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49章 要做一次光明正大的坏人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49章 要做一次光明正大的坏人

    作品:《官神

        夏想也明白怀阳市委方面没有表态,怕是正在和叶天南商量什么,因为市委方面一表态,就意味着站队,如果态度不合省委书记之意,说出来的话是没法收回的。www.00ksw.org

        但怀阳市公安局长涉嫌逼人致死,怀阳市委不对公众表态,也必须要给省委一个说法。怀阳市委方面的态度,决定了叶天南一系在针对蔡江伟事件之上的最终立场,是保还是不保……“郑书记……”一号秘书童凡敲门,“怀阳市委来电!”

        夏想一愣,比他预想中快了不少,这么说,叶天南要迈出艰难的第一步了?

        郑盛没有避开夏想,直接说道:“接进来。”

        当着夏想的面,郑盛听取怀阳市委书记李系章代表怀阳市委,对怀阳市委常委、市公安局长蔡江伟逼人致死一事,怀阳市委的态度是,正视蔡江伟同志所犯的错误,支持夏书记的决定,坚决拥护省委的处理意见。

        态度很坚决,口径很一致,就让夏想再次十分佩服叶天南的果断干脆,识时务知进退,遇事之后,冷静果敢,毫不拖泥带水,是个了不起的人物。

        怀阳市委的态度让夏想明白叶天南的思路,丢掉蔡江伟,保护林小远和其他几人,就是说,蔡江伟被无情地抛弃了,叶天南甚至没有采取任何挽救措施。

        是什么原因让叶天南如此决绝,一点也不在意蔡江伟的官职和死活?如果仅仅是为了保下林小远,也用不着让怀阳市委迫切表态,完全可以让怀阳市委晚一天向省委表明立场,哪怕非要迫切地现在表态,语气也可以相对缓和许多,而不是现在的毅然决然的态度。

        正因为李系章并不是郑盛一条线上的人,他不必热切地向郑盛请示,所以他及时、明确的坚定表态,反而让夏想多了怀疑,并且由此推断出了背后有叶天南推动的内情。

        夏想百思不得其解,而且从接连发生的几件事情上体会到了叶天南当机立断的一面,更让他对叶天南多了兴趣,同时又多了警惕。

        叶天南真是不好相与,莫非是……夏想蓦然心惊,甚至一瞬间怀疑叶天南看穿了他的意图,才会如此迫切让李系章出面,目的就是牺牲一个蔡江伟,保下一个林小远。

        林小远是湘省四少之一,和叶地北、胡均由、杨遥儿是一条船上的人,一荣俱荣一损皆损。

        万一……仅仅是万一,叶天南堪破了他想要对湘省四少各个击破的心思,说不定就能让他精心设计的妙局一脚落空。

        虽说就算落空也于他个人利益没有什么损失,但如果眼睁睁看着湘省四少在他的眼前,一脸笑意满脸嘲弄地冲他挥手再见,然后远走国外,从此逍遥自在,不为以前所做出的累累罪行承担一点罪责,他于心难安!

        到了现在层次的政治斗争,看得见的地方,人仰马翻的只是小鱼小虾,偶而也会有如毕鹏、蔡江伟一样的龙虾不小心跳上了岸,被当成了一盘菜,但真正的大餐还在大海深处,任凭海面上狂风大作、暴雨倾盆,海底还是平静如常,我自巍然不动。

        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虾兵虾将都纷纷落马的话,最后的大鳄成了光杆司令,也就失去了应有的权威和风光,等于是惨败了。

        夏想等郑盛放下电话后,就已经由刚才的紧张和担忧又恢复了平静,因为他又意识到了另外一点,叶天南丢车保帅的做法,其实并不一定是猜到了他要借机让林小远进得去但走不出市局的图谋,叶天南再聪明,也不可能无所不知,更不可能看透他内心深处隐晦的不为人所知的阴谋。

        不错,夏想宁愿称之为阴谋,因为他就是想要陷害林小远,要做一次光明正大的坏人。

        郑盛接完电话,没有马上说话,而是喝了几口茶,似乎要消化一下刚才的李系章的表演,沉默了大概十几秒,他见夏想的表情有点走神,就笑了一句:“是不是觉得有人太绝情了,毫不犹豫就抛弃了蔡江伟?”

        夏想反倒愣了,虽然他和郑盛现在是合作同盟的关系,但和郑盛之间毕竟还有隔阂,说话的时候,都会尽量避免提及到叶天南的名字,今天是郑书记第一次用“有人”来暗指叶天南。

        “也不难理解。”郑盛不等夏想说话,自问自答,“蔡江伟出事不是一次了,以前就有过类似的事情发生,不过处理得及时,捂得严实,事后也没有追究他的责任……”

        夏想欣慰地笑了,郑盛的解释让他心中的一块石头落了地,也让他明白了叶天南卸磨杀驴的决心之快的原因所在,因为叶天南清楚,在同一件事情上再犯错误的人,是蠢人,不堪大用,不可造就。

        夏想离开郑盛的办公室时,不仅就蔡江伟的命运和省委一把手达成了初步共识,就连顾世奇的下场,也差不多有了一个大概眉目。

        郑盛的决心很大,要拿顾世奇和毕鹏为开局,将晨东市大小官员全部理顺一遍,该撤职的撤职,该查办的查办,要学习楚省的“襄樊之战”,来一次湘省的“晨东会战”,省委坚决支持省纪委的反腐措施,如果办成轰动全国反腐大案,则更好。

        当年楚省的“襄樊之战”成就了时任省委书记的于中音的威名,现今于中音已经是政治局委员,夏想就想,在郑盛的心思之中,未尝没有借机彰显他省委书记清名之意,借一场轰动全国的反腐大案,赢取名声和政绩。

        省委书记的政绩,一是经济,一个反腐。经济方面,可以用务虚代替,文件和数据可以适当地文过饰非。而反腐,要的是实打实的成果,没有倒下几个贪官,没有几个大案要案,也显示不出省委书记的手腕和决心。

        但在郑盛高举反腐的大旗向叶天南开刀之时,夏想并不是急先锋的角色,他有他的不为人所知的考量在内,而且作为湘省反腐的具体执行者,他还承担了一个不可替代的重要的桥梁作用,就是要联系郑盛和付先锋,成为两人讨价还价的中间人和纽带。

        湘省的局势,不知不觉中埋下了无数枚定时炸弹,何时引爆还不得而知,但如果说先前毕鹏被双规,顾世奇因为行贿被直接就地免职,还不足以让人感觉到今年的湘江的夏天,炎热而多变的话,那么市局一举扣留了怀阳市公安局长、林小远等人的举动,就让许多人终于感受到了夏天的焦躁和不安。

        炎热而潮湿的夏季,或许第一场雷雨会在一个不经意的时刻,突然从天而降。

        ……杨恒易十分关注案件的进展,主动打了两个电话到市局过问,得到的答复让他不太满意。陈习明对他阳奉阴违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但此次尤为过分,就让他十分恼火。

        一定要找个机会让陈习明收敛一下,否则他的公安厅长的权威岂非威风扫地?

        不过想要抓住陈习明的马脚也不容易,而且湘江市委方面也和省厅有过矛盾,杨恒易也清楚湘江市委不好惹,弄不好市政府总找省厅的麻烦,别的不说,就是水电和一些批地问题,也能让他跳脚。

        正觉得气不顺时,就又接到了一个让他更加烦闷的电话。

        中组部副部长谢信才来电。

        谢信才和杨恒易私交不错,但私交归私交,他却是吴才洋的亲信。

        谢信才的电话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内容,不过是扯了闲篇,说了闲话,然后又似乎无意中提到了杨遥儿,他还向杨恒易提到了自己的孩子,说是可怜天下父母心,都对孩子爱如至宝。

        最后又很巧妙地提了吴才洋,谢信才说,吴部长只有一个女儿,熟悉吴部长的人都知道,吴部长也和天下所有的父亲一样,对女儿百依百顺。

        绕了一个大圈,最后只是简简单单的四个字——百依百顺——虽然普通,虽然从谢信才嘴中说出,淡然而随意,但却如巨鼓一样敲击在杨恒易的心上。

        杨恒易尽管愤怒,尽管愤愤不平,但又能如何?究竟是吴部长授意,还是谢信才主动替吴部长分忧,以上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如果因为连若菡的原因让他在吴才洋的眼中落了不好,他的前途不能说是一片灰暗,肯定也会遭遇坎坷。

        真晦气,杨恒易骂了一句脏话,也不知是骂谁,还是迁怒于谁,看到窗外的天空不知何时布满了乌云,他的心情就更是烦躁不安了。

        比起杨恒易的烦躁,郑盛的踌躇满志以及叶天南的高深莫测,付先锋却似乎并不关心蔡江伟和林小远被抓一事,甚至没有主动过问,当了一个称职而优秀的闷葫芦。

        然而,更让所有人都不解的是,湘江的雷雨即将来临的前夕,夏想却飞往了京城,进京述职!

        就让不少关注即将引发一系列冲突事件的官场中人十分疑虑,夏书记现在甩手不管,究竟是胸有成竹,还是故弄玄虚,或是干脆要准备大事化小了?

        就在夏想登机的一刻,湘江市公安局做出了出人意料的举动,正式拉开了一次激烈较量的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