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05章 对峙和转机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05章 对峙和转机

    作品:《官神

        湘省的局势,一是远比夏想设想中的复杂,二是付先锋倒向湘省道桥的速度,也比他预料中快了不少。www.00ksw.org也正是因此,才导致现阶段的对峙,充满了变数和玄机。

        基本上所有的矛盾全部集中在了省纪委,也就是说,撬动大局的主要焦点落在了陈工方、沈河阳的身上,对,还有唐加少也是一个可以大加利用的契机。

        虽然夏想动用一把手的权威,将审理陈工方和沈河阳的重任交给了他信任的李从东、商江手中,但具体下面的办事人员是不是可信,是否能保密机密,他心里没底。

        至少以他的判断来看,林华建对省纪委的掌控能力相当强,中层干部之中,有相当一部分是他的亲信。而李从东和商江,两人的影响力恐怕还不如林华建一人。

        在根本不稳、变数极大的情形之下,就不得已布局拉开了对抗之势,夏想心想,怕是到了非常之时,要用非常手段才行。

        电话,是湘江市纪委书记宁海深打来的。

        宁海深第一时间向夏想汇报了唐加少的案件进展,多少出乎他的意料,不过也间接说明,宁海深也不简单,和湘江市公安系统的关系不是一般的密切。

        从宁海深的热切靠拢以及第一时间汇报情况来看,他倒是一个可用之人,夏想也明白不是所有的人都可以成为亲信,但也清楚,不管走到哪里,最需要的还是大量如宁海深一样的下属。

        “海深同志,辛苦了。”夏想就及时对宁海深的热络表现给予了充分的肯定,“我要感谢你的热心工作,同时,请代我转告市局陈局长,感谢他们的辛勤工作。”

        让宁海深代为转告省领导的慰问,显然是对宁海深的极大的肯定,也卖了宁海深一个天大的面子,宁海深立刻就听出了夏想对他的认可,就更加高兴了:“不辛苦,不辛苦!感谢夏书记对我的支持,我还有一件事情要向夏书记当面汇报……”

        夏想心中一动,大概猜到的是什么,就说:“你在市委等我,我一会儿正好有事要到市委一趟。”

        和宁海深通话完毕,梅晓琳的电话才响了起来,她接听之后立刻一脸喜色:“陈局长汇报,唐加少落网了。”

        最后付先先坚持要为严小时陪床——夏想看了出来,表面上任性放任的小魔女,其实内心也有软弱和同情的一面——夏想也没多说,告别严小时父母,就和梅晓琳火速赶到了湘江市委。

        湘江市委,市长李阳,公安局长陈习明,纪委书记宁海深都聚集在市长办公室,召开碰头会,阵势之大,规模之高,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抓获了残杀十几人的杀人恶魔,还以为市长出面,督办的肯定是轰动全国的大案要案。

        其实严小时案件,别说轰动全国了,连全市都没有几人知道,严格控制在一定的范围之内。

        唐加少是湘省道桥的董事长兼总经理,按照常理,他就算强奸了电视台的女主持人,也能用钱用权摆平,繁华的城市,在明媚的阳光之下,罪恶和黑暗太多了。但问题是,唐加少打错了人,严小时在湘江没有任何名气,甚至就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女孩,但因为有上面施压,有夏想亲自出面,打人的小事就成了政治大事。

        当然,更关键的一点是涉及到了湘省道桥。

        还有一点,唐加少虽然畏罪潜逃,但现在还是堂堂的湘省道桥的董事长,湘省国资委并没有下文免去他的职务。

        必须得承认,形势还是十分严峻。

        到了市长办公室,夏想才得知了更详细的信息,唐加少不是被抓获的,而是自首了。

        不用说,唐加少背后有人指点,自首就变被动为主动了,事情就有了更大变数,甚至最后只会刑事拘留并且罚款了事,唐加少有可能连湘省道桥董事长的位置都能保住!

        夏想也必须承认,他面临的对手,不但是前所未有的冷静,还是前所未有的强大,并且有非常庞大的势力网。

        唯一一点让他感觉到庆幸的是,湘江市委书记古建轩是郑盛的一系,梅晓琳又绝对可信,至于其他人,比如市公安局长陈习明和市纪委书记宁海深,他不用多说,有古建轩和梅晓琳在,湘江市的人事关系,应该还在可控的范围之内。

        至于市长李阳,调任在即,他基本上不会再发表任何倾向性意见了,只附和大家的意见即可,正好落个好人再走。

        市公安局长陈习明40岁开外,不苟言笑,一脸冷峻,有问有答,但很少主动说话。夏想倒也对他没有什么看法,有时性格直爽的人反而更好打交道。

        唐加少现在已经被市局控制,关押在市公安局看守所,也就是说,唐加少的问题严重与否,最后是一个什么结果出来,就全看市局的力度和立场了。

        如果市局在湘省道桥背后势力的施压下,将唐加少的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终的审讯结果就有可能偏向唐加少,甚至会是一个不了了之的结局。要知道,省政法书记兼公安厅厅长杨恒易是湘省四少其一杨遥儿的父亲。

        陈习明别看话不多,似乎对人有点冷,但也是聪明人,否则他再有能力,也不可能担任市局的一把手,将案件简单地汇报之后,他很干脆利索地表了态。

        “在此,我向夏书记、李市长和梅市长表个态,唐加少一落网,市局就接到了人情电话,我都全部回绝了。我的态度是一惯的,依法处理,不办人情案,不怕个别领导干涉。”陈习明说话的时候,谁也不看,似乎是对着空气说话,但也正是因此,显得他极有个性。

        夏想就肯定了陈习明的表态,赞赏了几句,没有就市局如何审理做进一步指示——话说多了,就成了干涉市局的工作了,他才不会落人话柄。

        其实几名领导碰头,并没有多少事情要谈,但为了显示重视此案,又必须做出样子。碰头会持续了十几分钟就结束了,夏想和李阳、陈习明握手之后,就又来到了梅晓琳的办公室,不出所料,宁海深亦步亦趋跟在身后。

        宁海深不象一个纪委书记,倒更象市委秘书长的角色。

        夏想知道宁海深有情况要汇报,就没和梅晓琳多说,只简单交待几句,就随宁海深来到了市纪委书记办公室。

        宁海深热情地倒茶给夏想,夏想也没客气,端起来就喝了一口:“还真是渴了,海深的茶水真是及时雨。”

        一语双关,宁海深笑得更热切了,很神秘地关上门之后,就一五一十地向夏想汇报了他和湘江路桥相关人员接触之后,经过调查得出的结论……夏想一直沉默地聆听宁海深的叙说,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笑容,似是鼓励,又似是赞赏,给了宁海深莫大的信心。

        “海深同志,我代表我个人谢谢你对省纪委工作的大力支持。”夏想伸手和宁海深握手,言语之中包含着丰富的信息,“需要的时候,我会再和你联系,也希望你进一步落实相关证据,做到有理有据。”

        说是代表个人而不是代表省纪委,就是要在宁海深面前树立个人的权威,言外之意当然是让宁海深以后跟着他的步伐前进。

        宁海深能不会意?几乎要喜形于色了,双手紧紧握住夏想的手,用力而亲热地摇晃:“是我应该做的,夏书记,您太客气了,我一定按照您的指示精神,做好下一步的工作。”

        “纪委工作有一定的特殊性,海深同志,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夏想拍了拍宁海深的肩膀,“听说湘江市美景很多,等有时间了,找个向导去转一转,放松一下心情。”

        宁海深脸上的笑容就几乎鲜花一样灿烂了,夏书记的暗示太强烈了,就是要让他时刻向夏书记汇报动向和心得,再关注一下夏想什么时候有心情去转转湘江市,如此大好的和夏书记建立交情的机遇,他要是再错过,就白混官场十几年了。

        唐加少落网的一夜,湘江市的夜晚和往常一样,繁华而寒喧,但掩藏在繁华背后的是,许多人彻夜未眠,几处权力地带,灯光通明,不少人聚在一起,商议对策。

        第二天,省国资委主任左金朋前来省政府,向付先锋请示对唐加少的处理意见,付先锋的指示是,先由副总主持日常工作,唐加少同志的问题并不严重,暂时没有必要就他的职务去留进行讨论。一切等公安机关的案件定性之后再研究不迟。

        实际上付省长的表态,是对唐加少的一种维护。唐加少的任命权在省国资委,国资委不罢免唐加少的职务,相当于是一种公开宣告,意思是说,国资委对唐加少同志是支持和维护的立场。

        无形中,就会为市局审理唐加少案件,带来不小的压力和难度,首先,唐加少是党员,其次,他还有职务在身,对他的审问,就束手束脚了。

        不同于纪委对党员干部的双规,纪委出手,要比公安系统力度大多了,而且更致命。

        不少人都在推测,市局在审理唐加少的时候,怕是难办了。

        就在众人都将目光投向唐加少案件的进展时,出现了另外一个意想不到的转机,陈工方翻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