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18章 另一种可能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18章 另一种可能

    作品:《官神

        付先锋的置疑直接而有力,就如一脚踢出,正中叶天南的胸口。www.00ksw.org

        好一记窝心脚!

        叶天南一脸通红,只被呛得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世上还有如此厚颜无耻的人,还有如此翻脸不认人的人,真是官场之大,无奇不有,付先锋也算是官场之中一朵奇葩了。

        叶天南出离了愤怒,失去了语言,只是重重地一拍付先锋的桌子,嘴唇哆嗦了半天,最后才勉强冒出一句:“付省长,领教了!”

        要是付先锋淡然一笑,礼送他出门,他或许还能多少再佩服付先锋一点点,不料让他气得差点吐血的是,付先锋也毫不示弱地拍了桌子。

        “请你马上离开我的办公室!”

        省委副书记和省长拍桌子,也不是什么大不了政治事件,国内官场生活之中,也不少见,但身为省长,对有望下一步晋升为省长的省委副书记是否有资格担任省长指点,就是僭越了,因为省长还决定不了省委副书记的升迁。

        但付先锋就另当别论了,他身后有庞大的家族势力,付家在政治局也有一定的影响力,何况付家还有一名副总理!

        当然就官场常态来说,付先锋指责叶天南不够资格担任燕省省长,还是过了。

        而直接请一名省委副书记离开省长办公室,就不仅仅是不够礼貌和尊重的问题了,而是丝毫不将叶天南的省委副书记的权威放在眼中的表现,也是对叶天南十足的轻视。

        叶天南拂袖而去。

        付先锋只是目光冷冷地望着叶天南毅然决然的背影,嘴角浮现一丝玩味的冷笑。

        过了一会儿,付先锋又慢慢平静下来,拨出了一个电话。

        “夏书记,刚刚叶天南一脸不满地离开了我的办公室……”付先锋提了一提,意在点明他的立场,随后又落到了他关心的话题之上,“现在好象还没有利好的消息传出,会不会只刮风不下雨?”

        夏想听明白了付先锋的意思,答道:“付省长,我从来没有做过只刮风不下雨的事情,你不相信我,还能相信谁?估计还有一两个小时就有消息了。”

        “具体是怎么操作的?”付先锋似乎是不解,又好象还是对夏想能在金融市场呼风唤雨深表怀疑。

        “我也不是金融专家,具体怎么运作,说实话,我不太了解,也没时间过问。但有一点可以保证,付省长,你现在可以坐等收获了。”夏想可比叶天南了解付先锋多了,开玩笑,他和付先锋都有过生死交锋,身边又有一个间谍付先先,对付先锋的性格和动向几乎了如指掌。

        “对于你,我还是信任多一些。”付先锋也知道夏想从来说话算话,就跳跃性说到了下一个话题,“我有个想法,叶天南早晚会离开湘省,夏想,以你的年纪担任省委副书记虽然年轻了一些,但凡事都有特例……”

        “呵呵。”夏想笑了,是笑付先锋还是改不了投机的性格,又在画馅饼,他又不是轻易就被迷惑的人,也就一笑置之,也学付先锋跳跃了话题,“我在京城,遇到了点麻烦,衙内和国华瑞似乎不想让我在京城呆得舒心。”

        “衙内……国华瑞……”付先锋沉吟了一会儿,不置可否地说道,“理他们做什么,别和他们一般见识。对了,你什么时候回湘江?”

        ……放下付先锋电话,夏想摇摇头,付先锋从来都是一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儿,在他没有提出条件之前,他一点儿也没有帮他打击衙内和国华瑞的意思。当然,夏想很清楚付先锋或许会忌惮衙内三分,但对国华瑞就没有一丝畏惧了。

        话又说回来,他本来也没有指望付先锋帮他出手,在京城,他有足够的实力自保。又一想,如果机会合适,抛出适当的利益让付先锋替他出手收拾了国华瑞,也不失为一着妙棋。

        至于付先锋提出的担任省委副书记一职,夏想还真没想过,按照他的设想,他在湘省省纪委书记的位置上,应该最少还能再干一年。

        而叶天南最终是什么下场,夏想不敢肯定,不愿多想,毕竟到了叶天南的级别,很难再落马了,主要也是京城有人护他心切。

        后天就应该召开政治局会议了,要决定曹永国的命运,决定叶天南的前途,在重大时刻来临之前,夏想也不免隐隐担忧,连若菡的金融大计,真有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政局的影响力?

        但愿如此,虽然连若菡不是外人,但夏想实在对金融市场的弯弯道道不太精通,犹如雾里看花一样的不真实感让他还是微微紧张,因为他清楚,曹永国的命运和他的命运息息相关,又是他的岳父,他必然要睁大双眼。

        而叶天南如果如愿以偿担任了燕省的省长,不但会对他正在成长中的嫡系以致命一击,也不会是燕省的幸运,更不是燕省人民之福。虽然就算叶天南担任了省长,还有高晋周身为省委书记的牵制,但以夏想对二人的了解,高晋周在手腕和心机之上,和叶天南不在一个等级。

        叶天南担任了省长,也非高晋周之福。

        夏想此时正在老古的宅院之中,陪老古散步,眼见中午已过,日头偏西,暑气渐消,老古忽然就棋兴大起,非要让他陪他下棋。

        一老一少就坐在树荫之下,一手一块西瓜,开始了布局。

        ……连若菡的棋局已经完全布好了,在上午就已经正式发动了金融之战。

        早先夏想只提出百亿巨资,连若菡就真的调集了百亿美元。其后,因为军方的追杀惹怒了连若菡,她决定不计成本也要报复一些人,就又分批调集了大量资金,到眼下为止,可以随时调用的资金已经高达了200亿美元。

        足够在国内的金融市场刮起一阵血雨腥风了。

        南宫之中,严小时和卫辛出去逛街了,付先先有事飞回了秦唐,古玉已经前往机场,准备回京,曾经的盛况不再,只有连若菡和李沁在紧张而忙碌地操纵第一波冲击。

        连若菡和李沁热火朝天,丝毫没有感觉到人去楼空的冷清,反而各自热情似火——也确实热情似火,因为没有外人的缘故,连若菡和李沁都只穿了贴身短衣,肉光致致,让人一看之下犹如一副香艳图。

        但如果让人知道二女手中正在操作百亿巨资,正在对尚不完善的国内的金融市场进行狙击和猎杀,肯定会大吃一惊。如果再让人知道,不仅仅是她们在国内操作,还有境外资金配合,双管齐下,而且还制定了十分周密的计划,更会让人震惊莫名。

        除了在国内和国外同时出手之外,深知国内金融市场规则的连若菡,也早就打通了一些体制内的漏洞,疏通了许多环节,以吴家的势力做到以上几点很容易,何况还有一个为了让付家产业能够升值的付先锋在积极主动地做了大量幕后的工作。

        还是不好见光的工作。

        所以第一阶段,以提升付家的产业市值为切入点。

        第二阶段,以提升四大家族名下部分产业的股价为增长点和拉升点。

        第三阶段,以操纵股市的波动席卷利润为延伸点。

        第四阶段,用在股市上合法席卷的股民的利润,冲击反对力量一系名下的产业。将全部利润砸下也不怕,只要达到政治目的,连若菡拼了赔进几十亿美元,也要为夏想出一口恶气。

        ……夏想并不知道连若菡的狠劲发作,竟然为了他狂砸几十亿玩,如果让他知道了,说什么也不肯,只可惜,很是了解他的连若菡对他隐瞒了真相,只告诉了他其一,并未说出其二。

        不过也正是因为将错就错,正是因为连若菡的发狠,才让事态演变成为夏想不敢相信的结果,让他意识到了政治生活之中的另一种可能,也促使他更成熟更理智地奠定了政治理念的雏形。

        第一阶段和第二阶段,到了下午就初见成效,包括付家在内的四大家族的旗下的部分产业,都有了不同程度地升值,虽然微小,但涉及范围广,虽然分散,但真正的圈内人士还是大吃一惊,因为不同行业同时升值的股票都属于家族势力的产业。

        就立刻有人意识到,市场上的波动不是正常的波动,可能是有金融大鳄意图操纵股市。

        还真让有心人猜对了,第二天,股市的波动就更明显了,买进和卖进异常频繁,但都有特定的针对性。一开始还让人摸不到头脑,但在京城之中,负责一些高层名下产业的金融人士就立刻意识到了不妙,正准备采取措施时,更大的冲击来了。

        境外似乎又有巨资涌入,同时,还有许多金融网站和金融机构,纷纷放风,大胆预言,说什么的都有,明是好意,实际上生生搅乱了股民的视线。

        因为一开始的动荡是和风细雨,都以为以后也是循序渐进的资金涌入,到了下午,突然就有更多的资金汹涌,又有更多地抛售进行,让所有股民都感觉到了异常。

        伴随着金融市场的动荡和阵痛,在境内和境外资金的夹击之下,在国内众多金融机构明里暗里的配合之下,金融海啸的威力初显——而政治局第二次人事任命会议,就在海啸的波及之下,正式召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