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82章 按兵不动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82章 按兵不动

    作品:《官神

        梁夏宁本是省委秘书长,一般说来,省委秘书长就算不是省委书记的亲信,也和省委书记关系密切,转任省委组织部长之后,或许会保持一个不远不近的恰当的距离,但也应该不会太过疏远了,否则工作也没法开展。www.00ksw.org

        从中央的层面考虑,省委组织部长不能和省委书记太一心了,从省委的角度出发,省委书记自然希望能掌控大局,让组织部长和他一心,从而将人事大权完全抓在手中。

        湘省的一干常委都心里有数,在担任省委秘书长期间,梁夏宁和郑盛的关系还说得过去,基本上事事追随郑盛的脚步,从不越位,但在梁夏宁从中央党校毕业之后,尤其是转任了组织部长,他和郑盛之间的关系,就微妙了。

        明显的,梁夏宁就有意识地和郑盛保持了一定的距离,不过还好,基本上还是做到了进退有度。

        但此次人事提名的常委会,是付先锋担任省长以来,第一次重大的人事任命,也是夏想担任省纪委书记之后,第一次召开的常委会,梁夏宁的立场,就有了不可预料的重大转向。

        夏想发言之后,应该由常务副省长胡定发言。48岁的胡定一脸温和忠厚的表情,似笑非笑地说了一句:“郑书记和夏书记的意见很中肯,我赞同。”

        胡定身为常务副省长,他的立场在夏想的意料之中,常务副省长和省长之间多有不同意见,是各地常态。

        然后就是梁夏宁发言了。

        梁夏宁也不知何故,先是翻看了几眼资料,然后又抬头看了夏想一眼——似乎常委会一开始,所有人的目光都有意无意地多看了夏想几眼——他才慢条斯理地说道:“我比较赞同付省长的提议,综合比较之下,我还是认为何远同志更适合担任永州市委副书记。”

        其实如果梁夏宁只是单纯地支持何远也没有什么,也没有人规定省委组织部长必须事事和省委书记保持一致,关键是梁夏宁的话有两个含义丰富之处,不由人不联想。

        首先是梁夏宁直接抬出了付省长的名头,言外之意岂非是说,他赞成的不是何远本人,而是因为付先锋的赞同才支持何远的提名,给的是付先锋的面子。

        其次,梁夏宁的话和刚才夏想的发言十分相似,一般而言,身为副省级干部,发言权是政治待遇的具体体现,而发言的与众不同又是个人水平的具体体现,人人都在乎发言的先后顺序,更在乎发言的个人特色,所以梁夏宁几乎复制了夏想的话,只做了微小的改动的做法,就让在座的各位久经官场的省委常委,立刻嗅出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

        梁夏宁同志,政治水平确实很高,既抬高了付先锋,又抬举了夏想!但问题是,付先锋和郑盛是意见相左,夏想却是支持郑盛的立场,梁夏宁此举莫非说明,他想在付先锋和夏想之间,左右逢源?

        好一个梁夏宁,不卖省委书记和省委副书记的面子,却一明一面同时向省长和省纪委书记暗送秋波,倒是一个妙人。

        常委会议才开了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局势就已经微妙而令人目不暇接,不少人都在想,湘省由郑盛一家独大的局面一去不复返了,因为付先锋的到来,因为夏想的立场微妙,再因为梁夏宁的转向,湘省的局势,空前地复杂了许多。

        随后,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厅长杨恒易、宣传部长谢信才、湘江市委书记古建轩、省委秘书长郑海棋、统战部长于守成、副省长何志能、军分区司令员张晓分别发言,基本上全是倾向于郑盛的立场,最后郑盛的意见占了上风,获得了半数以上的支持,通过了对湖永的任命。

        虽说以付省长为首的几名常委的联合,对郑盛的地位形成了强有力的冲击,但毕竟付先锋前来湘省的时日还短,立足未稳,此局也只是试探之局,并非决胜之局,因此,虽然功败垂成,但在付先锋的脸上看不到一丝遗憾和不快,他依然淡定而从容地微笑,还和郑盛客气地握了握手。

        只有叶天南的脸上,隐有一丝失落,不过也很快地掩饰过去,不再流露出任何不满,他先是笑着和郑盛、付先锋依次握手,最后又和夏想握了握手,还小声地和夏想说了一句什么。

        夏想的表现非常正常,微笑着和每一个人握手,虽然年轻,但他的笃定还是给在场的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都在想,或许付省长是撬动湘省局势的主推手,但年轻的纪委书记夏想,才是各方力量对峙之时,最佳的支点。

        不少人落在夏想身上的目光,复杂而跳跃,尤其是常务副省长胡定,他足足盯了夏想有10秒钟之久,眼神复杂而多思。

        会后,夏想回办公室,刚刚坐下,秘书曾卓就敲门进来,左手文件,右手茶杯,茶杯放在夏想的右首,文件放在左首,又说:“夏书记,有几封举报信我拆过了,需要您过目一下。”

        夏想微一点头,看最上面的一封信的封皮之上,做了一个标志,心想曾卓倒也不错,是个细心的年轻人。又见茶杯温度适宜,既不温又不烫,正好可以入口,就对曾卓有了一个相对正面的评价。

        曾卓见夏想没有再吩咐他的意思,就悄悄退了出去,轻轻带上了门。

        夏想品茶,喝了一口,感觉茶水清淡宜人,无可挑剔,就暗暗点头,又随手打开了最上面的举报信,还没有看到内容,就有四个熟悉的字眼跃入了眼帘——湘省道桥!

        好一个湘省道桥,夏想现在算是对湘省道桥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再联想到初来之时有人故意放在桌子上的举报信,他就知道,湘省道桥就成了他绕不过去的坎儿。

        信件是打印的,并不长,顶多2000字,举报内容和上封信大同小异,不过着重提到了官商勾结、有省领导充当湘省道桥的保护伞等黑幕,但也没有具体指出幕后人物是谁。

        夏想看完之后,又随后拿起下面的两封信,打开一看,却是举报湘江市雨花区委书记湖永贪污受贿的事实,内容的真实夏想无从判断,但列举的事件很翔实,时间地点和金额都一一标明了。

        夏想放下信件,摇头一笑,雨花区委书记湖永现在已经是永州市委副书记了,举报人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举报湖永,却已经晚了一步,就算他的举报属实,出于安定团结的大局考虑,也暂时不会对湖永采取任何措施。

        省委常委会的权威必须维护,就算错了,也要将错就错一段时间,否则省委的任命岂非成了儿戏?政治就是政治,假戏也要真唱。

        想了一想,夏想还是叫过了曾卓,将举报湘省道桥的信件交给他,说道:“湘省道桥作为湘省打造的一个龙头企业,业绩好,名气大,总有人别有用心地举报,也是常事,曾卓,以后有关湘省道桥的举报信,你先放一放。”

        曾卓似乎迟疑了一下,不过还是接过了信,恭恭敬敬地说道:“是,夏书记,我记下了。”

        看着曾卓欲言又止的神情,夏想笑了,等曾卓出去之后,他才起身去浇办公室中的秋海棠。伴随着曾卓正式担任秘书之后,只半天时间,曾卓就从外面搬来一盆秋海棠。

        也正是曾卓的细心之处,才让夏想既认为曾卓可用,不过在举报信事件之上,他又认为曾卓心思过重。

        两次举报信,一次不知是谁有意放在桌子之上,一次是秘书特意呈报他过目,都是剑指湘省道桥,夏想就明白了一点,湘省道桥的后台不管是谁,这家公司得罪的人不少,或者说,犯下的错误惹了天怒人怨。

        查,肯定是要查下去,但不是现在,也不能直接出手。纪委查案,在没有真凭实据之前,是不能打草惊蛇的。何况他初来湘省,在省纪委根基不稳,连可用的亲信都没有,怎么着手查案?

        无人可用,别说查案了,最后不被误导就不错了。

        夏想一边浇花,一边思忖再三。有人故意将他向湘省道桥的方向引导,不管是何用心,他都不能被人当成支点,或者更进一步讲,不能被人当枪使了。湘省的局势,远比想象中复杂,郑盛强势而政治手腕高超,后台更是强硬,付先锋强势而政治手腕阴险,后台也是实力雄厚。

        如果付先锋一心要和郑盛抗衡,并且试图在湘省站稳脚跟,树立自己的权威的话,必然要想方设法打击郑盛的威望,削弱郑盛的权威,最好的办法就是利用省纪委出击,拿下几名郑盛的亲信的话,郑书记在湘省的形象,将会一落千丈。

        省纪委就是一把宝剑,在谁手中,谁就会如虎添翼。

        不过来到湘省两天了,郑盛和付先锋都没有私下和他谈过话,他们都在等候一个时机,到底谁会主动找他示好?

        夏想决定按兵不动,等两人之一主动露面。

        不料夏想既没等到郑盛,又没等来付先锋,反而是梁夏宁最先和他有话要说,而且还给他出一个意想不到的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