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29章 但事情往往会出现意外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29章 但事情往往会出现意外

    作品:《官神

        今年秋来早,9月的京城,已经有了些许的秋意。www.00ksw.org夏想和连若菡驱车来到京城吴家,已经是下午时分了。下午的阳光透过车窗斜斜映照在连若菡的耳朵之上,一瞬间就如红云映红了脸庞,让她整个人都笼罩在一层光晕之中。

        连若菡还是当年的连若菡,她的娇美和清爽,仍是让夏想最喜欢最心动的地方。

        但……在对待连夏的问题上,连若菡是前所未有的固执,一心要带连夏出国,不让连夏在国内成长。

        夏想也清楚,国内众多有权有势的人物,都将孩子送出了国,原因自然有很多,但最关键的不外乎是国内的成长环境着实差了一些,毒奶粉就不说了,地沟油也不必提了,甚至制度的不公法制的不健全也不是关键,主要是教育的每况愈下让人无法忍受。

        教育产业化施行以来,高考人数正在逐年递减,大学毕业生的就业率也连年下滑,所谓的高就业率都是高校逼迫学生签定虚假就业制造出来的假象!

        关键还有,教育系统已经从头至脚追求经济利益了,几百上千所大学,不但培养不出多少优秀人才,连一些有名望有真才实学的教授也日渐稀少。

        连若菡要送连夏出国的决心,坚定无比。

        夏想偏偏又有尊老爱幼的心软一面,他虽然知道连若菡的担忧不无道理,但更不愿意让老爷子晚年孤单,因为老爷子太爱连夏了。

        想都不用想,老爷子必定会让他出面说服连若菡,他夹在中间,左右为难。

        就和如何对待叶天南下一步的问题一样,他一时还真没有拿定主意到底要怎么做才好。

        古秋实意外露面,总书记意外召唤,夏想就敏感地意识到,在针对叶天南的问题上,估计会再波澜。

        临行之前,夏想和付先锋见了一面,有过一番不算太深入的交谈。

        夏想其实是有意试探付先锋在叶天南后继事件之上的立场,不出他的意料的是,付先锋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

        夏想太了解付先锋了,在没有足够的利益之前,付先锋也会恪守本分,不会主动招惹他人,更不会为了所谓的理想和正义去得罪一位副省级高官。

        甚至对于叶天南有可能一步担任宁省省长,付先锋的态度也是乐观其成。

        尽管付先锋表现得很轻松很正常,但夏想还是发现了他眼中的跳跃和闪动,也暗暗笑了,付先锋对叶天南能够从容脱身而且有可能上升一步,很是不爽。

        毕竟,付先锋和叶天南也不对付,矛盾已经埋下。叶天南的升迁对付先锋也有直接的压力,怕是付先锋也心里有数,以叶天南的政治手腕,在被他阴了一道之后,早晚会还回来的。

        付先锋说不担心那是骗人,都怕被人惦记,他习惯了暗算别人,被别人暗算的话,他肯定非常不爽。但还在夏想面前表现出一副无所谓的态度,其实是想坐享其成,意思是等夏想出手,他在背后等着收获。

        夏想也并未多说,他盼望付先锋出手和付先锋等他出手,都是一样的道理,就如两人面对一个高手时,都想让对方冲锋在前,自己断后。

        在和连若菡同乘一机在空中飞行的时候,夏想一边任由连若菡靠着他的肩膀睡觉,看着曾经叱咤风云的女子此刻成了温柔的女郎,还一边在想,如果他调动付先锋的情绪,挑拨付先锋和叶天南之间的关系,从而让付先锋勃然大怒出手对付叶天南的话……会不会太阴险了一点?

        心软不能当大官,脸厚才能居高位。

        或许李沁和连若菡对他的结论是正确的,他有时未免还是心软了一些,还有,脸皮也太薄了一点。脸不厚心不黑,等于是自己给自己制造麻烦。

        就如此次,如果叶天南展翅高飞到宁省上任,就是放虎归山,绝对埋下大患。以叶天南的年纪和手腕,此次升迁,为他早晚会进入政治局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真要做一个比较的话,他和付先锋,一个精于布局,一个老谋深算,一个善用阳谋,一个善于投机。其实有时想想也很有趣,他和付先锋本是对手,但如果联手的话,还真是互补的绝佳组合。

        念头在夏想脑中一闪而过,只是一种可能,并未让他深思,但或许在机会合适的时候,可能就会发酵……到了吴家,已经是下午4点多了,京城的堵车依然厉害,不习惯也得习惯。怪不得有新闻报道,京城人的烦躁症比较严重,也是,谁天天看到大街上象停车场一样的景象,心中有急事要办却偏偏过不去,谁都会狂躁不安。

        让夏想大感意外的是,一进院门,就发现吴老爷子不但在,吴才洋难得也在,父子二人正在进行一次似乎并不愉快的谈话,因为吴才洋的脸庞微微涨红。

        连若菡只是简单打了招呼,就上楼而去,夏想见气氛不对,也想溜之大吉,却被老爷子叫住。

        “夏想,你留下,说说你的看法。”

        夏想只好硬着头皮坐下,他最不愿意介入吴家的家族事务,不料吴才洋一开口让他暗舒一口气,不是吴家的内部事务,而是事关吴家和付家的一次合作。

        付家图谋陕省省长之位,希望得到吴家的帮助,开出的条件很诱人,吴才洋心动了。倒不是吴才洋见小,而是在上次政治局会议之上,付总理的几句话深得吴才洋之心,让吴才洋在面对平民一系和反对力量的联手之时,空前地对付家好感大增。

        而梅家和邱家近年来冲劲不足,处于守城之势,和付家持续不断的上升势头相比,梅邱两家似乎有点过于保守和低调了。

        主要还有,付家有一股敢作敢为的冲锋劲头,很合吴才洋之意,就让吴才洋认为在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之内,家族势力将会形成以吴家为首、付家为辅的互补阵势,梅邱两家只是断后,从侧面提供帮助。

        因此,付家谋取陕省省长之位,吴才洋想倾力相助——其实吴才洋并没有意识到他对付家空前的好感的根源还在夏想身上,也正是因为现在夏想和付家之间暂时没有利益冲突,更因为夏想和付先锋之间达成了默契,才让付家和吴家之间,有了携手共进的可能。

        但事情往往会出现意外——吴老爷子不同意吴才洋帮助付家拿下陕省省长的宝座!

        吴老爷子的理由只有一条,付家在拿下陕省省长之后,实力将会大幅上升,有望超过梅邱两家位居第二位,仅次于吴家。

        而付家不会甘居人下,会得寸进尺,下一步,就是要超越吴家了。吴家帮助付家,是养虎为患,是为自己制造一个极具威胁的隐性对手。

        吴才洋不理解老爷子的想法,认为老爷子的思路太保守了,试图说服老爷子。老爷子也不知何故,在此事上非常固执,讲不通道理,结果二人就发生了争执,虽不严重,也让气氛很不融洽。

        差不多算是吴才洋第一次正面挑战吴老爷子的权威,虽然他话说得委婉,但还是不肯让步,在争论中,就难免冒出了火星。

        吴才洋和老爷子之间,本来就有芥蒂……吴才洋和老爷子都认为各自的出发点正确,吴才洋认为付家不可能拥有挑战吴家权威的实力,而吴老爷子却认为,陕省的位置很关键,很重要,不能交到付家之手。

        同时,付家提名的乔清文资历差了一些,虽然现任商务部副部长,但资历浅、地方工作经历不足,都是十分重大的缺陷,想通过提名,难度很大,或者换言之,需要付出的成本太大,吴家出手,有可能得不偿失。

        分岐慢慢由争论上升成了争执,最后只差一点就成了各说各话,针锋相对了,夏想就正好赶到了,吴老爷子正在气头上,就叫住了夏想来当帮手。

        付家近年来上升的势头确实很猛,夏想也心中有数,固然与付家投机取巧的手段有关,但也必须承认,付家因为有了付先锋而后劲十足,同时,付家整体实力的上升,也与付家的进取精神不无关系。

        相比之下,邱家和梅家,确实在一场不进则退的竞赛之中,表现出了后劲不足的一面。

        平心而论,夏想也不想和付家合作,因为他厌恶付先锋的人品。但话又说回来,政治上的合作,不能感情用事,就如他虽然敬佩叶天南的政治智慧但绝对不耻叶天南的为人一样,任何一个成熟的政治家,感情和理智之间,要有一个明显的界限。

        一进吴家就遇到了一个天大的难题,夏想无奈,只好坐在下首,听吴才洋说完之后,在吴老爷子和吴才洋都投下期待的目光的注视之下,沉默了。

        老爷子是想让他帮腔,而吴才洋又何尝不是想获得他的支持?到底支持哪一方?夏想其实并没有犯难,因为他猛然之间意识到了另一条可行之路。

        一条可以让付家满意,让吴才洋认可,同时又让吴老爷子接受的可行之路,最主要的是,让他眼前蓦然一亮的是,可以借机从中发现一个大胆而不无阴险的计划跃然于胸,为他所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