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91章 内幕重重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91章 内幕重重

    作品:《官神

        梅晓琳的表情极为严肃。www.00ksw.org

        夏想微微摇头:“我说过了,严小时不听,可能也是觉得有利可图。”

        “湘省道桥是湘省高官子弟的官二代俱乐部,你有没有听过这个说法?”梅晓琳毕竟比夏想早来湘省几年,清楚其中的门门道道,“唐加少不过是一个傀儡,真正的幕后主事的人是叶地北和胡均由。”

        不等梅晓琳解释,夏想就立刻猜到了叶地北的身份,肯定是省委副书记叶天南的儿子了。

        好一个天南地北。

        “叶地北是省委副书记叶天南的儿子,胡均由是常务副省长胡定的儿子,除了他们之外,还有两个人,一个是林小远,一个是杨遥儿,他们也是大有来头。林小远是林华建的儿子,杨遥儿是杨恒易的女儿。杨遥儿虽然是个女孩,但性格却和男孩子一样大大咧咧,四个人被人称为湘省四少。”

        杨遥儿是个女孩,和三人凑在一起称为四少虽然勉强,但夏想却不关心这个,他关心的是湘省四少的称呼绝不是表面上四个官二代臭味相投那么简单,背后更深层次隐含的内幕表明,四人的父辈也是立场相近的同盟。

        林华建是省纪委常务副书记兼监察厅长自不用说,杨恒易却是省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厅长,再加上一个省委副书记和一个常务副省长,夏想暗暗心惊,真是庞大的一股势力,一个湘省道桥的背后,几乎将湘省的党委、政府和政法系统,一网打尽,怪不得一直在湘省屹立不倒。

        可以说是一个庞大的利益共同体,是一艘不沉的航空母舰!怪不得陈工方自恃有郑盛作为后台,想要硬碰湘省道桥,最后也铩羽而归。

        郑盛也保不了陈工方,在湘省道桥庞大的关系网面前也只能让步,本想只以警告处分遮掩过去,不想对方抓住不放,最终还是双规拿下了陈工方。

        而且还是借他的双手!

        夏想现在算是经梅晓琳之口基本上看清了湘省的局势,再仔细一分析,更是心惊,郑盛在湘省虽然前后有几年了,但根基不稳,基础不深,基本上毫不夸张地说,始终没有掌控住湘省大局。

        恐怕也是中央决定让付先锋前来湘省的原因所在,对付湘省根深蒂固的本土势力,郑盛阳谋有余而阴谋不足,正好付先锋善于搬弄权术玩弄阴谋,如果他和郑盛一心,两强联合,控制湘省大局指日可待。

        同时他作为省纪委书记,则是一把随时出鞘的利剑,剑光所指之处,不是人头落地,就是官员落马。

        果然是很清晰的思路很明了的布局,不用说,另一股势力就是平民一系和反对力量的联手,在湘省13名省委常委中,除了以上四人之外,估计还有中间力量,比如梁夏宁。

        湘省的局势,其实就是高层局势的缩影。

        夏想微微抿了一口茶,回味着茶水之中的清香,心思浮沉不定,思绪瞬间飘远。抛开他和梅晓琳之间的纠缠不清的感情因素,整个湘省,也还是只有她才能对他如实相告。郑盛当然也对整个局势了如指掌,但他肯定不会当面说出。

        今天收获不小,梅晓琳透露的内情让他的眼前一片明朗,更让他坚定了如何走好下一步。

        夏想和梅晓琳有说有笑,说是吃饭,其实东西没吃多少,话说得很多,梅晓琳还多喝了几杯酒,脸色红润,双眼迷离,也不知是酒精的作用,还是她情动意动,女人的娇憨之态,一览无余。

        准备离去的时候,梅晓琳要去卫生间,她站立的时候,起身过快,险些摔倒,夏想就伸手去扶,慌乱之间,双手正好托在她的胸前,触手之处,温香暖玉,而梅晓琳就借机嘤咛一下,竟然双手向前一探,紧紧抱住了夏想的脖子。

        梅晓琳比以前丰腴了一些,正是一个女人最多情最风情的年龄,她身上散发的熟女气息,既狂乱又诱人,掺杂着让夏想三分熟悉七分陌生的迷离。

        舒适宜人的房间,春风沉醉的夜晚,夏想也几乎把持不住了……还好,关键时刻梅晓琳忽然清醒了过来,她轻轻推开了夏想,整理了一下衣服,轻声说了一句:“还是前途重要,关键是现在我们的身份大不相同了……”

        梅晓琳的身影消失在门口,夏想怅然若失,心中忽有千言万语却又不知从何说起。时光匆匆之间,许多人心都在改变。或者永远不会改变的,只是心中仅存的一丝美好的情感,只是在疲惫之余,回忆一下,当成在残酷的官场之中的最后的温暖。

        只是……一瞬间夏想忽然想到了严小时,难道说严小时在巨大的诱惑面前,真的改变了许多,把持不住自己了?

        就在夏想和梅晓琳会面的同时,湘省省委,郑盛的办公室灯火通明,一脸严肃的郑盛正和郑海棋面对面地交谈。

        “夏书记的升迁之路,和关校长很相象。”郑海棋对夏想的感觉很复杂,夏想的年轻和高位,都对他形成了强有力的冲击,任何人都是在面对比自己更优秀的人物时,要么嫉妒,要么羡慕,要么奋发,反正会有情绪表露。

        郑盛一愣,他还真没有从这个角度想过夏想的升迁之路,郑海棋的话倒还真的提醒了他。

        仔细一想也真是,夏想在从中央党校之后,在团中央打了个转,相当于一次标签之旅。而关远曲也曾经担任过半年的下江市委书记,然后才回京城担任了中央党校校长。

        半年的下江市委书记,其实也是一次标签之旅。

        不过标签未必管用,关远曲担任党校校长之后,迅速和家族势力走近,并没有刻意显示额头上的下江派的标签,甚至还有意低调掩饰,和下江派渐行渐远。照眼下的趋势所看,等关远曲执掌大局之后,怕是要摘掉头上下江的标签了。

        下江一系虽然表面上式微,但实际上在国内政局还有相当大的影响力,也正是因此,团系和家族势力才开始联手整顿局势,收拾局面。

        郑海棋的话反而让郑盛心中更加坚定了想法,夏想的标签之旅估计也不会成功,说不定什么时候他就会和团系划清界限。

        如果让他在夏想和郑海棋之间选定一人的话,他肯定会选郑海棋,因为在他看来,郑海棋虽不如夏想上升的势头快,不如夏想成熟稳重,但他远比夏想可靠。政治上,可靠才是第一决定因素。

        但问题是,他现在还说了不算,而且在团系之中,他的分量较古秋实还差了一些。最关键的因素还有一点,总书记对夏想也是寄予厚望。

        “海棋,你和李从东的关系不错,陈工方的案子,多留心一点。”郑盛点了一点,又说,“湘省道桥想接高速公路工程,正在加紧活动……”

        郑海棋立刻心领神会地说道:“我会和何省长多交流。”

        作为常委副省长,何志能和郑海棋的关系一向不错,他也是郑盛在政府班子之中最大的助力。

        同时,作为省委秘书长,郑海棋也深得郑盛之心。其实说白了,省委秘书长就是为省委书记一人服务的,只有书记满意了,秘书长的工作才算称职。

        许多事情郑盛不方便出面,自有郑海棋全面应对,也让郑盛省心不少。

        郑海棋一走,郑盛又将湘省的局势稍作分析,最后得出了结论,继续推进以郑海棋为先锋,利用夏想为杠杆的策略,借助夏想之手撬动以叶天南和胡定为首的本土势力的墙角。

        至于付先锋……郑盛微微眯了眯眼睛,心中莫名闪过一丝烦躁,相比夏想,付先锋才是一条狡诈多变的毒蛇,谁也不清楚他何时会突然露出獠牙,给人致命一击。

        湘省的局势随着付先锋和夏想的到来,更加复杂莫测了。

        就在郑盛也是采取以静制动伺机出手的同时,付先锋和唐加少、叶地北以及严小时几人,正在一处高档会所,把酒言欢。

        严小时盛装出席,一身长裙曳地,脸上施了薄粉,身姿曼妙,或许是家乡水土养人的缘故,她比以前更动人更精致了几分,美得几乎让人屏住了呼吸。

        就更让唐加少垂涎三尺,几乎移不动目光,一眨不眨地盯住严小时不放。

        严小时懒得理会唐加少的失态,她只顾和付先锋说笑,还不时和叶地北也聊上几句,颇有长袖善舞之意。

        叶地北年纪不大,寸头,穿一身休闲西装,圆脸,大眼,其貌不扬,如果放在人群之中,绝对是不会惹人注意的类型,但在圈内人士眼中,他却是一个精明过人、永不吃亏的角色。

        四人谈笑风生——主要也是付先锋很随和,没有省长架子,有说有笑,气氛就调动了起来——也算是一次成功的会面,席间,叶地北和唐加少不时有眼神交流,二人都对今天付省长的表现,心中既满意,又多了猜疑,因为付省长似乎过于热络了一点。

        第一次见面,只是闲聊,不会谈到正事,差不多时间到了,付先锋就见好就收,起身告辞,叶地北提出送付先锋回去,付先锋也没有拒绝,态度之随和,出人意料。

        唐加少等付先锋走后,提出要送严小时回家。严小时今天多喝了几杯,人面桃花,心情大好,也就没有拒绝,却没有注意到唐加少的目光之中,多了一些意味深长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