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01章 大风起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01章 大风起

    作品:《官神

        刚刚奠定了在省纪委之中的权威,夏想兴奋之意未去,却又收到了严小时的恶耗,就让他胸中的怒火,格外汹涌。www.00ksw.org

        夏想正准备出门的时候,付先锋的秘书海枫正好推门进来,他很恭敬地说道:“夏书记,付省长请您过去一趟。”

        省长毕竟是省委二号人物,又是秘书亲自来请,也算很给夏想面子了。不料夏想很随意地一挥手,随口说道:“告诉付省长,我暂时没空,等我处理完事情再去找他。”

        话一说完,也不等海枫再说一句话,转身就大步离去。

        海枫呆立当场,半天都没反应过来,好一个夏书记,对省长也太不尊敬了,简直就是不将省长的权威放在眼里,只是简单一挥手说走就走,连个理由都欠奉,真够托大的。

        海枫心中多少有点生气,回到省长办公室,将夏想的托大添油加醋地向付先锋做了汇报。

        付先锋却没有海枫想象中生气,而是沉静了片刻,忽然哈哈大笑:“好一个夏想,总算恢复了以前的活力。”忽然又脸色一沉,训斥了海枫一顿,“以后不许在我面前说夏书记的不是,海枫,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海枫忙不迭答应,因为付先锋的脸色阴沉得吓人,他就知道,付省长真的生气了,不是因为夏想的无礼而生气,而是因为他的多嘴。

        就让海枫死死地记住了一点,以后在付省长面前,不能再提半句夏书记的坏话。

        夏想一行赶到医院的时候,严小时已经住进了特护病房。

        路上,夏想已经得知了事情的前后经过。

        事情,还是由严小时的一念贪心和唐加少的一念色心交织一起,最终酿成了大祸!

        湘省道桥加紧了攻坚,严小时也通过关系再次和付先锋接触,同时还为唐加少出谋划策,又和湘省四少坐在一起,商议如何才能更稳妥更安全地拿下高速公路工程,几番接触之后,严小时自以为和湘省四少达成了暂时的同盟,被唐加少的花言巧语以及叶地北的高额回报的许诺迷惑了心智,一心认定她和他们之间就是简单的一次性合作的生意关系。

        孰不知,叶地北阴险狡诈,不但看出了夏想非常在意严小时,更清楚唐加少对严小时垂涎三尺已久,再加上他不相信严小时只为求财,认为严小时还是想借机充当商业间谍,是为夏想打前站,来打探湘省道桥的内部机密。

        上次偷拍事件还没有算帐,现在还敢大模大样地来充大尾巴狼?严小时,不要太聪明了!叶地北表面上对严小时热情有加,暗地却鼓动唐加少将严小时拿下,生米做成熟饭,管保严小时死心塌地地跟了他。

        唐加少早就色迷心窍了,再加叶地北巧舌如簧地怂恿,他就更加迫不及待了。而且严小时欲拒还迎的姿态实在撩人,他几乎按捺不住寻找一切机会要将严小时推倒!

        机会,终于来了。

        昨天正好是严小时生日,严小时本想暗示一下夏想,没想到夏想没接她的电话,正郁闷时,唐加少的电话就及时打了进来,而且人已经到了楼下来接她。严小时正生夏想的气,一见唐加少拉了一车的鲜花,心里就是赌气要气气夏想,就上了唐加少的车。

        唐加少约了叶地北、杨遥儿为了严小时庆祝生日,生日宴会开办得很热闹,细心的唐加少还叫来严小时几名大学同学,置身于同学和故友之间,严小时多年漂泊的心情终于得到了休憩,她高兴之余,就喝多了。

        然后唐加少就送她回家,半路上就又绕了道,来到了一处别墅之中。见严小时确实真醉了,唐加少就开始动手动脚了,不想严小时防范意识挺强,竭力反抗。

        唐加少就又改变了策略,好话说尽,说是多少年来一直等候她,愿意娶她为妻,愿意为她收心,愿意为她抛弃一切,等等等等,反正说得情真意切,天花乱坠,也不知是不是自己都被自己感动了,他还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

        严小时却一点不为所动,还劝唐加少死了心,她和他之间,永远没有可能!

        男人的尊重被严小时打击得体无完肤,唐加少暴怒了,一边大骂严小时是装贞洁的婊子,宁肯让夏想白睡,宁肯当夏想的情人也不愿意当他的正房,真是贱,一边恶狼一样扑上去,撕扯严小时的长裙。

        严小时别看生得精致,光看外观以为她是一个弱不禁风的美人,其实不然,她性子执拗而顽固,既然一个人固守了这么多年,性格就不是一般的坚强,怎能让唐加少得逞?她又咬又踢又喊,还拿出一直不离身的防色狼喷雾喷了唐加少一脸。

        唐加少彻底暴怒了,失去了理智,对严小时拳打脚踢,直将严小时打得花容失色,遍体鳞伤,人事不醒!

        唐加少见差点出了人命,也酒醒了,直吓得魂飞天外,当即也顾不上理会严小时的死活,连夜驱车逃走!

        严小时被人救到医院时,娇艳如花的容颜肿得不成样子,身上还淌着血,其状惨不忍睹。

        夏想赶到的时候,严小时已经苏醒过来,脸上缠着厚厚的纱布,身上也包裹得十分严实,早已不复以前的俏丽妩媚模样。

        只看了一眼,夏想就只觉胸中怒火冲天。他认识严小时以来,从未见过她如此狼狈,因为她从来都是一个精致到极致的女人,就如一副完美的画卷,令人只可远观而不可亲近。

        现今,画卷被人毁坏如斯,夏想第一次为严小时感到了痛心,既是痛惜她身受重伤,又是怜惜她不听劝告,非要和唐加少等人纠缠在一起,悔之晚矣。

        严小时见到夏想,只从裸露的双眼之中,流出两行清泪,却是无言以对。

        夏想近身上前,病房中没有外人,他也顾不上许多,一把握住严小时的手,轻声说道:“小时,你让我怎么说你好……”

        严小时嘴唇轻轻动了动,夏想知道她要说话,就凑了上去,只听严小时以极低的声音说道:“我死也不会给他,我一辈子只为你一人,守身如玉!”

        一句话让夏想对她所有的怒其不争,所有的痛心和惋惜,全部烟消云散,只化为心中浓浓的爱意和温暖!他鼻子一酸,眼泪差点落下。严小时再犯过错,再有贪心,一瞬间他完全原谅了她的所作所为。

        一个女人几年的坚持,还有她为他守候的一切,任何一个男人都会为她讨回公道。就算是一个无权无势的男人,也会匹夫一怒,血溅五步。

        夏想一怒,又将在湘省掀起什么样的风云雷动?

        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亲临医院,院长慌了神,急忙来面见夏想,不料晚了一步,夏想已经随即离去,根本没在医院停留。

        院长就知道严小时来头不小,急忙组织医院最精干的力量进行施救。好在严小时伤得并不重,都是外伤,所需要的只是休养的时间。

        夏想的专车并没有回省委,而是直接开到了湘江市委。

        车子一进市委大院,就有人迎了出来,是湘江市纪委书记宁海深。宁海深事先并不知道夏想要来市委,不过他毕竟在湘江多年,在省纪委也有关系,夏想还在半路上时,就有人提前给他打了电话。

        纪委系统具有一定的独立性,市纪委书记的任命,省纪委也有建议权,甚至省委方面还会非常尊重省纪委的意见,况且夏想本身又是省委常委,因此他对宁海深的命运有相当大的决定权。

        而且刚刚在省纪委发生的一幕,宁海深也第一时间听到了,就知道夏书记现在在省纪委的威望已经如日中天。因此非常有必要和夏书记建立一种良好的下级和上级之间的互动关系。

        夏想却对宁海深没有多少客气,只是简单一握手:“海深同志,你有事情先去忙,我来找梅市长。”

        要是别人,肯定会识趣地赶紧一边儿去,宁海深却不,夏想在前面大步流星,他紧紧跟在后面,一边陪着笑,一边说道:“没关系,我没事,不忙。万一夏书记需要有人做事,我也好帮忙。”

        伸手不打笑脸人,何况宁海深还是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夏想也不好再不客气地赶他走,就由他跟在身后,一路来到了梅晓琳的办公室。

        以夏想的级别,如果是正式以省委常委的身份来湘江市委,省委常委、湘江市委书记古建轩也必须出面迎接,不过今天夏想是以个人身份,因此当他大步流星走在市委大道的楼道之中时,所有人都惊讶不已,不知道这个年轻人是谁,好大的派头,让堂堂的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宁海深象个跟班一样跟在身后,难道他是京城哪个高官的太子党?

        不少人不认识夏想。

        夏想径直来到梅晓琳的办公室。

        敲门进去时,梅晓琳正在和一名副市长谈工作,以为是谁,一抬头见是夏想,不由大吃一惊。还未开口,夏想就说话了:“梅市长,严小时受到了严重的人身伤害,凶手现在还逍遥法外,我请求湘江市全力捉拿凶手!”

        就在夏想亲自出面向湘江市施压的时候,湘江市委书记古建轩桌子上的保密电话,也急促地响了起来,是京城来电!

        古建轩拿起电话的一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