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47章 到底要怎样收场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47章 到底要怎样收场

    作品:《官神

        人未到,先下了一个“胡闹”的定论,到底是堂堂的省委副书记,到底是官官相护,到底是湘省四人组密切同盟!

        一个林小远牵涉在内,竟然惊动了湘省的第三号人物,事情,真是越闹越大了。www.00ksw.org

        叶天南现身,夏想就能不再拿大了,起身相迎。

        叶天南一露面,刚刚还凝重如水一样的气氛一下缓和了,不止杨恒易脸色一缓,林华建和蔡江伟都是一脸的如释重负。

        刚才的中组部部长之女的消息给人的压力太大了,让人无法呼吸。现在叶天南的到来,顿时将连若菡的身份带来的威压冲淡了许多,因为所有人的想法都一样,天塌了有高个子顶着,中央来人,自有前面的大官顶上。

        叶天南一来,他就是在场最高级别的官员,不但能减轻杨恒易面临的夏想和连若菡正面的双重压力,还能在级别上压夏想一头,让夏想刚才的轻狂和盛气凌人全部落空!

        叶天南迈着方步进来,他先是威严地扫了一下现场,对周围不绝于耳的问好声,只是微微点头回应,显示出省委第三号人物应有的矜持和傲然,然后他来到夏想面前,不说话,也不点头,就等夏想主动表态。

        叶天南是接到了杨恒易手下的电话,急忙赶来救场的。接到电话时,他迟疑一下,有点不太想露面,但又听到出了人命,而且夏想不依不饶想要抓住事情不放,又涉及到了林小远,林华建也出场了,他就知道,包括杨恒易在内,谁也震不住夏想。

        只有他亲自出马,还能力压夏想一头。

        有时候在政治较量中,要的就是象征意义,今天夏想就算带走了林小远和蔡江伟,也未必最后结果就能如夏想所愿,但如果能在公安厅长的眼皮底下,让市局局长听省纪委书记的吩咐,将监察厅长的儿子和怀阳市公安局长带走,将是夏想一次意义深远的重大胜利!

        首先,林小远和蔡江伟,一个是林华建的儿子,一个是林华建的至交好友,两人当着他的面被夏想拿下,将会重创林华建的声望,让夏想在省纪委的威望大幅提升,甚至会让纪委内部许多摇摆的力量全面倒向夏想,会大大推动夏想在省纪委的收权行动顺利进行。

        其次,当着杨恒易的面将林小远和蔡江伟带走,夏想在省委常委中的声望就会大涨,在常委会的发言权也会加大分量。试想,省公安厅长掌控不了市公安局,会让杨恒易颜面大失,更会让杨恒易在夏想面前留下心理阴影,说不定会永远被夏想压上一头。

        最后,夏想以一人之力,力挑湘省四人之中的两人而不落败,相当于一次和湘省四人的正面过招的大获全胜……叶天南考虑问题比较全面,也想得长远,一瞬间想到了种种严重的后果,就当即决定前来,说什么也要力压夏想一头,挽大厦于将倾。

        叶天南站在夏想面前,一脸似笑非笑的神情,说严肃不严肃,说温和不温和,反正是山高云深、高深莫测,要的就是让人捉摸不透。

        只可惜……他失望了,夏想根本不捉摸他的脸色,也不惧怕他的威压,甚至连起码的敬意都欠奉,就在叶天南心中隐隐有怒意的时候,夏想的手机却恰到好处地响了。

        于是夏想只是冲他微一点头,就算打了招呼,连一句好也没问,就走到窗前接了手机。

        “郑书记……是,人已经不行了,已经放弃了救护。”夏想一边说,一边往楼下望去,阿信已经被盖上了白布,几名警察已经围起了现场,他一边简短一说现场情况,一边坚定表态,“是,一定按郑书记的指示精神办,不管是什么局长什么老总,全部带回审讯!”

        就在夏想转身走向窗户的瞬间,叶天南就有了一丝不祥的预感,等夏想恭敬地说出“郑书记”之时,他的心就沉了下去,甚至还再也忍不住骂了一句脏话,妈的,真是一个天下难寻地上难找的滑头!

        怎么就这么不幸让他遇到了?

        是呀,夏想真是滑头得很,郑盛的电话早不来,晚不来,就他一出面就打来了,摆明就是想等他以副书记的权威压夏想一头时,夏想甚至不给他说话的机会,就抬出了郑盛来压他一头。

        真他妈的憋屈!

        一向注重形象甚至私下也很少骂人的叶天南,今天也实在是保持不了风度了,在心里对夏想破口大骂。

        骂了夏想几句,他无意中一回头——不回头不行,想等夏想来向他问好和低头,夏想却打起了电话没完,倒显得他热脸贴冷屁股了,真丢人——回头是为了找回面子,不至于过于尴尬,不料目光一扫,才注意到房间中还有一个陌生人。

        杨恒易暗中让人通知叶天南的时候,连若菡还没有表露身份,也没有提及她在场,因此叶天南并不知道还有连若菡的存在。

        但和几人不一样的是,叶天南却是认识连若菡!

        怎么吴部长的女儿也在?

        叶天南的眼睛眯了起来,目光在连若菡脸上一闪,就迅速移开了,假装没看见连若菡,因为他心中已经翻江倒海,一个答案在心中呼之欲出。

        尽管也听过一些传闻,他一直不信。也偶而听一些人私下议论一些,但向来隐晦得很,没人敢说得明白。叶天南虽然自认不是十分正统之人,但也不愿意去传播中央领导的家事,到了副省以上,知道祸从口出的道理,更会慎言慎行了。

        或者说,不懂慎言慎行的人,也迈不进副省级的门槛。

        但当他亲眼所见时,还是不免震惊。震惊之余,叶天南一瞬间就做出了一个令人瞠目结舌的决定,也再次展现了他当机立断的一面——不等夏想打完电话,也不和杨恒易等人打招呼,他悄然一背手,旁若无人地走了。

        直让杨恒易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更让林华建目瞪口呆,也让蔡江伟下巴几乎掉了地上,堂堂的省委副书记,来的时候前呼后拥,走的时候冷冷清清,而且进来之后,自始至终没说一句有分量的话,走的时候好象脚底抹油一样……太没形象了,太丢份了。

        而且还有……好象夏书记连一句话都没和叶书记说!

        真是诡异的一幕,就连杨恒易自认在官场浮沉多年,也从未见过如此诧异的场景,叶书记……到底怎么了?不至于夏想接到郑书记的电话,就吓得脚底抹油溜之大吉,也太没形象了,好歹是堂堂的省委三号人物,能让一把手的一个电话吓得这样?以前的叶书记,什么时候在郑书记面前这么窝囊过?

        正当众人猜测不定疑惑不解的时候,夏想已经打完了电话,回过头来,还一脸惊讶地问道:“刚才好象叶书记来了?哎呀,只顾接郑书记的电话了,怠慢了叶书记真是失礼。”

        连若菡抿着笑,心想夏想现在的演技越来越高了,已经出神入化了,不过又一想,其实她的演技也不差。

        夏想说完,又冲杨恒易一点头:“杨书记,情况就是这样了……”

        情况是什么样了,杨恒易其实是一头雾水,但也知道,现在他已经无力反抗夏想了,从叶天南脚底抹油的一刻起,他就知道,今天的一仗,败了,而且还败得很惨。

        夏想也就是礼节性地和杨恒易打个招呼,随后脸色就又严肃了:“习明,将一干人等全部带回市局接受问话,接郑书记指示精神,严肃查处。省纪委也将就此事开展深入调查……”

        陈习明一点头:“按夏书记的指示精神办。”不过也没忘冲杨恒易敬了一个礼,然后一摆手,几名警察就向前先礼貌地请蔡江伟先走一步。

        蔡江伟怒了:“陈局,小心崴了脚。”

        陈习明很客气地一摆手:“奉命行事,蔡局勿怪。”话说得客气,又对几名警察吩咐,“请礼貌对待几位同志,注意保护**。”

        蔡江伟、林小远、黄义、贾林格,以及其他两人,都被警察依次押送上车。虽然警察很客气,但毕竟是被当成了犯罪嫌疑人,谁都难受得很。

        幸好蔡江伟没穿警服,要不人都丢到姥姥家了。

        ……夏想出面,力压杨恒易一头,湘江市公安局长亲自出面,押走怀阳市公安局长,怀阳公安局长逼死人命,聚众**,等等,一系列的消息就如蒲公英一样,被轻微的风儿一吹,就立刻在省委大院弥漫开来,在每个人的头上盘旋。

        不同级别的人听到的是相同的消息,但落入耳中之后,经过不同的大脑分析,却各自得出了不同的结论和猜测。

        处级及以下的干部议论的是夏书记怎么就和陈习明关系这么近了,两人以前是不是认识,是不是夏书记给陈习明许诺了什么,要么陈习明怎么就那么听省纪委书记的话,而不是省公安厅长的话……副厅级及以上的干部讨论的是,夏书记能当着杨书记的面带走一干人等,以后在常委会上,算是坐实了第四号人物的位置。

        至于一干省委常委如何看待此事,就没有风声传出了,毕竟到了副省级,谁也不会轻易发表不成熟的看法了。

        只是所有人虽然在议论夏想,却都将目光投向了湘江市公安局,不知道接手了一大堆烫手的山芋,陈习明要怎么收场!

        陈习明却没打算收场,因为他知道,夏想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要收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