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23章 果然还有后手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23章 果然还有后手

    作品:《官神

        湘江的气候,比京城还炎热还潮湿,应该是要快下雨了,空气十分闷热,让夏想的心情也不免微微烦燥了一些。www.00ksw.org

        在前往省委的路上,夏想接到了付先锋的电话。

        “夏书记,恭喜了。我刚才已经和永国通过电话了,对他表示了祝贺。”付先锋的声音之中掩饰不了兴奋之意,不过他也有天大的疑问,“郑书记应该打电话给你了,快到省委了吧?我也听说了政治局会议上的一幕,很让人不解……”

        夏想当然知道付先锋的试探之意,才不接他的话,更不会告诉他政治局会议变数背后的资本力量:“我马上就到省委了,到了之后再具体聊。”

        付先锋微微失望,只好说道:“好吧,现在郑书记正在做叶天南的工作,其实以我的看法,省委也要充分尊重个人的选择。”

        付先锋想让叶天南走,夏想可以理解,因为叶天南一走,付先锋就可以堂而皇之地全盘接收叶天南遗留的势力,成为湘省名符其实的二号人物。

        换了别人可能还不习惯付先锋太直截了当的话,夏想却早就看多了付先锋的吃相难看的一面,所以一点也没觉得什么。话又说回来,叶天南如果还是原地未动留在湘省的话,虽然肯定地位大不如以前,但也不一定会一点市场也没有。

        以叶天南的手腕和政治智慧,他在湘省还想和郑盛、付先锋三足鼎立或许不再可能,但成为一支不容忽视的力量,还是有足够的政治资本。

        而闹得很凶的叶地北事件,其实无法让叶天南伤筋动骨,夏想很清楚,就算叶地北最后被判刑,也是不公开宣判,也不会影响到叶天南的名声和形象,大部分人永远不会知道真相。

        还有一点,虽然政治局会议已经落幕,但真正对外公开的话,还需要一段时间,也就是说,叶天南还有一段时间的缓冲期,甚至可以说,叶天南被提名为燕省省长候选人一事,除了有限的几人之外,外界没有几人知道,最后落选,完全无损他的光辉正面的形象。

        但他却选择在此时辞职,不是他赌气,也不是他因为负疚而引咎辞职,更不是他觉得自己德不配位,所以高风亮节,而是因为他选择了一条稳妥为上安全第一的以退为进的瞒天过海之计。

        夏想现在愈发佩服叶天南的冷静和当机立断的头脑了。

        而郑盛召开会议,又做出姿态挽留叶天南,固然是身为省委书记必须要做的表率,也是出于对自身形象的维护。湘省有省委副书记辞职,传了出去,付先锋不受什么影响,也没人会向夏想的身上联想,外界肯定会猜测是不是因为郑盛的原因,才逼迫得叶天南不得不愤然辞职……叶天南好手段,又报复了郑盛一把。

        越沉思越觉得叶天南的可怕,到了省委,夏想不禁又多想了一点,除了辞职,叶天南还有什么手段要同时施展?

        叶天南的辞职,是孤注一掷的赌博,是想劈开另一条可行之路的创举,不管他是不是真能成功,夏想都对他佩服几分,因为他比孙习民有政治智慧多了。

        当年要是在安县重大事故发生之后,孙习民第一时间主动向中央请辞,或许事情是另外的结果。

        只是孙习民抱以幻想,以为可以躲过一劫,却最终被中央勒令引咎辞职,直到今天还在闲置之中——态度决定一切,主动请辞的话,孙习民现在说不定已经可以东山再起了,而现在……复出还遥遥无期。

        迈进省委的一刻,阴沉的布满乌云的天空,终于承载不了雨的沉重,下起了雨,而且还是大雨,正好夏想迈进了办公楼,没有被雨水打湿。

        回望天地之间雨水连成一片,夏想的心情也莫名释放了许多沉重。湘省省委大院和燕省的省委大院相比,是截然不同的风格,南方的植物格外茂盛,但因为潮湿多雨的缘故,再加上许多旧楼年久失修,阴暗的角落就长满了苔藓。

        叶天南终究还是没有迈进燕省省委大院,也是让夏想如释重负的开心。不管怎样,叶天南甚至还不如范睿恒,至少范睿恒爱惜名声,比较自律,严管范铮,自高成松之后,燕省几届省委书记和省长,都在子女问题上比较在意。

        叶天南如果真去了燕省,再开了放纵**的先河,如果他再在燕省坐地扶正,最终担任省委书记的话,他比高成松的危害性还大,因为他比高成松更隐蔽更有政治手腕。

        到了楼上就发现童凡在他的办公室,已经等候他多时了。

        一号秘书等候,显然是郑盛授意,前来统一思想。

        童凡身为一号秘书,在省委平常表现得很矜持,毕竟他是郑盛的第二形象,一般的副省长见了他,也客气几分。

        不过,童凡从来没有在夏想面前拿过一次架子,这一次更是态度谦逊,一见夏想就急忙站起,十分恭敬地说道:“夏书记,郑书记有几句话让我转告您……”

        平常时候如果童凡替郑盛传话,肯定会打埋伏绕圈子,今天事情紧急,就没必要云山雾罩了,而且以郑盛和夏想之间的交情,童凡更不会自作聪明地卖弄一号秘书的神秘和权威。

        “……”夏想听完童凡的话,只默然点头,并不给出任何回答,只说,“五分钟后,我就过去。”

        郑盛的传话,和夏想所料的一样,是想让夏想也表明挽留叶天南的立场,并且还希望夏想表现得热烈一些,如有可能,宁肯在叶地北的事情上做出巨大让步,也要换取叶天南的回心转意。

        夏想无奈一笑,郑盛太顾及自己名声了,唯恐叶天南辞职事件让高层对他有不好的看法,也担心舆论的猜测和批评影响他的正面形象,只是郑盛太不了解叶天南了。

        怪不得郑盛在和叶天南的交锋中,一直不占上风,倒不是郑盛政治上不够成熟,而是他自始至终都没有看清叶天南的为人。

        政治和战争一样,两军交战,知己知彼才有获胜的可能。

        其实夏想在听到叶天南要辞职的一刻起,他心中就有了主意。

        迈着不徐不疾的步伐,夏想推开省委书记办公室的木门,一眼就看到郑盛一脸忧色,付先锋一脸沉静,而叶天南却是一脸轻松,办公室的气氛,却又格外凝重而沉闷。

        外面雨声哗哗,雷声隐隐,应该已经十分凉爽了,房间内却是气氛压抑,依然烦闷。

        很明显,付先锋是袖手旁观的态度,从个人角度,他巴不得叶天南赶紧辞职了事,从省长的职责出发,他又必须装模作样劝导叶天南。

        就夏想看来,郑盛倒是真心挽留叶天南,不管是出于公心还是私心。

        夏想一进门,三人的目光就一齐落在了他的身上。郑盛是殷切期盼,付先锋是疑问和暗示,叶天南却是平静如水,没有一丝波动。

        如果叶天南一见他就神色变动,愤怒也好,漠然也好,也证明他心浮了,但却没有,叶天南的无动于衷让夏想心中一惊,不仅让他感叹叶天南的涵养功夫确实到家,也让他明白,叶天南已经拿定了主意,谁也无法劝他回头了。

        微一点头,夏想就问:“叶书记要辞职?已经决定了?”

        叶天南此时的表情才生动了一些,一脸愧色:“地北出了这么大的问题,我身为父亲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养不教,父之过,愧对党和国家对我的多年的培养,辞职,是为了向中央、省委和湘省人民一个交待。”

        冠冕堂皇的理由人人会说,但深层次的真实想法,就不为外人所知了,和叶天南交手几次的夏想却目光如电,直视叶天南的双眼,一字一句地说道:“叶书记真能这么想,也确实让人感动,是湘省委全体党员干部的楷模。”

        付先锋的嘴角浮现了笑意,郑盛的脸色微微一变,叶天南的目光在夏想咄咄逼人的注视之下,瞳孔微微收缩,却还是淡然一笑:“感谢夏书记理解我的决定。”

        “我理解并支持叶书记的决定!”夏想并没有如郑盛所愿劝说叶天南一句,几句话一说,他就坚定地表明了立场,就让郑盛大失所望。

        也让叶天南目光闪动,淡定从容的表情终于动容,心中也是闪过了疑问,夏想难道猜到了什么?

        因为夏想的理解,因为付先锋的支持,因为叶天南的坚定,郑盛孤掌难鸣,也知道多说无益,最后只是一脸遗憾地握了握叶天南的手:“省委尊重天南同志的决定。”

        一声惊天动地的炸雷在窗外炸响,直震得窗户隆隆发颤。

        夏想握着叶天南的手,在雷声之后说了一句祝福语:“风雨过后才能见到彩虹,叶书记,我会怀念和你共事的时光。”

        叶天南紧紧握住夏想的手,似乎很是不舍,感慨地说道:“湘省省委是我一生最值得铭记的一段经历,能和夏书记共事,是我的荣幸。”

        说完,叶天南挥手向郑盛和付先锋告别。

        刚走了门口,他又回身温和一笑,补充了一句:“对了,我决定正式向省委和中央提交建议,推荐夏想同志接任省委副书记一职!”

        夏想为之一惊,叶天南果然还有后手,走就走吧,还留下了伏笔埋下了隐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