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61章 终究错了一步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61章 终究错了一步

    作品:《官神

        在吴老爷子如刀如剑的目光的注视之下,夏想淡然而淡笑,似乎一点也不畏惧吴老爷子纵横官场一生用几十年的官场沉浮所历练而出的威势!

        是让几大常委也退让三分的代表到整个庞大的吴家势力的雷霆一怒!

        其实说实话,夏想拿出百亿巨资当诱饵也好,当高山也好,只不过是虚晃一枪,肯定不会将百亿巨资用在吴家身上,即使是吴老爷子再不肯松口,他也不会刀兵相见。www.00ksw.org

        再怎么着,他也不可能拿着连若菡的钱对吴家下手,就算他在心中用一千个理由安慰自己——连若菡的钱也有他的一半——他也做不到没有道德底线。

        说白了,夏想的为人,还是远远做不到脸厚心黑并且六亲不认的地步,从本质上讲,其实他是一个好孩子,就算努力表现出阴险和邪恶的一面,也有限得很。

        当然,对一些十恶不赦的人,他的阴险和邪恶会更真实更有力度,但对于身边的人,无论如何也下不去狠手,尤其是对他有过帮助并且还有亲情在内的老爷子。

        夏想其实也在想,其实他还是不够老练,手中真有百亿之时才敢在老爷子面前底气十足,有些商人,也许手中只有几亿就敢吹成百亿,而且面对省长和省委书记时也脸不红心不跳,说得煞有介事。早些年,冒牌巨商将省长骗得团团转的事例也屡见不鲜。

        吴才江过了片刻才意识到气氛不对,见吴老爷子看向夏想的眼光大有异常,有愤怒和质问,他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惊问:“怎么了夏想?你哪里惹老爷子不高兴了?”

        “我没惹老爷子不高兴,是你话没说完,三叔。”夏想呵呵一笑,“市场波动很正常,关键要看是正向的波动还是反向的波动。”

        “当然是利好消息了。”吴才江虽然心中疑惑,对老爷子似乎在和夏想生气大为不解,不过还是对市场良好的前景十分兴奋,“我们的股票逆市上涨,有迹象表明,还有上升的空间。另外传出消息,说是国外有投资基金看好吴家的几处产业,有意投资,吴家名下几家上市公司的股票都在稳步上涨……”

        放出风声的是李沁,出手购买吴家名下产业部分股票的是肖佳。

        以肖佳在市场多年的打拼和手腕,吃进部分吴家产业的股票,拉升一下股价,不过是信手拈来。再有李沁从外围释放利好消息,再有意让金融市场看到有巨资的波动,此战,吴家名下产业的市值会增加不少。

        要不吴才江怎会一脸喜色?

        吴老爷子才听出事情的原委,夏想是在替吴家提升产业,脸色就又舒缓了,点头冲吴才江说道:“忙你的去。”

        吴才江点头就走,他现在一心扑在产业上,很是用心,对政治事件也差不多不再过多的关心。

        夏想望着吴才江的背景,淡然而悠然地说了一句:“终究是一家人……”明是对吴才江所说,实则还是说给老爷子听。

        许之以利动之以情,虽说手法老套而无新意,但千百年来屡试不爽,吴老爷子一瞬间又恢复了一个普通老人的沧桑和感慨,他一抬胳膊:“扶我起来。”

        夏想忙上前扶老爷子起身,见他气势已经消失不见,脸上全是慈祥和宽厚,心中也是惊奇到底是一世英杰,收放自如,不过他心里很是清楚,老爷子对他刚才先抑后扬的手段,已经是默然接受了。

        扶着老爷子在院子中走动几步,老爷子没再提到刚才的话题,只是指点院中长势良好的花草,说起他养花养草的心得。

        大概说了十几分钟,他才止住了脚步:“夏想,你该回湘江了。”

        是呀,早该回湘江了,但京城风大,乱花渐欲迷人眼,不是不想回,而是有琐事羁绊。

        老爷子话一出口,夏想就知道,虽然老爷子没有亲口答应他什么,但他知道,事情已经有了初步的转机!

        他用百亿巨资的高山和亲情的溪流,成功地迈出了关键的第一步。

        万事开头难,夏想更知道的是,开弓没有回头箭,第一步迈出,第二步必须及时跟上,否则,也可能一脚踩空。

        夏想登机返回湘江,在他登机的一刻,各方力量也同时在背后出手了!

        湘江市委,市长办公室。

        陈习明坐在下首,手中拿着一根香烟,却没有点上,在手中转来转去,稍有焦躁之意。

        “梅市长,情况就是这些,现在事情很棘手。”向梅晓琳汇报完案情进展之后,陈习明忍了忍,又将烟装了起来。

        梅市长虽然对人宽容,但他要尊重女性上司的习惯,特别是梅市长又让人赏心悦目,必须要拿出应有的风度。

        只是风度解决不了实际难题,林小远案件,远比当初预想要麻烦得多。

        黄义住院后,林小远被刑事拘留,追究其故意伤人的罪责。蔡江伟在交待了问题之后,被省纪委提走,进入下一个阶段。

        贾林格被取保候审,他承诺要向受害者家属提供高额赔偿,并且认罪态度良好。

        陈习明也清楚,此次案件的重点落在蔡江伟身上,因为蔡江伟是逼人致命的罪魁祸首,其他人只能算是从犯。

        当然还有一个重点人物是林小远。

        林小远如何处置,陈习明心里暂时没底,他也清楚夏想必定要拿林小远开刀,但究竟想要从林小远的哪个方面下手,他还不太清楚。因为依他推测,如果只以阿信命案的从犯以及故意伤人两项罪名来针对林小远,力度不够。

        命案从犯,顶多罚款了事。故意伤人,要看黄义的伤情严重程度,以及黄义是否追究林小远的责任。

        让陈习明最担心的一幕还是出现了,黄义虽然伤重,但住院后不久就向市局提出意向,原谅林小远的过失,决定不提出刑事诉讼。

        黄义的决定就立刻产生了连锁反应,林华建立刻委托律师出面保释林小远。

        如果让林小远取保候审的话,以林华建在湘省的势力,林小远随时就可以潜逃出国!

        ……没错,林华建虽然和夏想同机抵京,但第二天就又返回了湘江,并且还获得了中纪委的正式批准。

        陈习明暂时顶住了压力,没有同意放人,但随后,另一波更大的压力又不期而至——古建轩亲自出面,要求尽可能将林小远案件处理得更符合各方利益——陈习明就难做了,古书记没有明确指出要让林小远保释,但实际上却是一样的意思。

        古建轩是他的顶头上司,又是省委常委,他不可能不顾虑三分,不可能不对古书记的指示做出回应。

        陈习明并不清楚古书记怎么会亲自出面说情,没听说他和林华建有多深的交情?陈习明当然不知道林华建在京城请动了一位老首长,恰恰这位老首长当年对古建轩有提携之恩,一个电话打来,古建轩必须给几分薄面。

        内幕如何,不必多问,陈习明只是知道,如果没有人替他化解来自古建轩的正面压力,他就必须放人。而且根据线索得知,林小远也做好了随时潜逃出国的准备!

        只要放人,必定外逃,他如何向夏书记交差?

        就只能请梅市长发话了,也只有梅市长和古书记交涉,才能缓解正面的强大压力,虽然陈习明也清楚,让梅市长出面驳了古书记的面子,古书记嘴上不说,必然也会迁怒于他,但他也没有办法,因为他要紧紧跟随的是夏书记的步伐。

        只是……夏书记怎么还不回来?

        陈习明却不知道,梅晓琳也面临着巨大的压力!

        梅晓琳的压力直接来自京城!

        也是一位多年认识的老朋友打来电话,不是居高临下的施压,而是请她看在多年朋友的面子上,高抬贵手,放林小远一马。不是什么大事,不必闹得很不开心,而且林华建也不容易,就一个儿子。年轻人,谁还不犯一点小错?

        对方的话说得很委婉,也很入情入理,又不惜以长辈之尊拉下面子,说出了求情的口气,让梅晓琳真不好拒绝。

        国人重人情,人情世故,谁也免不了,又抹不开。梅晓琳的性子就是吃软不吃硬,如果有正面压力,她不怕,但就怕迂回和温言软语的相求,她为难了。

        但想起在市委大院门口对阿信父母的承诺,想起白发苍苍的老人痛失爱女的心伤,她又怎么开得了口?再有虽然夏想并未明说,但她也知道夏想是想拿林小远开刀了。

        不过打来电话的老人,实在又是她敬重并且爱戴的老人,她要是不做出一点回应,也说不过去,而且还是世交,以后回京,如何面对老人的不满?

        正当梅晓琳犹豫不决难下决断之时,陈习明的汇报,立刻让她眼前一亮,古建轩的指示精神,正好让她顺水推舟,可以借势抬手了,既不让自己为难,也可以对夏想有所交待了——如果梅晓琳知道夏想的真正用心,她肯定会顶住所有的压力,绝对不放林小远!

        只可惜,阴错阳差之中,终究错了一步!

        ……夏想一落地就听到了两个惊人的消息,林小远被取保候审之后,不知所踪。林华建从京城返回湘江的同时,还和中纪委检察室主任姚金阶同行,而姚金阶直接到省纪委,要求李从东接受问话!

        反击来了,而且才仅仅是第一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