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57章 天大难题,百亿巨资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57章 天大难题,百亿巨资

    作品:《官神

        夏想在京城一共呆了三天。www.00ksw.org

        和陈风、宋朝度见面的当天下午,他和吴才洋见了一面。吴才洋的话就更坐实了他的推测,如果不出意外,就是古秋实补缺进京,叶天南从天南来到地北,主政直隶之地。而曹永国的去向,没有多说。

        至于西省方面,夏想问也没问,不在他关注的目光之内。

        当然,以上只是初步共识,能否最终通过政治局扩大会议,还需要大量的工作要做。

        当天晚上,又和古秋实见了一面。

        古秋实比吴才洋谨慎多了,他也承认了总书记亲自和他谈过话,也没有隐瞒团系正在发动最大的力量,要推动他进入政治局的内情,同时,他还含蓄地鼓励夏想继续照既定的目标走下去,不要顾忌太多,有时候一往无前才能走得最远。

        不过古秋实也透露出一个让夏想担忧的内幕消息,委员长和另外几名巨头,反对曹永国担任黑辽省委书记!

        有反对的声音再正常不过,没有一个任命可以获得所有人的认可,据古秋实说,总理的态度倒是坚定,不肯让步,总书记也是原则上同意,但最大的一方家族势力没有表态,暂时立场不明。

        也就是说,吴家的态度是关键。

        夏想不是圣人,对于岳父能有机会向前迈进一步,自然会不遗余力地周旋,会动用他最大的关系网为岳父铺路搭桥。

        以古秋实和他的关系,夏想也是乐见古秋实进入政治局,虽说古秋实不会如陈风和宋朝度一样,和他关系密切到无间的地步,但总好过一个对手进入政治局。不过古秋实却对前景持非常谨慎的态度,甚至不太乐观,因为阻力不是一般的大。

        国内政治生活中,有几十年没有递补政治局委员的先例了,在总书记任上开此先例,必然会有无数人不理解,甚至还有一些还活跃在台后的老领导老同志也会出声反对,老同志们的意见汇聚在一起,也是一股非常强大的力量。

        夏想也知道,总书记也将面临一场艰苦卓绝的政治斗争,压力不是一般的大。

        而他也是如此。

        他不但要力保让岳父如愿以偿当上省委书记,还要让叶天南出人意料地败走,不能让一个阴谋家担任燕省省长,既非燕省人民之福,也非国家之幸,更不是他本人所不愿意见到的结果。

        但以他现阶段的身份和影响,以他才是副省级干部的地位,想要左右国家大事,说是自不量力还是好听的,说是痴心妄想也不为过。

        但夏想就是夏想,并非知其不可为而为之,而是在他人畜无害的外表之下,在他看似和各方力量关系都不紧密甚至站队都没有明确的真相之下,他有着多么惊人的关系网,有着更深更隐蔽的不为人所知的庞大的力量!

        这一次,夏想是真正下了狠心,有三件事情是眼下迫在眉睫需要解决的天大难题。

        其一,动员力量在古秋实进入政治局的道路之上,为他扫清几个障碍,作为送给未来的隔代接班人的一份厚礼。

        夏想清楚的一点是,他和古秋实之间关系再密切,目前也只是流于表面,因为二人之间还没有过利害冲突,所以关系并不牢靠。在古秋实最关键的一步升迁时,不遗余力为他助力,雪中送炭的情谊,必定让古秋实铭记在心。

        其二,说服吴家支持曹永国担任省委书记。

        四家之中,夏想最有把握说服的是梅家,其次邱家,即使是最现实的付家,他也有足够的利益用来打动付先锋,偏偏是和他关系最为密切的吴家,不好开口。

        不仅仅因为他和吴家的关系过于复杂,关键还是,曹永国又是他岳父,别说吴才洋心中别扭,对曹永国可能会有偏见和敌意,就连吴老爷子也可能不会喜欢曹永国。

        虽然老爷子从未在他面前表露过什么,但夏想是何许人也,早就察觉到了吴老爷子对曹永国的不喜。

        有时不欣赏一个人没有理由,就是从第一眼起就看对方不顺眼,不管怎么努力都很难改变。

        还有一点也让夏想头疼,曹永国是总理的提名,而现今总理又是家族势力最不欣赏的人物,因此真要实话实说的话,于公于私,曹永国想要获得吴家的支持,几乎没有可能。

        夏想不愿意过多猜测总理的用意,更不想向不好的方面去引申,但有时又难免会想,总理始终将岳父拉在身边,又主动提名岳父担任黑辽省委书记,是真心帮助岳父,还是将岳父当成了一枚棋子?

        或者说,是用来探路并且可以随时牺牲的马前卒?

        但愿是他多想了,是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其三,夏想决心要不惜一切代价阻止叶天南担任燕省省长。

        不仅是因为叶天南主政燕省之后,肯定会打压他在燕省精心培植的势力,而且就他所了解的叶天南的为人,以及他在湘省的所作所为,绝无资格担任省长,更无资格担任直隶之地的省长。

        不管总理是基于什么考虑,或是看重了叶天南哪一方面的优点,但在夏想眼中,叶天南担任了省长,是大不幸,是政治制度的耻辱,他不能眼睁睁看着叶天南潇洒一转身,留下湘省一堆无人承担责任的烂摊子,又昂首阔步地来燕省继续为所欲为。

        甚至可以预见的是,叶天南要来燕省上任,叶地北也会跟随,说不定还会在燕省重组一个燕省四少出来,继续在燕省大肆敛财,而且因为叶天南担任了省长,权力大涨,叶地北也会胃口大开,不一定会将燕省闹成什么样的乌烟瘴气。

        燕省是夏想的家乡,夏想绝不允许叶天南来燕省利用职权,搜刮燕省人民的血汗钱。

        其实三件事情如果再细分的话,可以说是四件,因为叶天南的事情,和将湘省四少各个击破的事情,是同一件。叶天南如果转身离开湘省,叶地北也随即离开的话,夏想想利用林小远为突破口,撬开湘省四少的利益同盟的计划就落空了。

        但不管是三件事件还是四件,却是件件惊心动魄,事事难如登天,以夏想一个在国内政坛之上还排不上号的副省级的省纪委书记——连省长都还不是,遑论省委书记了,省委书记就有了部分左右国家局势的影响力——想要左右一个政治局委员的递补,一个省委书记的升迁,一名省长的前途,是天方夜谭,还是异想天开?

        或许都是,或许都不是,但夏想心中却有一个声音在呐喊,多少年了,从他步入官场以来,他从来还没有自己将自己逼到绝境之时,那么就从此刻起,让他站在悬崖边上,置于死地而后生!

        奋力一搏,夏想倒要看看,如果他将所有的力量都动用到极致,如果他所有的手段都无所不用其极,阴谋阳谋,明手暗手,全部用上,能不能成功地撬开庞大的力量的一丝缝隙,让他有机可乘?

        就连宋朝度和陈风也不知道,夏想是下了多大的决心。如果他们知道的话,就不仅仅是震惊了……第三天一早,夏想先和肖佳见了一面——既然他要动用全部的力量,肖佳在京城多年,人脉也很深厚,而且她的庞大的财力,也让她在某些领域有分量很重的发言权。

        在和肖佳交谈了一个多小时之后,肖佳完全领会了夏想的意思,也几乎没有丝毫犹豫就答应了夏想的要求。

        肖佳甚至还扭动了几下腰肢——最为妩媚的肖佳现在女儿渐大,她的心思放宽,身材微显丰腴,其娇好曼妙,更胜以前——羞涩而含蓄地一笑,仿佛回到了初次相识之时:“从那个晚上我把自己给了你的时候我就想,不管你以后是不是嫌弃我,我就都会跟你一辈子,我的人我的所有的一切,都是你一个人的。”

        夏想将肖佳揽在怀中:“你是天下贤惠女人的楷模。”

        肖佳笑得前仰后合:“我是天下小三的楷模。”

        ……随后,夏想一路奔驰来到了天泽——连若菡也在天泽,因为最近金融市场有异动,她必须亲自前来处理。

        正好夏想最大的经济班底都在,连若菡、曹殊黧和李沁,三位绝色美女一见夏想都喜笑颜开。

        不过夏想却保持了足够的冷静,他可是清楚,连若菡和曹殊黧对他的笑,是爱意,而李沁对他的笑,则是期待了。

        夏想当然知道李沁的期待是什么,手握巨资,却只能锦衣夜行,以李沁的性格,能耐得住寂寞才怪。

        所以夏想也不和三个美女说笑,而是一脸严肃地说道:“我有一个计划,需要动用部分资金。”

        “要多少……”曹殊黧的疑问很随性。

        “要多少?”连若菡的疑问很随意。

        “要多少?!”李沁的疑问很兴奋,兴奋之中,战意高涨。

        “也不多,100亿足够了。”夏想呵呵一笑,三个女人对他的态度,各不相同,也符合各自的性格。

        “才100亿……”李沁摇头,“还以为你有多大的手笔,还是不够惊心动魄。”

        “你要惊心动魄,你要惊天动地,好,李沁,有魄力,马上收拾东西,跟我去湘江!”夏想斩钉截铁地说道,“我要的是100亿美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