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86章 你不坏,别人未必会认为你不坏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86章 你不坏,别人未必会认为你不坏

    作品:《官神

        照例,郑盛点题,付先锋附议几句,就由夏想具体介绍对怀阳市委主要党政领导的调查和处理意见。www.00ksw.org

        夏想人在京城的时候,就大概知道了怀阳问题的严重性了。

        和晨东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市委书记和常务副市长,另外还有市委宣传部长,甚至市纪委书记,再有若干局长,全部沦陷。一旦引爆怀阳会战,湘省将会再次成为全国瞩目的焦点!

        由此,郑盛的政绩将会再添浓重的一笔。

        反腐、打黑、唱红,手段不同,但目的相同,在为国为民的同时,也为个人带来名声和政治利益,算是好事了。

        实际上,贪污**的重灾区就在厅级,因为厅级干部最有实权,又有举手间决定几亿十几亿工程项目的权力,再有任命庞大的县处级干部的人事大权,因此,贪污**几乎是信手拈来,想要幸免也难。

        而且厅级升副省,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官员没有希望,所以,都指望厅级一任捞够本,好安享晚年,各种原因之下,导致了厅级干部的贪污几率之高,令人不敢正视。

        到了郑盛的级别,前途有望,以后还道路宽广,肯定要爱惜名声,珍惜声誉,名声和政绩就大于一切了。除此之外,培植势力就是当务之急了。

        所以夏想也可以理解郑盛的迫切心情,晨东会战算是第一步坚实的基础,如果怀阳会战再取得了胜利,甚至就可以说,郑盛已经拿到了两年之后的政治局的门票。

        叶天南会让他如愿吗?

        因为夏想刚刚回来,还没有来得及和郑盛会谈,对郑盛想要的力度和规模,并不是十分清楚,但好在他已经大概摸透了郑盛的脾气,而且怀阳的问题比晨东的问题更严重,本着实事求是的角度出发,他也不会有丝毫掩盖。

        而且还有一点,怀阳的事情,牵涉到了胡定。

        胡定是常务副省长,是湘省四人之中仅次于叶天南的一名重量级人物,论排名和实权,他比杨恒易还有分量。

        当然,就算有确凿的证据指向胡定,也不可能拿此事大做文章,但不大做文章,小小地用来敲打一下叶天南,也很有必要。

        夏想先将纪委掌握的证据当众一说,然后就说出了纪委的初步处置意见:“市委书记和常务副市长,双规,另外几名常委和几名局长,建议直接移交司法机关,因为证据已经十分翔实,不必再经过纪委的程序了。纪委现在事情太多,忙不过来。”

        叶天南愣了愣神,似乎心不在焉一样,不过落在郑盛的眼中,倒更象打盹的老虎。

        郑盛对夏想的提议很满意,接过话说:“我原则上同意纪委的处理意见。先锋,你的看法是?”

        付先锋直了直腰:“反腐问题一直是经济问题的重中之重,对于怀阳问题的处理意见,我没什么好补充的。只是有一点,空缺干部的人选提名,建议下次再讨论决定,现在有点太仓促了……”

        付先锋此话一出,郑盛顿时一怔,心中立刻闪过一个念头:叶天南还手了,又鼓动付先锋摇摆了。

        夏想若无其事地看了付先锋一眼,他也清楚,叶天南估计又和付先锋达成什么幕后交易了,就微微一笑,事情,也在他预料之中。

        叶天南微一点头,一脸温和地说道:“我也同意纪委的处理意见,不过还有三点不成熟的看法,第一,刚刚大张旗鼓地处理了晨东的问题,现在再声势浩大地来一次怀阳会战,会不会太激进了?现在毕竟是和谐社会,反腐应该抓,但也要讲究一个方法,是不是?湘省要想全国扬名,要靠经济实力,而不能靠贪官多,呵呵。”

        郑盛脸色微微一变,叶天南的话……很难听。

        “第二点,怀阳出了问题,当然要及时处理,但不能再叫怀阳会战,听上去很有隐晦不明的意思,传了出去,对省委的名声不好。不如干脆就叫怀阳反腐,贴切而又形象。”

        夏想的眉头微微一皱,叶天南是温柔一刀,意在最大限度地降低湘省的反腐力度,也是在不动声色地为郑盛和他的大计大泼冷水。

        “第三点,我个人认为,为了更好地稳定晨东和怀阳两市党员干部的情绪,晨东和怀阳两市的领导干部的任命,应该尽可能从当地提拔,才能保证两市工作的延续和平稳交接。”

        叶天南的最后一点建议,虽然看似废话,好象没有具体所指,其实暗藏杀招,因为郑盛的嫡系全是省委系统之内,想要安插自己人下去,必须从省委调任。

        三点建议,一点是为最大限度地为反腐降温,另两点是最大程度为他的人抢占胜利果实打基础——好一个叶天南,刚回湘江就从容布局,而且在温和的手法下面,隐含十分老辣的一击。

        更让夏想震惊的是,随后梁夏宁的发言,竟然也附和了叶天南!

        “组织部经过走访和调查,也认为叶书记的建议符合晨东和怀阳的现状,在研究接任的领导干部的提名时,要尽可能地照顾到当地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

        又是当头一棒!

        夏想注意到郑盛的表情一瞬间凝固了。

        他只不过比叶天南晚回来不到两天,叶天南就从容布局并且反击,居然先后策反了付先锋和梁夏宁,重掌大局?果然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就让夏想也十分佩服叶天南的出人意料的手段。

        当然,也不能完全说付先锋没有政治立场,因为付先锋自始至终就没有完全倒向任何一方,他随时保留了他的选择权和原则性。

        当然,也不能怪梁夏宁不和郑盛保持一致,省委组织部长不可能完全和省委书记一心,如果事事跟随省委书记,离被调离湘省也不远了,也是没有政治智慧的表现。但却在时机如此敏感的时刻,全面倒向叶天南,不是叶天南个人魅力足够强大,也不是叶天南的权威让梁夏宁低头,只能说明一点……中央终于有人向梁夏宁施压了!

        因为有人意识到了,晨东和怀阳两大战役,闹得动静越大,对郑盛越有利,相反,越会让叶天南的形象丢分,甚至有可能引发严重的政治后果。

        一些人心里有数,晨东和怀阳落的马贪官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湘省道桥,而湘省道桥虽然已经大换血,但幕后巨手仍在,仍然逍遥自在。

        就怕事情越闹越大,没法收场,万一再祸水东引,最终被人揭露叶天南是湘省道桥的最大黑手,就是无可挽回的天大的政治事件了。

        其实夏想心里明白,郑盛并没有要将脏水泼到叶天南身上的想法,他只是想借机整肃湘省官场风气,赢得名声和政绩,从来没有想过要将叶天南如何。

        只不过政治之上,你不坏,别人未必会认为你不坏。你很好,别人也许认为你假装清高。

        终于一只巨手从遥远的中南海伸来,要将湘江的江水搅浑了。

        书记办公会形成了三对三的局面,郑盛在稍一迟疑之后,选择了以退为进——在叶天南和夏想回归之后的第一次书记会,最后勉强达成了要刻不容缓地解决怀阳问题的共识,但在规模和力度,以及定性方面,都没有提及。

        基本上可以说,是一次相当失败的会议。

        叶天南在湘省的力量,还是根深蒂固,一时难以动摇。

        也让夏想再一次体会到了另一支力量的强大。

        会后,夏想还没有回到办公室,叶天南却一脸笑意地推门进来,还很是随和地笑问:“听说你有好茶?”

        夏想也会笑,而且笑得比叶天南还灿烂:“叶书记还真是来对了,真有好茶,您先坐,我来泡。”

        叶天南也没坐,一边颇有耐心地看着夏想泡茶,一边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夏书记,听说你和古书记关系不错?”

        作为国内极有名气的古秋实,提到他的时候,不用直呼全名都能知道是在说谁,否则就要特意加上黑辽省委古书记了。

        “这个还真不好说。”叶天南肯定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夏想就应付自如地打太极,“古书记好交朋友,他和许多人关系都不错,我看他对我和对别人,没什么区别。”

        叶天南接过夏想递来的茶水,轻巧地跳开了话题:“夏书记,我在京城期间和总理见了一面,和总理聊起你,总理对你很是赞赏,说了你不少好话……”

        总理说他好话,他相信,但叶天南一副与有荣焉的表情,夏想就心中暗笑,虚伪到家了,叶书记,有话就直说好了,已经很熟了,再绕弯子,就没意思了。

        “我有一个想法,想和你探讨一下。”叶天南坐了下来,摆出了长谈的姿势,“夏书记有没有兴趣?”

        叶天南相信夏想有兴趣,更相信他的条件完全可以打动夏想,夏想又并非郑盛坚定的追随者,现在和郑盛立场相同,无非利益相近罢了。只要他的砝码足够大,不信夏想不动摇。

        不料让叶天南大吃一惊的是,夏想竟然回绝了他:“对不起叶书记,纪委还有一个紧急会议要召开,要不下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