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51章 好人难为,坏人也不好当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51章 好人难为,坏人也不好当

    作品:《官神

        林小远虽然有个监察厅长的爹,在现在的拼爹时代,确实有天生的优势,但黄义也不白给,上头没人能30出头就担任湘省国油化的副总?

        虽然单纯按拼爹来说,黄义比不过林小远。www.00ksw.org但据说黄义有一个说话还很管用的爷爷,可以用他爷爷压林小远的爹一头。

        不管是拼爷还是拼爹,问题在于,林小远再嚣张,也不该将黄义的眼睛打瞎,而且还是在公安局内,众目睽睽之下,就算他爹是长江是省长,也没法收场了。

        而且林小远本来就身上有事,如果被人抖出来的话,怕是别想走出公安局了……蔡江伟谈不上对林小远的事情一清二楚,但真要说实话的话,他也知道林小远屁股上有一些怎么也擦不干净的屎,先不说林小远当时还想给阿通下药,也想**阿通,就说他以前也在女人身上犯过事,林华建这一次回来,不就是为了将林小远的屁股最后擦干净?

        当然蔡江伟更清楚,他胆敢将林小远的事情抖出来的话,估计连命都保不住了,方方面面的人都会想法让他死,还怎么可能有活路……本来他做出的最坏打算是丢官保命,只要他不乱说乱咬,逼奸致命也算不上过失杀人,顶多免了官,赔点钱了事,出去后,他还一样逍遥自在。

        但却万万没有想到,林小远怎么就发狂打瞎了黄义的眼睛,用一句话来说还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至于黄义眼瞎之后,下半辈子的生活怎么办,肯定不在蔡江伟的考虑之中,他是公安局长,看待问题的角度与常人自然不同,因为黄义一瞎,事情就失控了。

        黄义自然知道林小远的老底,没撕破脸之前,你好我好大家好,现在不止脸撕了,眼都瞎了,自然就是狗咬狗一嘴毛了,而且说不定什么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都能抖落出来。

        黄义咬林小远,表面上看没有蔡江伟什么事,似乎对他还有利,但蔡江伟毕竟是一头狐狸,还是一头官场老狐狸,他明白得很,两条狗是朋友,是因为没有骨头,只要有一根骨头,就反目成仇了。人也一样,好的时候是哥俩好,恼的时候就是你一拳我一脚,恨不得人头打出狗脑袋。

        黄义一抖出林小远的事情,林小远就别想走出公安局的大门了,他爹是厅长也不管用了。但林小远不会坐等别人乱咬,他为了减轻罪责,也会把黄义的老底揭穿,再疯狂之下,贾林格的糗事,在场所有人的阴暗面,说不定都会曝光。

        蔡江伟差不多要暴走了,有些事情不能公开,一公开,是人命关事的事情,事情就会越闹越大,最后弄不好进来的几个人,就会绑在一起死在一起。

        就象一群溺水的一样,要是抱在一起的话,会越抱越紧,最后谁也别想活命!

        蔡江伟丢官可以,受处分也行,但不想被人抱着下沉,沉到深不见底的深渊,他一下跳了起来,大喊一声:“我要见陈局长!我有话要说!”

        ……湘江市公安局不少干警,都一致认为,今天的市局,是有史以来最纷乱的一天——这个说法得到了市局看门老头老王的认可,老王在市局看门将近30年,对市局的历史比谁都记得清楚。

        纷乱的开始,并没有特别的征兆,如果非要把突如其来的雷雨当成纷乱的原因的话,肯定有失偏颇,但又不得不说,雷雨大作之下,人的心理行为有时确实容易失控。

        林小远其实一开始还好,并没有失控,镇静自若,悠闲地坐在办公室内,喝茶看报看电视,一点也没有将眼下的扣留当成一回事了,反正时间一到,就得放他走人,还能拿他怎么着?

        林小远的待遇也不错,为他安排的房间是会客室,真皮沙发,安静环境,茶水、报纸、电视,一应俱全,不象扣留,倒象作客,他也就为陈习明给他面子,心里满意十分。

        省监察厅厅长的公子,湘江市,不,整个湘省,谁敢不给面子?夏想再是纪委一把手,也是外地人,就是一条龙,来了湘江也得盘着,别想龙腾虎跃,折腾起大风大浪。

        就是郑盛是省委一把手,来到湘江几年了,湘省的格局还不是和以前一样,没多大变动?夏想一个省纪委书记就想改变现状?蚍蜉撼树自不量力!

        林小远想到得意之处,还嘴角露出玩味的笑容,嘲弄地摇了摇头,将报纸翻得哗哗直响,用来显示他的存在感和无所谓,就是要让旁边的警察心里有数,他虽然坐在公安局,但他不是犯人,他是贵宾。

        旁边的警察面无表情,并不理会林小远夸张的动作和做作的姿态,只是一丝不苟地执行任务,偶而将目光投向窗外,看到外面的雷雨,眼角才会浮现一丝笑意,也不知道他在雷雨中遗失了什么美好的回忆。

        林小远看完了五份报纸,喝完了三杯茶水,又看了半个小时的超男快女,实在是无聊之极,就站了起来活动了活动腰身,心想还不如现在就放了他,来局里走一圈,陈习明任务完成了,夏想面子也有了,他也为阿信之死付出代价了,大家各得其所,皆大欢喜,不就了事了?

        这么想着,他就走到了门口,往走廊里一看,正好看到黄义快步如飞地过来,林小远还纳闷,不是分别对待不让见面吗,怎么黄义能自由活动了?

        黄义却是一身雨水,急急走了进来,上来就说:“不好了,小远,贾林格把我们都出卖了,他供出了你车上有白粉,还说你当时也想**阿通,还给阿通灌了药,还把你以前的事情也抖出来了……我刚才在外面亲眼见到贾林格指证了你的车,你车的后备厢也被打开了。”

        林小远只觉得脑子“轰”的一声,怎么会?他最不放心的人是黄义,认为几个人当中,只有黄义最有可能出卖他,因为黄义为人最现实最势利,没想到竟然是贾林格!

        又一想,别不是黄义来套他的话,要不,怎么不是别人来通知他,偏偏是黄义?别人都不能自由活动,就黄义特殊?林小远虽然和黄义交情,下一步可能还和黄义合作,但因为杨遥儿的缘故,他对黄义有天然的敌意。

        黄义也是出于好心,他和一名队长熟悉,被带了出去看了一下现场,了解了一些简单情况,又得到了内部消息,急忙前来通知林小远,不想林小远一脸疑惑,明显是怀疑他的用心,他就恼了:“小远,别把我的好心当了驴肝肺,我可是来和你通个气,让你做好心理准备。”

        林小远眼睛一转,想到了什么,冷笑一声:“我的车里有什么东西,贾林格怎么会知道?我又没有告诉他。一帮人中,就你一个人知道。”

        黄义一愣:“小远,你什么意思?怀疑我告密?我还没有那么低贱!”

        “那可不一定……”林小远拉长了声调,“贾林格和我没那么熟,我以前的事情,他哪里知根知底?不过我倒是听说,他和你熟得很。”

        黄义大怒:“小远,你的意思是我说告诉了贾林格,贾林格才卖了你?你胡说八道!”

        “别在我面前演戏了,姓黄的,不是你还能有谁?要不怎么不是蔡局来通知我,也不是别人,偏偏就是你。一帮人中,就你事情最轻,你巴不得把我们全卖了。”

        黄义怒不可遏了,伸手一推林小远:“狗咬吕洞宾……”

        林小远怒火高涨,越看越觉得黄义可恶,挥拳就打:“伪君子,绿帽子,小人!”

        黄义也被骂急眼了,跳了起来还手,一个回合过后,黄义不是林小远的对手,被推倒在地,无巧不巧,眼睛撞在桌角上,顿时血流如注。

        事情,朝着失控的方向发展了,而且比预想中更猛烈更扩大,事后夏想也摇头无奈一笑,发出了喟叹,好人难为,坏人也不好当。

        坏人是否好当,当然不用非要下一个定论出来,不过对于叶天南来说,他从来不会去定义好人和坏人的概念,因为在他眼中,追名逐利是人类的天性,只要目的达到了,手段和过程并不重要。

        当然,一些原则还是要坚守的,基本的底线要有,除此之外,就是看谁的本事高低了。

        对于夏想兴师动众将蔡江伟、林小远几人抓进市公安局的行为,他很是愤恨,因为事情闹得满城风雨不说,还在网络上也传得到处都是,迫使他不得不当机立断做出决定,将蔡江伟当成弃子!

        蔡江伟在他的体系之中,虽然并不是举足轻重的人物,但总是一方公安局长,丢掉了当然可惜。

        可惜也没有办法,总要有人顶罪才行,否则人命关天,不可能随便就结案。牺牲了蔡江伟,保下了林小远也算划算了。

        反正夏想的目的也达到了,他威风了,郑盛得了便宜了,可以再安插自己人担任怀阳公安局长了,政治斗争不就是把你的人踢开让我的人顶上吗?

        一个蔡江伟不算什么,以后总能再找回来一局。

        叶天南本来正在用心爱了紫砂壶泡茶,当他听到林小远因为故意伤人被市局正式刑事拘留时,一失手就打碎了紫砂壶,震惊当场,心中蓦然升腾起强烈的不祥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