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21章 重大的转折点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21章 重大的转折点

    作品:《官神

        结果,出乎许多人的意外!

        结果,也让许多人震惊加不解!

        因为曹永国原本属于总理一系,却在总理几近放弃他的情形之下,依然通过了任命,那么幕后的推手到底是谁?

        谁又将曹永国拉拢到了自己的一方?

        似乎一切变化得太快了,总理先是放弃了叶天南,又委婉地放弃曹永国并且扶植鲁民宏——人人都清楚,黑辽省委书记的位置,应该早有商定,倾向于总理提名的任何一人。www.00ksw.org

        失去总理支持的曹永国,不但有总书记虽然力度不大但很明确的支持,还有军方的支持也不算惊奇的话,最后时刻,平民一系和反对力量一系竟然也有部分委员表态支持,就是令人不可思议的逆转了。

        怎么会?

        要知道平常派系之间的较量是寸步不让的,支持曹永国,必须要从中获取足够的政治利益上的回报,否则跟他又不熟,他又没有做出任何令人眼热心跳的承诺,谁会无缘无故地支持他?

        政治之上,可没有雷锋一说。

        总书记的支持也好,三名副总理的支持也好,甚至军方和古秋实的支持也好理解的话,总理一系和反对力量一系的部分委员对曹永国的支持,就让许多人难以理解并且着实无法想通。

        甚至连总书记的脸上也流露出疑问之色。

        吴才洋却不观察总书记的反应,他的目光有意无意地落在总理的身上,见总理的表情微微流露出失色和震怒之意,他终于心满意足地笑了。作为和家族势力最不对付的平民一系,近来在多少次较量之中,家族势力都没有占据上风,而且很难让平民一系吃亏,今天能看到总理震怒和失望的一面,多亏了夏想的幕后推手。

        想到夏想,吴才洋的眼前又浮现出一张阳光灿烂又有几分真诚几分狡黠的年轻的笑脸,三分亲切四分讨厌,他心中莫名升腾起一股难言的情绪,其实如果不计较夏想骗了连若菡的过错的话,吴家扶植他上位,也是一个最为明智的选择。

        不过……吴才洋又暗暗苦笑,如果不是夏想和连若菡之间的关系,他怎么会进入老爷子的视线,又怎能得到吴家的信任?事情都有两面性,不可能完美。

        再一想,假如夏想是吴家真正的女婿,夏想还会有现在的成就,还能得到总书记的赏识,还能结交一帮不同派系的朋友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也正是因为夏想不是吴家真正的明面的女婿,即使他和连若菡的关系在高层之中瞒不住,但永远是不是秘密的秘密,也让总书记和其余人等,在和夏想的交往之中,少了一份戒心和对他明显的派系划分。

        也正是因此,才让夏想既得吴家不遗余力的扶持,又得总书记额外的赏识,他还真是一个幸运的臭小子!

        吴才洋的心思一下飘远了,收回心思之后,他又不免对今天的局势下了一个结论,经济影响政治的命题在高层之中,早有共识,认为早晚会到来,但不会太早,应该还有几年甚至十几年的缓冲,却没想到,国内第一次成功运用经济实力影响政局的实战,竟然在夏想的手中,初试成功!

        吴才洋无法形容他震憾的心情。

        对于夏想有意动用资金来影响此次会议,吴才洋略知一二,虽然知道得并不多,却也清楚今天逆转的一幕,背后是金融力量的推动。当然,如果让他知道夏想其实并不是很懂金融战争,自始至终只打下手,真正的幕后主使是连若菡的话,吴才洋说不定会惊掉大牙。

        只是吴才洋的惊讶只是个人的惊讶,他并不知道的是,此次会议终将被载入史册,因为此次会议不但决定了一些人的命运,还影响了一个人的一生的政治理念。

        他……就是夏想。

        夏想在得知政治局的结果之后,就知道他该离开京城了。

        是该回到湘江了,手头肯定积攒了一大堆事情,但处理公务对他来说不是当务之急,他回到湘江最想见的人是连若菡。

        连若菡太伟大了,太有才了,真是他命中最大的福星和幸运星。

        当然,还有曹殊黧,因为曹殊黧的温柔和体贴,也让连若菡爱怜,所以连若菡爱屋及乌,不仅仅是为了帮助他,也连带对曹永国有了好感。

        告别了老古和古玉——古玉在老古面前,始终保持着淑女的端庄和形象,不敢和夏想多说,更不敢有出格的举动——夏想谁也没见,只和吴老爷子、吴才洋和古秋实通了一个电话,直接就踏上了归程。

        老古就如一座高山,横亘在夏想和古玉之间,让二人隔山相望,不敢造次。而且夏想也察觉到了老古在听到政治局会议的结果之后,神色之间颇有落寞之意,他也知道,老古既想让他如愿以偿,同时也不愿看到总理的失利。

        真是难为了老人家。

        但老古不说,夏想也不好相劝,知道有些事情只能自己解开心结。

        古玉送他的时候,他不免就多说了几句,让古玉尽量照顾老古的情绪,老人家最近可能心情不会太好,要让着他一些,陪他多活动,多散心。

        古玉一一应下,乖巧而听话。

        等夏想真要走的时候,她忽然向前一把揽住了夏想的胳膊——幸好到了大门之外,老古看不到,也没有古玉的熟人看到——她先是亲了夏想一口,然后咬着他的耳朵说道:“要是你是我一个人的该有多好!”

        说完之后,又似乎轻松地一笑:“我就是想想而已,那么多姐姐妹妹喜欢你,我一个人拥有你的话,得伤了多少人的心。”

        然后她又蹦蹦跳跳地跑了,虽然刻意表露出无所谓和开心的一面,但夏想还是从她的背景之中看到了落寞和寡欢。

        也许总有一天……古玉会离他而去!蓦然间,夏想心中闪过一个十分强烈的念头。

        上飞机前,夏想接到了曹永国的电话。

        曹永国的声音听上去很激烈,很惊喜,也很纷乱,先是说了一气杂七杂八的家常话,最后语气一转,郑重其事地第一次向夏想说出了肺腑之言:“谢谢你,夏想,你为我、为曹家做出太多的事情,我也许拙于言,但却一直记在心里!”

        夏想沉默了,他也知道让一个长辈向晚辈说出感谢的话,该有多难,说实话,他帮助岳父,一是因为当年岳父在他不名一文的时候,不但没有轻视他,还默认了他和曹殊黧的爱情,让他一直永远牵挂在心。二是也因为曹殊黧的贤惠和温存,让他庆幸娶了一个世上最好的妻子。

        综合两方面的原因,让他必须在岳父前进道路上的关键之时,顺势推上一把,才是做人之根本。

        “爸爸,您言重了,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夏想,我会亲自向总书记表示感谢!”曹永国及时转移了话题,或许也觉得翁婿之间不适合说太严肃太正式的话题。

        “应该的,总书记其实对您,一直很关心。”夏想现在自然要让着总书记说话,经此一事,他相信岳父肯定会坚定立场,知道该向哪一方倾斜了。

        总理输得有点冤了,不但丢掉了黑辽省委书记的宝座,还丢掉了曹永国的靠拢。夏想此时也得知了政治局之上微妙而令人浮想联翩的一幕,心中对总理直接放弃叶天南并且含蓄放弃曹永国的做法,虽有不快,却也只能抱以一笑……是呀,他还能说些什么?

        政治就是政治,总理翻手之间,叶天南是被迫放手,而曹永国却是主动放手,从政治手腕来讲,是成熟而犀利的手段。从人情来讲,有所欠缺。

        也不知一脚踩空的叶天南,又该作何感想?

        叶天南的想法夏想猜不到,因为他不是叶天南,而且他也不如他想象中那么了解叶天南。

        甚至事后连总理也惊讶叶天南的举动,觉得叶天南有点不可理喻了。

        叶天南此时既没有咆哮,又没有摔东西,而是十分平静地坐在办公室之中,望着枯萎了两片叶子的君子兰,发呆。

        出神地发呆。

        只是他身后的窗户玻璃上,有一个明显刚刚破碎的大洞,也不知道是被什么东西打破了原有的美妙的平衡。

        其实他在湘江市公安局的消息传出,并且接到公安部内部的消息之后,就知道大势已去,夏想也好,付先锋也好,是要不惜一切代价阻止他到燕省上任了。

        他当即联系了总理,只是没有联系上,因为总理已经上会了。

        当时他还不无天真地幻想——所有人在面临升迁的重大问题上,都有失去智商和理智判断的时候——或许总理能力挽狂澜,或许隆书记能替他说话,又或许委员长也替他美言几句,而他最终顶住各方压力,成功跃升。

        美梦虽美,终究是梦。

        梦醒之后,叶天南的失落和愤怒无法言说,他对夏想和付先锋恨之入骨,对郑盛、杨恒易和胡定也是无比鄙视,但他的愤怒和鄙视改变不了他目前在湘省的尴尬位置,所以在思索了半个小时之后,他做出一个重大的决定。

        足以震惊湘省并且让总理也无法理解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