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14章 夏想政治理念的初步形成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14章 夏想政治理念的初步形成

    作品:《官神

        苏治桥对于遭遇的重大失利,心中郁积难安。www.00ksw.org

        大好前途毁于一旦,怎不痛心疾首?

        但他还是没有后悔,身为军人以执行命令为天职,以勇往直前为己任,永不退缩,也绝不认错。没杀死夏想算夏想狡猾、命大,也怪陈法全太笨,被夏想耍得团团转。

        虽说上面有令,他必须无条件服从,但一下从湘省军区政委调任羊城军区副职,而且还是管后勤的副职,他还是心中难受。没想到到最后,上头在关键时刻没有出手保他,任由他被人摆布,也让苏治桥心寒。

        其实在羊城和湘省两处军区清洗开始的时候,他就预感自己可能没有太好的下场,果不其然,事情过了才几天他就被一脚踢开了,真是晦气,不是说那位在军中有足够的权威,可以一言而定许多事情,怎么会没有出面替他说话?

        更让他感到难以接受的是,承诺的中将头衔不翼而飞,他一脚踩空了,等于是说,如果此次机遇没有赶上,估计一辈子就会止步于少将了。

        而即将到手的好处听说到了张晓的头上,苏治桥险些拍桌子骂娘——之所以没骂出来,是因为在羊城军区还轮不到他拿大,话到嘴边又硬生生咽了回去,只能吃哑巴亏。

        张晓算个什么东西,竟然先他一步要升中将了?一直认为高张晓一等的苏治桥妒火中烧,再加上来到羊城军区之后,处处受到排挤和冷落,他就度日如年,天天借酒浇愁,反正就这样了,算了,不指望再升官了,就发财好了。

        正好管后勤,部队上的后勤说是闲置,其实是肥缺,军费开支又不透明,维修坦克和军舰,石油消耗,正常的损耗,等等,都是一块块的肥肉。怎么着从中经经手,绕绕弯,一年弄个一千来万不成问题,干几年赚够了钱,比当个中将不强?

        再说苏治桥以前也没少从中获利,所以对如何经手轻车熟路,到了羊城军区没几天,就将以前陈法全的关系和渠道接手过来,开始了具体操作。

        苏治桥以为他走向了一条生财之道,却不知走向的却是一条无法回头的死亡之路!

        ……古玉一出手,不出半天时间就查到了苏治桥明里暗里的产业以及他的渠道,然后就告诉了连若菡,连若菡和李沁一碰头,一合计,一个计划就出台了。

        就在苏治桥初一上任,就以正常的任务为由申请了几百吨柴油,然后顺利出手赚了上百万时,正洋洋自得时,他花了十几年辛苦积攒的几处产业,一夜之间化为乌有!

        也不能说是化为乌有,只是通过正当或不正当的手段,然后合法地成为了别人的产业,更形象地说,他辛辛苦苦几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就如一觉醒来发现,肩上的少将军衔变成了士兵!

        巨大的落差让苏治桥差点发狂,他发誓要抓到毁了他一生心血的人,然后再动用他手中的全部力量,让对方死无葬身之地。

        真当他是有钱无权的暴发户,打算盘打到他的头上了,赚钱也不是这样的赚法,小心有钱没命花……苏治桥立刻派人去查,派出去的人还没有查到一点蛛丝马迹,就又出事了。

        而且还是大事!

        苏治桥来到羊城军区之后经手的第一笔谋取私利的生意曝光了,而且还曝光得十分彻底——对方将柴油全部倾倒在羊城军区的门口,打出的条幅是苏治桥出售掺水柴油,坑害消费者,愧对人民子弟兵的称号,还不如地方上的贪官讲信誉……尽管场面很快被控制,尽管士兵很快出面扣留了车辆,但车内早就空无一人,显然,对方是精心准备,只管制造事端和麻烦,才不想承担责任。

        一地的柴油堵塞了交通,造成了不小的新闻事件,虽然有士兵维持秩序,不让新闻记者拍照和采访,但正值上班高峰,还是有无数市民目睹了盛况,更有手快的热心群众用手机拍下了视频,上传到了网上。

        事情,发酵了,躲在军区大院不敢露面的苏治桥暴跳如雷,才明白过来怪不得对方购买柴油时,不还价,还不走银行转帐,直接付的现金,原来是故意设下的一个圈套。

        只是现在后悔已经晚了,他前脚离开湘江,后脚来到羊城,倒霉催的却一头扎进了珠江,摔了一个大跟头。

        苏治桥可不止是摔了一个跟头跌落了几颗门牙这么简单,尽管事后军委大为震怒,网上的帖子火速被处理和屏蔽,但因为影响过于恶劣,苏治桥名下的几处产业的帐目又被人直接当成证据捅到了军委,在军委一次激烈争吵的会议结束之后,苏治桥的仕途走到了尽头。

        并且还被送上了军事法庭,等待他的,是终生的牢狱之灾。

        苏治桥只是第一张多米诺骨牌,他随后又牵连出了更多的人,参预走私石油和出售后勤物资的漏网之鱼,在此次事件之中被一网打尽,又有无数中校、大校甚至少将,悲哀地结束了一生的荣光。

        由羊城军区引发的连锁反应,持续升温,而参预追杀夏想事件的楚省军区和豫省军区,也即将迎来一次动荡的人事调整大潮,不但老古和吴老爷子准备好了一出丰盛的大餐,总书记也已经筹划完毕,准备对鲁市军区动手了。

        连若菡成功地为下一轮的火势添了柴加了油还助了风,说来,许多人还真要感谢连若菡和古玉,正是因为古玉的情报再加上连若菡的狠劲,不顾一切不计成本地报复,才让苏治桥一个堂堂的少将如小虾米一样倒下。

        也是,自认有几斤几两的苏治桥几十年来也积攒了上千万的财富,但在连若菡庞大的实力面前,别说是一只小虾米了,连个蝌蚪都算不上。

        能被连若菡踩上一脚,能被古玉唾弃,苏治桥不冤了,因为比起随后被连若菡修理得没有一点脾气的更高层的人物,他也确实只能算是一盘开胃菜。

        就在连若菡腾出两根手指收拾苏治桥的时候,却用另外的八根手指,会同李沁一起,正式启动了另一场更加声势浩大的会战,史称金融之战。一场经济战争,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国内的政局走向,并对夏想今后的政治理念,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能够影响到夏想的政治理念,并在今后转化为真正的执政思路,怕是连连若菡也始料不及的波及力。

        ……陪宋一凡买完衣服,夏想在凌风华火辣辣的目光的注视下,施施然扬长而去,他没敢回头,因为他早就注意到凌风华趁宋一凡不注意的时候,几次伸出大拇指和小拇指,做出打电话的手势向他暗示。

        没想到,魅力还是这么大……夏想一边暗笑一边感慨,当然,他不是指自己的魅力,而是指金钱的魅力。

        难道现在的女孩子这么容易就跟男人走了?不过一想也是,某不入流的歌星叫价八万一晚上的视频曾经流传一时,眼前的凌风华虽然有几分姿色,但也不过是中上之姿,两万元的提成陪他一晚儿,估计在她眼中,也是很划算的生意了。

        再联想到为了一部手机叫卖初夜的女孩也大有人在,夏想就更加悟出一个道理,都说美女是第一生产力,其实经济才是第一生产力,换言之,金钱是第一生产力。上至省部级贪官,下至卖煎饼果子的小贩,如果不论身份地位的高低,其实每天忙碌的目的都是一样的,只为谋利。

        赚多赚少先不论,小贩的起早贪黑和贪官的提心吊胆,一个是为了养家糊口,一个是成了金钱的奴隶。

        即使到了再高的级别,或许不会再收受贿赂,但也会让家人从事一些利润丰厚而且可以政策控制的产业,合法合理地赚钱。

        但合法合理又如何界定?只要是政策可以控制的产业,都有一定的垄断性,都只合国家的法而不合百姓的理。所以国不与民争利只是一句空谈罢了,国家向来是取利于民,但是否真正做到还利于民,就值得思索了。

        由此推而广之的话,在计划经济年代,政治完全决定经济,而在现在半市场半计划经济的时期,庞大的经济力量,已初步经拥有了足够影响国内政局的资本。

        虽然不可能如美国一样全是权贵资本主义盛行的天下,但国内也正在形成金融寡头和新兴的权贵资本主义,也逐渐拥有了左右政局的微弱的影响力。

        夏想曾经在一段时间非常反感权贵资本主义,认定是和现行的政治制度背道而驰的势力,现在他却渐渐改变了看法,美国的总统都是权贵资本主义的代言人,但丝毫不防碍美国的民主确实比国内先进那么一点点。

        如果在连若菡、曹殊黧的培养下,将自己的下一代培养成新兴的权贵资本主义,也何尝不可?既然阻挡不了历史潮流,不如顺势而行,融入其中,进而才能搏击洪流,掌握主动。

        也是夏想在经历了诸多事情,豁然想通,而随后连若菡用事实更坚定了夏想的信心,促成了夏想政治理念的初步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