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27章 该来的,终于来了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27章 该来的,终于来了

    作品:《官神

        其实夏想也不是一点也猜不到叶天南的伎俩。www.00ksw.org

        叶天南辞职的目的,按照夏想的设想,有三,其一,也是首要的一点,是为了保全叶地北。

        叶地北是叶天南的心头肉,是他最大的软肋,抛开叶天南的政治手腕和纵容叶地北不谈,他确实称得上是一位称职的父亲,和叶地北父子情深。

        有关叶天南的婚姻和他的舐犊情深,夏想也有所耳闻,也很能理解叶天南身为一个父亲对儿子的拳拳爱护之心。但身为党的高级干部,再爱护儿子,也不能以牺牲党纪国法为前提。

        当然,如果仅仅认为叶天南为了保全叶地北而做出辞职的代价,也就太低估了叶天南政治智慧。

        其二,就夏想认为,以叶天南和总理之间的默契,应该是叶天南先以辞职为由,打苦情牌,在辞职的背后,附加了教子无方替子代过的苦衷,总理再在幕后做做悲情工作,然后上层达成一个小范围的共识,要求湘省方面抬手放叶地北一马的效果就很容易达成,但只是叶天南想要的第一个结果。

        保全了叶地北之后,叶天南的想要的第二个目的就是让总理及时地出面挽留。

        其三,总理出面挽留,郑盛再出面做做工作,叶天南就感谢中央领导的信任,感谢省委的支持,就顺势留任——换了别人,或许会作如是想,夏想不会,因为夏想知道,叶天南必将离开湘省。

        但是以辞职离任离去,还是调任别的省份离开,就另当别论了,也是叶天南的想要达到的第三个目的——顺水推舟到别的省份上任。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叶天南有可能在郑盛的配合之下,在总理的推动之下,再在大打苦情和悲情牌的效果之下,保全叶地北,而他本人则毫发无伤地转身离去的两重目的不但完全可以达到,甚至有可能达到第三重目的——跳到别的省份继续担任副书记。

        很高明很精妙的三步曲……当然,夏想并不认为他的推想就一定符合叶天南心中所想,但在书记办公会上,郑盛第一句话一出口,他就知道,他基本上猜到了**不离十。

        之所以上面拖延了一段时间没有答复叶天南,估计是没有太好的位置安排叶天南的去向,现在要先将叶地北事件完结,证明第一步可以收拢了,第二步可以提上日程了。

        书记办公会,有五人参加,郑盛、付先锋、叶天南、夏想和杨恒易,有夏想和杨恒易参加就证明涉及到纪委和公安的问题。

        果然,郑盛开场白直接就是:“叶天南同志向党中央、省委深刻认识到了自身的错误,充分反省了在教育子女问题上的失败,对叶地北犯下的过错,他以辞职为代价,提出要承担全部责任。中央领导和省委肯定叶天南同志在工作中做出的巨大贡献。同时,叶地北同志虽然犯了错误,但他认罪态度很好,主动交出了所有的款项,又是初犯,应该本来治病救人的原则,尽可能挽救他一次……同志们有没有意见?”

        郑盛一反常态,上来就为事件定性,而且还是直接以中央领导和省委的名义发言,其实言外之意就是此事已经定下了,没有商量的余地。

        之所以最后再问上一句,不过是例行程序,出于对夏想几人的礼貌罢了。

        谁都能听得出来,郑盛已经得到了上头的授意,谁再反对,谁就是不识时务了。

        付先锋点头说道:“我赞成事情到此为止。”

        付先锋的态度完全在夏想的预料之中,因为现在反对无效,而且上头有人发话,犯不着再因为痛打落水狗而结下血海深仇。何况最重要的一点,付先锋想要的利益已经得手,叶天南的去留和叶地北的死活,他已经不再放在心上。

        叶天南深情而动情地说道:“感谢中央和省委对我个人的信任,我很惭愧,很感动……我还是要求严惩叶地北。”

        真是一个德艺双馨的表演艺术家,夏想暗中大加赞叹,但却又不得不接受现实,叶天南的牌是苦情也好悲情也好,反正成功了。

        也许会有其他知道内情的人不服气,比如林华建,但不服气也不行,林华建没有壮士断腕的勇气,没有在林小远刚被抓获时就主动辞职的豪赌精神,实际上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国内也没有几人能做到如叶天南一样当机立断的非凡勇气。

        所以叶天南成功了,不是偶然,而是他的所作所为确实让人叹服。

        中央领导也是人,亲见一名堂堂的省委副书记,主动为儿子的问题承担责任,主动提出辞职,再加上如果叶天南的辞职报告写得声情并茂并且催人泪下的话,打动几名中央领导肯定没有问题。国人最讲人情,即使到了国家领导人的级别,也要讲究人情理法。

        甚至包括总书记说不定也会于心不忍……叶天南如果生在乱世,当为一代枭雄。

        事已至此,夏想既不是不识时务之人,也不做大煞风景之事,何况叶天南的最聪明之处在于他抓住了自己的软肋,叶地北已经完全吐出了脏款,再加上叶天南的省长之路已经断送,再阻拦下去也没有了任何意义。

        夏想表态:“坚决服从中央和省委的决定。”

        谁也没有想到的是,杨恒易就很不识趣地发出了反对的声音:“叶地北的问题比较严重,是不是再慎重一下?”

        “就这么定了,有意见先保留。”郑盛罕见地直接拍了板,拿出了一把手的权威,“今天本来建轩同志也应该到会,但他不在湘江,会议精神,就由恒易同志传达到湘江市委。散会!”

        郑盛一脸严肃,似乎隐有怒气,气势地一挥手,宣布了最终决定并且起身离去。

        叶天南一脸感激地起身,依次和众人握手,也没忘和杨恒易握手,尽管杨恒易发出了不和谐的声音。

        夏想其实看了出来,杨恒易不是不识趣,也不是对叶天南落井下石,而是充当了衬托郑盛权威的托儿,有意思,有意思,杨恒易一开始向付先锋靠拢,没想到最终还是倒向了郑盛。

        夏想就注意到,付先锋的脸色就有点差,他就暗笑,一次决定叶地北命运的会议,竟然开了心思迥异的检验杨恒易立场的会议,真是有趣得很。

        叶天南未走,郑盛和付先锋之间就因为杨恒易而开始了明争暗斗,一二把手之间,想要和平共处,确实是一件天大的难事。不过一想也是,一二把手事事保持一致,各个常委没有参预游戏的机会,中央也不会放心,就会失去对一省的控制力。

        对于叶地北最终安然脱身,夏想虽有遗憾,也并未觉得有太多感慨,湘省四少的钱差不多都吐了出来,基本上达到了他的满意,他还能赶尽杀绝不成?

        当然,即使如此,他和叶天南之间也是势同水火,再无握手言和的可能了。

        夏想最关心是下一局,就是叶天南的辞职大戏,最终会以什么效果收场。也得承认,夏想从叶天南身上学到了许多,比如误导民意,比如以退为进,比如打苦情和悲情牌,再比如,永远保持镇静和从容。

        现在,叶天南就一脸镇静和从容地站在夏想面前,一边说着感激的话,一边盛情相邀:“夏书记晚上有没有时间,一起喝一杯?”

        叶天南的笑容很真诚,眼神很真切,但怎么看怎么象是炫耀他刚刚取得的胜利,夏想实在想不出有什么理由和叶天南坐在一起喝酒,既然叶天南有意现眼,他就不在意落落他的面子。

        “抱歉叶书记,还真没时间。”夏想也是一脸浅笑,说得很诚恳,此时会议室中只剩下他和叶天南,杨恒易已经离开,付先锋也迈出了门外。

        付先锋也有意思,听到了叶天南和夏想的对话,竟然放慢了脚步,显然有意听听二人说些什么。

        叶天南还饶有兴趣地追问:“反正晚饭总是要吃的,我是特意谢谢夏书记,夏书记真不肯赏光?”

        夏想呵呵一笑,一本正经地说道:“实在是脱不开身,叶书记,我确实忙得很,这几天迷上了愤怒的小鸟的游戏,今晚一定要打通关,要不,连猪都嘲笑我。”

        “噗哧”一声,在外面偷听的付先锋没忍住,笑出声来。

        叶天南终于脸色大变,一脸的从容变成了一脸的怒气……第二天,叶地北被释放,标志着湘省四少的案件至此全部结案。湘省四少除林小远身陷囹圄之外,其余三人全部没有追究刑事责任,好在四人搜刮的不义之财基本上全部追回,为国家挽回了巨大的损失——不过也幸亏有夏想,否则就连林小远也无法落网!

        尽管许多人不服气不理解,但政治就是政治,不以个人的意志为转移,况且能让副省级高官的官二代老老实实的吐出脏款,在国内也是绝无仅有的特例。

        夏想的名字尽管不为大多湘省人民所了知,但他的所作所为,为湘省无数百姓带来了实惠和希望,最重要的是,还为他们带来追求公平公正的梦想……一周后,中央正式通知湘省省委,希望叶天南同志在辞职事件之上,再慎重考虑之后再做决定。

        叶天南保持了沉默了。

        又一周后,一则人事变动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也更让夏想眼前一亮,该来的,终于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