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03章 左右开弓的耳光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03章 左右开弓的耳光

    作品:《官神

        湘省省委,研究晨东和怀阳两市的人事任命的省委常委会,在夏想和张晓正常缺席的情况下,如期召开。www.00ksw.org

        所谓正常缺席,就是指在允许的时候,可以在空缺一两名常委的情况下,正常召开常委会,并且符合法定程序。

        前提是,空缺的常委是正常请假,而且也同意常委会的召开,但人不到场,如果没有事先声明,会识为弃权。

        夏想对此次常委会的议题,没有表态,因此他的一票算是弃权票。

        在夏想出事的当天晚上,郑盛和叶天南同时飞赴京城。至于二人在京城都见了谁,进行了什么活动,接受了哪些耳提面命,就无人知晓了,湘省方面只知道的是,一天后,郑书记和叶书记就一前一后返回了湘江。

        夏想的事情,在湘省省委没有几人知道,仅限于有限有几人,比如郑盛,比如付先锋,比如叶天南,其余人等,或许和省军区有密切关系的常委能听到一点风声,但就算知道,也没有人敢私下讨论。

        因为……事情太骇人了。

        军中力量,已经超出了省委常委的权限,只有省委书记才有名义上插手省军区的权力,就连省长也没有资格对军方事务指手画脚,所以到了副省级别,都知道军队是禁区。

        所以,夏想不在省委,对外公开的说法是进京开会。

        付先锋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两天来,他沉默寡言,静观夏想如何应对危机。

        夏想到底是为总书记试探对方,还是为吴家,或是老古?但不管是哪一种,付先锋都认为以夏想的级别,插手军方事务不是明智之举。就算想提前结交一些军方人士,也用不着非要暗中推动截留石油船只事件,还是操之过急了。

        当然,付先锋也没有小瞧夏想,打了这么多年交道,几次败在夏想手中,他怎能认为夏想缺少政治智慧?但现在他实在想不通夏想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建立军方人脉,结交军方高层,大可以秘密进行,也没有必要非要断别人财路,而且还一再挑衅?

        如果说夏想是某一方势力的排头兵,是为了打破平衡而主动出手打破平衡,也勉强说得过去,但夏想究竟是为了哪一方出头?

        付先锋就很是头疼,夏想的关系网太复杂,为老古?有可能!为吴家?也可以理解。为总书记?也说得过去!

        真是一个让人永远摸不清方向的小家伙,付先锋暗暗摇头。

        对于夏想能从容逃过对方的追截,付先锋几乎没有丝毫怀疑,不提夏想狡猾多端的手段,就是老古和吴老爷子,任谁出手也能保下夏想,不用提总书记也不会见死不救。

        ……付先锋自然不会理解夏想出手的背后,不仅仅是为了政治利益,为了打破平衡,可是为了挑战谁的权威,以上,只是他考虑问题的一个出发点,另一个要点就是,他就是看不惯走私势力的嚣张,看不惯叶天南的阴险,看不惯湘省四少搜刮了十几亿的百姓的血汗钱。

        付先锋永远不会理解夏想血仍未冷的一面,只从他一个政治投机客的角度看待问题,看到的永远只是利益,没有人性。

        付先锋现在最想知道的是,夏想会怎样利用此事,取得更大的政治利益,获得更多的筹码。不过……如果让他选择,他可不会冒着如此巨大的风险来赌上一把。

        夏想一路上的遭遇,付先锋也不甚清楚,付家在军中力量薄弱,打听不到更多的内幕——吴家多年来一直坐实第一家族势力的宝座,固然和吴家深厚的经济和庞大的政治人脉有关,也和吴家在军方颇有人缘大有关系——他就非常期待夏想进京之后的局面。

        只是让他不理解的是,郑盛为何现在召开常委会,而不是等夏想回来?现在讨论表决晨东和怀阳两市的人选提名,胜算不大,因为叶天南的势力还很稳固。

        郑盛怎么走了一步昏棋?

        不管付先锋如何不解,坐在正中的郑盛,一脸淡定,丝毫不见对夏想的担忧,而且表情笃定,似乎对此次常委会胜券在握一样。

        先是一切按照程序走过,就由组织部提名人选。梁夏宁照例汇报完毕之后,接下来,就进入了表决阶段。

        经过几次修改的组织部的人事方案,还是让叶天南十分恼火,因为几乎没有照顾到他的意见,他也没有怪罪梁夏宁,因为梁夏宁也难做,不但承受了郑盛的压力,还有来自付先锋的刁难。

        他索性也不在方案上讨价还价了,直接上常委会上见高低。

        方案一公布,常委会上就一片议论之声,都震惊于人事方案几乎全是郑盛的授意,同时照顾了一部分付先锋的利益,而叶天南几乎颗粒无收。

        太夸张,太过分,太欺负人了,不少人的目光就刷地投向了叶天南。

        叶天南还是一副我自巍然不动的姿态,他目光低垂,表情平和,谁也不看,就如一位高深莫测的世外高人一样,如果再有一阵风吹来,吹动他衣服的下摆,他差不多就要飘飘欲仙了。

        可惜,外在的伪装无法掩饰内心的真实,叶天南想起在京城的际遇,心思多少有点恍惚。

        总理紧急召他进京,就是当面质问他有没有参预到夏想事件之中,他当然矢口否认,而且坚定地向总理保证,他绝对不会做出任何出格的事情。

        最后总理语重心长地告诫他,凡事不可操之过急,尤其是面临下一步迈入正部的紧要关头,必须事事做到周正。

        叶天南心中还是有些感动,感动于总理对他的热心栽培和全心扶植,他就当即又表了忠心,却被总理挥手制止,总理又说,不想听他的豪言壮语,只希望他以后多为国家和人民做实事做好事。

        虽然进京并没有见到更多的重要人物,也没有就他下一步的去向细谈,他就匆忙返回了湘江,也是为了显示他行得端坐得正,其实另一个深层的考虑是叶地北,因为直到现在,叶地北还没有离开湘江,似乎还想在湘江翻腾,好象被什么事情牵绊住了,他就心急如焚。

        叶地北是他最大的软肋,只要叶地北如林小远一样被夏想抓住把柄,他虽然不至于会如林华建一样落马,但燕省省长的宝座,就不要想了。

        由叶地北就又想到了夏想,叶天南就恨恨地想,夏想,你怎么还不去死?

        夏想不死,湘难未已,但愿夏想没有机会平安进京,叶天南不无恶意地想。

        思路又回到了常委会上,他就听到了郑盛的发言,和往常不同的是,这一次郑盛没有直接定性,只是强调了尽快落实人事安排的重要性,没有就组织部的方案发表任何倾向性的意见,显示出了一个省委书记应有的自信。

        叶天南反倒暗暗一笑,没有夏想的帮忙,你郑书记在常委会怎么一呼百应?今天一败涂地的话,也别怪别人落你一把手的面子,是你的吃相太难看了。

        郑盛说完,付先锋表态了:“我原则上同意组织部的意见,同志们有不同的意见,可以补充。”

        叶天南微微一惊,付先锋怎么没有讨价还价就同意了,不过后一句话也有所暗指,估计也是不愿意和郑盛正面冲突,留待后面反对的声音激烈的时候,他再出面力挽狂澜,也好两头落好人。

        叶天南自以为得计,就自信地说道:“组织部的方案有失偏颇,考虑不周,我认为,以下地方需要改进……”他详细而不厌其烦地将组织部的方案一一辩驳,换掉了几个人选,又提名了新的人选,完全就是全方位的推倒重来。

        叶天南话未说完,常委会上不少人面面相觑,心想好嘛,完全是针锋相对了,今天的表决,有得好看了。

        郑盛脸色不变,付先锋更是一脸淳厚,一二把手似乎都对叶天南的提名饶有兴趣,或是……只是看笑话。

        叶天南花费了大概十几分钟,才发言完毕,然后一脸信心地说道:“我提议,将我的方案和组织部的方案并列,请同志们分别讨论两个方案,就两个方案,进行表决。”

        好一手釜底抽薪,谁都看得出来,叶天南此举是想利用他在常委会上的同盟占据人数优势,从而借机翻盘!

        叶天南发言之后,会场一片寂静,鸦雀无声。

        过了许久,郑盛才轻笑一声:“天南同志既然有新的方案,常委会充分尊重他的意见,就和组织部的方案并列,一起讨论表决。”

        郑盛话音刚落,胡定就举手发言了——胡定排名仅次于夏想,又是叶天南一第最有分量的同盟,因为他刚一举手,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只听胡定很坚定地说道:“我认为,组织部的方案很合理,根本没有必要重起炉灶。我完全赞成组织部的方案!”

        不止叶天南震惊了,付先锋也大为动容,目光立刻投向了胡定。

        所有人都震惊了,好响亮的一记耳光!

        事情还没完,胡定刚说完,杨恒易就表态了,似乎是唯恐耳光不够响亮而叶天南不够丢人一样,他的态度也非常坚决:“我的意见和胡省长完全一致,组织部的方案非常符合实际,我举双手赞成组织部的方案!”

        如果说胡定打的是左脸,那么杨恒易就立刻跟进,毫不客气地打了叶天南的右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