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00章 湘江水深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00章 湘江水深

    作品:《官神

        夏想的行程,自始至终就牵动了无数人的心。www.00ksw.org

        湘江……自从夏想离开的当晚,就波涛滚滚,风起云涌,滚滚湘江水正在酝酿一次百年一遇的洪水。

        几天来,在连若菡的鼓动和领导下,六女陆续进行了一系列的布局,迷惑叶地北,哄骗杨遥儿,设计胡均由,将湘江搅动得波涛起伏。

        为了给夏想制造惊喜,为了显示女人们团结一心和自己的领导能力,连若菡让众女都换了手机号码,原先的号码暂时不用,而且还规定,谁也不许私下和夏想联系,违者逐出南宫。

        连若菡的规定得到了众女的一致响应,似乎所有女人们都认为应该给夏想开一个玩笑,应该让夏想为她们担心,应该让她们自主地决定做一件大事件出来……也确是,她们最终做出了惊天动地的大事!

        卫辛虽然觉得有点不妥,似乎玩笑开得有点过大,主要是她认为不应该和夏想开太大的玩笑,男人就应该享有男人应有的尊严,女人就要遵循女人的应有的本分,但她拗不过连若菡,也无法反驳众女的意思。

        平心而论,卫辛很是不能理解的一点是,连若菡一心闹腾,说是帮夏想也好,说是添乱也好,毕竟她有资本也有资格,而付先先热火朝天的势头可以看成她对夏想的感恩,古玉从容不迫的居中协调,可以视为她对夏想的爱护。

        那么李沁主动出面,不惜色诱叶地北也要为夏想铺路,她都是人妻了,不遗余力地帮助夏想,所图的又是什么?

        卫辛甚至还想,夏想好象从来不沾染别人的妻子,他一直遵循了基本的道德,坚守了底线。

        至于严小时的心思,卫辛也琢磨不透,不过她也看了出来,众女之中,严小时对夏想的感情最执著,最绵长,虽说严小时未必是夏想最爱的女子,但她有理由相信,严小时必定会是陪夏想到最后的少数几个人之一。

        不管如何,卫辛一心维护夏想的心思始终在第一位,只要众女确实是为了夏想好,是为了夏想大计着想,乱就乱点,把握住大方向就可以了,其他的小问题无伤大雅,再说毕竟是女人,三个女人一台戏,六个女人不闹出天大的乱子也就不错了。

        卫辛就充当起了夏想的守护者的角色,暗中观察每一个人是不是真心为夏想好,会不会有私心杂念,有没有在办事的过程中,中饱私囊或是出卖夏想的利益……还真让她又是庆幸又是心伤,庆幸的是,夏想真是世界上最幸运的坏人,每个女人对他都是百分之百。

        心伤的是,如此多既漂亮又有才华或有权势的女人对夏想一往情深,相比之下,她就如一株小草,没有花香,没有树高,何德何能入得了夏想之眼,又有什么资格和她们争宠?

        还好,卫辛后来又想通了,别的女人对夏想或许各有所求,求多求少,都不如她淡然。她就一心做夏想永远不见阳光的女人,永远默默守候他的一切,永远是他随时转身就可以栖息的港湾。

        几天来,众女纷纷出动,各凭本领,事情就都取得了不小的进展。

        尽管卫辛没有刻意打听什么,但也听到了许多,比如李沁成功地让叶地北神魂颠倒,让叶地北沉迷在事业和爱情有望双丰收的美梦之中无法自拔。

        比如古玉和湘省军区的旧友恢复了以前的友谊,又专程去了一趟羊城军区,听说去见了以前的伙伴?卫辛就知道,古玉在重新收获友情的同时,其实也是在为夏想精心铺路。

        再比如付先先现在和杨遥儿打的火热——对于杨遥儿的为人,卫辛既鄙夷又厌恶,如果说记吃不记打只能算是脑残的话,那么没有一点原则认为身为女人还可以玩弄男人的愚蠢想法,就是彻头彻尾的傻瓜了,因为生理构造的不同,女人在和男人的交往中,永远处于被动和劣势的一方——也让她莫名对付先先好感大增,因为在接触了几次之后她就喜欢上了付先先的性格,有敢做敢为的一面,也有坚守底线的一面。

        谁能想到看似新潮狂放的小魔女付先先,直到现在还是处子之身,就让卫辛不仅仅是震惊了,更有敬佩。和杨遥儿的**相比,新潮和另类不比杨遥儿差的付先先,简直就是另类的女神了。

        当然,具体众女的所作所为能为夏想带来多大的帮助,又有多么高深的利益在内,卫辛就不得而知了,她只是一个小女人,不懂太多的经济手腕,更不了解政治上的刀光剑影,她只要知道,一切以符合夏想利益为最高原则就可以了。

        对于连若菡几次提到的八女闹湘江,她多少有点不解,曹殊黧是正妻,勉强算上一个的话,也顶多是七女,为什么偏偏要是八女,又关梅晓琳什么事?

        卫辛并不知道夏想和梅晓琳之间的是是非非,但以她的判断,夏想并不喜欢梅晓琳,和梅晓琳之间好象只是普通的同事关系,所以对于连若菡非要扯上梅晓琳,她不是十分理解。

        不管是不是理解,也不管连若菡总是提到八女闹湘江,现在只是六女在一起,相处得虽然不是十分融洽,也总算没有闹出乱子,也分了两派,但也没有争风吃醋,还好,卫辛就暗暗替夏想高兴,只是不给坏人添乱,不让他烦心就行了。

        如果他烦了,不高兴了,她会第一个离开湘江,不让他因为她而有一丝厌烦。

        只不过在偶而想起曹殊黧的时候,卫辛会不无愧疚地想,多善良多贤惠的一个女人,她从未在南宫出现,也应该是不想见到她们,毕竟她们都名不正言不顺,虽然她们不求名分,只为爱而生存,但还是碍了曹殊黧的眼。

        一边怜惜曹殊黧的不易,一边担心几天没和夏想联系,也不知道他怎么了,卫辛就有点神思恍惚。现在,除她之外,几女要么在楼上办公的办公,上网的上网,打电话的打电话,今天难得全部都在,没人出去,只有她一人在楼下的客厅中,闲得无聊想心事看电视……忽然,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

        卫辛一怔,没敢立刻开门,因为古玉的别墅从未有外人光临,现在众女都在,又是晚上,会有谁上门?她就迟疑着不知道是不是要去开门。

        敲门的声音,继续固执而坚定,古玉忽然心中一跳,意识到可能出了什么事情,就忙跑去开了门,一开门就愣住了,门口站立的两人正是曹殊黧和梅晓琳!

        真是八女聚齐了?卫辛第一个念头还是很女人,还没有意识到出了大事。

        曹殊黧一脸焦急,一见卫辛就问:“若菡在哪里?”

        梅晓琳也是一脸紧张:“古玉在哪里?”

        “出什么事情了?”卫辛才意识到不对。

        “夏想出事了!”曹殊黧的声音尽管努力保持了平稳,但还是流露出一丝惊恐的颤声。

        “什么?”卫辛大惊失色,一下后退几步,差点跌倒。

        曹殊黧声音不大,但话音刚落,楼上楼下所有闭门不出的女人们,轰然一声全部跑了出来,一下就将曹殊黧围了个水泄不通。

        “夏想怎么了?”

        “他受伤了?被人陷害了?”

        “夏想在哪里?”

        七嘴八舌,人人脸上流露出无比关切的神情,全部发自真心。

        曹殊黧也不知是该庆幸夏想的好人缘,还是该无奈他身边美女如云,只是此时不是计较他的情债的时候,她不和别人说话,只在人群之中寻找连若菡。

        连若菡最后一个下楼,她正在办理一笔业务,所以晚了一步,到了楼下才听到夏想出事的消息,震惊得不知所以。

        “谁又惹了他?”不问是他惹了谁,而问是谁惹了他,连若菡的护短由此可见。

        梅晓琳进门之后,只找古玉,因为她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

        “夏想现在正连夜赶往京城,他被军方追杀……”梅晓琳情急之下,没注意用语。

        “啊?”

        “怎么可能!”

        顿时一片惊呼。

        连若菡震怒,古玉震惊,付先先惊呼,严小时花容失色,卫辛摇摇晃晃,李沁一脸怒气。

        几人之中,也就连若菡和古玉最为镇静,连若菡拉过曹殊黧,古玉拉过梅晓琳,四女来到沙发上,卫辛忙去倒了水……在梅晓琳一半镇静一半惊慌的叙述中,几人都大概了解了事情真相,每一个女人的脸上都写满了愤怒,人人紧咬银牙,红色娘子军团的冲天怒火一下全部点燃了。

        众女的性格不尽相同,有人性格硬气一些,有人柔软,但此时此刻,却全部无一例外地一心,七嘴八舌地要不惜采取一切手段保护夏想的安危。

        连若菡冷静下来之后,依然拿出了八女领袖的权威:“都不要吵了,夏想现在一路北上,他肯定安排好了一路的安全,我们所能帮他的只有一个忙,就是八女闹湘江。”

        古玉平常的时候是性子散淡,但现在,却是小手紧握,一字一句地说道:“连姐姐说的是,我们女人们躲在暗处,就要将敌人打一个天翻地覆。我们要做夏想坚强的后盾!”

        古玉的提议得到了所有人的一致赞成,由此,八女闹湘江,正式拉开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