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10章 小变数,大动作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10章 小变数,大动作

    作品:《官神

        会议一召开,矛盾的焦点就集中在古秋实资历浅,在黑辽省委书记的位置上,政绩不够突出,等等。www.00ksw.org

        正热烈讨论时,突然就有人指出,有百亿美元的巨资有望在黑辽省落地,是古秋实牵线的项目……好大的一份筹码。

        尽管在座的人都心里清楚,有可能是扯虎皮做文章,但有理有据,项目和资金来源都真实可信,谁也不好说就是政绩工程,因为事情要讲究一个章程礼法,规则之内的手段人人都在用,凭什么古秋实就不可以用?

        甚至百亿巨资并非完全是捕风捉影,确实有金融市场的波动可以证明,但是不是在黑辽省落地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不过却在黑辽省的上空盘旋,就理所应当是古秋实的政绩。

        在最后关头,家族势力不但力挺古秋实,军方代表也有三分之二多数表态支持古秋实,最后反对力量还想再有看法时,一直持观望态度的总理也投下了赞成票。

        古秋实以47岁的年龄,成功晋升为政治局委员,迈出了至关重要的一步,成为国内最年轻的副国级官员,再次创造了升迁之最!

        同时,总书记也因为此次胜利,打破了国内十几年来政治局空缺不递补的先例。

        此次政治局会议,必定载入史册,成为影响深远的一次重大历史事件。

        随后,由总书记主持召开政治局会议,既是新当选的政治局委员古秋实的见面会,也是研究人事任命的一次例会。

        中组部部长吴才洋正式提名曹永国为黑辽省委书记候选人,高晋周为燕省省委书记候选人,提名叶天南、杜邦中为燕省省委副书记候选人,提名胡增周为西省省委副书记候选人,提名邱绪峰为燕省副省长候选人……以上提名,基本上都在大人物的意料之中,并没有太意外之处,只有一点让一些人品味出了不同寻常的味道,燕省省委副书记的提名竟然是两人!

        燕省省委第一副书记,必然是省长人选,自然都心知肚明。叶天南是何许人也,在座也都清楚,年轻的湘省省委副书记,一步迈入正部,也算符合干部提拔条例。

        而意外提名的杜邦中,本是农业部副部长,原本并不太出色,突然就脱颖而出,知道是总书记提名的人还好一些,不知道的人都暗暗惊讶,因为叶天南十拿九稳的燕省省长的宝座,怕是有了变数。

        果然,在随后的讨论中,高晋周、胡增周和邱绪峰的提名,很顺利就获得了通过,曹永国、叶天南和杜邦中三人的提名,没有达成一致。

        因为意见分岐过大,最后只能先搁置,留待下次会议讨论。

        ……会议结果传到吴家,传到正陪老爷子练习书法的夏想耳中,夏想微微一笑,没有说话,吴老爷子也是继续挥毫泼墨,爷孙二人似乎对会议的结果,早就了然于胸。

        吴老爷子最近迷上了《道德经》,正在书写经中的名句——希言自然。

        一米长的上好的宣纸,用上好的易砚磨制的墨汁,吴老爷子屏息凝神,悬腕握手,一气呵成,四个饱满而圆润的大字跃然纸上,几乎呼之欲出。

        “希言自然……老爷子,如果事事顺其自然,岂不是没有了奋斗的意义?”夏想一边轻轻吹干墨汁,一边欣赏老爷子日益纯熟的书法。

        “奋斗之前,是天道酬勤。奋斗之后,是希言自然。”老爷子放了笔,洗了手,“耐心,也是一种美德。”

        夏想呵呵地笑了:“我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耐心,而大的缺点就是太有耐心了。”

        “呵呵。”老爷子也被夏想的自夸逗乐了,“圣人自知不自见,自爱不自贵——你着相了。”

        “我这把年纪,如果和您老一样看穿世事,我就成妖怪了。”其实说实话,夏想早有心理准备,知道叶天南的提名出现变数,必然会连带曹永国的提名出现阻力,果不其然,一切都逃不过政治利益的基本原则,不过,他有信心在接下来的第二局一举获胜。

        眼下,他更关心的是军中的局势:“湘省军区,好象还没有动静?”

        吴老爷子意味深长地看了夏想一眼,微有责怪之意:“不要过多地插手军方事务,对你的成长,很不利!”语气很严峻。

        “我就是随口问问。”夏想嘿嘿一笑,他不是插手,是冷眼旁观,是想看看两位老人家的出手,究竟会有多大的力度,也好让他心里有底。

        两位老人家的力度,将会让他摸到军中力量对比的冰山一角,从长远计,是他今后很长一段时间的底气。费了一番力气,闹腾了一路风尘,如果不大有斩获,岂非成了白忙活?

        吴老爷子岂能不知夏想的心思?但他又拿夏想没办法,知道也是该让他接触一点最后的底牌的时候了,就说:“湘省军区政委苏治桥调到羊城军区,管后勤。从军委直接派一人去湘省军区担任政委。和走私石油有关的一名少将、三名大校,还有许多大头兵,都直接到头了……这只是第一步,下一步,羊城军区有些人也要动一动,估计要提前休息了。”

        好,力度不小!夏想心中暗喜,老爷子和老古联手,抓住了机会,再不下一次狠手,不直接大调整,就不是两个举足轻重的老人家了。

        “陈法全死了,有没有说法?”人虽死,但此人着实可恶,夏想不免多问了一句。

        “还想有什么说法,难道还要军委给他开追悼会?不定他一个叛国罪就不错了。”吴老爷子余怒未消地说道,显然,他对此人也是极为厌恶。

        陈法全看来是要死得不明不白了,也好,毕竟有些事情永远不会见光,陈法全是不是安息,反正他已经永远没有翻身的机会了。

        “豫省军区被燕省军区狠狠地告了一状,京城军区也十分不满,向鲁市军区要求一个说法。鲁市军区内部因为这件事情吵得不可开交,一时半会也吵不完,呵呵,听说军委里面也吵成了一团,还差点打起来?打起来才好,军人就得有个军人样,天天软绵绵象个绵羊,还打仗?拉二胡还差不多。”

        没想到吴老爷子也有恶趣味的一面,让夏想颇是无语。

        “动静不小,现在才刚开始,我和老古头好久没有活动手脚,都快生锈了,现在有机会跑跑步,吵吵嘴,有益于身心健康。最近几天,老古的家里快成了总参了……”吴老爷子越说越兴奋,忽然又想起了什么,又说,“那个叫张晓的人不错,老古拍了桌子骂了娘,把苏治桥的中将名额抢了过来,扔到了张晓的头上。”

        夏想暗喜,张晓总算扬眉吐气了。

        “您老就一直躲在后面看戏?”夏想还是第一次见吴老爷子眉飞色舞的一面,心想到底军人之间的交锋更让人热血沸腾,老爷子的情绪也被点燃了。

        “我?”吴老爷子摆手笑笑,“我向来是背着手看戏的人,从来不当主演,顶多就是等人拍桌子骂娘吵累的时候,他要坐下,我就抽走他的椅子。”

        够阴险,够黑,不过夏想喜欢,他哈哈大笑:“我要向您老学习的地方,还真的不少。”

        “你个小家伙以后少跟我耍花枪,我当年打人闷棍的时候,你还没有出生,现在就想跟我过招了?还早。”话虽这么说,老爷子却又狡黠地一笑,“说实话,你的100亿美元从哪里来的?你别告诉我是扯虎皮做文章,我感觉你手中真有100亿。”

        “……”夏想不得不佩服老爷子睿智的眼光,只好继续扯谎,“这个,我有一个朋友在美国,她叫李沁,是个金融投资家……”

        距离第二次政治局会议的召开还有两天,夏想也就没有离开京城,继续安心住下。因为他知道,将会有一波浪潮从南向北袭来,从湘江一路北上,直达中南海,并将对第二次会议产生不可低估的冲击力。

        而此时,张晓已经在军委接受了秘密指令,乘专机返回了湘省。一回到湘省军区,便立刻迅速出手,抓捕了几十名和走私石油有关的军官。

        苏治桥大为震怒,因为张晓抓捕的几乎全部是他的嫡系,正当他准备拿出政委的权威,否决张晓的命令时,军委下达了调令,将他调离湘省军区,安排到了羊城军区并且直接边缘化了。

        苏治桥沮丧之余心中明白,上头没有保住他。

        随后,羊城军区也走马换将,几个关键位置全部易人,一方实力大损,另一方实力大增。其中还有一人不服,声称要到京城告状,却被手下出卖,将他的糗事全部抖出,他不但失去了被闲置的机会,还被一免到底,并且被送上了军事法庭!

        湘省军区的大幅动作只是开始,很快就蔓延到了楚省军区。楚省军区参预截留夏想事件的一干军官和士兵,在执行一次特殊任务时,任务失败,全部遇难!

        随后,豫省军区也开始了动荡……如果说军方的动荡进入不了百姓的视线,在湘江百姓的眼中,就如同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那么,湘江市发生的一件大事,却迅速成为湘江百姓人人大感兴趣的话题——叶地北自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