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34章 上钩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34章 上钩

    作品:《官神

        叶天南是最后一个进来的,平常他一般不会落在最后,以免给人不好的印象,今天也没觉得得晚,进门才知道,怎么都早早到齐了?

        再抬头一看桌子正中摆放的人民币,只一眼目测就有50万以上,他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哪里出了问题?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人给他答案,也没人理会他最后一个到来,要是平常,叶天南每一次出场,都会是引人注目的焦点,但今天,所有人都对他视若无睹。www.00ksw.org

        因为没有人知道正中的方方正正的几十万人民币,到底是什么大戏的道具。

        夏想坐在座位上,目光淡然,脸上既不惊讶也不疑惑,似乎早有预料,又似乎事不关己。湘省省委权力核心层的13人之中,就夏想和付先锋的表现最坦然,而郑盛一脸愤怒,梁夏宁一脸严峻,其余的人,基本上都是一脸的震惊和疑问。

        叶天南刚一入座,郑盛就漫不经心地看了他一眼:“天南同志到了,我们现在开会。”他微一停顿,目光环顾众人一遍,目光似乎落在了每个人身上,又似乎谁也没看,“同志们,我很痛心!”

        郑盛的发言很喜欢用感叹句,也是他的一贯特色了,众人也早就习以为常了,但今天听在耳中,似乎别有意味,而且莫名给在座每个人都带来了一股威压。

        不少人甚至眼皮跳了跳,因为郑盛的话配合会议桌正中的一方花花绿绿的人民币,就让所有人心中敲锣打鼓,响起一团。虽说还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都猜到了大概,肯定不是好事,也肯定不是发奖金。

        郑盛见气氛足够凝重了,就又猛然一拍桌子:“中央三令五申,再三强调在提拔干部的过程中,要杜绝买官卖官现象,要本着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选拔德才兼备的同志到重要的工作岗位。我也一向严格要求自己,不管是上门求情跑官,还是托人情递条子打电话,全部拒之门外。没想到……没想到个别同志买官跑官,竟然跑到了我的头上,还送了我一份大礼,想用88万人民币向我买一个市长当当,同志们,88万元一个市长,108万一个市委书记,当我郑盛是什么人?”

        “88万元买的不是官儿,是我郑盛的人格,是我郑盛的原则,是我郑盛的党性。我的人格和党性,就值88万元?”

        郑盛越说越激愤,又猛然一拍桌子,竟然站了起来,伸手一推叠得十分整齐的人民币——人民币长城顿时轰然倒塌,有几个叠钱还很调皮地无巧不巧跳到了叶天南的怀中,惊得叶天南好象被烧红的铁块烫了一样,手一哆嗦又扔回了桌子上。

        “这股歪风邪气不刹住,我自己向中央引咎辞职!”最后一句话说得慷慨激昂,就算是演戏,也是入戏了——郑盛一脸义正言辞,双眼大义凛然,都坐着,就他一人站立,显得他身影无比高大伟岸,让人需仰视才见。

        叶天南至此才明白过来郑盛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心中一阵悲凉。官场之上送礼收礼是常态,不收不办事,收了就办事,也算一个不成文的规定,但如郑盛一样,收礼之后将人摆在台面上杀一儆百,就有点过分了。

        不但是过分,而且还破坏了潜规则,也就是郑盛是省委书记,是一把手,换了别人,肯定要坏了名声,不会再有人为他卖命,谁还敢向他表示靠拢?

        事情做得太绝了,杀了别人来博取自己的名声,廉洁之名是有了,但手段未免阴狠了一些!

        叶天南暗中舒了一口气,他还以为有多大的事情,原来就是杀鸡儆猴的老套手法,虽然可以起到一定的震憾作用,但不足为虑。

        他又信心满满地坐正了身子,神色恢复如常,又露出了惯常的一切尽在掌握的微笑和自信。

        等等……叶天南忽然又想到了什么,目光一跳,落在梁夏宁身上,不对,郑盛今天的举动大有深意,肯定还有后手,因为省委组织部还没有正式对外放出风声要进行人事调整,其他地市就算有所动作也没有这么快,那么岂不是说明郑盛所说的倒霉蛋就是……晨东市的某一个市委领导?

        糟糕,郑盛要的不是清廉的名声,也不是想借机树立什么公正廉明的形象,而是由此打开缺口,剑锋所指之处,还是湘省道桥!

        好一手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真是高招!

        到底是晨东市委哪个重量级人物?叶天南目光闪动之间,又落在了付先锋的身上,见付先锋不动声色,他心中又莫名一跳,难道说付先锋也知道了今天的事情,省委几名重量级人物,只有他一人蒙在鼓里?

        不可能,怎么可能?

        叶天南不愿意相信付先锋会反戈一击,但付先锋的表现太镇静了,不由他不多想。

        不等叶天南再多想什么,梁夏宁就给出了答案,他很平静地说道:“桌子上的88万元人民币是晨东市委副书记顾世奇的钱……”他的目光飞速地和叶天南对视一下,又说,“经组织部研究决定,并报经郑书记、付省长同意,建议常委会免去顾世奇同志晨东市委副书记职务,同时建议省纪委对其采取进一步强制措施。”

        事情果然大发了,叶天南感觉身上的汗毛一下竖了起来,付先锋默认了?坏了,事情不好收场了,整件事情肯定是一个大大的阴谋,而且说不定将顾世奇拿下仅仅是第一步!

        付先锋是真的出于正义才采取了默认的态度,还是暗中已经和郑盛达成了什么共识?如果付先锋是临阵反戈的话……叶天南差点冷汗直流,因为他立刻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已经超出了他的控制能力之外。

        梁夏宁话一说完,会场鸦雀无声,静得吓人。

        在座的都是久经官场的老人,少说也在官场沉浮几十年了,还是第一次见到摆在省委常委会上的礼金,而且足足有88万之多。送礼还送吉利的数字,真有一套,但谁能料到没有发达,却落马了。

        真是世事难料,上心难猜,郑书记好大的手笔,好强的气场,好雷厉风行的风格!

        不管众人是佩服是赞叹还是嘲讽,或是认为郑盛在演戏,而且演得还过了,但郑盛已经是省委书记了,他在整个湘省无所顾忌,据说下一任就要升为政治局委员,因此对于他来讲,有些事情越高调越好,越高调,反而越能显示出清廉和个性。

        就如当年的山城书记高调打黑,就如岭南省委书记陈皓天关注一对民工兄弟的生活,都落了好名声一样,因为到了一定程度,就有了高调的资本。

        郑盛也有了。

        郑盛等梁夏宁说完,又补充说道:“今天的议题就是讨论顾世奇同志的处理决定,请同志们表决。”

        还有什么好表决的?一笔巨款摆在桌头,事实确凿,谁还敢为顾世奇辩解半句?这是方向性的错误,是没有讨价还价余地的原则问题,而且刚刚梁夏宁已经暗示了,郑书记和付省长都同意了,一二把手达成了共识,下面的人谁还不长眼会出声反对?

        郑盛话一说完,常委会就全体通过表决,对顾世奇撤职查办,严肃处理,并责成省纪委进一步追究顾世奇的连带责任和其他经济问题。

        不用说顾世奇彻底玩完了,一个市委副书记从哪里来的88万人民币?靠工资?连小学生都能算出来顾世奇要多少年不吃不喝才能积攒88万。这个问题摸下去,88万会变成880万都不止。

        表决通过之后,夏想发言了:“纪委马上派人前往晨东,对顾世奇采取进一步措施。”

        “不用麻烦纪委的同志跑一趟了,上会之前,以组织部的名义给顾世奇打了电话,让他来省委一趟,估计现在也快到了。”梁夏宁冲夏想点点头,说道。

        叶天南终于倒吸了一口凉气,真绝,以省委组织部的名义给任何一个副厅级干部打电话,都会给对方造成要提拔的错觉,必定会第一时间赶来,就和钓鱼一样,抛出一个大大的诱饵让贪吃的鱼儿上钩,可惜鱼儿不知是计,还以为有好事降临了。

        叶天南忽然感觉后背发寒,他认识郑盛好几年了,也和梁夏宁很熟,怎么以前没有发现郑盛和梁夏宁有如此手腕?他的目光有意无意地落在了夏想身上,今天整个事件,夏想置身事外,犹如局外人一样,他就明白了什么,其实说不定事件的总策划人正是夏想!

        郑盛性格温吞,梁夏宁性子淡然,以他二人的手腕,断然没有这么雷厉风行之势!

        叶天南正猜测时,忽听外面有人敲门,他坐在正遥对门口的位置,等童凡拉开会议室的门,一眼看见门口站立的顾世奇时,他的脸色一下变得无比难堪,太过分了,简直把人当猴耍了,不就是因为顾世奇是他一手提拔的亲信,也用不着让人在所有常委面前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