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69章 即将开始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69章 即将开始

    作品:《官神

        对林小远来说,今日必将是终生难忘的一日。www.00ksw.org

        其实从取保候审之时,他并没有想过要立刻潜逃出国,因为他觉得事情并不大,还有缓和的余地——他并没有意识到夏想已经追查到了他的非法所得的秘密帐户,正在加紧最后的收网!

        但胡均由和杨遥儿却告诉了他真相,他已经危在旦夕了。一旦秘密帐户被公布于世,他帐面上7亿8千万的巨额数字必定会震惊世人,他不但性命难保,就是身为监察厅长的老爸,怕是也会一头栽倒。

        林小远才慌了。

        随后听到叶天南已经替他安排了一切,先在军中躲藏几天,然后等警方的注意力下降的时候,再从容出逃——其实叶天南隐瞒了另外的真相,就是走私船只最近不安全,林小远暂时走不掉。

        林小远信以为真,服从了安排,还听了杨遥儿的话,不打电话给林华建,防止被窃听。

        想到下一步倒卖石油的大计就此落空,或许也不是落空,而是他不能再参预其中,他就满腔怒火,恨不得亲手将夏想杀死,不管是掐死还是砸死,反正让夏想死得越惨越好。

        夏想简直就是他的命中克星,怎么就盯死了他?

        好不容易提心吊胆地熬到了今天,消息传来,可以出海,陈法全也给面子,亲自护送他出市。谁知在军区门口就出事了……谁胆大包天敢在军区门口直接撞上了副司令员的车,活够了不是?

        但偏偏副司令员也压不住对方,接连出现了两名少将,生生压了陈法全一头,甚至其中一人还踢了车。当时林小远只觉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里,万一对方一发疯,伸手拉开车门,他就全完了!

        当时形势最紧急之时,林小远差点吓得喘不过气来!

        不料最后大闹一场,竟然悄然收场了。收场了还不说,他又得以换了一辆车,又重新上路,又从对方的眼皮底下逃过一难!

        真是一场令人永生难忘的经历,给人的感觉就是生死两重天。

        只是……林小远劫后重生的喜悦还没有持续多久,就被一股巨大的惯性甩向了前座。当他努力从震惊之中清醒过来,用力克服惯性在车内坐直了身子,车门就被打开了,一张三分戏谑四分认真五分真切的笑脸就映入眼帘。

        就和童年时玩躲猫猫游戏一样,夏想的表情很生动很形象很邪恶——抓住你了——还有那么一点点的得意,但偏偏没有俗不可耐的兴奋和惊喜,仿佛真是在玩躲猫猫游戏而不是抓获重大逃犯一样。

        林小远心中发出一声悠长的悲哀的叹息,夏想就是一个让人痛恨到极点恨不得一枪打死却又让人有点欣赏的家伙,他永远是一副从容自若的神态,仿佛一切都很重要但又并不是认真到必须解决的模样,真恨不得让人朝他脸上打上一拳!

        只可惜,林小远知道,这一拳头,他恐怕永远没有机会打出了。

        不过还未必他一定就无法翻身了,还有不少人会保他,林华建自不用说,杨恒易、胡定,包括叶天南,一名公安厅长、一名常务副省长再加一名省委副书记,湘省排名前几的重量级人物一齐开口,莫说夏想,就是郑盛也不得不让步。

        林小远瞬间又恢复了平静,他坦然地下车,努力保持了平衡,还主动伸手要和夏想握手:“夏书记,辛苦了。”

        “不辛苦,为人民服务还能叫苦叫累?”夏想会心地笑了,见林小远倒是也挺能装腔作势,也没落他面子,伸手和他握了一下,“小远,祖国不舍得你,就别出去了。赖总都快回来了,你出去也是瞎折腾,早晚还得回来,又得花国家不少钱。”

        林小远想笑,却没笑出来,脸上再也挂不住假装的笑意了,恶狠狠地说道:“夏想,你别得意得太早了,你要把我们湘省四少赶尽杀绝,小心你不能活着走出湘省。”

        “两万五千里长征我都有决心走完,何况一个湘省?小远,你就放宽心,别胡思乱想了,早点说清问题是正经。”夏想还是一副人畜无害的笑容,却伸手拿出一张纸巾擦了擦手,然后将纸巾扬手扔掉。

        如此蔑视的举动让林小远终于失控了,他暴跳如雷:“夏想,你等着……”狠话还没有说出口,就被警察从背后背了双手,直接铐上,然后也不知是谁不小踩了他一脚,他就膝盖一弯,“扑通”一声跪倒在夏想面前。

        夏想一侧身,笑道:“不用客气,更不用跪我。如果你能跪一跪在事故中死去的无辜百姓,也算是你良心未泯!”

        几名军人本来举着微冲,气势汹汹,看样子随时要和警察火拼,但当他们看到站在眼前一脸冷峻的张晓时,气势立刻大减,手中的微冲就不由自主垂了下去。

        司令员亲临,他们再牛气再自恃有任务在身,也不敢将枪口对准司令员!

        张晓只带了几名警卫,他也不和几名士兵多说,一挥手:“下枪!”

        警卫上前,将几人的枪全部缴下,张晓才又说道:“军事法庭会给你们一个公平的审判!”

        眼前几人都是谁,张晓并不认识,因为几个大兵,没有什么有级别的人物,但他清楚,几人都是陈法全的亲信。

        陈法全和苏治桥联手挤兑他,不是一天两天了。陈法全在苏治桥的支持下,对他的命令阳奉阴违,也是常事。他虽是司令员,但因为在军区跟随者少,就仗着资历比苏治桥深,说话还算管用。

        近来随着苏治桥要高升的风声传出,苏治桥的威望已经压他一头,他在军区的日子就不如从前了,别的不说,就是陈法全以前做一些偷偷摸摸的事情还背着他,不敢太过分,现在几乎就是明目张胆了。

        张晓在夏想和叶天南的矛盾公开之后,就选择了向夏想示好和靠近,固然有许冠华的引荐,也有他自己的考虑在内,因为他知道,如果陈法全继续挑战他的权威,他要和陈法全过招的话,必须在地方上有坚实的后盾,夏想,就成了他的最佳人选。

        因为陈法全和苏治桥在地方上最大的助力是叶天南。

        敌人的敌人是朋友这一真理,在任何时代任何情况下,几乎都能通用。

        今天和许冠华、夏想的会面,让张晓也心中笃定了不少,知道夏想已经触及到了陈法全的核心利益,也该他出手了。随后他和夏想就返回省军区,准备联手逼陈法全交出林小远,不料到了军区门口,夏想却并不进去,提出要在远处暗中观察。

        张晓不解其意,但也听从了夏想的安排,等到撞车事情处理得差不多之时,等林小远从撞坏的车上下来之后,他才恍然大悟,不得不佩服夏想过人的眼光和准确的判断。

        能从纷乱的局势中看出关键的一点,并且做出超出常人的决定,夏想,已经具备了成就大事的基本素质。张晓除了佩服夏想之外,不由又想起许冠华的暗示,不仅是古老对夏想的力挺,还有总书记对夏想的期待,甚至还有家族势力对夏想的支持,再联想到夏想现在的年龄和级别,他更是怦然心惊,难道说在各方力量着力培养之下,夏想最终要成为一代……不敢再想了,张晓就知道,如果他现在及时站队,及时向夏想靠拢的话,等到夏想的时代之时,他在军方的地位和现在比,肯定不能同日而语。

        ……直到顺利拿下林小远之时,张晓算是完成了人生之中一次最为重大的选择。他亲自出面助夏想抓捕林小远,等于是正面打了陈法全的脸,同时,间接地完全站在以叶天南为首的几人组的对立面,从此,只能和夏想并肩前行,再也无路可退。

        湘省的局势,随着林小远的落网,不但省委酝酿着一次重大的洗牌,省军区也开始了新一轮的对峙和较量!

        回去的路上,夏想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接完,他笑着对张晓说道:“冠华说,他约了古玉和夏泊远,一起坐坐。同时,羊城军区副政委杜之安听说冠华在湘省,特意过来和他叙旧,也正好热闹一下。”

        羊城军区是大军区,直管湘省军区,副政委杜之安虽然也是少将,但却主管人事大权。张晓自然知道杜之安,可惜并不认识。现在有许冠华引荐,当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还有夏泊远和他虽是同事,却关系一向一般,有许冠华从中牵线,相信也能走近不少。再有古老的孙女也在,又有夏想居中,一瞬间张晓就觉得眼前花团锦簇,好一场让人惬意的盛会。

        跟紧了夏想的步伐,果然走对了一步,而且还是至关重要的一步。

        林小远直接由陈习明带领的警方带走,士兵则由张晓的警卫处置,只有夏想背着手,迈着悠闲的步子,胜似闲庭信步,就让张晓更加佩服夏想的淡定的姿态。

        其实夏想清楚得很,林小远的落网,正式让湘省局势进入了第二个阶段,另一场更激烈的较量,即将打响。

        但在打响之前,他还有稍微放松的时间,和几名军方高层的会面,也是一次意义重大的多方接触,更长远计,也算是前期预演,为他今后的道路,再次开拓了视野。

        就在夏想、张晓和许冠华几人会面的同时,湘省省委之中,各方力量,已经开始了碰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