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24章 连锁反应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24章 连锁反应

    作品:《官神

        更让人想不到的是,付先先的耳光还引发了一系列的连锁反应,竟然对湘省的局势,产生了不可低估的影响。www.00ksw.org

        以至于后来付先先还止一次提及耳光事件,还说打对了耳光扇对了脸,有时也有出其不意的收获。

        再说杨遥儿是何许人也,老爸是堂堂的省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厅长,在湘省的地界上,谁人也惹?没想到被一个女人当众打了耳光。女人也就算了,还是一个漂亮女人,而且比她还要漂亮几分,漂亮女人对漂亮女人天然就有敌意,杨遥儿就发作了。

        “你算个什么东西,敢打我?看我不废了你!”杨遥儿怒极,一扬手也要打付先先耳光。

        夏想岂能让她得逞?虽说他对付先先不由分说先打了杨遥儿有点意外,但还是暗暗叫好,杨遥儿也是活该,还以为付先先现在一身淑女打扮就真是淑女,却不知当年的付先先也是人见人怕的小魔女。

        夏想一伸手,就及时抓住了杨遥儿的手臂,冷冷说道:“杨遥儿,我奉劝你一句,赶紧走人,否则后果自负!”

        杨遥儿脸上火辣辣地疼,哪里肯善罢干休,一用力就挣脱了夏想的手,怒道:“你少管!你没资格管我,今天我不收拾了这个婊子,我就不走了!”

        她话一说完,跟她一起的三个无良青年争先恐后地围了上来,个个摩拳擦掌,不怀好意地看着夏想和付先先。

        “大叔,你的妞不错,让给哥们玩玩怎么样?哥们玩得高兴了,就放你一马。”

        “我说你知不知道你惹了谁?遥儿姐你也敢得罪,还想不想在湘江,不,在湘省混了?遥儿一句话,你他妈的就得屁滚尿流。”

        “少跟他废话,遥儿姐一句话,我们几个先废了他。至于他的妞,就当着遥儿姐的面轮了,怎么样?替遥儿姐好好出出气。”

        杨遥儿也不知是气晕头了,还是真以为夏想在湘省没有分量,仗着她的老爸是省公安厅长,就真以为可以为所欲为了,她听了三个无良青年的话后,哈哈大笑:“好主意,一会儿你们当着我的面轮了她,我给你们加油。放心大胆地去干,出了问题我负责……”

        话未说完,夏想怒不可遏,一扬手狠狠地打了杨遥儿一个耳光:“这一巴掌,是我替杨恒易教训你!”不等杨遥儿反应过来,一反手,又打了她一个耳光,“这一巴掌,是我亲自教训你!”

        两个耳光一打,杨遥儿被打得晕头转向,半天都没有清醒过来,她瞪大了双眼,愣了也不知多久,猛然大叫一声:“夏想,别以为你是省纪委书记就能打我,我,我,我今天和你拼了!”

        杨遥儿泼妇行径发作,双手乱抓双脚乱踢,直冲夏想扑来。

        夏想当然知道好男不和女斗,本想一拉付先先,向旁边一闪,躲过杨遥儿的发疯,不料付先先也不知是对杨遥儿痛恨,还是有意表现,一甩手挣脱了夏想,迎上前去,双手一推,不偏不倚正推在杨遥儿的双胸之上,只听杨遥儿惊呼一声,然后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摔了个结结实实。

        付先先紧急之时,没想到力气还挺大。

        也是刚才杨遥儿和几个无良青年一唱一和,污言秽语不堪入耳,让付先先心中火大,她很少仗着家世良好欺负别人,当年是小魔女时,也是特立独行,不过是叛逆而不是嚣张。她最看不惯如杨遥儿一样的官二代,老爸官儿不大,却养了脾气天大的下一代,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周围有人打了110,三个无良青年一齐大喊:“谁他妈的敢打110?谁打我灭谁!”

        一人去扶杨遥儿,两人逼近了夏想和付先先,就要动手。

        其中一个戴了一个耳环还化了妆的无良青年凑到付先先面前,伸手要摸付先先的脸蛋:“挺漂亮的一个妞,没想到挺辣。考虑一下,跟了哥,吃香的喝辣的,要什么有什么。”

        “滚!”付先先一脚踢在耳环的腿上。

        耳环脸皮够厚,被打了还能笑得出来:“我是为你好,妹妹,你知道你刚才打的是谁?是遥儿姐,是整个湘江都要敬重的一姐。你打了她,往轻里说,被人**还算轻的。往重里说,说不定会被打个半死,然后再被卖到乐翻天……”

        够嚣张,够张狂,付先先冷笑一声:“遥儿姐,就是老鸨吧?你知道他是谁?你又知道我是谁吗?”

        耳环眼睛一翻:“那个男人估计是个小职员,一看就是不得志的主儿。你嘛,一看就是一个小三,也不是什么良家女人。别装了,赶紧跟我走,侍侯好哥了,或许还能有一条活路。”

        “我告诉你他是谁,你离近点儿。”付先先发了坏,等耳环腆着脸凑了上来,她一扬手一个耳光打在耳环的右脸上,“他是省纪委书记!”

        杨遥儿的名字,付先先当然听过,但杨遥儿勾引夏想的经过夏想并没有透露过,如果让付先先知道了夏想和杨遥儿之间还有过一出暧昧大戏,她对杨遥儿的怒气更会高涨。

        付先先才不管杨遥儿是什么省政法委书记的女儿,虽然她不喜欢仗势欺人,但好歹现在付先锋是省长,在湘省的地界她还要受人欺负,岂不是太没用了?所以付先先难得嚣张了一次。

        耳环被打晕了,刚才杨遥儿情急之下已经喊出了夏想的身份,但耳环几人根本就没有听清,反正在他们眼中,在整个湘省杨遥儿走到哪里就横行到哪里,无人敢惹,而且还可以随便去欺负别人。

        一听付先先说夏想就是新来的省纪委书记,耳环就立刻支起了耳朵:“你说的是真的?”

        付先先不是不会嚣张,而是通常情况下怕有**份不愿意嚣张,她要是嚣张起来,也是不可一世得很,冷冷一笑:“杨恒易在省委常委会才排第六,夏书记排第四,有什么资格在夏书记面前张狂?赶紧滚,滚得越远越好。”

        杨遥儿此时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气急败坏地冲到了付先先面前,大喊大叫:“省纪委书记有什么了不起?一个外地人,还想在湘江横行霸道,耳环、银子、香蕉,给我打,出了事情我兜着,不用怕!”

        杨遥儿叫得张狂,但三个无良青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敢动手。刚才已经准备动手的香蕉,离夏想不过半米远了,又停下了脚步。

        开什么玩笑,他们虽然有点家世,家里有点钱有点权,但也不敢碰堂堂的省纪委书记,杨遥儿的床上功夫再好,但还是小命要紧。

        杨遥儿怒了,拿出了手机:“好,你们几个挫人不敢动手,我找别人来……”

        付先先见杨遥儿没完没了了,心中无比厌烦,一伸手就打掉了杨遥儿的电话:“外地人怎么了,外地来的省长,杨恒易一样得老老实实地听话。不就是一个省政法委书记的女儿,狂妄得没边儿了,杨老鸨,你知道我是谁吗?”

        杨遥儿电话被打掉,又被骂成老鸨,气得七窍生烟:“你是谁?你家里人都是牲口,你是蠢驴。”

        付先先反而没有动手,冷冷地笑了:“好,骂得好,等下我要将你的话当着杨恒易的面告诉付先锋。”说完,她拿出电话,直接拨通了付先锋的手机,“付省长,你的妹妹被杨恒易的女儿骂成蠢驴,咱们一家人还被她说成牲口,你看着办……”

        杨遥儿愣住了,她真是付省长的妹妹?怎么会,夏想不是和付省长是对头,他怎么会和付先先在一起亲亲热热?

        夏想和付先先之间的关系,知道的人并不多,更何况是远离京城的湘省政坛,更是几乎无人听说。

        “你,你,你真是付先先付小姐?”杨遥儿有点服软了,面对夏想她还可以牛气一点,但一个夏想再加上一个付先锋,就让她有点大脑短路,转不过弯了,反正平生第一次觉得有点麻烦了,可能遇到难题了,不过她还嘴硬,“我,我觉得你长得不太象付省长……”

        这一句话就充分显示出了杨遥儿的智商和随机应变的水平之低,她一出丑,后面三个无良青年就想脚底抹油,溜之大吉,正在此时,忽然从旁边杀出几名军人,一个低沉的声音喊了一声:“保护首长!”

        话音刚落,几人就来到近前,二话不说,将三个无良青年连同杨遥儿在内,一起双手背在后面,摁倒在地。军人不同警察,不会因为杨遥儿是女人而特别优待,一样将她按在地上,让她动弹不得,当众丢人。

        夏想也是一愣,他的警卫人员是穿便衣的,不穿军装,哪是谁来救急?一抬头,就见张晓迈着方步从人群之中走出,呵呵一笑:“夏书记,正好我来吃饭,没想到遇到了你,真是人生无处不相逢。”

        夏想从张晓的话语和神情中看出了什么,心中一跳,张晓不简单,他知道地上的杨遥儿是谁,却不点破,摆明了是要借机黑杨恒易一道了,夏想可不认为是他的面子足够大让才让张晓出手,而是张晓有意为之。

        妙,一场意外冲突,竟然让张晓和杨恒易之间暗藏的不和浮出水面,再加上又牵涉到了付先锋和杨恒易的脸面问题,正值湘省一场人事变动来临之际,今天的事情,会生发出什么样的连锁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