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29章 胃口不小,步子太大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29章 胃口不小,步子太大

    作品:《官神

        省纪委几乎每天都在处理大大小小的案件,毕竟一省之地,下辖十几个地市,副厅以上干部数百人,再加上许多省属企业,无数封或真或假的举报信就够忙碌了,更何况还有一些通过非正常渠道反映上来的案件。www.00ksw.org

        也有被迫曝光的恶性案件,等等,基本上每天都有案件进入审查程序,也有案件被批准进入采取措施的阶段,还有案件已经审讯完毕,正在结案。

        更有久拖不决的案件,可以说,越是级别高的官员的案子,拖得时间越长,有的三个月,有的甚至半年。因此,唐加少被双规之后,不到一周时间就全部招供,纪委内部人士也有一种说法,叫做敢作敢当,当然,是讽刺意味。

        还有如沈河阳一样,只承认一部分问题,对于后台和幕后人物,无论如何也不肯出卖的一类,也大有人在。纪委的老人都知道,要么是死硬,有问题全部自己扛。要么是有内情,还对从轻处理心存幻想。

        也有如毕鹏一样,从进来之后,就是摆出一副全盘否认的态度,拒不配合,而且姿态还很高,一般工作人员去审问,他一直就是一句话:“请林华建同志出面,其他人来,我拒绝回答任何问题。”

        纪委案子不少,引人注目的就三个案子,唐加少、沈河阳和毕鹏。三个案子之中,更让人关注的是唐加少一案。

        唐加少虽然在三人之中级别最低,但他的身份最特殊,而且又免得最彻底,双规之后还没有定罪就双开了,就让不少人知道,唐加少算是没救了。

        而沈河阳和毕鹏,现在还保留着党籍。

        夏想坐在郑盛的办公室中,童凡倒好茶水之后,特意多说了一句:“夏书记,请喝茶。是郑书记最爱喝的大红袍,平常可不舍得招待别人……”

        郑盛笑骂了一句:“就你话多!”

        传说古代有一高官,谁去他家中作客,他请喝大红袍就预示着此人会升官,郑盛请他喝大红袍,还借童凡之口暗示,也是高调向他示好之意。

        由此可见,纪委最后对唐加少的定论,是轻是重对郑盛而言,十分关键。

        夏想就抿了一口茶,交口称赞:“果然好茶,谢谢郑书记割爱。”

        郑盛笑呵呵地摆摆手:“以茶会友,好茶赠友人,才不会辱没了好茶。”

        夏想就点点头,算是承了郑盛的情,却不再谈论茶道,说到了唐加少:“经纪委查实,唐加少在担任湘省道桥总经理期间,滥用职权,贪污受贿,受贿数额特别巨大,情节特别恶劣,后果特别严重,证据确凿,事实清楚,拟移交司法机关进一步审理。”

        夏想汇报的时候,郑盛一边喝茶,一边频频点头,以示他在认真聆听。不过在听到后面的时候,他不再点头了,而是一脸微微的惊愕,等夏想一说完,他的脸色就严肃了起来。

        “湘省道桥是一家施工单位,在承接工程的过程中,免不了要有一些不见光的手段……纪委没有进一步查实?”

        郑盛的问题暴露了他内心真实的想法,夏想就暗暗地笑了。

        郑盛担任省委书记不到一年,还没有大幅调整下面地市的人事,每任省委书记都有一次或大或小的人事调整,不管是大张旗鼓,还是悄无声息,肯定要将人事大权抓在手中,借以树立权威。

        郑盛在湘省有了一定的根基,但因为反对的力量过于强大,实际上如果不经过一次大范围的人事调整,他还是无法确定在湘省的一把手的威望。

        书记手中要抓两项大权,一是人事,一是财权,如果将人事和财权都抓在手中,不管省长和副书记如何折腾,都是白忙一场。但现在的问题是,财权是在郑盛的手中,人事大权虽然没有旁落,但还没有达到郑盛满意的说一不二的程度。

        诚然,郑盛的暗示是说唐加少不仅收贿,而且肯定行贿更多,因为在承接工程的运作中,必然要向主管领导送上好处。实际上,唐加少也承认了每个重大工程项目的背后,都有重大的行贿行为,怀阳大桥也好,晨东大桥也好,行贿金额都在千万以上!

        更有甚者,唐加少还供出了向京中某太子党孝敬的事实,而且还交待得非常翔实,时间、地点、数额甚至连他当时秘密录音的事情也全部抖了出来,他的主动和积极,让李从东也大惑不解,不明白唐加少怎么就这么傻,不留一点后路了?

        夏想却猜到了唐加少的心思,唐加少清楚他自己的分量,知道被抓之后,肯定是牺牲品。所以他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什么都说出来,能刺激到一些人愿意出手救他,就算赚到了,刺激不到,反正他也没有什么损失,左右都是一死,怕什么?

        但夏想除了唐加少受贿的事实,却将他行贿的问题,全部都压了下来。

        郑盛的胃口太大了,夏想不想将剑柄完全交到郑盛手中,他要掌握主动!

        唐加少是一把双刃剑,受贿的事实,可以撬动湘省道桥内部利益,因为向唐加少行贿的人,大多是湘省道桥内部的人——各个副总,各分公司经理,可以让郑盛充分利用这一点,将湘省道桥的高层一网打尽,来一次大换血!

        而唐加少行贿的事实,可以引发湘省数个地市的官场地震,远的不说,单是怀阳市和晨东市,就牵涉进了上至市委书记,下至副市长和城建局长等十几名副处以上的官员,毫不夸张地说,仅凭唐加少的供词和提供的证据,完全可以让怀阳和晨东两市,来一次官场大地震。

        但夏想不想将底牌都交给郑盛,因此如此一来,他就完全失去了主动权,成为郑盛随时可以调用的力量,而不是可以自主地决定选择何时引爆。

        命运之手,还是由自己挥舞更好。

        郑盛的心情可以理解,夏想也不是不想惩治贪官,但不是现在。而且夏想也认为,郑盛现在既想一举将湘省道桥拿下,又想借机拿怀阳和晨东两市开刀,大举换血,有点操之过急了。

        怀阳和晨东两市的市委书记都是叶天南一条线上的,市长是常务副省长胡定一手提拔的人,如果能将两市拿下,相当于郑盛打了一个漂亮的狙击战,必定让他在下面地市威望大增。

        夏想却不这么认为,因为现阶段就算他和郑盛完全联手,也未必能取得压倒性的优势,各个击破才是上策。当然,最关键的一点是,他现在对郑盛不是十分信任,才不会将唐加少的剑柄完全交到别人手中,怕的就是关键时刻有人反手一剑,反而会割伤了他!

        “经调查,在湘省道桥承接工程的具体操作中,也确实存在一些行贿行为,不过证据不是很确凿,不能轻易就下结论……”夏想也没把话说死,留了一个缝隙,“现阶段,湘省道桥内部的问题更紧迫。”

        夏想相信他的暗示,郑盛能听得明白。

        郑盛听是听明白了,却没有改变主意:“夏想同志,省委的一贯立场是,要将湘省道桥的案子办成大案要案,不管涉及到谁,都要一查到底,绝不姑息,纪委应该和省委的立场保持一致。”

        夏想明白了郑盛的意思,还是想借机一举拿下湘省道桥、怀阳和晨东两市,胃口不小,步子太大,他可不想陪郑盛豪赌一把,因为赌输了,郑盛是省委书记,上面会有人力保,他是省纪委书记,在密集的火力之下,肯定要被推到前面当挡箭牌。

        “省纪委一定会和省委保持高度一致。”夏想并没有积极回应郑盛,只是客气地说了一句套话。

        两天后,唐加少一案正式移交到司法机关,随后,检察院以滥用职权和贪污受贿两项罪名正式对唐加少提出公诉。

        消息传出后,付先锋在办公室沉思片刻,面无表情地向京城方面打出了一个电话。

        叶天南听后,先是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一脸难以捉摸的表情,也向京城方面打了一个电话。

        最耐人寻味的是杨恒易,他听到起诉唐加少的两项罪名之后,一开始还不太相信,亲自打电话到检察院求证,得到确切的答复之后,他自言自语地说道:“夏想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夏想的立场似乎越来越隐蔽并且让人难以捉摸了,随着唐加少被省纪委提起公诉,湘江市公安局也向检察机关提出公诉,罪名是强奸未遂和故意伤害罪,不少人都看清了形势,唐加少怕是难逃一死了。

        三天后,就在郑盛准备再次召开书记办公会讨论针对湘省道桥的最终处理意见时,同时发生三件大事,完全打乱了整个湘省的局势,也打乱了郑盛的部署和夏想的计划。

        先是国务院在一次全国经济会议上指出,各地在大力发展经济建设的同时,也要加大反腐的力度,但要注意工作方法,反腐不能影响到了经济建议的中心。

        如果说以上是正面压力,并不足为奇,也没让夏想感到震惊,因为他也接到了上头的暗示,要让他适当放手湘省道桥一事,但在湘省又发生了两件事情,确实让他大吃一惊,并且对郑盛暗中插手纪委的内部事务,大为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