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04章 力战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04章 力战

    作品:《官神

        紧急碰头会,第一时间召开了。www.00ksw.org

        郑盛、付先锋、叶天南、夏想和郑海棋参加了会议,五人的小范围会议,一开始就充满了硝烟。

        先是郑盛很是不满地质问夏想,为什么在双规沈河阳之前,没有事先向省委通报。沈河阳是副厅级高官,他被双规,按照惯例,要经书记办公会讨论。

        夏想的态度很诚恳,先是向省委承认了失误——是失误不是错误,一字之差就表明了夏想的立场很强硬——然后又解释说事发突然,为了防止走漏风声,再加上沈河阳事先听到了消息,有所异动,为了避免沈河阳逃走,所以形势急迫之下就及时采取了措施。

        郑盛和夏想一问一答,似乎郑盛怒气很盛,夏想态度端正,但付先锋和叶天南都心里有数,怕是夏想早就暗中向郑盛打了招呼,郑盛也是默认的态度,两人一个红脸一个白脸,现在只不过是在唱戏给他们听。

        叶天南还好,他的涵养功夫绝对了得,不动声色,始终是深藏不露的表情,付先锋脸上就有隐隐怒气了。其实政治人物,不动声色也好,喜怒形于色也好,都是个性的表现,更有表演的痕迹,当不得真。

        但付先锋确实也是心中大为不快,一是夏想下手够快够狠,他前天刚刚听到一点风声,昨晚就准备将沈河阳介绍给夏想认识,也好让夏想知道他的立场,暗示让夏想放慢步伐。不想夏想一点面子也不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第二天就双规了沈河阳。

        付先锋听到的说法是夏想可能在近期对沈河阳采取措施,没想到夏想根本不上报书记办公会,在和他见面的第二天就及时出手了,不仅仅是不给面子了,还直接落了他的面子。

        付先锋怒火中烧,他眼中的夏想倏忽之间和他之间的距离迅速拉大,甚至一瞬间让他想到了燕市,想到了下马区,更想到了下马河!

        其实虽然夏想的理由有点牵强,但平心而论,省纪委双规一名副厅级干部,并没有任何条例规定必须先报经书记办公会批准,相反,按照规定,纪委完全可以抛开省委独自行使极大的自主权。当然,规定是规定,现实是现实,在党领导一切的一前提下,不和省委一心,省纪委的工作无法开展。

        夏想如果没有这点政治头脑,他怎么可能做到省纪委书记的高位?因此,他和郑盛的对答,在场众人,没有一人相信。

        不相信归不相信,官场中人,天天在演戏,戏里戏外都一样,所以,郑盛和夏想的对话完毕,付先锋就发言了:“夏书记,照理说我不应该干涉纪委的工作,但沈河阳同志口碑一向不错,直接就被双规了,是不是太冒进了?”

        夏想看着付先锋沉静但压抑不住怒气的脸庞,知道在沈河阳的事情上,他和付先锋之间,终于又重新站在了敌对的立场之上。

        但夏想就是夏想,不会因为付先锋的立场而改变什么,他也从来没有一心认定他和付先锋之间会走得多近!

        “纪委已经掌握了沈河阳确凿的证据,对他双规,符合党员干部管理条例的精神,稍后,我会详细向各位领导汇报沈河阳的犯罪事实。”夏想直接用了犯罪事实的定论,就证明确实证据翔实,完全可以置沈河阳于死地。

        付先锋不说话,他也清楚夏想虽然有时手段激进了一些,但做事情从来不是无的放矢,双规沈河阳恐怕只是第一步,控制了沈河阳,顺藤摸瓜牵出湘省道桥这条大鱼才是夏想的真正目的。

        很犀利的手段,从侧面击破,而且一击就中,付先锋目光闪烁,心中不知做何感想。

        叶天南一直沉默,终于开口了:“我谈点个人看法,就两点,一是希望以后纪委的工作更规范,更合理。二是省高速公路管理局属于省政府部门,具体审理沈河阳的过程,最好由监察厅的同志入手。”

        省纪委与省监察厅合署办公,实行“一套工作机构、两个机关名称”的体制,履行党的纪律检查和政府行政监察两种职能。通俗地讲,纪委主抓党委系统的职务犯罪,监察厅主抓政府系统的职务犯罪。

        话说得含蓄,实际还是对夏想表示了强烈的不满,等于是以省委副书记的身份直接向夏想施压,要求夏想以后事事向省委汇报,而提出让监察厅审理沈河阳,就更是直接干涉纪委工作的体现了,监察厅厅长是林华建。

        不夸张地说,几乎任何一名副厅级官员的落马,都会在背后伴随着激烈的政治斗争,因为到了副厅级别,背后都有副省以上的后台,都会有人力保。

        今天的书记办公会,要开成夏想的声讨会了,夏想依然面不改色,说道:“叶书记,我觉得纪委的工作一向很规范,各位同志办事很严格工作很认真,不存在不规范不合理的情况,双规沈河阳算是特例,不能一概而论。”

        不软不硬顶了一句,夏想的表情虽不算十分严肃,但也是一脸肃穆,显然并没打算给叶天南多少面子:“至于审理沈河阳,纪委已经安排了专门的工作人员进行下一步审讯工作,他们有着丰富的审讯经验,纪委认为他们认为完全可以胜任审理工作。沈河明是高速公路管理局局长,但他也是管理局党组成员。”

        叶天南的两个指责,全部被夏想冷冰冰顶了回去,相当于夏想丝毫没有给省委三号人物面子!

        叶天南再有涵养,脸上也有点挂不住了,脸色有些愠怒。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现在整个湘省省委,对夏想最有约束力的只有郑盛一人而已,别看夏想排名第四,实际上省长和省委副书记,并没有直接插手纪委工作的权力。

        夏想的话虽然有点生硬,但并不过头。

        郑盛在一旁一脸冷峻,内心却是满是欢喜,见夏想一人力战付先锋和叶天南,不但没有丝毫惧色,还淡定从容,心中就对夏想更多了欣赏。

        为官之人,在上位久了,就会有气场,就会让下级不由自主地臣服。夏想在省长和省委副书记面前,底气十足,诚然与他心智坚定有关,也和他的政治理念和为人大有关系。

        得夏想相助,湘省局势大有可定之势,郑盛在欣喜之余,也隐隐有一丝期待,希望郑海棋能更快地成长起来。

        夏想再是一枚利剑,也总归让人不放心,因为他是双刃剑。

        郑海棋却没有如郑盛所愿插话,因为毕竟他只是省委秘书长,在省长、省委副书记和省纪委书记面前,他只是小字辈,发言的分量太轻了。

        最后书记办公会没有达成任何共识,郑盛虽然一开始假装气势地质问了夏想几句,但随后就保持了缄默,对夏想和付先锋、叶天南之间的直接交锋,采取了不偏不倚的态度。

        不过最后郑盛还是做了总结发言,对省纪委双规沈河阳,三分批评七分肯定,同时也对纪委的工作提出三点建议,并寄予了更高的期望。

        明眼人都看了出来,在双规沈河阳的事情上,郑盛和夏想之间达到了空前的一致。

        书记办公会此次唯一的一项共识就是,提名高速公路管理局副局长何江海为局长。

        何江海是郑盛的提名,不用说,郑书记借此事件又开始了新一轮的人事轮换。

        散会后,夏想回办公室,刚坐下曾卓就推门进来换茶,一边换茶一边汇报了一个情况:“叶书记刚才进了付省长的办公室……”

        有意思,沈河阳的双规,果然是第一张牌,连锁反应已经初步显现!

        由此,一直几方势力混乱的湘省,因为一个沈河阳,迅速划分了两派队伍,夏想和郑盛携手联合,而付先锋也终于放下成见,和叶天南联手了。

        以后的大戏,有得好看了。

        夏想坐在办公室内,看着窗外越来越明媚的阳光,湘江的夏天已经来临了,南方的夏天,炎热而潮湿,他能不能结夏安居?

        下午一下班,夏想会同梅晓琳、付先先一起到医院看望了严小时。

        严小时发起了高烧,不停地说胡话,梅晓琳和付先先到底是女人,心软,一见严小时的惨状,顿时流下了同情的眼泪。

        不过梅晓琳到底是常务副市长,又拿出姿态安慰了严小时父母一番。

        严小时的父母都是知识分子的打扮,瘦削而矍铄,尤其是她的父亲,似乎没有悲伤之意,只有一脸的痛惜和悔恨,夏想看了出来,老人对严小时是怒其不争。

        夏想清楚的一点是,既然省里的局势已经定下了格局,接下来的较量就落在陈工方和沈河阳身上了,也就是说,矛盾全部集中在了省纪委,或者更确切地讲,整个支点都落在了他的身上。

        省纪委内部,有多少人可信,多少人不可信,夏想心中不是很有底气。其实按照他的设想,至少要等他全面掌控了省纪委再出手也不迟,但……时机不等人。

        忽然,手机响了,一看是市委的电话,夏想还纳闷谁会打电话给他,接听之后,里面传来一个欣喜的声音:“报告夏书记一个好消息,唐加少……落网了!”

        事情的重大转机,来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