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81章 湘省局势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81章 湘省局势

    作品:《官神

        “我刚来湘省,怎么会熟?你也不用脑子想想。www.00ksw.org”夏想半是埋怨,半是玩笑,“湘省确实是好地方,气候宜人,环境清新……”

        严小时见夏想岔开了话题,也就不再多提湘省道桥的事情,咯咯一笑:“应该说,湘妹子最迷人。”

        夏想哈哈一笑,忽然才意识到不对,他一本正经和严小时通话,实际上人在浴室之中,光着身子,很没形象更不雅观。

        好在严小时也看不到。

        不料似乎是心有灵犀一样,严小时忽然声音娇柔地说了一句:“哎,你肯定猜不到,我现在正躺在浴池里和你通话,还是在上次我们共同住过的京城的酒店,而且还是同一个房间……”

        声音极具诱惑力,甜而腻,媚而粘,不由人不浮想联翩。

        “我已经订好了机票,明天回湘省。事先声明,可不是看你,是回家看望父母。”

        严小时的电话挂断了许久,夏想还淡而忧思,不知今日何日。

        最初认识严小时的时候,范铮介绍说她是江省人,后来才知道,当时严小时父母全在江省工作,但她的父亲是真正的湘省人,现在严小时父母又回到了湘省,因此她回来省亲,也在情理之中。

        初来湘省,局面未开,倒是难题先来,前有梅晓琳,后有严小时,湘省之行,注定也是一次不平凡之旅。

        当时还说南下燕省无故人,夏想暗暗摇头,以他现在的级别和人脉,差不多是天下谁人不识君了。是好事,但也是坏事。就象要在三方力量之间周旋一样,哪一方对他拉拢的力度越大,在他转身的时候,或许在背后推他一把的力度也会越大。

        男女之间会因爱成恨,政治之上,也同样是不是盟友则是对手。

        第二天,曾卓正式上班,成为夏想的秘书。虽说省纪委书记的秘书,不如省委书记的第一秘和省长的第二秘更让人羡慕加仰视,但水涨船高,夏想现在在湘省省委常委会中排名第四,曾卓有幸担任夏想的秘书,比在市纪委担任一个普通副处长,前景远大多了。

        因此,曾卓很是激动。

        差不多花费了两天的时间,夏想才理顺了省纪委内部的关系,很清醒地认识到,基本上省纪委的人马全是上任刘锋遗留的一脉,几名副书记之中,除了常务副书记兼监察厅厅长林华建没有向他汇报过工作之外,其他几人都态度恭敬而且十分客气地向他汇报加请示过了。

        排名第二的副书记李从东尤为热心,靠拢的意图十分明显。

        夏想倒也没有过多地表示,疏远者,如林华建,他不主动过问。热络者,如李从东,他不过分热情,对人都是一视同仁,也是他从长计议的考虑。因为党员干部也是千人千面,不一定热情有加者就是真心靠近,冷漠淡然者就是一心疏远。

        随后,湘省省委召开了夏想到任之后的第一次省委常委会。常委会的召开,事关一项人事任命,是湘省永州市委副书记的提名,议题并不算特别重大,但人事问题向来是重中之重,又是夏想第一次参加湘省的常委会,正是更进一步观察各方力量立场的绝佳机会。

        常委会在湘省省委常委楼会议室举行,郑盛坐在正中,付先锋居左,叶天南在右,夏想则位于付先锋左首。

        其他常委都按照排名落座,常委会的排名,完全按照党内职务排序。

        会议,由郑盛主持。

        夏想现在是纪委书记,在人事方面也有发言权,但也清楚,按照正常的程序,常委会之前肯定已经上了书记办公会讨论过了,应该说已经达成了初步共识。他简单研究了一下两位提名人选的简历,心中就有了计较,决定随机应变,反正他没有切身利益在内,且看付先锋和郑盛之间是否意见统一。

        付先锋事先没有和他通过气,因此,他并不太清楚付先锋在人选问题上的倾向。不过既然付先锋事先没有打招呼,估计也是付先锋刚来湘省,不想一来就在人事问题上和郑盛发生矛盾。

        省委组织部长梁夏宁先具体而详细地介绍了一下情况,就两个人选的提名,分别做了解释说明。夏想细心一听,梁夏宁在人选提名上似乎没有倾向,是居中的立场,应该可以判定,提名和他没有利益关系。

        同时也间接地说明,梁夏宁确实和郑盛关系一般,因为两个提名之中,必有一人是郑盛的关系,梁夏宁不偏不向的立场,就很是说明了问题。当然,仔细一想也可以理解,组织部长和省委书记关系不远不近,符合中央的一贯政策。

        如果说其中一人是郑盛的关系,另一人不是省长付先锋的提名,那么难道说会是副书记叶天南的提名?夏想心中闪过一丝担忧,第一次常委会,第一次在人事问题上发言,他要支持谁?

        郑盛是团系势力,叶天南是总理的人……梁夏宁介绍完毕,就是依次发言了,郑盛就首先说道:“湖永同志能力突出,作风过硬,我个人认为,由他担任永州市委副书记,是非常合适的。”

        和范睿恒的含蓄不同的是,郑盛想提谁,直接而干脆,从他发言上就可以得出结论,郑书记是一个强势的省委书记。

        该付先锋发言了,包括夏想在内,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付先锋身上。

        付先锋的意见,非常重要,意味着他在湘省的立场和倾向的第一次表露。

        似乎是迟疑了片刻,付先锋的目光跳跃几下,目光不经意间落在了夏想的身上,和夏想微一短暂的目光交接之后,他似乎才拿定了主意一样,慢条斯理地说道:“何远同志一直从事党务工作,在基层也担任过多年的党务干部,在党务工作方面有丰富的工作经验,由他担任永州市委副书记,是正确的决定。”

        付先锋果然是付先锋,他的发言等同于和郑盛针锋相对,寸步不让。

        郑盛脸色不变,只是大有深意地向场中扫了一眼,目光似乎有意无意间,也在夏想身上停留了片刻。

        会议的气氛,一下就微妙了许多。

        叶天南轻轻咳嗽一声,一脸淡定的笑容:“付省长的评价比较中肯,当然,郑书记的看法也很高远,但具体落实到湖永和何远两个人身上,我还是认为付省长的说法更符合实际情况。”

        不少人的目光都在闪耀不定,因为在付先锋未来湘省之前,叶天南和郑盛的关系就有点微妙,固然,省委副书记和省委书记之间的关系不可能太密切了,但如果从更深层次的角度考虑问题,由叶天南和郑盛各自不同的阵营分析,在一副一正两名书记之间的对峙之下,家族势力的付先锋的介入,更为湘省的局势,增加了无数变数。

        但与此同时,夏想的立场,就更显重要了。叶天南话音刚落,所有人的目光就都落在了夏想的身上。

        是呀,才34岁的省纪委书记,湘省排名第四的重量级人物,怎么看怎么都年轻得过分,但他端坐不动,一脸严肃,还是让人感受到了他的分量。

        尤其是在眼下,省委书记郑盛在省长和副书记和联手之下,被逼到了墙角,局势十分严峻而微妙,如果夏想再是倾向付先锋的立场,接下来的戏就好看了。

        夏想微微有点惊讶于付先锋对待郑盛的态度似乎过于强硬了一点,身为省长,初来湘省,立足未稳就在人事问题上联合副书记挑战一把手的权威,到底是有意试探,还是另有用意?

        总归是太激进了。

        但转念一想也可以理解,付先锋此举,一为支持叶天南的提名,有向叶天南示好的意味,二为将他逼到无路可退的地步,借以试探他的立场,说到底,付先锋也是极为聪明的人物,既能挑战郑盛的强势地位,又落了叶天南的人情,同时又逼得他必须明确表态,一举三得,此举不但明智而且高明。

        另外也说明了一点,付先锋此来湘省,不会事事跟从郑盛的脚步,而是想要打下一片江山。

        也是,对付先锋来说,地方上才是海阔天空任他大展手脚,此来湘省,他想的是由省长晋升为省委书记,然后再进政治局。

        夏想沉思片刻,在众目睽睽之下,一脸镇静地发言了:“综合比较之下,我个人认为,还是湖永同志的资历更老,更适合担任永州市委副书记。”

        夏想的话声音不大,语速不快,却一字一句让众人听得清清楚楚,作为夏想初来湘省之后的第一次常委会,又在事关省委书记和省长、省委副书记之间的过招之时,夏想的立场和发言,象征意义非常重大!

        联想到夏想身上复杂的标签,他支持郑盛的立场,既在众人的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

        郑盛的脸色微微动容,随即立刻恢复了平静,微不可察地看了夏想一眼,没有说话。

        付先锋脸色一变,一丝不快一闪而过,也是片刻就恢复如初,不着一丝痕迹。

        倒是叶天南似乎早就预料到了夏想的偏向一样,笑而不语,一脸沉静,很坦然地接受了现实。

        如果说夏想的立场还不算太让人惊讶的话,毕竟他的额头上贴着团系的标签,随后梁夏宁的发言,就大大出乎众人的意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