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07章 冲突升级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07章 冲突升级

    作品:《官神

        按照惯例,纪委工作人员找一些官员问话,会适当地保持低调,出于替官员声誉的考虑,或是爱护官员的出发点,要么暗中来问话,要么要求官员在适当的时候到纪委去一趟。www.00ksw.org

        总之,除非是双规当事人,一般不会将事情闹得人人皆知。

        但此次请唐加少前往纪委接受问话,显然就是故意要让他难堪,就是要让他的名声受损,要让他在大庭广众之下丢人!

        正值上班时间,纪委工作人员的声音又大,唐加少一瞬间就觉得如同被人扒光了衣服,身上的隐疾全部暴露在了人前。

        “唐加少同志,请跟我们到纪委一趟,有些问题需要和你核实一下!”语气很不善,而且冷冰冰,摆出的就是高高在上的姿态,而且眼神很冷,似乎唐加少已经是阶下囚一样。

        唐加少就很不高兴:“我还有会要开,能不能等一下?”

        不料对方也寸步不让:“最好现在就走,我们的工作也很忙,要是一直在等你一个人,来来往往的人会更多……”

        唐加少无语了,什么时候纪委也变得这么无赖了,摆明了就是威胁他,意思是说等的时间越长,知道他被纪委叫去问话的人就越多,真够无耻的。

        但就是无耻了,唐加少也没有办法,只好收拾东西,跟人上路。

        到了纪委,接待他的是省纪委督察一室的主任宋无品,先是和他随意聊天,然后就说到了陈工方反映湘省道桥在承建晨东大桥的时候,他接受贿赂,并指示采购经理骆新以次充好,偷工减料,等等。

        宋无品的态度很和蔼,没有审讯的意味,只说找他了解一下情况。

        唐加少当然矢口否认,声称绝无此事。现在骆新早不在湘省道桥了,还拿骆新说事,可见有人故意栽赃陷害,混淆视听。

        宋无品也不下结论,只说纪委会再深入了解一下具体情况,就很客气地礼送唐加少回去。

        唐加少心中憋屈,这叫什么事?这叫以权谋私,问上几句就放他走人,明显是故意让他丢脸,就是让他不自在。

        欺人太甚!唐加少怒了,回去的路上让司机将车直接开到了沁香园,准备发泄一下,以去去晦气。不料在沁香园停车的时候,不小心和旁边的车发生了碰撞,没想到对方也是一个硬茬,二话不说就动了手。

        对方人多势众,几个回合下来,唐加少和司机被人打鼻青脸肿还不算,连肋骨都打断了几根,甚至胳膊也被折断了。从对方下狠手毫不留情的手法而且还故意打脸来看,似乎有故意之嫌。

        唐加少脸肿得象猪头,浑身散了架一样,痛得满地打滚,连门牙也被打倒了两颗,要不是有人及时发现报了警,说不定对方非得把他打残废了不可!

        狠,真他妈的狠!

        唐加少心中愤恨,就猜测是夏想找人暗下黑手报复他。从正面没能拿他怎样,就使出了下三流的手段,真是一个卑鄙小人。

        只来及骂夏想一句,唐加少就晕死过去,随后被人送进了医院,经医生检查,至少要住院休养半个月才能复元。

        ……省委,省纪委书记办公室,夏想正在和宋一凡通话。

        宋一凡现在学业繁忙,没时间来湘江,就嚷着让夏想抽空回京看望她一次,否则她跟他没完。夏想认识的一帮女人之中,就宋一凡跟他撒娇最得他心,也最让他舒心。倒不是他偏爱宋一凡,实在是因为宋一凡年纪最小。

        小,就有小的优势。

        夏想也确实该回京城一趟了,转眼来湘江三个月了,曹殊黧说要过来,还一直没有成行,也是最近工作繁忙,有点不好脱身。

        倒是卫辛渐渐适应了和连若菡在一起的日子,也变得稍微开朗了许多。不过听连若菡说,曹殊黧不喜欢卫辛,不知为什么,就是对卫辛没有好感。好在曹殊黧再不喜欢一个人,也不会表现出来,她的温柔娴淑,确实是女人之中的典范。

        夏想却清楚曹殊黧不喜欢卫辛的原由所在,一个是前世最爱他的女人,一个是今生最爱他的女人,两人相见,必然会有天然的敌意。命运有着极其强大的惯性,或许在曹殊黧眼中,卫辛的小女人气息、她的细心和温存,都和她有太多相似之处,就会让她不可抗拒地对卫辛有提防和警惕之心。

        肖佳倒是一切还好,所有女人中,肖佳是最让夏想省心的一个。

        金银茉莉去了瑞士,哦呢陈依然留在秦唐,日子过得还算滋润,在秦唐的发展还算不错,英雄迟暮,哦呢陈野心也不大了,总算老了有事可做,他是真正的心满意足了。

        古玉一直留在京城,她和严小时关系最好,如果她听到了严小时的遭遇,肯定会第一时间飞来——不过夏想没有告诉古玉的打算,还是不要让她操心了,等严小时好了以后再说。

        刚刚放下宋一凡的电话,夏想活动了一下腰,电话又突兀地响了,他也没有多想,随手拿起就接听了。

        “你好,我是夏想。”

        “夏书记,你来湘省最好安分一点,否则,小心没有回头路走!”是一个陌生的男人的声音,声音很低沉、阴森,充满威胁之意。

        恐吓电话?夏想反而笑了,他一路走来,见过太多的人身威胁,也接过太多的恐吓电话,早就不当一回事儿了。

        曾经前任总理还被一些暗杀组织明令列为暗杀对象,据说曾经险遭6次暗杀,相比之下,他一个省纪委书记,接到威胁电话就太正常了。

        “我向来会走好我的路,我还想劝你一句,别鬼鬼崇崇地躲在后面打什么恐吓电话,浪费表情浪费时间,手段也太幼稚了。”夏想冷笑一声,就想挂断电话,实在是懒得和他多说一句。

        不料对方又说:“我可不是吓唬你,夏书记,湘省不比燕省,你人生地不熟,随便出点事情就是大事。我奉劝你一句,别玩过火了。要玩,就光明正大地玩,别他妈的暗下黑手!”

        对方骂了一句脏话,就挂断了电话。

        夏想还纳闷,他什么时候暗下黑手了?来到湘省之后,一切都在规则之内过招,他连萧伍都没有带来,谈何暗下黑手?

        正纳闷时,电话又响了,是付先先来电:“哎,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替你和小时姐出气了……刚才几个人狠狠收拾了唐加少一顿,打得他比小时姐惨上十倍。他现在住院了,没有十天半月别想下地!”

        啊……夏想哭笑不得,付先先侠义心肠,但好心却办了坏事,因为她开了一个不好的头!

        一直还算良好的秩序,被付先先的意气用事,完全打乱了,弄不好要出乱子。

        但又不好批评付先先什么,只好告诉她以后不要乱来,毕竟现在是在湘省,万一用人不对,事情败露了,可是天大的丑闻。

        付先先可是堂堂的付先锋付大省长的亲妹妹。

        付先先以为夏想会夸她一通,不料竟然是含蓄地批评,她不高兴了:“你没心没肺,一点也不关心小时姐,我生气了,从现在起,决定一周不理你。”

        夏想想劝付先先两句,不料付先先这一次气性挺大,竟然直接挂断了电话。

        夏想一想,算了,随她去,现在他还真没有时间去哄她,因为唐加少被打住院,不用想,方方面面不少人都会将罪责推到他的身上,就算嘴上不说,心里也要记上一笔。

        对他的形象不利倒没有什么,怕的就是对方一怒之下,也会如法炮制,都不按规矩出牌就麻烦了。

        夏想还真猜中了,一天后,本来已经做通了工作准备回来作证的原湘省道桥采购部的经理骆新,突然就失去了联系,消失了。

        这才只是第一步。

        随后,一直在晨东监狱服刑并且改造表现良好的王虎,突然伙同狱友越狱,在屡次警告的情况下,依然死命逃窜,最后警察只好被迫开枪,将其击毙!

        王虎如果表现良好的话,再有三五年就出狱了,他除非得了失心疯,否则现在越的哪门子狱?他以为他是斯科菲尔德?学美国连续剧学越狱玩?

        开什么国际玩笑。

        王虎被人陷害了,死得冤!

        王虎当初向李从东交待,他有当年采购时的对话录音,录音还没有交出,他就已经死亡,而对话的关键证人骆新失踪,这条线索,十分彻底地断了。

        夏想说不恼火是假的,虽说事情是因付先先而起,但他身为男人,不好埋怨付先先一个小女人的心思,好在他拿得起放得下,只不过堵死了一条路,还另外有路可走。

        只不过相对来说,过程要稍微曲折一些罢了。

        正当夏想准备着手布局另外的棋路之时,又有意想不到的意外出现了,湘江市长李阳的调任提前了,也就是说,必须在半月之内定下下任市长的人选,而此时,显然郑盛还没有完全做好扶梅晓琳上位的准备。

        忽然就传出了消息,楚省省长梅升平率经贸团将于一周内来湘省访问。

        政治斗争,上升到了两省之间的冲撞了。

        而夏想更清楚的是,梅晓琳的市长,因为围绕着湘省道桥之间的政治斗争,而空前地艰难。因为谁掌握了湘江市政府,就相当于掌握了左右局势的基础力量。

        正面的第一次激烈碰撞,即将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