间简单但显然也经过精心布置的工地指挥所,开始了一次令夏想始料不及的谈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