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50章 简单事情复杂化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50章 简单事情复杂化

    作品:《官神

        说来也巧,夏想本是和连若菡同机回京,没想到登机之后才发现,林华建也是同一航班。www.00ksw.org

        在林小远的事情还没有完结之时,林华建就不得不回京,也是迫于无奈。夏想虽然没有当面要求他必须回京继续培训,但纪委内部现在暂时没有他的位置,许多人见到他,都明是问好,暗是好奇他怎么就回来了,让林华建左右不是。

        再加上叶天南认为林华建还是回京为好,留在湘江无用,反而更碍了夏想的眼。林小远也没有犯事,市局顶多扣留24小时就会放人。

        林华建权衡之下,还是及时返京了,省得落夏想口实。不过想到儿子被抓,他却不能留下周旋,也让他大感挫败。身为堂堂的省纪委副书记、省监察厅长,在湘江却连自己儿子都保不住,也太丢人了。

        但官场上的事情,本来就是如此,夏想虽然可恶,但事事在理,让他有苦难言。

        要是平常,能和上级同乘一个航班,是绝好的拉近关系联络感情的大好机遇,但对林华建来说,却觉得度日如年、如坐针毡,只和夏想打了一个招呼之后,他就将头扭到一边,闭目养神了。对夏想和连若菡坐在一起,有说有笑,更让他感觉不是滋味,暗骂夏想道貌岸然,假装正义。

        夏想自是不会理会林华建的腹诽,他做事情问心无愧,才不计较别人的短长。本来还担心雷雨天气会导致航班延误,没想到按时起飞了。

        此次进京,并非刻意离开湘江,以显示他和接下来的事情无关,而是有几件事情迫使他必须立刻进京,和吴老爷子面谈,和吴才洋也要见上一面。

        宋朝度和陈风能不能递补为政治局委员是一方面,岳父能否借范睿恒退下的东风,顺势再向前迈上一步,成为真正的封疆大吏,才是最重要的一方面。

        当然,还有其他杂七杂八的事情,也必须进京,而且据说此次有望和总书记见面,那么说来也算是朝天子了?

        京城之地,毕竟是天下官员无时无刻不得不关注的中枢,一有风吹草动就事关自家前程,谁不经心?因此夏想此次进京,不出意外,不但能和宋朝度、陈风见面,也有可能和古秋实深谈。

        天下大势,就如天上白云,变幻不定,但白云悠悠,总是顺风而行。因此,提前知道风向对每一个官场中人来说,是立于不败之地的关键。

        和夏想的忧心思虑不同的是,连若菡喜笑连连,十分开心。她印象中还没有和夏想同乘一机的时候,来湘江的日子里,是她近年来最快乐的时光。当然,也不是说以前不快乐,而是不如现在来得惬意。

        卫辛飞回燕市了,说是家中突然有点急事,就不和连若菡一起回京了——连若菡信以为真,夏想却知道,卫辛是故意给他和连若菡留出了空间。

        卫辛的心思太细腻了,即便是替人着想,也会做到暗处,她以为夏想不知道,却不知道夏想知道。

        夏想却没有多说什么,卫辛有自己的世界,就算他的话,她也未必能听进多少。

        望着空中如海如山的云,夏想的心思起伏,京城的天空是否晴朗还在未知之中,而湘江,应该已经打雷下雨了,也不知道谁的衣服忘了收,肯定被淋湿了。

        夏想一登机就关了手机,自然不清楚湘江发生的是是非非,但不管雷雨多大,风雨多猛,他始终是坐在云端淡笑自若的一人。

        湘江的雷雨确实不小。

        死者阿信的家属从郊县纠集了30多人的队伍,拉起了条幅,堵住了市委的大门,还堵住了市委门前的湘江大街,造成了大范围交通堵塞。

        市委书记古建轩很恼火,勒令市公安局疏导交通,解决麻烦,处理问题,他正准备向市局施压时,却接到了一个神秘而及时的电话。接完电话之后,古建轩就适当地沉默了,还非常明智地做了一个决定——置身事外,然后他就借口有事,悄然离开了市委,去向不明。

        梅晓琳亲自出面安抚死者家属,保证将会依法办案,不管涉及到谁,肯定会一查到底。

        死者阿信的母亲,白发苍苍,几近晕厥,拉着梅晓琳的手,泣不成声:“梅市长,你可一定要为我做主呀。我家闺女长得可俊了,人又要强,从小学习就好。本来指望她大学毕业后留在市里,找个好工作,嫁个好人家,没想到,却让人给糟塌了,天啊……”

        阿信的父亲“扑通”一声跪在梅晓琳面前:“梅市长,我听说有怀阳市公安局长,我是农民,什么都不懂,就问你一句,你是湘江市长,能管住了怀阳市公安局长不?”

        梅晓琳打小生长在世家,很少接触底层百姓的悲欢,在安县的时候,她也没有太用心工作,对百姓的疾苦了解不够深入,别看她来湘江时日不短了,今天的事情,还是第一次遇到。

        身为女人,为阿信之死也有感同身受的切肤之痛,她眼含泪花,伸手拉起两位老人,郑重其事地说道:“老人家,不管他是哪里的局长,只要他在湘江犯法,在没有接受法律的严惩之前,他别想离开湘江一步!”

        人群之中,掌声雷动。

        在百姓的掌声之中,在网络之上民意如潮之下,湘江市公安局,开始了第一波有步骤有条理而且准备充分地审问。

        当然,不为人所知的是,在审问之前,该做的所有工作都已经做好做隐蔽并且做得天衣无缝。

        审讯工作,是分开分批进行的,实际上,在关键的几人中,蔡江伟、林小远、黄义和贾林格,分别关在不同的地方,待遇也不尽相同。

        蔡江伟待遇最高,在局长办公室就坐,有茶水有香烟,还有人陪伴,可以随便打电话,可以随时看电视,只有一点,人身不自由。

        蔡江伟一开始还非常嚣张,不停地对外打电话。先是打给怀阳市委,在连找几个领导都找不到之后,他的嚣张和傲慢就变成了担忧和冷汗,大概猜到了什么。

        不过仍不甘心,就又打电话给省委,结果依然是开会的开会,不方便接听的不方便接听,总之理由千万种,结果都一样,他想找的人,一个都找不到!

        都是官场老人了,蔡江伟再不知道在关键时刻上级和下级都避而不见的严重后果,他就是傻瓜了。他当然不是傻瓜,尽管他色胆包天的时候跟傻瓜没有区别,但他从来都认为他有很高的政治智慧……只可惜,智慧也有失效的时候。

        蔡江伟颓然坐在椅子上,双手抱头,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一个初来湘省的夏想就让那么多人感到畏惧,才多大一点的屁事,不就死了一个屁民,怎么都不伸手拉他一把?当初在酒桌上信誓旦旦的同盟哪里去了?他几十万几百万送出的礼都他妈的喂了狗了?

        蔡江伟正沮丧、懊恼和不知所措时,陈习明的秘书从外面急急进来,对一直看守他的警察说道:“林小远承认迷药是蔡局长自己带来的,还说蔡局长的车上有白粉……”

        话说一半,似乎才意识到蔡江伟在一旁,忙压低了声音,将警察拉到一边,小声交待了几句。

        蔡江伟是老公安了,虽然一瞬间也意识到可能是故意诱他上钩,因为他以前也经常用这种手法诱供犯人,但真正涉及到自身利益时,他还是难免恼火,心中大骂林小远真是混蛋,明明自己的车上有毒品,还咬他一口,都说官一代是王八官二代是王八蛋,现在看来一点不假。

        蔡江伟只顾骂了,却忘记了他也是官一代,他家中也有一个官二代的儿子。

        又支着耳朵听到几句,没听清什么,只隐约听到“林厅长和夏书记同机飞往了京城”“叶书记刚和古书记通了电话,古书记要求立刻放人……”

        放谁?没听清,但肯定不是他。蔡江伟的心慢慢沉了下去,他知道,一件简单的事情已经复杂化了,比他想象还要复杂一百倍。

        再权衡了一下利弊,林小远是林华建的儿子,林华建要保,叶天南也要保。黄义是杨恒易女儿的男朋友——想到了杨遥儿,蔡江伟还不忘淫笑一下,回味起杨遥儿曼妙的身段——杨恒易肯定要保,那么就剩下他和贾林格没人力保了?

        贾林格肯定落不了好,因为死的人是湘省电信的员工,是他带来陪酒的。但如果几人众口一词咬定是他又下迷药又藏毒品又逼人致死的话,他别说保住局长之位了,怕是不死也要脱层皮了。

        再想多听几句什么时,陈习明的秘书转身走了,只留给他一个意味深长的背影。

        如果说在打电话时,蔡江伟先是希望破灭了,现在有意也好无意也好,听到了几句对话之后,再将几人的来历和后台一经分析,也确实整件事情,他要负的责任最大,那么现在的他,已经接近绝望了……蔡江伟正愁肠百结难下决断之时,忽然就听到走廊之中传来杂乱的脚步声,有一人惊慌的声音响起:“糟了,林小远打瞎了黄义一只眼!”

        我X,蔡江伟一拍大腿站了起来,玩大了,真是没法收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