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91章 谁打响了第一枪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91章 谁打响了第一枪

    作品:《官神

        事情的发生,事先没有任何征兆。www.00ksw.org

        夏想一行处理完在怀阳的所有遗留问题之后,准备动身返回湘江,已经是下午了,回到湘江时肯定晚上,曾卓就建议明天一早再走,夏想却坚持立刻动身。

        时不我待,事情已经迫在眉睫了。

        南海再起波涛,虽在夏想意料之中,却比他预想之中的事态严重多了,也表明军队和地方相比,政治斗争更残酷更惨烈,也更刀光剑影。

        南海,果然不是平静之海,出现过多少台风,发生过多少大事呀……具体细节,夏想不得而知,却还是听到了一些什么……据说当时对峙的场面十分惊险,双方都是荷枪实弹的士兵,也不知是擦枪走火还是有人故意,反正混乱之中,不知是谁打响了第一枪。

        于是,混战开始了。

        为了面子,或是为了利益,都是胆大包天的人物,尤其是走私船一方,明明有错在先,不低头也就算了,还敢置无数军人的生命于不顾,还开枪激战?他们的脚下,可是满满的一船石油!

        一旦发生意外,一船油爆炸的话,可是几十条鲜活的生命,就是震惊一时的大事件。

        当然,就算油船爆炸,国内新闻也不会有只言片语的报道,事件一定会控制在一定的范围之内,无人知晓。

        但夏想会知道,因为不管是羊城军区还是湘省军区,他都有熟识的朋友,再者以他的级别,也可以接触到一定级别的机密了。

        尽管夏想对陈法全没有任何的影响力,也无权对部队上的事情说三道四,但他听到消息之后,还是怒火中烧,为了脸面也好,为了一己之私也好,胆大妄为到如此地步,确实是令人发指。

        不仅如此,夏想还听说陈法全在事发之后,还恶人先告状,叫嚣着要告到中央军委,要让一些人付出惨痛的代价。

        是有人一定要付出惨痛的代价,因为死了十几名士兵,事情已经闹大了。

        不提愈演愈烈的岭南事变,叶天南最近也在加紧布局,先是到下面的地市视察了两天,走访了三个地市,拉拢了人心,发表了讲话。回到湘江后,又接连有几个地市的一二把手来省委向他汇报工作。

        叶天南在彰显他在湘省的整体影响力,旨在向郑盛示威。

        果然,随后湘省的四五个地市接连召开经济会议,公开表示在当前的经济环境下,一切以发展经济为中心的路线不动摇,坚持走经济路线,在发展经济的过程中出现的一些小问题小缺点,要正视,但也不能放大,要辩证地对待。

        正值怀阳反腐风暴如火如荼之时,以上地市的言论等于是暗中跟省纪委唱反调,等于是叶天南用另外一种方式,无声地向郑盛和夏想宣战,是明白无误地告诉二人,他叶天南在湘省,不但在省委有分量,在下面地市,也是拥护者众多。

        市委书记虽然归省委书记管辖,但不听话的市委书记如果占了一半的话,省委书记就当得也很失败。省委书记的权威体现在哪里?不仅是在省委常委会上,不仅是在组织部里,而更是在下面地市都对他的思路和指示精神,理解并且落实之上。

        毕竟,各个地市才是一个省的基石,就如党中央和国务院一样,权威再重,位置再高,颁发了命令之后,政令不出中南海,各省份有令不行,权力就不是大打折扣了,而是根本就得不到落实。

        权力就不是权力了,只是空话了。

        可以说,叶天南此举,对郑盛的威望打击很大,同时也对怀阳反腐风暴的愈演愈烈表示出了强烈的不满。

        与此同时,有关叶天南即将升任燕省省长的说法,再次甚嚣尘上,似乎已成定局一样,就让叶天南身上的光环倍增,再加上他和付先锋有越走越近的趋势,就让他在湘省省委的地位再次得到加强。

        以上,还不算让夏想最担忧的地方,因为对于叶天南反击的手法,他心中有数,也明白叶天南只不过是虚张声势,对于怀阳的反腐风暴,对于他一直暗中进行的计划,没有丝毫的影响。

        此次在怀阳坐镇三天,收获颇丰,进一步坐实了叶地北、胡均由在怀阳大桥的承建过程中,插手工程项目,大捞不义之财,不过证据多指向胡均由,对叶地北形成不了致命一击。

        叶地北和叶天南一样,狡猾多端,行事手法老练,而且事事不留痕迹,现在想将他一棍子打倒并且由此牵连到叶天南,还不够火候。

        想要成功阻止叶天南上任燕省省长,不但要自上而下运作,关键还要自下而上在湘省布局,毕竟,叶天南根在湘省,就最好让他将根烂在湘省。

        稍微乐观一点估计,湘省四人同盟,现在林华建已经落马,胡定已经摇摆,而且有把柄在他手中,叶天南还想在湘省翻腾起风浪,或许余威还在,但要折腾成大风大浪,就勉为其难了。

        三天来,还是一直没有和连若菡联系上,古玉、付先先甚至严小时,要么关机,要么不接他的电话,就让他十分无奈。女人们,也不知到底要玩什么花样。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现在都六个女人了,两台戏要是一起唱起来,一边敲锣,一边打鼓,会不会太乱了?更何况家中还有一个看热闹的曹殊黧,市政府还有一个冷眼旁观的梅晓琳。

        说到梅晓琳,夏想也有点奇怪,最近梅晓琳的状态不太对,和他联系少没有什么,他上次有事情找她,打电话过去,竟然转到了秘书去接……似乎自从南宫正式建立之后——当然是连若菡一厢情愿地认为,夏想从来不会承认什么南宫的存在——湘江的女人都变得古怪了许多。

        古怪就古怪好了,只要不要再给他添乱就行。

        夏想是怕了她们了,他甚至听说李沁已经做好了一个周密而骇人的计划,针对反对力量名下的上市产业,制定了一系列的狙击方案,必要时,一旦启动,可以让许多人破产破到倾家荡产,甚至要去当掉裤子的地步。

        真是金融狂人,夏想对李沁也是无语了。

        女人中,他最放心的就是卫辛,卫辛性子淡,又柔弱,估计不会做太出格的事情。

        最不放心的是付先先,付先先是小魔女性格,能收能放,狂放时,能吓人一跳。收敛时,也如淑女端庄。

        不过最大的变数是连若菡,想当年,连若菡的狂放和任性,是付先先、严小时再加上古玉,数人也无法与之相比,万一连若菡想要捣乱的话,也是不小的麻烦。

        真是让人不省心,事情太多了,还要操心一群女人们,夏想揉了揉太阳穴,事情,还是尽快有一个眉目为好,否则也是让人揪心。

        车窗外,此时已经漆黑一片了。夏想看看时间,差不多还有一个小时能到湘江,回去后,再整理一下怀阳的工作汇总,上书记办公会讨论,然后还有晨东和怀阳两市空缺的人选提名,应该也要提交到常委会最后决战了。

        再有,一定要去南宫一趟,和连若菡她们见个面,务必让她们消停一点,别再闹了,现在已经可以了,见好就收最好。

        还有一点,听说政治局扩大会议正在拟议之中,不日将提上日程,事关古秋实入局大事,终于要打开真正的局面。

        只有古秋实的一局敲定之后,他入局进京,空缺出黑辽省委书记之位,后面的棋局才能盘活,有关曹永国入主白山黑水之地,有关叶天南北上燕省,才会进入最最关键的一战。

        车速忽然慢了下来,前方出现了火光。

        出了什么事情?现在可是在高速公路上,夏想还没开口问话,司机已经打了双闪,靠边减速了。

        “夏书记,前面出车祸了,车子烧起来了。”

        夏想一听,立刻吩咐:“赶紧停车,帮忙救火。”

        车一停稳,夏想也不等秘书前来开门,推门下车,到后备厢拿上喷火器就打算救火。

        眼前一片惨状,两车相撞,狼籍遍地,其中一辆火势汹涌,似乎车内还有人翻滚,形势,千钧一发。

        夏想拿起灭火器就去灭火,奈何火势太大,一只灭火器威力有限,他一行三辆车,此时都拿起灭火器来救火,也阻止不了熊熊的火焰。

        夏想心急如焚,奈何无力回天,眼见车中的人不再动弹,他转身一看,后面又来了三辆车,是新车,没车牌,他也没有多想,就伸手拦车,请求一起救火。

        不料汽车没有减速,反而冲着他直冲过来,一点也没有停车的意思,夏想大怒,闪到一边,正要怒斥对方不但见死不救,还差点撞人的行径,却见后面一辆车又直直冲他撞了过来。

        危急时刻,曾卓大喊一声:“夏书记,快闪开!”

        夏想的警卫也飞身来救,却晚了一步——夏想的动作比他们还快,一下就跳到了自己的车后,此时他还没有意识到对方是故意要置他于死地,因为在高速公路上拦车,本来就危险。

        但在他躲在车后之时,第三辆车却好象失控一样,猛然撞在了他的车上,巨大的撞击力让汽车突然加速向前一冲,夏想躲闪不及,被撞个正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