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84章 局势愈加明朗化了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84章 局势愈加明朗化了

    作品:《官神

        两件事情,一件在预料之中,另一件,多少出乎夏想的意外。www.00ksw.org

        第一件事情是怀阳事发。

        蔡江伟被抓之后,开始只是认下了逼人致死的罪责,随着案件的进展,市局和省纪委联合办案,蔡江伟的更多问题一一浮出水面。

        在强大的攻势和铁证面前,蔡江伟心理防线崩溃了,交待了许多事实,供出了怀阳市不少党政干部,同时怀阳大桥倒塌一事,又旧事重提,涉及到了林小远、胡均由和叶地北、杨遥儿。

        更有甚者,都以为有多嘴硬的蔡江伟软蛋之后,号啕大哭,还咬出了胡定!

        事情,就偏离了原先的轨道,上升了政治高度。

        当然,蔡江伟的话,不会传到外面。但如果联想到现在纪委全部在夏想和郑盛的控制之下,胡定的问题即使压下,也估计会通过某个渠道传到他的耳中。

        于是,胡省长身边的人最近几天发现,胡省长的心情特别不好,经常无缘无故发火,而且还火气大得吓人。

        如果仅仅一个蔡江伟不足以提前引爆怀阳会战,但事发意外,怀阳大桥的一个承包商宁毅在潜逃半年之后,突然就向湘江市公安局自首了。

        宁毅的投案自首,成为郑盛一直想引发怀阳会战的最后一根稻草。

        因为宁毅良心发现,对于死去的无辜百姓深感愧疚,怀阳大桥的全部钢筋都由他提供,钢筋标号都比规定小上一号或两号。

        但过不在他,是采购方主动提出降低标号的,他只负责供货,无权决定用哪一种。

        宁毅还供出了他为了中标,向怀阳市委书记和常务副市长分别行贿的事实,行贿金额上百万元。

        宁毅的招供,也进一步刺激蔡江伟为了有立功表现,也将许多怀阳官场内幕和盘托出,郑盛就终于决定要拿怀阳开刀了。

        晨东会战让郑盛名气大震,在中央和中纪委的几次会议上,被点名表扬,总书记也在不同场合,两次提到晨东的反腐工作深得民心,是一次具有深远意义的反腐风暴。

        如果借晨东会战的东风,再下一城,湘省在反腐上面取得的成绩,将会超过楚省,而郑盛作为书记,也将在湘省历史上留下浓重的一笔。

        因此,叶天南一回到省委,连脸都没有顾上洗一把之时,就接到了召开书记办公会的通知——郑盛送了他一份大礼,要发动怀阳会战了。

        叶天南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本想提出不同意,想再深入了解一下情况再做决定,郑盛却没有给他拖延的机会,声称纪委已经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只等夏想一回来就采取行动。在行动之前,请同志们严格按照规定保密。

        叶天南郁闷之极,书记办公会虽然没有夏想参加,但商江代表纪委出席,自然是力挺郑盛的立场,而付先锋也是默认,就他一人反对,也太扎眼了。

        刚回来,省委最近的局势还不太深入了解,就冒然反对,也不太好,叶天南只好勉为其难地答应了——但心中还是十分不舒服,等于是被郑盛打了一个时间差。

        然而,让他更不舒服的事情还在后头。

        刚回到办公室,叶天南公办桌上的几部电话就响成一团,铃声很刺耳,就让他格外烦躁。

        一看其中一部是直通军区的专线电话,他心中一紧,又出什么事了?忙伸手接听了电话,里面就传来陈法全气急败坏的声音:“叶书记,你可算回来了……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又一船油被扣了!”

        什么?

        叶天南蓦然动容!

        过分,太过分了。有一次就算了,竟然又扣一次,真要造反了?

        上次扣船事件,最后官司一直打到军委,军委各打五十大板,算是不了了之。其实叶南天清楚,是对方小胜了一局,因为船没放,人抓了,油没收了。

        但一船油的胜负说明不了什么,也不一定就证明对方在军中的力量就压人一头了,谁知在上一次事情还没有完全完结之前,对方又顶风冒进,再扣一次,梁子……就结大了。

        也证明了一点,对方有恃无恐,不肯善罢干休。

        好大的胆子,在那位发了话之后,还敢如此,叶天南又不是官场初哥,就知道,恐怕在配合总书记在各省份走马换将的同时,军中的调动也要密集了,又要有人上有人下,有人升官发财,有人倒霉落马了。

        再深入一想,叶天南更是心中断定,夏想,真是成了一枚利剑,一杆长枪,事件,全部因他而起!如果不是他从中周旋和挑起,湘省,哪里会接二连三出现那么多大事?

        而且还是地方和军队一起出事。

        难道说,夏想真是不见黄河不死心了?

        叶天南猛然一拳砸在了桌子上,如果有一天让他发现夏想在背后阻止他担任燕省省长,他要不择一切手段,也要让夏想尝到苦头。

        不过叶天南又想到了什么,叶地北怎么没听他的话收手,反而又进了一船油,是什么道理?

        ……怀阳事发和岭南再起风云,两件事情一先一后,再次搅动了湘江之水,也让夏想提前返程,本来他还要和老古再见上一面,只能下次再说了。

        但也和老古通了一次长话。

        “许冠华、杜子安、夏泊远……你都见过了,我的人脉也快你让搜刮一净了,什么时候我眼睛一闭,也就放心了。”

        杜子安比许冠华资历深,级别也高,但老古却将许冠华排在首位,可见在他的心目中,许冠华前途更远大。

        夏想知道,老古说笑了,以他老人家一生戎马生涯的成就,在军中肯定不止几名少将的影响力,中将和大将恐怕也有,中央军委之中,也会有他老人家的嫡系。

        “在我没有认识几名大将中将之前,您老人家一定长命百岁。”夏想就半是玩笑半是耍赖。

        “呵呵,这么说,我还得多活几年了?”老古开心地笑了,虽说人老了,于名利看得淡了,但都希望自己还有说话的分量,老古也不例外。

        “老古,您说岭南事变最后会怎么解决?”夏想就知道,老古一直关心这件事情,因为这事和古玉有关。

        “听说又扣了一次?”老古语气很淡地说道,“一次也就算了,一而再再而三的话,就过分了,最后不惩治一两个人,军纪就成了笑话了。”

        夏想听明白了,笑了一笑:“我会向古玉代个好。”

        “古玉是小事,她让人省心,反倒是你最不让你省心。”老古又说,“有一件事情我还真想提醒你一下……”

        正当夏想洗耳恭听的时候,老古却又不说了:“算了,不说了,你自己多想想,好自为之吧。”

        什么时候老古也变得优柔寡断了?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他也难以说出口?

        夏想一路上想着,就回到了湘江,刚下飞机就接到了梅晓琳的电话。

        “你在京城怎么也不回来了?不知道湘江有一群美女在等你?”上来就调侃了夏想一句,让夏想无言以对,梅晓琳却又呵呵一笑,说到了正事,“叔叔让你一回来就和他联系一下,说是有急事。”

        梅升平找他有何急事?夏想顾不上和梅晓琳多说,就立刻拨通了梅升平的电话。

        “夏书记,你在京城活动了这么久,一直也不和我说一声,是不是不够意思?”梅升平也没问好,上来就是一句疑问。

        夏想明白梅升平指的是什么,呵呵一笑:“虽说举贤不避亲,但曹永国毕竟是我岳父。”

        “我和曹省长认识,对他的为人有了解,刚才正好和邱绪峰通了电话,我们一致认为,曹省长应该走向更重要的工作岗位。”

        梅家和邱家抢先表态了?肯定是事情哪里出了变故,夏想来不及细想,就先谢过了梅升平:“我替岳父谢谢梅省长和绪峰。”

        “谢什么谢,太客气了就见外了。”梅升平意思到了,就不多说了,“我就不打电话给曹省长了,最近忙……”

        忙不过是一个理由,主要是梅升平需要他承情,而不需要岳父记好。

        一回到省委,夏想刚到办公室,还没有坐稳,就见付先锋笑意盈盈地推门进来。

        “夏书记,气色不错,京城之行,应该是收获不错了?”付先锋上来就是一句投石问路。

        “就是中纪委的会议,也算有点收获。”夏想知道付先锋必定有事,就站起来迎接,“付省长请坐。”

        付先锋摆摆手:“不坐了,我来就说一件事,替我向曹省长问好。”

        四家之中,相续三家表态支持曹永国,夏想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某一个环节,通关了。

        夏想甚至还没有来得及主动打出电话问一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桌上的电话又十分及时地响了,是京城来电。

        夏想就听到一个让他震惊的消息:“递补政治局委员的提名,下午召开第一次会议。”

        中央的第一局,开始了……刚放下电话,省委第一秘童凡一脸笑意敲门进来,亲自来请夏想:“夏书记,郑书记请您过去一下。”

        湘省的第三局,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