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70章 都在期待中的重大转机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70章 都在期待中的重大转机

    作品:《官神

        叶天南对于下一步担任燕省省长,信心十足,也无比期待。www.00ksw.org

        如果此次提拔顺利的话,50岁的省长放眼全国,也不是很多,虽然不是非常耀眼,但也足以让许多人黯然失色了。

        再乐观一点,53岁到省委书记,56岁进政治局,60岁时,说不定可以跻身九巨头之一,到时将是多么光耀的人生顶峰!

        叶天南心里有数,总理其实就是将他当成日后可以入主中枢的候选人来培养,尽管说来,平民一系现在人才凋落,大有式微之式,但他却依然乐观,认为平民一系还有足够的资本打一个漂亮的翻身仗。

        其实平心而论,叶天南并不认可平民一系的说法,虽然现在国内政坛已经约定俗成有了三系的说法,现实却是,只要走到厅级以上的位置,哪里还有平民情怀可言?

        现今甚至处级的下一代都被人称为官二代了,以庞大的十几万名处级以上干部的基数计算,国内该有多么庞大的官二代的群体。

        平民一系……不过是说法好听罢了,现在连村长的儿子都不认为自己是平民百姓了,国人的官本位的思想根深蒂固,哪个厅级领导会认为自己的子女是平民百姓?

        开玩笑。

        叶天南可不认为也不想让叶地北是什么平民,虽然叶地北现在确实无官无职,就是一平民百姓,但在大部分人的认知之中,平民就是无权无势的代名词。

        无权无势不要紧,只要不是无权无势又无钱的三无人员就行。

        叶天南固执地认为,所谓平民就是无权无势又无钱的社会群体,他从平民阶层一步步奋斗到今天,才不会让他的后代再过无权无势又无钱的悲惨生活。

        但叶天南又不得不承认,平民一系的说法确实很煽情,可以让广大百姓信服并且支持,要是能全民选举的话,平民一系肯定支持率过半。

        内心深处,叶天南却是认为,平民一系不过是另一种家族势力的山寨版罢了,因为还比不了家族势力的树大根深,又对家族势力羡慕嫉妒恨,却又无可奈何,只好标榜自己是平民一系,借以划分界限,捞取政治资本。

        说白了,平民一系一心想过的还是家族势力的日子,还是想将家族势力打翻,然后取而代之,然后成为新兴的家族势力。

        权贵资本主义,垄断,呼风唤雨,家族势力特权都要想,好日子都想过,当了官儿,谁还想当平头百姓?叶天南也明白为了平民一系的清名,上头也是用心良苦,只可惜,每一个官员的身后都有一个官二代,庞大的官二代的群体,数量越来越多,而且还有逐渐形成阶层的趋势。

        虽然也明白现状,叶天南也想通了许多道理,后来也是佩服上面到底比他站得高望得远,为官之道,不仅在于政治斗争,在于踩着对方的肩膀上升,还在于名声。名声就是民心,就是民意,就是升迁的助跑。

        如果此次能顺利向前迈进一步,担任了燕省省长,叶天南决定让叶地北前去京城发展,不再跟随他留在燕省。他要博取一个清廉、公正的好名声,要给燕省人民留下务实、肯干并且谦逊的亲民形象。

        当然,表面上的形象无关私下的手段,夏想遗留在燕省的势力,他肯定会不遗余力地扫荡一空,因为夏想不但是他现阶段最大的敌对力量,也是他将来最有可能的竞争对手。

        将来……夏想可能也要进政治局的,甚至也有可能是常委之一,更甚至是……但不管是哪一种,现阶段肃清他的根基,让他手下无人可用,就会阻止他前进的步伐过快。

        再将目光落到眼前的话,林小远逃走之后,短期内会影响到林华建的形象,但从长远来看,却是保存湘省四人实力的最佳一局。

        然后再展开所谓的晨东会战的话……叶天南想到得意之处,忍不住笑出声来,郑盛和夏想将会发现他们先前的努力,全部为他做了嫁衣裳!

        湘省的局势,将会展开全新的一页,夏想和郑盛将会是人生输家,而他和付先锋就要笑到最后了。

        想到了付先锋,叶天南更是觉得好笑,堂堂的家族势力的代表人物之一,高高在上的湘省省长付先锋,在他心目之中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见风使舵。

        真是让人想象不到的左右摇摆,就让叶天南虽然愿意和付先锋合作,却也暗中鄙视付先锋的为人。

        基本上,暗中布局的事情都还算顺利,林华建也默认了他的安排,虽然微有不满,担心林小远逃不出湘省而后患无穷,但在他的说服下,最后还是接受了现实。

        就有一件事情有点磕磕绊绊——姚金阶的调查,陷入了困境。

        姚金阶也是他精心布局的一着妙棋,想乘机打断夏想的一条臂膀,但却出师不利,以前很软弱很温和的李从东此次却是态度强硬,拒不配合,也不交待任何问题,声称他清白得很,没有任何犯错。

        如果真想针对哪一人,但凡厅级以上干部,不敢说百分之百有经济问题,百分之八十还是问题不大,关键在于是不是掌握关键证据,更关键在于是不是有人保他。

        姚金阶以为他中纪委干部的身份,再加上手中初步掌握的一些关于李从东收受名人字画的证据,完全可以以问话的方式打开突破口,不一定要将李从东拿下,只要李从东认错低头就行。

        李从东却矢口否认他的名人字画是真品,全是赝品,一张画就值几百元——几百元还查个毛,还值得惊动他堂堂的中纪委的领导?姚金阶就决定从正面出击,向湘省省委亮明身份,让省委配合他的工作,向李从东施压。

        结果碰了壁。

        郑盛避而不见。

        理由很充足,工作繁忙,时间安排不开。

        姚金阶十分生气,但再生气也没有办法,郑盛毕竟是省委书记,他无可奈何,只好退而求其次,要求见夏想。

        夏想是省纪委书记,和中纪委是同一系统,料想夏想必定热情接见,不料让姚金阶大跌眼镜的是,夏想也不见他,给出的理由甚至让人啼笑皆非——夏书记得了流感,怕传染他,等好了再说。

        如果说不见是不尊重他的表现,那么又给出一个看似荒唐的理由就更说明了问题,压根就没把他放在眼里,是在逗他玩儿!

        姚金阶就怒火中烧,立刻向中纪委汇报了情况。

        中纪委如何出面向湘省省委打招呼,或是向湘省省纪委施压,姚金阶不得而知,他只是知道的是,过了三天了,郑盛和夏想还是没有一人理他,就当他不存在一样。

        姚金阶就悬空了,上不着天下不着地,而且湘省省纪委的人员表面上对他客气,实际上等他一转身,背后就有冷笑和嘲笑。

        进退维谷,左右为难,姚金阶真不知该如何是好。他私下找过叶天南,叶天南建议他再等等,继续向李从东施压,因为事情可能会有一个重大转机。

        叶天南期望中的转机就是林小远顺利出海的消息传来之后,启动晨东会战,然后常委会上决定长远一局的一战,郑盛大败,夏想灰头土脸,士气大减,他和付先锋在省委威望大升,而李从东见时机不对,必然会及时从夏想身边抽身。

        晨东会战之后,付先锋拿下大头,他也收获颇丰,借机安插自己人上位,然后就可以放心地离开湘省奔赴燕省,从此打开全新的局面。

        至于晨东会战之中,会不会有人咬出叶地北和他,他并不担心。因为叶地北有许多生意是和军方合作,就算有人敢说,也没人敢查。或者是有哪个不长眼的人咬他一口,他也不怕,直接矢口否认就是了,省纪委连让他接受问话的权力都没有,更遑论调查他的问题了。

        他有没有问题不是关键,关键是,省纪委说了不算,中纪委说了才算,中央说了才算。

        对于一个即将升任省长的年轻的省委副书记来说,一个夏想,不,甚至连同郑盛都内,都阻拦不了他的脚步。等他坐上高位之后,所有曾经的拦路虎和绊脚石,都要一一清算,一一讨还公道。

        叶天南踌躇满志。

        一人在办公室足足想了半天时间,差不多认为事情几成定局,他就做出了姿态——亲自打电话给郑盛,第一次对人事调整问题,表现出了关切的态度。

        出乎叶天南意外的是,郑盛的答复不但热切,而且还顺势说道:“天南,你的电话来得真是时候,我正打算请你过来商议一下。现在召开碰头会,先研究一下。”

        放下电话,叶天南还有点纳闷,郑盛表示得这么迫切,难道他一切准备妥当了?一想也是,郑盛以为一切尽在掌握,他哪里知道,一切都已经脱离了他的轨道,转向了自己的轨道。无数历史的事例证明,每一个失败者在失败之前,还信心满满地以为自己已经胜券在握了。

        迈着方步来到书记办公室,见郑盛和付先锋已经坐得安稳,两人之间好象还有过交谈,神情神秘而会意,就让叶天南没来由心中一跳。又见办公室中没有夏想,更是莫名一阵心慌,忙假装镇静问了一句:“夏书记怎么没到?”

        “夏想同志……马上就到。”郑盛气定神闲,一脸高深莫测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