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23章 冲突,失误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23章 冲突,失误

    作品:《官神

        杨遥儿今天的打扮很另类,烟熏妆,烫发,大耳环,低胸衣,露出胸前一大片的雪白,十指染成黑色,和葱白的手指对比之下,触目惊心。www.00ksw.org

        杨遥儿自从上次良辰美景事件之后,再也没有露过面,连电话也没打过,甚至没提裸照问题——她不出现的话夏想还无休止忘记了他的抽屉里还有眼前女人的几张裸照,虽说他的拍照水平一般,但不得不承认当时的场景确实有点香艳。

        照片后来他看也没看,不过回想起来,照片一定很抢眼。

        杨遥儿新潮的打扮掩饰不了她在夏想面前的心虚,或许也不是心虚,是愤怒,她下了车,站在夏想面前,大概愣了半分钟的样子,才突兀地冒出一句:“我的裸照好看不?”

        夏想哑然失笑:“不知道拍得怎么样,没看。”

        “不可能!”杨遥儿睁大了眼睛,“是个男人都会立刻传到电脑上去看,而且还会局部放大,你居然说没看?要么你在说谎,要么你不是男人。”

        “我没说谎,我也很正常。”夏想脸色平静,不冷不热地回敬了一句,“不是所有的男人都色狼,不是所有的女人都是荡妇。”

        杨遥儿显然生气了,转身上车,夏想以为她气跑了,不料她从车上拿了一个信封,向前一递:“五万块,买我的照片足够了。以你的身份,留着我的裸照也有**份,将卡还给我。”

        夏想没接信封:“要是你好好开口,说不定我会给你。你拿五万块来买,是对我的污辱,对不起,我还不给了。”

        杨遥儿气得眼睛发直,愣了半响,一扬手将信封扔到了车上,又扭动腰肢上了车,扔下一句:“走着瞧!”然后一溜儿烟就消失了。

        夏想摇摇头,懒得理她。现在有些女人越来越不可理喻,不但不拿自己的身体当一回事儿,还想玩弄男人,孰不知,因为身体构造的原因,男女天生就不对等,在某些方面,女人天生吃亏。

        想玩弄男人的女人,最终会被自己的身体玩弄,夏想不再去想杨遥儿,随她去,她总不成还想闹事?想想再怎么闹也是无理取闹,怕她何来?

        付先先约夏想在鸟语花香见面,名字起得挺个性,一开始夏想还以为是什么不正当职业的场合,不料到了地方才知道,原来是一处还算雅致的茶馆。

        茶馆不大,但却布置得很有味道,风格也有点另类。

        付先先才不管夏想是堂堂的省纪委书记的身份,她到了之后就到房间等候,也不在外面恭候夏想的大驾。夏想就只好自己上楼,好在他在湘江市民的眼中,还是一个陌生人,没几人认得他,也让他倍感轻松,就有一种随处可去的洒脱。

        付先先今天化了淡妆,以前小魔女的形象荡然无存,宛若淑女,一袭长裙,人淡如米兰。

        不过让夏想微微惊讶的是,付先先不知何时做了头发,以前的波浪发型现在拉直了,成了一水的清汤挂面的发型,随意地在脑后一挽,一眼望去,付先先还有娴静、美好的一面。

        “我先回京城了,过段时间有时间再来湘江。湘江不错,是个好地方,我很喜欢。”付先先和夏想之间也是熟识到一定程度,说话就很随意,“你什么时候回京城?来了也有几个月了,也该回去一趟了。要不,和我同机回去?”

        别开玩笑了,夏想心想,和付省长的妹妹同机回京,没事也被人传成有事了。

        不过有一点还好,付先先在湘江期间,并没有惊动别人,几乎无人知道付先锋的妹妹付先先就在湘江,当然,也更少有人知道付先先和夏想之间的密切关系。

        如果有人知道了,估计也一时弄不清夏想和付先锋之间的恩怨和复杂到一言难尽的关系。

        “我最近回不去,湘省道桥的问题太大了,最少也要用一两个月的时间来处理。”有了国务院调查组的结论,再有重大事故的引爆,湘省道桥此次绝对是在劫难逃了,但究竟要处理到什么程度,处理多少人,还要有一个讨价还价的较量过程。

        同时,湘江市常务副市长和常委副市长的提名还在悬空,因为梅晓琳一动,是下面两个副市长依次递进,还是另外调进,郑盛还没有表态,付先锋提名的两人,是原常委副市长递进为常务副市长,另一名副市长递进为常委副市长。

        不过很明显,郑盛不太满意,就暂时搁置了。

        恐怕围绕着湘省道桥的大换血,以及两名关键的副市长人选,郑盛和付先锋之间,还有一番你来我往的较量。

        夏想虽然在其中没有个人的私心在内,但他作为省委的第四号人物,必然要选择立场,因此,面临的难题也是不小。

        “就知道你天天忙忙忙,忙个没完,忙到连陪我吃饭睡觉的时间都没有。”付先先说话的语速太快了,话一说完才自知失言,不由一吐舌头,脸一红,又满不在乎地说道,“反正跟你也很熟了,说话直接点也没什么。”

        夏想呵呵一笑,光看打扮还真以为付先先是沉静的淑女,一开口就露馅了,就说:“肯定要回京城一趟的,时间也不会太久。不过到了京城说不定也没时间看你,再说付家现在也不欢迎我了。”

        “付先锋是付先锋,我是我。”付先先昂起头,“别提他,我和他政治立场不同,不是一路人。我最早还想加入国民党,结果没成功。”

        夏想暗笑,付先先好歹也是付家的女儿,她不是党员也没什么,要是加入了国民党就成了天大的笑话了,付老爷子的脸可就没地儿放了。

        说笑了一会儿,付先先就请夏想喝茶。喝了半个小时茶,就点了一些饭菜,简单吃了点儿,付先先就提出让夏想陪她散散步。

        夜晚的湘江,景色还不错,关键是没人认识他,夏想左右也无事,就同意了。

        付先先就毫不客气地挽着夏想的胳膊,依偎着夏想,漫步在湘江的夜色之中。两人也不说去哪里,漫无目的,走走停停,不知不觉就走了半个多小时。见天色不早了,夏想就劝付先先早点休息。

        “我不,再多陪我一会儿,一回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你。我会想你的,你又肯定不会想你,因为你还有小时姐。”付先先到底是女人,是女人就会撒娇,她一耍赖,夏想就拿她没有办法了。

        走到中心广场,夏想走累了,要坐下歇歇。夏天的夜晚,游人如织,依然是繁华似锦。

        刚坐下,付先先火热的身子就贴了上来,悄悄在他耳边说道:“要不,今天晚上我们就不回去了?”

        夏想立刻警惕地问道:“你要做什么?”

        付先先恼了,一推夏想:“瞧你胆小的样子,胆小如鼠,肯定又想歪了,我是想让你陪我看星星看月亮看流星……”

        虽然夏想级别很高,但年龄不大,应该正值既有实力又有新意的最佳浪漫期,不过一入官场深如海,他毕竟是官场中人,不可能放任一次,一夜不归。

        还没回答付先先,眼睛的余光一扫,忽然发现正前方来了几个人,三男一女,三个男人一看就无良社会小青年,中间的女人夏想更是认识,竟是杨遥儿。

        真是晦气,好好的怎么又遇到了她?

        杨遥儿也发现了夏想,本来想将头扭到一边,却一眼看到了夏想旁边的付先先,顿时眼睛一亮,几步来到夏想面前,还未开口,先放荡地大笑出声。

        笑了一声,她才说道:“大叔,我以为你是正人君子,原来也是伪君子,刚才装得挺象,转眼就来泡妞了,我还以为你真有本事坐怀不乱。”

        杨遥儿的话大有含义,付先先就立刻一脸疑惑地看了夏想一眼,随即猜到了什么,不等夏想说话,“呼”的一声站了起来,气势地说道:“你是谁?就凭你这副德性,也有资格评论他?也不回去照照镜子,长得跟妖精一样。”

        杨遥儿勾引夏想不成,心中正有气,在她眼中,天下男人一样贱,见了女人都走不动,而她又自认貌美如花,夏想却不正眼看她,就心中大不自在,刚找了几个男人消遣,不料正遇到夏想和一个女人亲密无间,而且女人还比她漂亮几分。

        在羡慕嫉妒恨的情绪之下,杨遥儿又被付先先一顿数落,顿时火冒三丈:“你又是谁?不学好,学别人当小三,是不是还觉得挺美?长得这么丑,要胸没胸,没屁股没屁股,说不定身子也不白,穿得挺光鲜,脱光了就成了落毛鸡了……”

        付先先虽然当年也是小魔女,但她和杨遥儿的放荡不同,而且她毕竟出身世家,再叛逆也有家教,哪里如杨遥儿一样泼妇行径而且又口无遮拦,被杨遥儿满嘴喷粪骂得哑口无言,她可不和杨遥儿一样能当众大放厥词,气急之下,一扬手,“啪”的一声,清脆而干脆地打了杨遥儿一个耳光。

        这一个耳光打得杨遥儿呆若木鸡,愣住了,也让夏想一下惊住了,更让杨遥儿旁边的三个混混震怒了——谁也没有想到的是,一个耳光竟然引发了一场意想不到的大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