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36章 真正的硬仗还没有到来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36章 真正的硬仗还没有到来

    作品:《官神

        “夏书记,现在讨论的是湘省道桥的问题,不是晨东市的问题,不能混为一谈。www.00ksw.org”叶天南震惊过后,又迅速恢复了平静,很是不满地反驳说道。

        “叶书记不要忘了,是湘省道桥承建的晨东大桥的倒塌,才牵连出了毕鹏和顾世奇,更不要忘了,唐加少除了接受下属的行贿之外,还大肆向晨东主要党政领导行贿,两件事情不是孤立的事情……”夏想今天一反常态,和叶天南针锋相对。

        叶天南也是寸步不让:“唐加少的案子已经结案,他的罪没有行贿罪,只有受贿罪,夏书记是不相信法律的公正了?”

        夏想继续反击:“叶书记,我想提醒你一句,唐加少的案件是纪委一手督办的大案,他的问题,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之所以没有将他行贿的问题提交上去,是为了照顾个别领导的面子。”

        叶天南一向淡定自若惯了,也从来没有人和他当面顶撞过,今天被夏想不冷不热地一刺激,心里烦躁,竟然隐隐有了失控的迹象,再次反驳夏想:“我记得郑书记说过,唐加少案件要一查到底,不管涉及到谁,绝不姑息,夏书记刚才的意思是,在案件审理过程中,有徇私舞弊的行为了?”

        夏想笑了,是含蓄而会心地笑:“是有一点……有些事情还是不透露为好。”

        郑盛一脸严肃,不发言。付先锋一脸严峻,不说话。梁夏宁嘴角动了动,还是忍住没有开口,只有郑海棋插了一句:“叶书记就不要多问了,夏书记肯定是从大局考虑问题……”

        “我还真想问个清楚,夏书记所说的个别领导,到底是谁?”叶天南被郑海棋一刺激,就更是穷追不舍了,因为他见夏想的目光跳跃,不时落在付先锋和梁夏宁身上,就以为他猜中了什么。

        夏想就很艰难地问道:“叶书记,真要当面说出来?”

        “不管涉及到谁,哪怕是我,也要说个清楚,清者自清。”叶天南又特意做出了高姿态。

        “叶书记真有先见之明,唐加少确实说过,他向你行贿了!”夏想见时机成熟,叶天南成功被他绕了进来,就及时抛出了炸弹。

        “胡说八道!”叶天南一下涨红了脸,才知道上了夏想的当,小狐狸绕了半天,就是请君入瓮,真是狡猾多端,他不由怒极,“唐加少绝对胡言乱语,我不主管湘省道桥,和他之间根本没有来往,他怎么会向我行贿?”

        “就是,我也不相信他的说法,所以纪委也没有将相关证词提交上去。”夏想表面上是维护叶天南的权威,实际上是暗示叶天南,别以为唐加少宣判了事情就完结了,还有一些东西掌握在他的手中,“而且顾世奇也说曾向叶书记行贿,我也没有纪录在案,纯属是无稽之谈。”

        叶天南脸色铁青,几乎无话可说了,他跳进了夏想设的套,现在说什么都不是味儿,气得再也没有了以前的镇静和自在,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解释也不是,沉默也不是,就如困在笼子里的老虎。

        不过也让叶天南再次见识了夏想咄咄逼人的另一面,其实他也清楚,唐加少和顾世奇肯定都供出了他,因为他和二人都有过不可告人的往来,但现实就是,省纪委查案,只要涉及到了副省级官员,有自动过滤条例,不纪录,不采纳,不上报,因为省纪委书记才是副省级干部,怎么能查同级?

        更不用提还有涉及到省委一二把手的案件,就更是雷区了,更会毫不犹豫地掩盖。被查处的党员干部,如果聪明,会提也不提副省及以上的官员的名字,还可能有从轻发落的可能。不聪明的话,非要乱说话,基本就是一个下场——判处死刑,并且迅速处决!

        叶天南很清楚其中的门道,但夏想仍然当众说出,固然有当面打脸的用心,也是想暗中警告他,他有把柄落在夏想的手中。

        一个狡猾多端、阴险过人的投机者——叶天南重新为夏想定了位。

        郑盛就及时抓住了叶天南刚才话中的漏洞,说道:“好了,夏想同志不要再提纪委的案子了,下面继续讨论湘省道桥的问题……”他目光扫了叶天南的一眼,“刚才天南同志也说了,他不主管湘省道桥,那么就说明他对湘省道桥问题的严重性缺少足够的了解,因此,我认为先锋同志对湘省道桥的处理方案比较符合现状,但有几个细节需要再补充一下……”

        叶天南被郑盛抓住他的语病,一下堵住了嘴,心中的气就如气球一样迅速膨胀,只差一点就爆炸了,但还不能炸,因为他没有资格炸,而且还要保持形象,就只能苦果自己咽,心中却对夏想痛恨到了极点。

        都是夏想挑的头惹的事,才让他跳到了坑里出不来。

        最后经过热烈的讨论,办公会终于达成了一致,湘省道桥共计30余人被撤职查办,新拟定的人选,三分之一是郑盛的提名,三分之一是付先锋的提名,剩下的三分之一留给叶天南和梁夏宁来提名。

        叶天南备感失落,但大势已去,只能无奈地接受现实。

        书记办公会拟定的人选,最后由省政府转交给国资委,由国资委正式任命。

        在经历数次塌桥事件之后,在经过一番刀光剑影的政治较量之后,一直屹立不倒的庞然大物的湘省道桥终于被一刀斩落,终于伤筋动骨了,而且差不多所有关键位置全部轮换,相当于湘省道桥仍在,只不过物是人非了。

        换言之,湘省道桥花千树,尽是夏郎来后栽,湘省道桥从此以后,换了新天!

        关于晨东市党政领导的问题,夏想却没有再提及,夏想没提,郑盛似乎也选择性遗忘了,付先锋更是当了闷葫芦。

        湘省道桥一事最终尘埃落定,郑盛大获全胜,付先锋和梁夏宁都分了一杯羹,只有叶天南满盘皆输,虽说不至于一败涂地,也差不多算是一无所获了,正是机关算尽太聪明,聪明反被聪明误。

        会后,叶天南不服,去找付先锋理论,付先锋却是一问三不故,要么打马虎眼,要么哼哼哈哈,当闷葫芦,就让叶天南充分领会了付先锋翻脸不认人的水平。

        回到办公室,叶天南气不过,摔了电话,暗骂付先锋真会装,装闷葫芦的水平真高明。前两天还雄心壮志要和郑盛一争高下,要借助湘省道桥的势力,来和郑盛、夏想抗衡,一转眼就变了脸色,虽说不能算是反戈一击,也是临阵变卦了。

        还真应了杨恒易的话,付省长确实不可靠,眼见湘省道桥不保,就转身溜之大吉了,堂堂的省长,怎么一点原则和立场都没有?

        叶天南算是看扁了付先锋!

        不过必须要正视现实,付先锋如果真和郑盛联手,就没得玩了,一二把手一心的话,下面的人怎么钻空子?别看叶天南是三把手,但却和二把手差了关键的一步,副省到正省也是一个天大的门槛,许多人终其一生也无法跨越。

        好在叶天南对付先锋有信心,相信付先锋不甘心久居人下。省长虽然是二把手,但不想当一把手的省长不是好省长,每个省长都想从政府搬到省委办公,更不用提是家族势力的付先锋。

        叶天南真猜对了,其后不久,发生了一件震惊全国的大案,付先锋看中时机果断出手,再次将政治投机客的嘴脸暴露无遗,差点在湘省上演一场逼宫大戏!

        此为后话,暂且不提。

        一天后,省政府怀阳大桥事故调查组正式对外宣布事故的调查结论,同时公布了处理决定,湘省道桥33人被撤职的撤职,查办的查办,移交司法机关的,依法处理,消息一经公布,媒体一片哗然,顿时在全省乃至全国引起了大范围的轰动。

        媒体惊呼,不倒的湘省道桥终于要倒了,或者说,终于要大换血了。不少媒体甚至大加称赞,声称对湘省道桥的严肃处理,表明了湘省省委、省政府对安全问题的重视,是本着负责、严谨的态度,也是敢于面对不足,是向全国人民交了一份满意的试卷。

        叶天南就感觉媒体上的文章似乎字字都在指桑骂槐地影射他,就怀疑是郑盛和夏想向媒体的暗示。

        三天后,国资委正式通过了常委会拟定的湘省道桥新任领导层名单,任命大会虽然低调,但还是引发了业内人士的纷纷议论。

        更有人想得长远,湘省道桥的掌舵人换了郑盛的人马,依托湘省道桥而大赚其钱的湘省四少,将何去何从?

        随着湘省道桥一事尘埃落定,在湘省道桥内部的治理整顿工作,仍在进行之中,但已经不在夏想关注的目光之内,他相信经过换血之后的湘省道桥,肯定会在质量上下苦功夫,只要以后不再出现重大的安全事故,不再劳民伤财,如此,他的一番苦心就没有白费。

        但湘省道桥只是开篇,后面的较量才是真刀实枪,夏想知道,真正的硬仗还没有到来,因为将湘省道桥的管理层大换血只是第一步,要让湘省四少将巧取豪夺的钱全部吐出来,才是他的真正目的所在。

        一动湘省四少,才是动了叶天南一系的真正底线,是为生死之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