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20章 落网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20章 落网

    作品:《官神

        郑盛接过夏想的话说道:“国资委在唐加少的问题上,负有一定的政治责任。www.00ksw.org”

        一言定音,省委书记金口一开,赵林的命运就一片黯淡了,没办法,出了问题必然要找替罪羊,付先锋也不好再多说什么,整个形势都在郑盛和夏想的掌控之下,他和叶天南自始至终都没有占据主动。

        “夏书记,纪委准备对唐加少和毕鹏采取措施,是不是应该事先知会省政府方面一声?”付先锋终于将胸中憋闷已久的浊气吐出,问出了口。

        “不是纪委不尊重省政府,是出于保密的需要,只能先采取措施再通报……”夏想也知道付先锋是想找回面子,找个台阶下。从程序上讲,不通知省政府也没有问题。但依照惯例,必须要尊重作为省委二把手的省长。

        “这事不能怪夏想同志,他事先和我打过招呼了。”郑盛第一次在夏想面前替夏想兜了底,表现出了有担待的一面。

        一把手说他事先知道,别人就只能闭嘴了。不闭嘴还能怎么着,难道还要当着一把手的面不服气,整个湘省,不管有人多不懂规则,只要一把手说他全部知情,别人就无话可说。

        叶天南悄然向付先锋使了个眼色——虽说副职向正职使眼色有不敬之意,但眼下形势对自己一方极其不利,他也顾不了太多了,现在的情景是,只要先将唐加少和毕鹏事情圆过去再说,至于国资委主任赵林,能保则保,不能保,则牺牲。

        “我提议,开除唐加少的党籍,并建议国资委依法将其免职。到于毕鹏的问题,请夏书记发表看法……”叶天南知道唐加少保不住了,就丢掉再说,而省纪委究竟掌握了多少毕鹏的证据,他心里没底,所以想从夏想的提议中听出高低。

        “毕鹏同志的问题,等将其捉拿归案之后,纪委再根据其情节轻重,向省委提交处分意见。”夏想没有透露半分,嘴巴严实得很。

        “也好,下面就研究一下怀阳大桥的善后问题,我的意见是……”叶天南也识趣,立刻转移了话题,他的意见也是刚才郑盛提议的补充,无非是由省委省政府牵头成立事故调查组,但在具体负责人选上,提出了和郑盛不同的看法。

        最后经过讨论,还是按照郑盛的意见,由郑盛指定的人全权负责调查组的一应事宜,基本上,会议始终在郑盛的掌控之下,付先锋和叶天南一直被压得死死的。

        或许是觉得太难堪了,又或许是认为夏想今天的表现太抢眼太傲慢了,会议结束的时候,付先锋就突然很不合时宜地多问了夏想一句:“夏书记,我倒想问你一下,万一唐加少和毕鹏一直没有被抓捕归案的话,纪委最后怎么定性?”

        言外之意就是说,你说唐加少身上有事,你说毕鹏和湘省道桥有幕后交易,但如果没有当事人的认罪,最后又该怎么收场?

        夏想见付先锋眼光闪动之中,似有光芒,就明白付先锋心中断定唐加少可以从容逃走,也更让他清楚了纪委内部和付先锋、叶天南之间的联系非常密切,甚至可以断定付先锋躲在幕后,不敢说一定亲自参预了一切,但一定事先知道唐加少和毕鹏的潜逃。

        夏想见有人非要自讨没趣——他本来想晚一点再汇报唐加少落网的消息——但现在付先锋非想今晚失眠,他也就提前说了出来:“谢谢付省长对纪委工作的关注,正好我要向郑书记和各位领导汇报一个最新进展,刚刚收到湘江市公安局消息,唐加少落网了。”

        “什么?”一向山高云深的叶天南顿时脸色一变,一下站了起来,“夏书记没开玩笑?”

        付先锋也是大惊失色:“真的假的?”

        从两头老奸巨滑的老狐狸的失态之上,夏想更是心中断定,唐加少的落网,必定要让某些人彻夜难眠了。

        第一次目睹叶天南的失态和付先锋担任省长以来的第一次震惊,夏想心中的恶气总算长出一尽,感觉是前所未有的舒畅。

        只不过夏想也知道,其实斗争才刚刚开始。好在取得了阶段性胜利,还是值得开心一场。

        会后,夏想离开省委大院的时候,见付先锋的办公室依然灯光明亮,他就知道,付大省长注定要失眠了。

        第二天一早,怀阳大桥出现重大安全事故和唐加少被捕的消息就传遍了省委,顿时人心惶惶,都知道一直在湘省屹立不倒的湘省道桥要出大麻烦了。

        付先锋确实一夜未睡,他左思右想了一夜,猛然下定了决心,湘省道桥还没有到全面倒塌的时候,他还要力保,因为湘省道桥是他和叶天南一系之间的纽带,湘省道桥不倒,他和叶天南之间就有牢固的合作基础。

        从付先锋的出发点考虑,他和叶天南全面合作,所图的当然是尽快在湘省站稳脚跟,巩固势力,谋取政治利益最大化,为下一步郑盛一走就直接接任省委书记打好坚实的基础。

        付先锋也清楚的是,他和叶天南合作也不过是权宜之计,只是各取所需罢了。实际上如果不是夏想一来湘省就介入调查湘省道桥,逼得叶天南有点手忙脚乱,叶天南也未必和他一拍即合。说到底,他还应该感谢夏想才对。

        但夏想为人太固执太自以为是了,湘省道桥在湘省多年不倒,肯定有深层次的历史原因,他一上任省委纪委书记就想出重手整治,是太自信了还是太想出风头了?

        夏想在政治上还是太天真了,什么正气,什么公理,什么道义,政治就是**裸的利益交换,谈什么理想和目标,就太虚伪太高尚了。

        付先锋也知道,就在夏想当面说出唐加少落网的一刻起,他和夏想之间,已经再次站在了一道鸿沟的两岸。除非他放弃和叶天南的合作,否则夏想和他将会渐行渐远,并且说不定还有成为大敌的一天。

        但眼下想在湘省有所作为,他身为省长,不可能跟书记合作,只能和叶天南携手。虽然他也知道,其实夏想的选择也非常明智而聪明,但对于夏想终究站在了他的对立面,他还是感到深深的失望和不安,还有不满和难堪。

        因为当初他一心运作夏想来湘省,是想让夏想前来助他,虽然最终夏想得以前来湘省并非是他一手推动,但毕竟他曾当面向夏想提出,结果夏想来后,竟然走到了他的对立面,还是让他不免新恨旧仇一起涌上心头。

        既然眼下走到了关键的节点上,付先锋也不可能就此放手,他经过一个不眠之夜的思索,还是决心要继续走下去,国资委主任可以牺牲,唐加少可以当成弃子,但如果将高速工程项目再交给湘省道桥,那么湘省道桥就不可能倒下!

        至于唐加少……付先锋有理由相信以唐加少的聪明,不会乱说话!

        不知不觉天亮了,望着窗外朦朦的亮光,付先锋知道,今天一天,将会是纷乱的一天。

        ……因为湘省道桥承建的怀阳大桥的倒塌和唐加少落网的消息,同时传来,就一下将湘省道桥推到了风口浪尖之上!

        下午,国资委党组紧急会议之后,正式宣布免去唐加少湘省道桥总经理职务,并开除党籍和公职,由副总经理高成接任总经理一职。

        唐加少被双开的消息再次引发了不少人的猜测,尽管唐加少级别不高,换了别的正处级干部的任免和落马,还真入不了在省委大院之中机关干部的眼,但唐加少级别不高,却位置显要,再加上谁不清楚湘省道桥背后的势力有多庞大,就都清楚,怕是一场政治风云就要风起云涌了。

        下午晚些时候,怀阳大桥事故传来新的进展,死亡人数已经上升到了20人,事态严重,已经惊动了国务院!

        付先锋本想留在省委,以便随时关注唐加少案件的进展,但身不由己,怀阳大桥事故扩大,他必须亲临现场,就只能连夜动身。

        付先锋不放心,临行之前还和叶天南面谈了几分钟。叶天南也表示,将尽最大的可能将事态控制在可控的范围之内。

        不过叶天南隐隐担心,怀阳大桥的事故如果死亡人数再增加的话,后果不堪设想,有可能湘省道桥会从上而下,被全部大换血,到时如果都换上了郑盛的人马,湘省道桥就不再是他的湘省道桥了。

        或许对方要的不是打垮湘省道桥,而是要釜底抽薪!

        付先锋刚走,就另有一个惊人的消息传来,毕鹏在楚省落网了!

        当头一棒!

        叶天南一向镇静自若、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表情,终于震惊了,幸亏是他的办公室内他惊讶当场,目瞪口呆,否则要让外人看到,将是他最大的尴尬。

        叶天南十分不解,唐加少落网还勉强可以接受的话,毕鹏的心思缜密,行事谨慎,他怎么就也被抓住了呢?不妙,大大的不妙。

        唐加少和毕鹏在一天之内,相继落网,顿时让省委风向大变。原先在省委常委会上,夏想提出问题之后,就让夏想的分量增加了一些,但事后唐加少和毕鹏同时潜逃,又让不少人坐等看他的笑话。

        此次两人出逃一天就被火速抓捕,立刻又让夏想分量大增,同时笼罩了一层神秘的光环。

        更让不少人睁大眼睛的是,事情,将会如何收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