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11章 临界点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11章 临界点

    作品:《官神

        “听说晨东市副市长陈工方因为晨东大桥的倒塌事故,被纪委双规了?”梅升平又明知故问了一句。www.00ksw.org

        夏想端起茶杯,轻轻转了一圈,心中起伏不定,围绕着一个湘江市长的任命,政治斗争不但扩大化了,而且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关键还有,眼前的问题是他在梅、付两家之间,必须选择一个了。

        梅升平的条件很丰厚,也很诱人,对夏想的大计大有裨益。但有一点,一旦他打出这张牌,他和付先锋之间,就几乎没有了再合作的可能!

        非常关键的一步。

        没想到,在来到湘省还不到半年,就面临着如此重大的抉择,来势之快,来势之猛,都出乎夏想原先的估计。

        只沉吟了片刻,夏想就是夏想,不但眼光超远,而且还当断必断,他暗叹一声,也不能怪他决绝,怪只怪,付先锋不管走到哪一步,都难逃性格之中的投机和冒险的不安分因素。

        付先锋和湘省道桥的走近,想借助湘省道桥背后的势力与郑盛抗衡,以便取得一个省长应有的权威,做法无可非议,但还是太势利太激进了。

        夏想终于回应了梅升平的问话:“陈工方最大的问题不在晨东大桥上,而是他贪污受贿和多房多妻的严重问题。”

        “陈工方只是普通副市长,他只是小虾米。”梅升平会心地笑了,知道夏想接招了,“晨东大桥倒塌这样重大事故,要是在楚省,少说也要揪出五六个贪官出来。当年的‘襄樊之战’不过是因为一个县处级干部因为买官不成,人财两空就怒而揭发,就掀翻了7名厅级高官,上至市委书记,下到县委书记,一锅端了……”

        梅升平只是点到为止,他是楚省省长,不好对湘省的政局点评,但言外之意很明显,是暗讽湘省的反腐工作不利,官官相护。

        但另外的暗示就更明显了,是让夏想以晨东大桥的倒塌为契机,可以好好地在晨东市打一场“晨东之战”,连锁反应之下,波及到整个湘省的局势,更会大有收获。

        夏想心中没有说话,梅升平是要送他一份大礼,但相应的,他也要付出不菲的代价。不过政治上的事情一向如此,有得必有失,必然要有取舍。

        夏想就下定了决心,开了口:“今天的龙井茶不错,能不能送我一点?”

        梅晓琳本来一直在一旁,默不作声,目光不时地跳跃,有时看向窗外,有时又落在夏想身上,但目光闪烁不停,显示了内心强烈的不安。

        诚然,梅晓琳首先是女人,因此渴望夏想的支持。其次她是官场中人,也期盼夏想的立场能向她倾斜,再加上她对夏想复杂的情感,因此,夏想的立场,对她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

        不仅仅是前途,还有心中一丝难以言明的情感。

        于公于私,梅晓琳心中千言万语,却又难以开口,她怕开口也是失望,更想亲耳听到夏想说出希望,30多岁了,从来没有象今天一样患得患失,坐立不安。

        直到夏想开口要茶,梅晓琳心中的巨石才一下落了地,只感觉全身是从未有过的轻松,按说她好歹也在官场历练多年了,不该失态,但夏想刚一开口,她就忙不迭说道:“龙井茶是我的珍藏,我还有半斤,都送你。”

        梅升平眉毛一挑,无奈地摇摇头,呵呵一笑:“晓琳,你刚刚答应将茶送我,怎么一女嫁二夫了?总要和我商量一下再让给夏想也行。”

        既是暗指梅晓琳太过急切,又是指责梅晓琳不该太没涵养,就算利益再大,也有必要矜持一下,毕竟人在官场,怎好失态?

        梅晓琳欣喜之余,哪里还顾那么多,俏皮地一笑:“叔叔,夏想又不是外人,没那么多讲究。”

        梅升平暗暗叹息一声,也就是夏想,换了别人,还真不好说今天的会面是好是坏,他还是适时地提醒了梅晓琳一声:“是不是外人,但在外面,还是要叫夏书记,不能直呼大名。”

        夏想笑了,知道梅升平比起以前谨慎多了,也收敛了许多,官居高位,果然能让人多少改变一点性情。

        第二天,梅升平又在湘省停留了一天,并会见了郑盛,当天下午,他就返回了楚省。此次来访,签定了一揽子协议,但是不是空头支票,以后能不能具体落实,就不好说了。

        梅晓琳的茶叶,昨天晚上就摆在了夏想的眼前,茶叶确实不错,茶叶附带的说明书,也更是耐人寻味,夏想差不多静坐了半夜,最后才郑重其事地泡了一杯浓茶,慢慢地品尝了几口。

        梅升平前脚离开湘省,夏想后脚就来到了付先锋的办公室。

        也是夏想第一次主动迈进省长办公室。

        付先锋热情地欢迎夏想,亲自起身相迎,还拉着夏想的手进了办公室,当时门没关,就让不少人目睹了付省长和夏书记之间的亲密关系。

        只是夏想心里清楚的是,再演戏,也掩盖不了他和付先锋之间越来越严重的分岐。

        付先锋亲自泡了一杯茶递到夏想手中,说道:“来,尝尝雨前的绿茶,碧螺春,味道淡雅,回味悠长,很适合你。”

        夏想接茶在手,也没过多客气,直接就喝了一口:“确实好茶,付省长是比较喜欢碧螺春了?”

        付先锋点头默认:“我听先先说,你也爱喝碧螺春?”

        夏想呵呵一笑:“我最爱龙井。”

        此话一出,付先锋脸色微微一变,迅即又恢复如初,轻轻关上了门,不再借茶喻事,而是直接切入了正题:“夏书记,经过慎重考虑,我还是认为毕鹏同志更适合担任湘江市长。”

        意思是没得商量了?夏想也是微微失望,付先锋心机重不是问题,问题是,他投机的心理过重。事事想到投机,事事都以个人利益为最大的出发点,就过犹不及了。

        “我会反对毕鹏的提名。”夏想也没再绕弯,直接说出了他的决定。

        付先锋也是一脸遗憾:“虽然有点遗憾,不过没关系,各有各的看法,各有各的表述,最后还是少数服从多数吧。”

        话说得很坦然,其实很强烈的暗示就是,常委会上见高低,另外的潜台词就是,他已经获得了大多数常委的支持。

        “付省长……”夏想奉劝了付先锋一句,“梅省长诚意十足,要不要再考虑一下?”

        付先锋打了句官腔:“夏书记,你也知道我的为人,公私分明。梅晓琳确实是我的侄女,但她毕竟资历浅了一些,难以服众。再说,我也是为了她的成长着想,再在副厅的岗位上锻练一两年,对她很有好处。”

        这一番话说得很是敷衍,一点水平也没有,夏想就知道付先锋已经失去了耐心,不管付先锋是基于什么出发点,他知道,他和付先锋之间,已经就此事没有了任何握手的可能。

        夏想遵奉的原则是好说好散,起身和付先锋握了握手,就此别过,付先锋还送他到了门口,依然礼遇十分。

        夏想笑着冲付先锋一点头,转身就走,刚走两步又蓦然站住,回身很随意地说了一句:“付省长,我建议国资委罢免唐加少的湘省道桥的总经理职务,省得到时被动。”又停顿一下,补充说道,“只是建议,仅供付省长参考。”

        国资委是否对一个处级的国企领导免职,用不着惊动堂堂的省长,但夏想就是当着付先锋的面说了,就很有意味深长的内容了,而且还是善意提醒以免到时被动的提议,说法委婉,其实暗藏机锋!

        很明显,纪委掌握了唐加少的证据,说不定要对唐加少出手了。如果纪委方面直接拿下了唐加少,再稍微引导一下前一段时间在唐加少打人事件之中,国资委始终没有表态的事实,国资委不是被动了,而是很被动,估计会被媒体口诛笔伐。

        付先锋的脸色一下变得极差,夏想绵里藏针的手腕,又一次让他心中埋藏已久的伤痕,再次隐隐作痛,一时间,似乎还听到了下马河奔流的河水之声。

        他和夏想之间真的要渐行渐远了?领教过几次夏想让人防不胜防的手段的付先锋一时失落,呆立在省长办公室的门口,半天没有动弹一下。

        两天后,又召开了一次书记办公会,一致决定,作为湘江市委候选人,提名梅晓琳和毕鹏,并正式提交到常委会进行表决。

        此次书记办公会具体是怎样的情景,夏想并不清楚,因为他有事没有参加。

        作为一次重要的人事任命的常委会,会议一召开,就十分肃穆,所有常委早早到齐,三五成群,交头接耳,小声地议论并且交换意见。

        夏想坐在四号位置,脸色沉静如水,手中拿着一叠资料,不时地翻看几下,他没有和其他人交换意见,只是在刚进来时,和梁夏宁点了点头。

        今天的常委会,将是湘省局势的一次大检阅,也是在付先锋担任省长以及夏想担任省纪委书记以后,第一次重新洗牌的预演,会为湘省今后的局势,带来深远的影响。

        郑盛最后一个来到会场,他步伐稳健,坐在首位之后,目光环视众人一遍,郑重地开口说道:“现在开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