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90章 重逢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90章 重逢

    作品:《官神

        夏想回到房间,刚刚坐稳,梅晓琳的电话就打了进来。www.00ksw.org

        “夏书记,今晚应该有时间让我一尽地主之谊了吧?”她的声音淡而柔媚,哪里是一个常务副市长的腔调。

        夏想一想,晚上确实没有什么安排,就答应了:“也好,你说时间和地点,到时我过去。”

        “不敢劳动夏书记大驾,下班时,我来接你。”不等夏想说话,梅晓琳就急急挂断了电话。

        梅晓琳为官多年,考虑问题时也多了政治考量。明是前来接他,实际上还是有意在省委大院现身。

        随她去好了,夏想懒得去猜测梅晓琳的用心,反正梅晓琳不会算计他,更不会害他。他需要提防的人够多了,就不用再费心费力也防备梅晓琳了。

        忙了一天,又理顺了几项工作,召开了一次纪委常委会议——尽管林华建和李从东都不在,但不影响正常的会议安排——会议达成共识,同意伍小旋同志担任纪委办公室主任。

        伍小旋,女,42岁,一直担任纪委办公室副主任职务,工作勤恳,为人勤勉,虽然是林华建的提名,夏想也没有阻挡。在纪委内部抓住人事大权,未必就完全提拔自己人到重要的工作岗位,收拢人心远比全部换人更能安抚人心。

        会议一结束,伍小旋就立刻前来夏想的办公室,感谢夏书记的提携之恩,表示要团结在夏书记的周围,在新的工作岗位上贡献更大的光和热。

        伍小旋穿衣打扮十分刻板,也是多年为官养成了保守的性格,不过她的脾气也有开朗的一面,有些话说得很大胆:“谢谢夏书记对我的信任,我不会说什么豪言壮语,反正就凭本心做事,有哪里做得不对,不合夏书记的意思,您当面批评我就行,不用给我留面子。”

        倒是一个有意思的人,夏想就勉励几句,也没有多说什么大而空的话。

        一般省纪委秘书长会兼任办公室主任,但湘省省纪委特殊,一直就是秘书长和办公室主任分别任命,夏想初来也不会马上改变现状。

        而且他在林华建不在的时候通过了伍小旋的任命,也是有继续示弱之意,一为迷惑林华建,二为下一步做好铺垫。

        收拾东西准备下班的时候,付先锋的电话打了进来。

        “夏书记,湘省道桥的唐加少晚上请我吃饭,你要不要一起去?”

        唐加少果然有点来头,竟然请动了付先锋,夏想就知道,湘省道桥加紧了活动,准备下大力气攻克付省长了。也是,湘省段的高速公路长达500公里,就算拿下其中的一半,也是几百亿的大工程,利润太惊人了。

        “我就不去了,另有安排。”夏想也没多客气,他也知道付先锋并不是真心请他前去,而是借机向他透露一个信息,就是湘省道桥不但手脚挺长,而且在湘省如鱼得水,很能吃得开。

        “你有事情就算了,我就是想告诉你一下,唐加少要是托别人,我还可以不去。但却是严小时出面,我就得给她面子了。好了,不和你说了,该动身了。”

        付先锋透露的可不是一个信息,而是两个。

        夏想心中隐有不满,严小时明明答应他不和湘省道桥打交道,转身就出面请动了付先锋,完全是不将他的话放在心上。严小时以前虽然不是对他言听计从,但也不会当面一套背后一套,难道说湘省道桥开出的条件太诱人,严小时把持不住了?

        夏想立刻打了严小时的手机,却关机了。他暗暗摇头,算了,就算严小时出面担当中间人,付先锋给面子肯赴宴,未必会给面子就将工程交给湘省道桥。

        以付先锋现在级别,还有付家的财力,高速工程项目不会被付先锋当成敛财的手段,估计会当成政治交易,用来谋取更大的政治上的收获。湘省道桥想要拿下全部或部分工程,还要付出更大的代价。

        至于严小时的小动作……夏想索性抛到了脑后,他相信严小时再爱财,也会把握分寸,因为她不是没见过世面之人。

        严小时是见过世面,但对唐加少还是少了一分提防之心,她自认还算了解唐加少,却不知道在女人眼中的男人,永远只有外在的不真实的一面,更深处的阴暗和占有的心理,女人哪里会知道。

        ……下班时,梅晓琳的湘江市常务副市长的专车,缓缓驶进了省委大院。

        梅晓琳最早是跟随郑盛来到的湘省,因此省委之中不少人都认识她。梅晓琳现在上升的势头也十分明显,她在省委大院一露面,就有不少人和她打招呼。

        作为国内女性官员之中少有的端庄女性高官,35岁的梅晓琳落落大方,一身职业装将她的身材衬托得既成熟风韵,又不至于过于诱惑,可谓十分得体。

        夏想感叹,梅晓琳比以前成熟多了,她一举一动已经完全官场化了,还好,在夏想眼中,还保持着梅晓琳独有的韵味,尤其是她一拢头发的姿势,恍惚间犹如重回安县,重回和她初次相逢的情景。

        夏想带了秘书曾卓,没有托大让梅晓琳上楼来请,就主动下楼,来到车前,和梅晓琳握了手,问了好,然后在不少人的注视之下,上了梅晓琳的专车。

        有秘书陪同,就有了一丝公事的味道,不会让人猜测和说闲话。

        不过当夏想和梅晓琳同乘一车离去之后,虽然有秘书同车,还是让不少人都纷纷猜测夏书记和梅市长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现在资讯也发达了,很快就有人查到了当年夏想和梅晓琳曾经在安县共事的经历,不少人都会心地笑了,原来是故友重逢。

        当然,笑归笑,还是没有人多说什么,毕竟一人是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而另一人是湘江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都是重量级人物,还是少说闲话为好,万一传到了夏书记和梅市长耳中,谁也不想不落好。

        夏想对于梅晓琳亲自来省委大院接他,还是颇不以为然,但还是尊重了她的意见,没有反对。同时也清楚她的用心,怕是也有故意让郑盛和付先锋看在眼中之意。

        只可惜,付先锋不在省委,不过肯定会传到他的耳中。

        夏想跟随梅晓琳来到一处僻静之地,下车一看,原来是一处私家茶馆。

        梅晓琳的秘书、司机合同曾卓一起,下车之后另有安排,夏想就尾随梅晓琳身后,进入了梅园私家菜馆。

        梅园之内并无梅花,也不知取名梅园是何用意,不过园内倒是犹如苏州园林一样的设计,楼台亭阁,倒也雅致,置身其间,令人神清气爽。

        湘省的春天,已然来临了,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恍惚间,仿佛回到上次和梅晓琳在京城一聚时的花香小径,所不同的是,现在除了他和梅晓琳之外,还有一个侍者。

        也是很漂亮很入时的女侍者,样子很小巧,别有江南女子的婉约,走动时,还真如风摆杨柳一般。

        梅晓琳就故意落后几步,小声对夏想说了一句:“怎么样,是不是很让人眼馋?”

        女人终究还是女人,不因地位和职务而改变性格,夏想悄然一笑,假装没听懂:“只闻到暗香浮动,但眼前月色朦胧,看不分明……所以眼馋什么?”

        夏想明明是说谎,但偏偏一本正经的样子装得很像,就让梅晓琳“噗哧”一下笑出声来:“讨厌,吃得挺胖,装得挺象。”

        “我哪里胖了?”夏想还是不笑,严肃得不能再严肃,“晓琳同志,今天你是怎么了,总说错话?作为一名久经考验的**员,要摆事实,讲道理。”

        话还没说完,梅晓琳已经笑得直不起腰了……到了一处名叫“红酥手”的房间,推门进去,只见一色的古代家具,极为精美,而且迎宾小姐也是仕女服装,直疑心真的穿越到了古代。

        落座之后,上茶和点心,梅晓琳亲自为夏想倒茶:“本想带上梅亭,但又一想觉得还是太唐突了,就等下次好了,不过估计你也不想她。”

        今天的一关不好过,夏想暗想,梅晓琳芳心大动,今天的话题不离男女情事,他不好接话。

        梅晓琳倒好茶水,忽然自己笑了:“想起一个成语,以前觉得好得不行,现在一想,如果天天这么做,也太累人了。”

        “是什么?”夏想见她笑得开心,不免好奇。

        梅晓琳将茶杯放在托盘之中,双手举起,高过眉心,端在夏想面前:“请喝茶!”

        夏想也不客气,接茶在手,笑了:“举案齐眉确实是好事,相敬如宾就太疏远了。不过古人讲究礼法,就另当别论了。”

        梅晓琳的声音忽然黯淡了下去:“以前读过一句话,当时不觉得有多好,现在想起,忽然才明白有些事情只有亲身体验了才知道其中的滋味——叹人生,美中不足今方信!纵然是举案齐眉,到底意难平!”

        梅晓琳的感叹夏想能理解,但却不能为她释怀,只好默然喝茶。梅晓琳到底也是比以前成熟多了,感慨过后,就立刻恢复了常态。

        忽然又想起了什么,忙说:“我听说严小时正在促成湘省道桥和付先锋之间的合作……我劝你赶紧让她收手,湘省道桥碰不得,早晚要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