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04章 该还债了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04章 该还债了

    作品:《官神

        毫无征兆,毫无迹象,毫无心理准备,叶天南被左右开弓的耳光,当场打晕!

        梁夏宁和他意见相左,他不怕。www.00ksw.org付先锋反戈一击,他也不会惊慌失措,再进一步,哪怕是胡定和杨恒易二人之一在一些小事上和他没有保持一致,他也不会惶恐。

        但在人事方案的大计上,甚至不需要暗示,不需要事先通气,胡定和杨恒易想都不用想要和他保持高度一致,因为他的提名,不但有他自己的亲信,也有胡定和杨恒易的嫡系。

        怎么可能二人异口同声地反对他的方案?

        怎么可能还争先恐后如此坚定?!

        叶天南震惊当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甚至一度怀疑是不是听错了,或者……胡定和杨恒易是不是吃错药了。

        叶天南没有听错,胡定和杨恒易也没有吃错药——实际上,二人什么药都没有吃,他们清醒得很,不但清醒,还冷静而理智。

        常委会上,再一次出现了鸦雀无声的一幕,静得怕人,几乎能听清叶天南粗重的喘气声。

        许多人还没有见过叶天南的失态,更没有见过叶天南的惶恐,今天算是大开眼界了,向来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的叶天南叶副书记,终于当众露出了惊慌失措的一面!

        就连郑盛也一脸惊愕,先是不解地看了付先锋一眼,最后目光闪烁之间,又落在了胡定和杨恒易的身上,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多少猜到了什么,不由大为喟叹,夏想人不在湘江,湘江还有他的传说和影响,胡定和杨恒易不留情面,当众打了叶天南的耳光,除了是夏想的手段之外,别无他人。

        叶天南也同样想到了这一点,他在失态了半分钟之后,才强压震惊和怒意,慢慢恢复了平静,又尽力保持了淡定的姿态,勉强笑了一笑,想说什么,却还是又咽了回去。

        因为随后组织部长梁夏宁,省委秘书长郑海棋,副省长何志能,湘江市委书记古建轩的相继表态,都是支持组织部的方案的态度,已经让郑盛完全掌握了主动和大局,大势已去,多说无益,叶天南沮丧而无奈地……认输了。

        不但输了,还一败涂地,输得极惨,且丢人丢大发了。

        此次常委会,标志着郑盛在湘省全面站稳脚跟的启始,也是叶天南在湘省败象初露的开始。

        从此,湘省正式进入了后叶天南时代。

        会后,叶天南一脸盛怒回到办公室,闭门不出,谁也不见,杨恒易特意前来解释,他也没有露面,一向淡定温和以高姿态示人的叶天南,第一次在所有人面前,露了怯。

        可见伟人都是被神化的,在我们需要仰视才见的伟人的光辉的形象背后,也是一样有七情六欲有喜怒哀乐,会震怒会失态也会骂人的凡人。

        叶天南当然知道他败在何处,败在了谁的手中,在常委会上让他耻辱让他终生难忘的一幕带给他的难堪和羞辱还没有在心头消失之时,他又接到了一个对他来说非常郁闷并且火上浇油的消息——夏想一行,安全抵达了燕市。

        如果说夏想平安无事只是让他感到郁闷,只是暗骂夏想交了狗屎运的话,那么夏想一到燕市,正好赶上总理到燕市视察,就让他感到十分不解了,然面,更让他不解加担忧的事情还在后头……夏想一行抵达燕市的时候,正好中午时分。

        以夏想的级别,不足以让高晋周亲自出面接见,更何况出市迎接了,毕竟高晋周是堂堂的省长。但从吴家的角度和私交来说,高晋周以省长之尊亲自到高速公路出站口相迎,虽然隆重,但并不让人觉得意外。

        不过张晓却没有太大的触动,在见识了在楚省的省委书记相迎和省长相送的礼遇之后,燕省省长抬举夏想的举动,在他眼中的冲击力就淡了许多。

        主要也是他对夏想都快有免疫力了,不提军中许多势力对夏想的暗中保全,不提他一个电话就可以直通楚省省委书记和齐省省委书记,就以张晓所能接触到了夏想关系网的冰山一角,就已经足以让他震憾,让他百分之百地相信夏想以后必定前途无量。

        而且肯定还会是国内大放光彩的少数顶尖人物之一!

        此行……不虚,至此,张晓对于此行一路护送夏想进京,不但庆幸当初的英明决定,也暗暗佩服自己的眼光准确并且长远。

        夏想和高晋周不用太多寒喧,他和高晋周之间的关系,在公在私都很复杂,对于高晋周亲自来接,只是简单地表示了感谢,更多的是坦然。

        倒不是他拿大,而是以他和高晋周之间的交情,客套过多反而虚假了。

        张晓和一干士兵先去了燕省军区进行必要的交接,他在燕省军区也有朋友,夏想就随高晋周到了省委。

        夏想一路上的惊险,高晋周略有耳闻,所知并不详细,燕省省委,知道事情真相的也并不多,夏想此来,也以进京公干路过为由,只见了几名私交不错的省委领导,然后稍作休息,就准备启程进京。

        还没动身,高晋周接到紧急通知,总理已经下了高速,正前往佳家超市视察。

        总理来访,怎么没有事先通知?高晋周十分震惊,忙和范睿恒通了电话,又和国务院办公厅的工作人员联系之后,他就和范睿恒一起,火速前去接应总理。

        总理意外来访,刚才夏想听到国务院办公厅的说法是因为最近物价上涨过快,总理要来邻近京城最近的省会燕市,实地走访一下,关心一下市民的菜篮子,深入了解物价情况……夏想对总理的到来并不感到惊讶,对于总理总是会出现在百姓中间,亲切地嘘寒问暖,或是出现在田间地头,和老农交谈,他已经习惯了总理的亲民形象。

        平心而论,一位总理能做到亲民爱民并且穿着十分朴实,确实不易。不管总理政治立场如何,或是他支持叶天南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在夏想的心目中,他仍然不失为人民的好总理。

        对于总理,夏想始终有感恩之心在内。

        总理来燕市关心国计民生,和他并无关系,他就和张晓约好,准备动身前往京城。还有三个小时的车程,不夸张地说,通往京城的大门,他已经迈进了一半。

        刚要动身,意外就接到了高晋周的电话。

        “夏想,总理吩咐,要和你见一面。你直接在高速公路口等候总理,他有话要和说你。”高晋周只负责传达总理的指示精神,心中十分不解,总理想见夏想,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说?

        不解,也不问,只能闷在心里。

        夏想也闷,总理知道他恰好在燕市,不足为奇,但却选择在高速公路口和他见面,有什么暗示不成?又一想,不由心中一跳,难道是……果然,当夏想在高速公路口等候了半个小时后,突击视察燕市超市的总理只在燕市呆了一个小时,就匆匆踏上了归程,在高速公路入站口,总理的车队停下了。

        早有国务院办公厅副主任引领夏想来到总理的车前,总理却没有下车,在车内冲夏想笑着一招手:“夏想,来,坐我的车,正好路上说几句话。”

        夏想微一迟疑,还是受宠若惊地上了总理的车,心中却是明白,和总理一路同行,怕是有许多话要说,但同时,怕是有许多话又很难说出口。

        一上车,汽车就缓慢地发动,上了高速,一路向京城方向疾驶。总理沉默了小半会儿,才轻声地说了一句:“听说你和天南同志有些不太同步?夏想同志,天南同志的出发点是好的,他也是一个好同志,可能是工作方法有些不符合你的观念,但都是为了工作,求同存异才是发展的主流。”

        夏想没说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当然他也知道,总理也没有要他表态。

        总理就又说:“有些事情你也许误会了天南同志,误会不要紧,可以坐下一起谈,开诚布公地谈一谈,有什么误会不能消除?是不是?”又一停顿,他直视夏想的眼睛,“我也是为了湘省省委的工作可以顺利开展,更是为了你好,夏想,你是一名优秀的干部,我希望你心胸宽阔,以后走向更重要的工作岗位。”

        “是,谢谢总理的教诲,我一定牢牢记在心里。”夏想只有老实地说是,他不可能解释,更不可能反驳。

        “呵呵……”总理似乎很满意夏想的态度,才又笑了,好象是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政治局讨论递补委员的扩大会议,马上就要召开了……”

        领导说话,有时需要你回答,有时只需要你聆听,总理最后一句话,只是陈述一个事实,告诉夏想一个即将到来的重大决战。

        一路辛苦一路尘烟滚滚的夏想,前脚迈进京城,后脚就亲眼目睹了政治局扩大会议的一次决定历史的重大时刻,而与此同时,他也收到了郑盛在常委会上大获全胜的消息,他就知道,一个人的开始,就意味着另一个人的结束。

        新的局面,即将到来,不仅仅是湘省,是京城,还有他一路扬起的尘烟,也要尘埃落定,是该有人要付出惨痛代价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