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18章 形势急转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18章 形势急转

    作品:《官神

        “付省长……”

        夏想见付先锋的反击来得够快够直接,就知道一动毕鹏,果然惹怒了付先锋,他心中也是冷冷一笑,向来政治之上,没有永恒的朋友,不过如付先锋一样,翻脸比翻书还快的省长,也不多见。www.00ksw.org

        “我不赞同您的说法,纪委方面确实是走漏了风声,但是有人故意为唐加少和毕鹏通风报信,是严重的违纪行为。我现在正准备在纪委内部开展整顿工作,一旦查出是谁,就会上报省委和中纪委,要求将其调离纪委系统!”

        叶天南本来正襟危坐,一听夏想此话,不由自主欠了欠身子,心中一惊,心想夏想的话够冲的,简直就是一点情面也不给付先锋留,好歹付先锋也是堂堂的省长。

        不过叶天南也听说过付先锋和夏想之间的恩怨,旧仇新恨一起算,也难怪付省长会和夏书记之间反目成仇。

        只不过话又说回来,付省长刚才指责夏想没有带好纪委的队伍,也是失策,正好让夏想借机打脸了。叶天南心中也不免多想,夏想真要不按规矩出牌,万一查出了是谁通风报信,就强烈要求将其调出纪委系统,还真一件头疼的事情。

        郑盛见机不可失,就及时力挺夏想:“夏书记初来湘省,对纪委的工作不太熟悉也可以理解,当然也不排除纪委内部个别人员违纪透露消息,省委支持夏想同志查实真相,不管涉及到谁,省委绝不会姑息!”

        夏想点火,郑盛放炮,结果就让付先锋悬空了。

        叶天南就及时解围了:“纪委内部的事情,相信夏书记自己能处理好。再说,唐加少和毕鹏是不是有事,还得走过了程序才能确定。不管如何,纪委的工作方法需要改进,不能放过一个贪官,但也不能吓走一个好官。”

        叶天南其实比付先锋更含沙射影,言外之意是指夏想的工作不力,导致唐加少和毕鹏被吓跑了,而两人是不是真有事情还不好说。甚至还有暗指纪委冤枉了唐加少和毕鹏之意。

        夏想也从付先锋和叶天南一唱一和之中听出了什么,恐怕是唐加少和毕鹏逃走之前,两人事先早就得知了,说不定还传授了一些机宜。估计也是心中笃定,认定唐加少和毕鹏不会落网。

        只要两人成功脱逃,不但让他在湘省的第一次出手落空,还让许多指向湘省道桥的线索为之中断,确实是一着妙棋。

        毕鹏掩藏很深,要不是梅升平不知从何处得来的材料,他还不知道毕鹏的问题比陈工方严重多了。

        “好官如果能吓走,就不是好官了。”夏想微微一笑,嘴角一翘,不无嘲讽之意,“身正不怕影子斜,纪委不会冤枉一个好干部,也不会放过一个贪官,请叶书记放心,湘省纪委的反腐工作虽然不是很出色,但纪委同志的工作热情很高。”

        夏想在付先锋和叶天南的前后夹击之下,镇静自若,开始了反击:“在此,我正要向郑书记和各位领导汇报一下纪委最近的工作计划。为了提高纪委干部反腐工作的效率和水平,纪委决定选派部分优秀同志到楚省纪委学习楚省的反腐经验,同时,拟选派几名副书记到中纪委进行培训学习,以便进一步提高领导水平和工作能力。”

        郑盛微微点头:“夏想同志的提议很好,很好,纪委的工作近年来确实开展不力,不比其他省份,就是和兄弟省份楚省相比,也落后了许多。同志们,我们不要沾沾自喜地认为湘省没有贪官,是因为我们的工作不到位,是因为我们没有始终将人民群众的利益放在一位。总是以维护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为借口,不反腐倡廉,不下狠手惩治贪官,找各种理由开脱,同志们,我们都要反思一下,是不是我们没有切实负起责任,没有将反腐工作当成一项重要的工作来抓?”

        郑盛发表了一番长篇大论,痛心疾首地指出了湘省目前在反腐工作上所面临的严峻问题,指出今后一段时间内,省委要全力支持纪委的反腐工作,要在全省范围内开展一次党风整风运动。

        好好一次碰头会,因为夏想的提议,又让郑盛掌握了主动和节奏,开成了一次反腐工作的总结会议,而付先锋提出的对夏想的刁难,都被夏想一一化解,并且还反手一击,又击中了付先锋和叶天南的软肋。

        付先锋和叶天南脸色都沉了下来,二人对视一眼,都知道今天的会议,又被夏想成功策反,然后被郑盛成功利用了。

        最后夏想的几项提议在会议上达成了共识,尽管叶天南心里清楚,夏想提出和楚省纪委的交流其实是打脸和讽刺,选派省纪委副书记到中纪委培训是夺权之举,但夏想的提议合情合理,理由冠冕堂皇,郑盛满口赞成,他和付先锋找不到任何反对的理由,只能附和。

        谁让夏想占在了道义的至高点,现阶段反腐问题确实是大问题,谁敢反对反腐,谁就跟中央唱反调,身为党的高级干部,叶天南和付先锋这点政治觉悟还是有的。

        同意归同意,两人都一致认为,唐加少和毕鹏的逃跑计划,周密而万无一失,夏想的如意算盘,必定落空。

        关于付先锋提议的湘江市常务和常委两个副市长的提名,尽管叶天南附和了提议,梁夏宁也是原则上赞成,而夏想不置可否,但郑盛还是力排众议,暂时压了下来。

        一散会,郑盛就留夏想单独会谈,就夏想下一步和楚省方面的互动,交流了看法,并且提出了几点意见,夏想一一虚心接受,明白郑盛也是支持的态度,有意以湘省省委和省纪委的双重名义,来和楚省进行交流。

        学习楚省的反腐工作经验,选派干部到中纪委培训,是夏想谋划收权的第一步,也是精心策划的第一局,相信可以收到预期的令人欣慰的效果。

        身为纪委书记,不能将纪委经营得水泄不通,怎么在湘省严惩一批贪官?

        理想很美好,当然,现实很残酷,眼下的唐加少和毕鹏的一关过不去的话,会很打击士气,也不利于下一步工作轰轰烈烈地开展。夏想表面上镇静,其实内心还是忐忑不安,因为现在他对于能否抓获唐加少和毕鹏,也是心中底气不足。

        湘省不比燕省,下面的各地市对他而言,太陌生了,根本使不上力。

        一天过去了,省委的较量都落幕了,唐加少和毕鹏还没有任何消息。

        难道真的让他们都逃脱了?快下班的时候,夏想接到了付先先的电话,邀请他参加严小时的压惊宴,庆祝严小时正式出院。

        严小时听了他的话,当天办理了出院手续,他不露面的话也说不过去,就答应了。

        严小时也没请别人,就他和付先先,一共三个人,在毛家饭店要了一个精致的雅间,夏想左边严小时,右边付先先,可谓美人在侧,花好月圆。

        严小时基本上完全康复了,不细看,绝对看不出脸上的伤痕,只不过她在夏想面前,还是尽量避免提及唐加少,夏想也清楚,她心中对唐加少肯定恨之入骨。

        其实夏想也恨不得当面痛打唐加少一顿,先打脸,后踢要害,虽然他现在血仍未冷,激情还在,但毕竟是堂堂的副省级领导了,再动粗就不象话了,甚至还不能表露出来,位置高了,也有束手束脚的一面。

        不过还好,夏想不用亲自动手,自会有人出手帮他解恨,当然前提是将唐加少绳之以法。

        和严小时、付先先的聚会还算融洽,谈笑风生,严小时的状态正在恢复中,也不能强求她一下心身痊愈。

        不过说着说着,夏想本不想提唐加少还没有消息的事实,但严小时还是主动问了一句。夏想也不能骗她,只好如实回答。

        严小时却坦然一笑:“他早晚会被抓住,会不得好死。夏想你答应我一件事情,不管多艰难,都不要放弃抓住唐加少的努力。”

        “于情于理,我都不会放过唐加少,小时,我会替你讨还一个公道……”夏想话音未落,电话忽然响了。

        付先先很不满地说:“不许接。陪着两个美女还要接电话,你太没品味了。”

        夏想不理付先先,因为他已经看到了来电,是省委的专线。

        夏想接听之后,里面传来了郑海棋急促的声音:“夏书记,我是郑海棋,向您汇报一个紧急情况,怀阳大桥突然垮塌,造成了重大人员伤亡!”

        虽然郑海棋没有明说,但夏想一下猜到了,不消说,怀阳大桥一定也是湘省道桥承建的工程项目!

        好一个塌桥公司的湘省道桥,夏想出离愤怒了,省政府不下手整顿,好,那他就直接以纪委的名义釜底抽薪了。

        夏想马上动身要回省委开会,刚下楼就又接到了电话,唐加少落网了!

        夏想几乎要仰天大笑了,唐加少此时落网,显然是为即将上演的一场戏做好了开场白,也为不少人敲响了丧钟。

        是该大张旗鼓地出手了,夏想义无反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