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02章 正布局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02章 正布局

    作品:《官神

        接完电话,古建轩的脸色一下变得阴沉如水!

        只沉思了片刻,他又让秘书下发马上通知市长李阳、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陈习明前来开会,秘书立刻打了电话,放下电话又来汇报:“古书记,省纪委夏书记也在市委,在梅市长的办公室。www.00ksw.org”

        古建轩微一沉吟,就大概猜到了几分:“请夏书记、梅市长也出席会议。”

        刚下达了命令,桌子上直通省委的电话又响了,古建轩微微皱眉,严小时何许人也,竟然惊动了方方面面的力量,他拿起电话,里面就传来了郑盛熟悉而又低沉的声音:“建轩,务必抓获凶手,还受害者一个公道!”

        放下电话,古建轩莫名感觉到肩上的压力重逾千钧,同时也敏锐地发现了一个时机,湘省道桥是不是被夏书记调查到了什么暂且不论,唐加少怕是在劫难逃了。

        寻思了片刻,古建轩摸了摸头顶日益稀少的头发,忽然又含蓄地笑了,风起于青萍之末,政治斗争,有时可以天翻地覆,有时却又落脚到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上面。

        ……省委书记办公室,郑盛刚刚点燃一支烟,只抽了一口,又一把掐灭,起身在房间在内来回走了几步,回想起刚才范睿恒打来的电话,捉摸范睿恒压抑而愤怒的语气,他就明白,再怎么着也要给范睿恒一个面子。

        实际上,即使范睿恒不打来电话,他也会亲自过问此事,也好显示他的亲民的一面,当然,也是因为此次事件是一次非常难得的契机。

        “郑书记,夏书记不在,已经去了湘江市委。”秘书童凡回来汇报。

        郑盛刚才让童凡亲自去请夏想过来商议一下。

        没想夏想动作倒快,而且直接去了湘江市委,郑盛点点头,示意童凡出去,他重新坐下之后,对夏想审时度势的准确出击,暗暗赞赏。

        夏想果然是个人精,出手极准,只是可惜了严小时……想到严小时,郑盛的眼睛习惯性地眯了起来,不用猜,严小时肯定是夏想的红颜知己了。

        “啪”的一声,郑盛也不知想到什么,猛地一拍桌子,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好,夏想,我就配合你演一出大戏,看你能折腾出什么花样。”

        就在省委和市委都快速运转的时候,湘省四少也第一时间聚在了一起,商议应对之策。

        叶地北刚刚听到确切消息的时候,气得一脚踢飞了一张椅子,大骂唐加少蠢驴一头,连霸王硬上弓的事情都办不到,真是笨到家了。办不到就算了,愿赌服输,还将严小时打得遍体鳞伤,算什么本事?妈的,真没出息,打女人的男人最让他看不起了。

        后来又听说唐加少仓惶出逃,更让叶地北无比鄙夷。好歹也是堂堂的湘省道桥的头号人物,出了事情能摆平就摆平,摆不到就扛下,却跟无赖一样拍屁股跑人,不但不象湘省道桥一把手的所作所为,连个男人都不象!

        叶地北、杨遥儿、胡均由和林小远四人一碰头,就立刻商议出了一个结果,不行就牺牲掉唐加少,另外扶植一个人担任湘省道桥的一把手。但问题是,唐加少知道太多湘省道桥的秘密,如果他情急之下全部抖出来的话,湘省道桥不保,湘省四少恐怕也要成为历史了。

        “你们都不用管了,我出面搞定夏想,拉他下水。”杨遥儿邪邪地一笑,“都说30多岁的男人,经验好,力气到,我倒想好好和夏书记来一场大战。”

        叶地北皱皱眉,没有说话,胡均由一脸愤懑,想说什么,终究没有说出口,而林小远干脆抱着双臂,一言不发。

        林小远现在对杨遥儿的花痴很看不顺眼,但既然是合作关系,只好捏着鼻子忍受。男人喜欢稍微主动一点的女人,但不喜欢主动到见到男人就走不动的女人。

        四人商量了半天,最后差不多有了共识,杨遥儿出面拉夏想下水只是侧面,正面的解决之道还是要发动力量,将唐加少事件的影响降低到最低,同时做好唐加少的工作,最好让他自首,一个人身伤害不算什么大事,判不了刑,没必要跑。

        ……湘江市委书记办公室,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夏想,省委常委、湘江市委书记古建轩,湘江市长李阳,常务副市长梅晓琳、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陈习明,几名重量人物齐聚,只为了严小时被打事件,似乎有点小题大做。

        实际上,在座的人都知道,一点也没有小题大做,而且事情才刚刚开始,眼下只是第一波冲击。

        当事双方都不是一般人,要是一般老百姓,人头打出狗脑子也惊动不了公安局长,更遑论惊动堂堂的省纪委书记和湘江市委书记!

        严小时是燕省省委书记的外甥女的内情,在座知道的并不多,但并不影响他们都如临大敌,绷紧了一根弦,因为省纪委书记亲临就已经说明了事情的严重性,而且一开始古书记就直接强调,省委、省纪委的领导非常关注严小时伤害案。

        省纪委的领导不用说就是夏书记了,那么省委的领导更不用说,就是郑书记了,惊动了全省第一号人物,丁点的事情也会上升为惊天的政治事件。

        因此严小时到底是谁,不用管,也不用多问,问多了还容易惹祸上身,身为下级,只需要和上级领导保持高度一致就可以了。

        整个会议期间,夏想一言不发,只是旁听,但他只需要在旁边一坐,就显得整个会议的分量大不相同,毕竟有省领导坐镇,事情的性质就不一样了。

        最后会议达成一致决议,由梅市长亲自督察此案,由陈习明全权负责此案,限期破案,务必抓获唐加少。古建轩为案件定了性,故意伤害,畏罪潜逃!

        几乎同一时间,湘江市公安局的警力就迅速出动,开始布下天罗地网抓捕唐加少。

        梅晓琳身为常务副市长,分管公安系统,陈习明和梅晓琳私交也不错,再加上又是省委领导亲自关注的案子,陈习明自然不遗余力地表现了。

        一时之间,湘江市公安局的警力,抽调一半以上!

        夏想礼节性地古建轩握手告别,又和李阳等几名湘江市领导话别,随后并没有直接回省委,而是又来到了梅晓琳的办公室。

        市纪委书记宁海深还想跟在夏想身后,夏想有点厌烦,就微一沉思,将宁海深叫到一边,低声说道:“海深,省纪委需要你配合一下工作。”

        宁海深一听立刻喜形于色:“请夏书记指示。”能亲自得到夏书记的指示精神,是夏书记对他信任的表现。

        夏想现在身居高位,已经习惯了各式各样的下属,他对宁海深的过度热心倒也没有什么看法,有人喜欢在领导面前表现,或许只是习惯使然,并非是他对你真心靠拢,只当公事公办即可。

        “海深,省纪委正在调查陈工方的案件,陈工方胡乱咬人,诬陷梅市长和湘江路桥之间有经济往来。”夏想很清楚,陈工方乱咬一气的事情瞒不住多少人,更瞒不了同系统的市纪委书记,索性就说开了,“省纪委初步查明,梅市长本人是清白的,是经得起考验的优秀党员和干部。同样,我也相信湘江路桥也是一家规范管理、合法经营的公司……”

        夏想话说一半,然后就意味深长看着宁海深。

        宁海深立刻心领神会:“湘江路桥是湘江市重点企业,陈工方的说法是无稽之谈。”

        夏想比宁海深小了十几岁有余,但他毕竟是省领导,亲切地拍了拍宁海深的肩膀,转身走了。

        反正他已经暗示了,宁海深也表示了心领神会,至于宁海深最终能将事情运作成什么样子,就看他的手腕和能力了,夏想不再操心。

        梅晓琳正坐在办公室中等候夏想,夏想一进来,她就一脸焦急:“小时也太不小心了,怎么能和禽兽在一起?一个女孩子,怎么能与狼共舞!”

        现在再埋怨什么也无济于事了,何况夏想也原谅了严小时的一念贪心,他就直接跳跃了话题:“晓琳,我没求过你什么事情,这一次,请你务必发动最大力量捉拿唐加少!”

        女人毕竟是女人,梅晓琳脸色一黯:“你对严小时真是用心,不惜放下身段开口求我?以你的身份,可以直接以省领导的口吻命令我,我敢不听话?”

        夏想一脸严肃:“晓琳,我现在是以朋友的身份和你说话,你考虑问题时,要有大局观。抓捕唐加少,不仅仅是为了替小时讨还公道……也是为你着想。”

        “我知道,我就知道你不会不支持我。”梅晓琳忽然脸色一红,飞快地看了夏想一眼,“你凶什么凶,就不允许我偶而小女人一下。”

        夏想无语,女人什么时候都是女人,但有时候在政治之上,还真不能有妇人之仁。

        回到省委之后,夏想当即和付先锋见面,谈了大概十几分钟后,始终没能弥补两人之间的分岐,算是一次不欢而散的谈话。

        但随后夏想又和郑盛进行了一次不到五分钟的会谈,却在含蓄和试探之中,达成了一定的共识,由此,夏想在湘省的第一次出手,以全面和团系联手而开始了第一波冲击!

        第二天,夏想就出手了,让所有人都没有料到的是,省纪委直接双规了一个谁也想象不到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