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11章 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11章 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作品:《官神

        叶地北其实不是心甘情愿地自首,而是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之下,在杨遥儿和胡均由的告发之下,在联系不上叶天南的绝望之下,被迫走出藏身之处,一脸灰白地走向了市局。www.00ksw.org

        因为他再不自首,就面临着被当场击毙的危险!

        甚至军方因为走私石油案的牵连和波及,正式向湘江市公安局照会,要求叶地北出面到湘省军区说明一些问题。

        公开的传唤还好,叶地北却听到传闻,说是军中另一方力量对他下达了击杀令,准备让他人间蒸发,就终于吓得他丧胆亡魂,知道再躲下去也许等不到老爸回来,说不定他就嗝屁了。

        与死亡的威胁相比,什么坐牢什么面子都不重要了,叶地北一咬牙,走出了躲藏了几天的密室,孤身上路,灰溜溜走到了市局的大门……直到手铐冰凉地戴在手中之时,叶地北还没有弄明白,他的省委副书记老爸叶天南,究竟去了哪里,怎么会联系不上?

        当他在市局签字画押之后,走出办公室,一抬头,却正好遇到了杨遥儿和胡均由。和他相比,二人的待遇明显要好上许多,没带手铐,陪同的警察就是陪同的姿态,而不是押送。

        胡均由憔悴了许多,胡子未刮,一脸沧桑,眼窝深陷,显然受到的打击不小,杨遥儿却依然光彩照人,还化了淡妆,穿了性感短裙,一边走,还一边冲同行的警察抛媚眼。

        叶地北怒极,冲着胡均由和杨遥儿大骂一声:“狗男女,卖友求荣!”

        胡均由低着头,不敢正视叶地北,杨遥儿百无禁忌,白了叶地北一眼:“叶大少,不就是有一次你想上,我没有让你上,你至于记仇这么长时间?再说了,我出卖你什么,德性!我是为民除害。你是一坨垃圾,你爹也是,你们家就是垃圾箱,你爹和你是大小便……”

        叶地北气得血向上涌,他以前很欣赏杨遥儿骂人的水平,经常骂得别人暴跳如雷却一句话也反驳不了,却没想到,终有一天杨遥儿的满嘴脏话会落到他的身上,真是彼一时此一时,他跳脚起来,就要冲过去朝杨遥儿令人厌恶的嘴脸上抽一个大耳光。

        警察一下没有拦住,就让叶地北冲到了杨遥儿面前,不料杨遥儿虽然平常遇事没脑子不思索,但骂人的时候却时刻准备着被人还手,一转身就躲到了胡均由的背后,还得意地喊:“均由,打他,打他!”

        胡均由平常惧怕叶地北,只有被叶地北整治的份儿,不敢还手,今天不知哪里来的胆子,见叶地北虽然气势汹汹,但戴着手铐的样子实在狼狈,他就伸手一推,昂首挺胸挡住了叶地北:“地北,注意你现在的身份!”

        连胡均由也没有想到的是,只轻轻一推,就将叶地北推了一个跟头!

        警察似乎才反应过来一样,出面拦下了几人的进一步冲突,有两个警察没忍住,躲在一边发笑。

        曾几何起,湘省四少的威名在湘江名震一时,普通百姓或许没有感觉,但对市局警察来说,湘省四少意味着权力,意味着横行霸道,意味着见者让路,意味着他们小小的警察惹不起管不了躲着走绕着跑,现终于让他们看到了狗咬狗的一幕,也确实让人感叹,十年河东十年河西。

        不对,其实才不过四五年而已。

        听说京城还有一个四少?说不准什么时候,也会有某少被抓进去!一个刚毕业不久的年轻警察不无恶趣味地猜想,当然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仅仅一年多之后,他的预言就成真了。

        曾经的湘省四少,现在两人被捕,两人被取保候审,真正是土崩瓦解了。而曾经在湘省政坛极具影响力的湘省四人同盟,一下落马,两人离心离德,另有一人正准备升任燕省省长,离开湘省,也处于分崩离析的边缘。

        基本上可以肯定说,湘省四人同盟和湘省四少,已经告别了历史舞台……但,事情还远远没有结束,因为叶天南的去向还没有定下。

        叶地北的被捕,为叶天南的前途蒙上了巨大的阴影!而此时的叶天南人在京城,正在进行最后的活动,对湘江发生的一切,一无所知。

        叶天南如果事先知道会有人选择他在京城忙得团团转的时机,最后时刻落井下石,他一定会暴跳如雷。只可惜,聪明反被聪明误,为了不被外界干扰,为了不被琐事缠身,他选择了关机。

        不成想,直接就将叶地北关到了公安局。

        在省委常委会失利之后,在政治局扩大会议召开之前,叶天南就已经秘密飞赴了京城,等候最后时刻的到来。

        他满怀期待,一心认为他的提名会一举通过,不提总理对他的提名做出了大量工作,就是他本人也四处运作,光是来京城跑动,已经记不清送了多少礼拜了多少门又求了多少人情,不管是从哪个方面考虑,他的燕省省长宝座,应该是十拿九稳了。

        万万没想到,就真的出现了意外,明明只提名他一人,怎么突然就冒出了一个杜邦中?虽然最后搁置了,留待下次再议,但叶天南心里明白,节外生枝了,怕是要多增变数了。

        他的心一下就提到了嗓子眼里!

        对于古秋实成功晋升为政治局委员,也多少出乎叶天南的意外,因为他早就听说反对的声音很大,可能也会是搁置的结果,却没想到,竟然顺利过关,着实让他吃惊不小。

        尽管说来还需要中央全会选举的程序——但谁都清楚国内的政治顺序是政治局常委会决定之后,拿到政治局会议上讨论,政治局会议通过之后,就是定论了,何时召开全会还不是由政治局决定?选举谁,还不是先由政治局提名人选?

        就是说,古秋实的政治局委员之位,已经坐实了,何时走程序补手续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事后叶天南也听说古秋实引进百亿美元的巨资一事,心里也大概清楚是虚晃一枪的政绩,但只要能升官的政绩就是好政绩。

        当然,如果让他知道背后有夏想的推手,不知他会不会怒火中烧?

        当然,如果让叶天南再知道他的提名被搁置,夏想也功不可没,他会不会拿刀找夏想拼命?

        估计也不会,叶天南是有涵养的人,也是有内涵有文化的政客,他不可能做出出格的事情,所以当他在京城等到政治局会议的消息落定之后,知道第二次会议还要等几天再开,就决定先回湘省一趟,毕竟后方要再出了事情,影响到了他的个人形象,让他失分的话,会成为迈向燕省省长宝座的拦路虎。

        刚打开手机,就收到了一则短信。打开短信的一瞬间,他还没有意识到他将面临着怎样的晴天霹雳——杨恒易和胡定彻底倒向付先锋也就算了,反正他孤注一掷准备北上燕省,杨遥儿和胡均由与叶地北一刀两断也就算了,反正湘省四少早就名存实亡,瓦解只是早晚的问题,但叶地北向市局自首的消息,就如当头一棒,让他震惊得目瞪口呆!

        怎么会?怎么可能?!

        叶地北的落网,让本来已经行走在泥淖之中的叶天南,雪上加霜,又加了一副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的重担,他摇晃几下,一下跌倒在沙发之上,心中一片悲凉和惊慌,他很清楚,叶地北身上的事情之多之大,足以让湘江掀起惊涛骇浪,并且让他翻船!

        ……7月的京城,正值炎热的盛夏,不过对于热恋中的男女来说,天气的热度不足以让他们躲在室里享受清爽的凉风,外面的热闹永远让饮食男女迷恋。

        夏想不迷恋外面的繁华,可是宋一凡迷恋,他就很是无奈地被宋一凡挽着胳膊,在京城的大街小巷漫步,又被她当了短工,陪她逛商场买衣服,还要帮她拎大包小包。可怜的玉面杀手夏书记,可以令湘省无数贪官闻名色变的副部级高官夏想,却在宋一凡面前,只是一个被她呼来喝去的大哥哥。

        不过想到更加高高在上的省委书记宋朝度也拿宋一凡没办法,夏想就释然了。

        宋一凡似乎还长了个子,按说以她现在的年龄,不可能再长高,或许是错觉,又或许是宋一凡稍微丰腴的一点,他总感觉她的头到了他的耳朵,记得以前好象只到他的嘴巴。

        宋一凡穿了一袭中长裙,留了中长发,素白裙子衬托得人比菊淡,却又清新如荷,近乎完美的脸庞少了稚气,多了女性魅力,在夏想面前尽管依然撒娇,依然如邻家小妹一样清纯,但却还是和以前有了不同,至少她有了敏感的心思,挽住夏想胳膊的时候,尽管不让胸前的山峦碰到他。

        和叶天南的焦头烂额相比,此时的夏想可谓心情轻松,他非常疼爱宋一凡,也愿意和如精灵一样快乐宋一凡在一起,在所有认识的女人当中,他对宋一凡的心思最纯净,也最呵护。

        虽然现在心情大好,但夏想也清楚现在是黎明前的曙光,在随后的第二次政治局会议之上,有关曹永国和叶天南的任命,还会有一场硬仗要打。

        但在此之前,连若菡的最大杀招即将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