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56章 一步惊心动魄的妙棋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56章 一步惊心动魄的妙棋

    作品:《官神

        倒不是说宋朝度和陈风不如夏想高瞻远瞩,不如夏想目光长远,而是两人当局者迷,还有一点就是,夏想和总理、老古接触,再和吴老爷子、古秋实会谈之后,就让心中的脉络越来越清晰了。www.00ksw.org

        或者说,他基本上摸到了总书记的思路。

        再有总理隐隐透露出的一丝风声,说是让曹永国去东北之地,一个燕省省委书记之位,再加一个政治局委员的空缺,成功地盘活了国内政局之上的一个棋局,让无数人闻风而动。

        整个布局已经呼之欲出。

        不管是总书记的授意,还是总书记和总理已经私下达成了共识,综合一系列的事件,所有正常或异常的事态都经夏想分析之后,政治局委员的空缺人选,就几乎可以肯定是谁了。

        不管是谁放出的风声,宋朝度和陈风此来京城,是白忙一场了。

        从传统意义上讲,宋朝度算是总理一系的人,而陈风是总书记的人马,不同阵营的人同时被传言提名,证明了政治斗争的复杂性和多变性。

        夏想面对宋朝度和陈风的震惊,在他以前需要高山仰止的两位老领导面前,第一次感觉自己真的成熟了,至少在政治局委员的人选分析上,他走在了宋朝度和陈风的前面。

        “陈书记、宋书记,我只是根据我的推测得出的结论,万一不对,你们可不要批评我。”夏想不是耍赖,也不是留后路,而是要缓和气氛。

        果然,陈风和宋朝度对视一眼,都笑了,意识到刚才过于紧张了。也是,就算他们高居省委书记之位,但在事关切身利益的重大抉择面前,也难免关心则乱。

        政治局委员……巨大的权力诱惑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谁不想伸手去抢?

        夏想见气氛大为缓和,也就以轻松的口气,淡定而从容地吐出了一个名字:“古秋实!”

        话音刚落,宋朝度和陈风双双脸色一变。

        是呀,不是古秋实又是何人?虽然古秋实论资历、论年龄、论在省部级岗位上的时间,都不如宋朝度和陈风,但问题是,他是隔代接班人,是总书记最器重的团系干将,有如此大好的递补进政治局的机遇,总书记不力挺古秋实,难道会拱手让人?

        夏想真是一语中的,顿时让宋朝度和陈风的梦想为之破灭。

        陈风心有不甘:“也未必总书记一言裁决,夏想,你肯定古秋实就能通过总理的认可和委员长的点头?”

        九巨头中,总书记自然发言权最大,按照排名,第二则是委员长,第三是总理,其他巨头的态度暂且不论,至少要前三号人都点头了,才能进入下一轮。

        总书记自不用说,肯定是力挺古秋实,委员长的态度夏想不敢猜度,但总理必定会支持古秋实,因为总理另有谋算。

        三大势力之中,团系和平民两大势力同意了,事情就成了一半。虽然还没有和吴才洋见面,不清楚家族势力的立场,但昨天吴老爷子和古秋实相谈甚欢,就让夏明更坚定了他的想法。

        其实从初来京城的一刻,夏想就已经有了大概眉目,但总理和曹永国的意外出现,打乱了他的思路,等到了吴家,见到古秋实之时,他将思路重新理顺之后,又回到了最初的设想。

        不是说夏想比宋朝度和陈风都聪明一步,而是他比两人接触了更多的势力。

        因为谁也没有如夏想一样得天独厚的便利条件,他始终是几方力量的交汇点。

        夏想完全可以理解陈风的失落和不甘,但现实就是现实,不容逃避,必须正视,他也想是陈风和宋朝度二人之一,问题是,以眼下的形势判断,二人已经出局了。

        夏想还没有来得及回答陈风,宋朝度已经从震惊之中恢复过来,他淡然地笑了,脸上的平和让夏想暗暗佩服。

        “陈书记,刚才我想了一下,认同夏想的推断。和古秋实相比,我们的光环还是少了一些。”又摇了摇头,宋朝度地赞赏地看了夏想一眼,“夏想不简单,能抢在我和陈书记前面推论出结果,你比以前成熟多了,也让我可以真正放心了。”

        宋朝度拿得起放得下的胸怀,还是比陈风更开阔一些。不过夏想也并没有因此而轻视陈风,能进政治局是每个省委书记的最高愿望,官场中人,每一步都要付出无比的艰辛,都难免在面临重大转折面前,患得患失。

        陈风也缓和了下来,他也不是看不开之人,多年的官场经历也让他明白,能抓住的机会固然好,但有些机会即使摆在你的面前,也可能不属于你,不过他还是有些疑惑之处:“怎么会?总理怎么会同意古秋实?总理更应该让朝度进政治局才符合利益。”

        宋朝度的目光落在夏想沉静的脸庞之上,心中除了震惊,还是震惊。

        在一个政治局委员的递补闹得天下震动之际,在一个燕省省委书记惊动各方云动之时,夏想,不过是一个省纪委书记,还远离了政治中心的京城,一回京城,就能拨云见日,透过现象看出本质,一语中的点破了迷局,确实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就连他,直到和夏想见面以前,他一心认为空缺有可能在他和陈风之中,二选一。

        现在终于如梦方醒,不能说他们被人故布迷阵给迷惑了,也是他们心情过于迫切,而缺少冷静的分析和面对。

        还有一个原因,夏想毕竟也是各方势力的交汇点,更能了解关键人物的倾向,所以夏想的结论不能说就是最终结果,但也**不离十了。

        宋朝度十分欣慰,夏想终有一日会以更成熟更奋进的姿态,昂首迈进省部级的行列。

        但对陈风的问题,宋朝度也是想知道答案,尽管他也认为陈风的问题有点对总理不够尊重,不过实话实说,他心中对总理何尝没有一点怨言?

        只不过埋藏得够深罢了。

        “总理想让叶天南担任燕省省长。”夏想不会对陈风和宋朝度隐瞒关键的环节,说出了实情,“据我推测,总理的思路是,让吴家支持叶天南担任燕省省长,总理支持高晋周扶正。总书记的思路是,古秋实递补进政治局,同时进京,古秋实走后的黑辽省委书记职务,由总理提名的曹永国接任。同时西省空缺出的省长位置,说不定是委员长或是别人的提名了。”

        如果说刚才陈风对夏想提出古秋实的递补还半信半疑的话,那么等夏想说出上述一番话,他顿时倒吸一口凉气,内心的震动无以复加。

        夏想的结论不但符合各方利益最大化的最佳局面,也远比他对局势的把握深入,更比他看得长远,第一次,陈风看向夏想的目光不再是以长辈和领导的身份,而是平视和敬佩。

        不错,还有一丝难言的敬佩。

        如果夏想的结论正确的话,那么此次人事变动之中最大的赢家是总书记,因为拿下了一名政治局委员的名额,意义重大,甚至……甚至有可能两年后关远曲上任之时,就是古秋实坐实政治局常委之日!

        而总理也收获颇丰,一个燕省省长的宝座,一个黑辽省委书记的宝座——虽说曹永国未必是总理的坚定力量,但也正因为曹永国的身份特殊,既是总理的一系,又是夏想的岳父,他的提名才好获得总书记的认可和家族势力的点头。

        而委员长或另外一人,也能借机拨动西省的局势,至少也是一个省长的宝座。

        不得不说,借一个政治局委员的递补,盘活了数个省份的人事,果然是一步惊心动魄的妙棋。

        但问题是,夏想连正部级都不是,怎么就能看得如此准确如此长远?

        陈风想通之后,心中一片黯然,他就知道,他的政治局委员之梦,完全破灭了。但又转念一想,也好,从夏想的嘴中提前得知结果,总比再费尽心机最后一无所获强。

        “也就是说,现在没我们什么事儿了?”陈风一摊手,恢复了他惯常的姿态,笑得很淡然,“明天打包回家,安心了。”

        “别急,陈书记,夏想还有事情要我们帮忙。”还是宋朝度了解夏想,他见夏想将事情交待得十分详细之后,而且还是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想起了夏想在湘省的局面,就立刻意识到了什么。

        陈风一愣,随即也想到了一点,呵呵一笑:“夏想,你想好了?”

        夏想很坚定地点头:“想好了,不后退不后悔。就是只有一点,不知道两位老领导是不是肯帮我?”

        陈风看向了宋朝度:“我倒没什么,和你认识这么多年了,我的脾气你也知道,就是不知道宋书记是不是有什么顾虑?”

        宋朝度难得地哈哈大笑:“陈风,你将我的军可是将错了,也不用激我的将,夏想是我看着成长起来的,我帮他,就和帮我没有两样。”

        陈风也点头大笑:“帮夏想也和帮我自己一样。”

        夏想就很郑重地敬了两人一杯:“感谢两位老领导的信任!”

        三人碰杯,都一饮而尽。

        宋朝度就问:“夏想,你想好办法了?”

        陈风也问:“决定了?”

        “决定了,办法也想好了,就等我在湘省敲锣的时候,两位老领导配合一下,打打鼓就行。”夏想嘿嘿一笑,笑容虽然阳光,但也透露了一丝淡淡的阴谋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