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89章 开局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89章 开局

    作品:《官神

        郑盛终于坐不住了!

        夏想也不急,迈着方步,安步当车地前往郑盛的办公室,他就知道,郑盛绝对会在陈工方的事情上恼火。www.00ksw.org

        虽说目前湘省的局势在他眼前还是一团迷雾,但已经透过湘省道桥和陈工方之间的恩怨,以及湘省道桥的举报信事件,即使没有拨云见日,也是雾里看花,多少看清了部分局势。

        夏想上任省纪委书记有几天了,除了第一天和郑盛有过正式接触并且例行了公事之外,此后再也没有过任何接触,不管是公事还是私事,他和郑盛之间,行同陌路。

        夏想也清楚郑盛是有意为之,是想等他主动前去示好。毕竟郑盛是一把手,不可能让堂堂的省委书记降低身段,主动向他释放善意。

        但他并没有如郑盛所愿,也不是托大,因为他同时也没有向付先锋示好,昨天的见面,还是付先锋主动提出。夏想倒不是想在书记和省长之间左右逢源,而是在没有看清形势之前,觉得没有必要和郑盛走近,更没有必要故意和付先锋来往密切来向人显示什么。

        陈工方事发,郑盛终于主动提出和他面谈,夏想就知道,湘省的平衡要被打破了。

        平衡也不是他有意打破,而是林华建主动挑衅。本来夏想一开始对林华建的行为怒火中烧,但后来冷静下来之后,反而坦然了,虽说林华建有暗中摆布他的嫌疑,但他也可以将计就计,让林华建成为火炬手。

        湘省的平衡早晚会打破,不打破,没办法洗牌。省长和省纪委书记都是新上任,省委组织部长也算新上任,省委的局势没有新的变动才怪。

        都知道,湘省在酝酿着一轮冲击波,但究竟何时引发由谁引爆,还是未知之数。

        谁都没有想到的是,旧帐重提,陈工方竟然没有任何征兆就被双规了!

        别说别人了,就是郑盛也十分恼火,因为事先他没有听到了一点动静,作为省委书记,省纪委双规一名副市长,竟然他毫不知情,太过分了。

        郑盛第一感觉就认为是夏想借此事向他示威!

        等他见到夏想的一刻起,见夏想脚步从容,一脸淡定,他心中莫名就火气高涨。夏想自以为现在得到总书记的赏识,就自高自大了?真想进入重点培养的序列,还早!而且如果没有他的点头,团系也不会真正接受夏想。

        郑盛微微欠了欠身子:“夏书记来了,坐。”

        语气淡淡的,不冷不热。

        夏想从郑盛在他来到湘省之后,一直没有主动找他谈过一次工作的表现就可以得出结论,郑盛对他即使有所期待,但更多的是防备和提防。

        夏想并不知道郑盛和古秋实之间关于他的前景的对话,更不清楚郑盛和古秋实对他的看法大不相同。

        坐下之后,夏想一点也没有主动汇报的意思,反而不紧不慢地问道:“郑书记找我,有什么指示精神?”

        郑盛微微向后一昂,神情如常,眼神之中已经隐隐有了不快,别人或许发现不了,夏想正好借着窗外的光线将郑盛眼神的变化尽收眼底。

        一个人的表情可以做到不动声色,但眼神却很难隐瞒内心的真情实感。

        “陈工方同志虽然只是副市长,按照规定可以不上报书记办公会批准,不过省委方面在事后才得到消息,是不是太被动了?”郑盛的语气很随和,是商量的口吻,“我对纪委的工作一向非常支持,也希望纪委和省委之间的联系更密切一些。”

        话说得很委婉,其实还是有批评的意思,差一点就说出纪委也是在省委的领导之下的话了。当然,以郑盛的政治水平和涵养,肯定不会说出过头的话。

        但今天郑盛的表现多少有点出乎夏想的意料,似乎过于冲动了一点。也间接说明,动了陈工方,就触动了郑盛的底线。

        夏想也是一副震惊的样子:“啊……郑书记还不知道这件事情?我还以为林华建同志已经向您汇报过了。”

        郑盛也愣住了:“怎么回事?”夏想的样子不象假装,难道说,夏想也被蒙在了鼓里?一瞬间,他的心思闪动了数下。

        “具体情况这样的……”夏想被林华建暗中阴了一下,他自然要还回来,说实话,陈工方也好,湘省道桥也好,和他之间都没有什么利益冲突,双方谁胜谁负,他并不在意。但既然林华建自作聪明要借他之手撬动另一方的利益,而且还在他面前耍花枪,他又不是没有手腕,就一五一十地向郑盛陈述了事实。

        事实虽然是事实,但角度不同,立场不同,同样的话说出来,效果就会大不相同。

        “华建同志既然说是纪委已经暗中调查了陈工方半年多了,我就认为肯定已经上书记办公会讨论过了,当时事情很紧急,而且证据确凿,符合双规条件,就批了。”夏想脸上满是惊讶和愤慨,“怎么会没有经过书记办公会的讨论?对不起,郑书记,是我的工作疏忽,请您批评。”

        也不能说是夏想的工作疏忽了,因为按照惯例,双规一名副市长,即使不是常委副市长,纪委为了尊重一把手,通常都会提交到书记办公进行讨论。而实际上纪委条例中,并没有硬性规定一定要提交到书记办公会,就是说,可提可不提,但官场之上都知道多请示多汇报的好处,几乎都会事先知会一把手,甚至要一二把手都点头了,才会付诸行动。

        当然以上只是一般情况,也有纪委书记不报经省委批准就采取了行动的特例。从相关保密政策和规定上来讲,纪委办案就有一定的特殊性,不事先告知也说得过去。不过特例只出现在特殊情况之下,比如抓捕的人是一把手的亲信,而纪委书记和一把手不和,等等。

        政治斗争的复杂性决定了在惯例之外,经常有特例发生。

        郑盛听完夏想的解释,依然是一脸平静,似乎他的脸色自始至终都没有变化一样,涵养功夫也确实了得。他先是沉默了片刻,又漫不经心地说道:“纪委办案有一定的特殊性,我就不多说了。陈工方同志是党培育多年的干部,能有今天也不容易。作为省委书记,我一向尊重纪委同志办案的独立性和严肃性,我就一句话,依法办案,绝不徇私。”

        既然前面强调了陈工方是党培育多年的干部,其实就有了说情之意,后面又说依法办案,如果夏想一点也听不出郑盛的倾向,他就可以打包回家安然度日了。

        “就按郑书记的指示精神办。”夏想就打了个哈哈,要的就是比试耐心,倒要看看,在陈工方的问题上,究竟能牵涉到多少人。

        既然堂堂的郑书记不明确指示,夏想就假装听不明白,反正案件又不是他在主抓,林华建想借他之手撬动郑盛的利益,郑盛想借他之手还击,真当他是一把被别人随意挥舞的利剑?对不起,他不陪他们玩!

        作壁上观好了,夏想一路走来,经历政治斗争无数,现在他要改变政治斗争的策略了,要充分借力打力,居中策应,不再正面出击了。

        夏想走后,郑盛当即抓起了电话。

        几声铃响之声,里面传来了古秋实爽朗的笑声:“郑书记,夏想上任有几天了,表现如何?”

        郑盛呵呵一笑:“不瞒你说,表现差强人意。”

        古秋实依然笑问:“怎么了,难道是被下属摆了一道?”

        “还真让你猜对了,林华建借他之手,双规了陈工方。”郑盛自然清楚夏想不知道林华建的真实用心也可以理解,但事后还是一副事不关己的姿态,就不对了。

        他也清楚夏想是以静制动,肯定还有后手,但故意在古秋实面前说夏想的不足,也是试探古秋实对夏想的看法是否坚定。

        “根据我对夏想的了解,他可不象是吃哑巴亏的人。等着看好了,林华建早晚会栽跟头……”

        “林华建可是中纪委大力培养的后备干部,早晚要调到中纪委担任关键职务的……”郑盛很清楚林华建的底细,也知道林华建在湘省底气十足是有原因的。

        “替我向夏想问好,过段时间有机会的话,京城见面。”古秋实没有再多说,摆明了还是对夏想信心十足。

        放下古秋实的电话,郑盛想了一想,喊过了秘书童凡:“小童,湘省道桥近年来的工程事故,你系统地整理一份材料给我。”

        童凡跟了郑盛几年了,深知郑盛的脾气,一见郑盛的表情就知道事情的轻重缓急,他忙答道:“好的,郑书记,马上。”

        就在郑盛将目光郑重地投向湘省道桥之时,在市外一处隐蔽的宅院之中,省纪委常务副书记林华建正在亲自提审陈工方!

        而与此同时,昨晚连夜出差的李从东也到达了目的地,天一亮,他就出现了晨东市第二监狱的门前,表明身份之后,要求会见王虎。

        王虎是陈工方的妻弟,一年前因为晨东大桥垮塌事件入狱,被判10年徒刑。

        李从东旧事重提,再次和王虎接触,重翻旧案,迈出了他政治生涯之中至关重要的一步!

        湘省的局势,随着陈工方的双规和李从东的暗中调查,陡然平地起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