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75章 周折,结果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75章 周折,结果

    作品:《官神

        其实付先锋此去湘省,只是含蓄地一点可能是担任副书记,具体连付先锋担任什么职务都还没有敲定,还想安排他一同前去,也太冒进了一些。www.00ksw.org

        所以夏想并没有将付先锋的话放在心上。

        不想,仅仅一周之后,中央就正式宣布了付先锋的任命,经中央批准,中组部决定,付先锋同志任湘省省委委员、常委、副书记、代省长。

        夏想大吃一惊,他原以为付先锋会是省委副书记,没想到迈出京城的付先锋,龙行虎步,一步登天,竟然成为一省之长!

        厉害,好一个厉害的付家,好一个手腕高明的付先锋。

        夏想就第一时间向付先锋打了祝贺电话:“恭喜付省长,果然是海阔天空的一大步。”

        “呵呵,夏想,你我之间就不要客气了。”付先锋还如以前一样,除了语气之中多了喜悦之外,在夏想面前态度依然平和,没有一丝得意,“你去湘省的事情,我还正在运作,有希望,但难度不小。”

        夏想很明白付先锋的用心,虽是省长,但他在湘省恐怕孤立无援,一个没有根基的省长,在面对强势的省委书记的情况之下,怕是局面很难打开,孙习民就是前车之鉴。

        而他目前正好赋闲——虽是团中央书记处书记,但调动起来最为容易——所以付先锋就一心想将他运作到湘省,以好成为援力。

        夏想就想,怕是近一两年间他和付先锋之间的几次成功的合作,让付先锋暂时认为他和他之间已经没有隔阂,已经真正握手言和了?

        夏想就打了个哈哈:“尽人事,听天命好了。”

        付先锋没再多说,估计也是事务繁忙,应酬众多,匆忙挂断了电话。

        是该和吴老爷子谈一谈了,总悬空也不是好事,他在团中央是安心了,但心安了,体未胖,就证明还是没有心宽。

        尤其是付先锋四处活动替他安排前路的情况下,吴老爷子一直没有表态,事情就有点反常了。

        夏想已经搬出了吴家,住在了团中央的单身宿舍,因此最近和吴老爷子见面也不多。

        打了电话过去,吴老爷子对夏想提出回家吃饭,一点也不惊讶,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也该回来了一趟了。”

        正好连若菡也回来了,夏想就到机场接上了连若菡,一起回家。

        连若菡最近平和了许多,金融大计的狂热已经暂时平息了,她钱赚足了,又回归了以前的模样,不过有一点,就是和曹殊黧、李沁一年多的相处,关系更加融洽并且亲如姐妹了,所以三个女人一台戏,对夏想的依恋倒是少了一些。

        夏想开车,连若菡坐在旁边,说个不停,又收购了哪一家公司,资产又增加了多少,等等,要是以前她肯定是眉飞色舞,现在却是一脸平静,就如说别人的事情一样。

        夏想就只是一脸微笑,心想他的女人现在也真是了不得,在他身边温柔得不行,但谈笑间,却能决定一间大公司的生死,也是大权在握。

        也必须承认,他心中还是充满了幸福。

        到了家中,晚饭已经摆好。

        今天人不多,吴才洋不在,吴才河也不在,只有吴才江和老爷子两人,夏想和连若菡的加入,顿时让家中增加了不少生机。

        坐下吃饭的时候,一路上说个不停的连若菡不见了,她低眉顺眼,变成了淑女,只坐在夏想的旁边,一言不发,就听夏想几人说事。

        其实就是老爷子一人在说,夏想和吴才江在听。

        吴才江卸任省长之后,悄无声息地在京城任了一个闲职,保留了级别和待遇,没有了实权,是真正的清贵之职,正好腾出了大把的时间来管理吴家的家事和经济事务。似乎一下转了性子一样,以前喜欢谈天说地的吴才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沉默寡言并且低调沉稳的吴才江。

        吴老爷子话说得不少,不过都是一些闲言碎语,并没有说到正事。

        饭后,几人又坐下喝茶,连若菡自己上楼,客厅只有夏想三人时,吴老爷子才正式点了题:“倒不是我避着若菡,是她不乐意听一些政治上的事情,就不让她听好了。”

        人老了,总是会为家人考虑得多一些,吴老爷子最让夏想感动的地方就是他的人情味儿,比吴才洋会来事儿多了。

        “小夏……”吴老爷子慢条斯理地喝了一口茶,“是该动动了,要不都长秋膘了。春种夏长,秋收冬藏,蛰伏太久了,就容易消磨了斗志。”

        夏想不说话,看了吴才江一眼。

        吴才江似乎神游物外一般,微眯两眼,轻声说了一句:“年轻,就是优势,就有冲劲,夏想,把握住机会。”

        夏想对现在吴才江的状态有点不解,从服从家族大计的角度出发,他个人做出一些牺牲也是值得的,同时从他个人的性格考虑,前途也不会太明朗,退下也是明智之举,而且以吴才江的为人,也不会因此而消沉或心生不满,不过现在他的表现有点让人诧异。

        “湘省虽好,不过江南水软,温柔乡英雄冢。”吴老爷子继续边喝茶边说,“白山黑水之地,地产丰富,人情世故,但也不是久留之地。倒是齐省,孔孟之乡,可以大有可为。”

        吴老爷子否定了湘省和东三省,意在让夏想去齐省,倒是出乎夏想的意外。齐省是邱仁礼执掌之地,也算是家族势力的地盘,但问题是,齐省目前没有空缺,总不成搬开一人让他前去。

        夏想不插话,就继续听吴老爷子说话。

        “付先锋那小子最近对你兴趣很大,小夏,你莫要被他当了枪。”吴老爷子说话的时候,一脸笑意,似乎并不是指责付先锋,而是在赞赏他,“你说说你的想法,真想去湘省?”

        夏想似乎就是一瞬间就下定了决心:“就去齐省好了,齐省个好地方,我喜欢大明湖。”

        夏想的理由很牵强,但他的话一出口,老爷子还是会心地笑了。

        “我不管你说的是不是真心话,就真当你同意了。”然后他一拍沙发扶手就站了起来,“就这么说定了,赶在年前定好饺子馅,也好过个好年。”

        夏想送老爷子去休息,等老爷子进了房间,他才向吴才江点点头,正要上楼找连若菡,吴才江说话了:“小夏,我有一句话要和你说。”

        夏想就转身坐下:“三叔,您说。”

        一句“三叔”叫得吴才江微微动容,他努力保持了一脸平静,声音很低:“家族势力、平民势力,或者是团系也好,记住一点,自身利益第一!”

        到了连若菡的房间,夏想还在回味吴才江的话。

        如果吴才江只是随口一说也就算了,关键是他一脸严肃和痛心,似乎有巨大的隐情一样,就让他心中多了猜疑和不安,难道说表面上一团和气的吴家,暗中也是潜流汹涌,分岐严重?

        又转念一想,先不管吴家内部事务了,他本来就没打算插手吴家的家事。夏想的原则就是,吴家对他再好,吴老爷子对他再寄予厚望,他也不介入吴家的家事。

        原则和底线不能动摇。

        对于答应前往齐省,夏想表面上答应得痛快,其实也是不得已的选择。有时没有选择很痛苦,选择多的话,会更痛苦。

        实际上话又回来,向北或是向南,他说了又不算,既然吴老爷子说了向东,就且向东,最后结果,也未必能如吴老爷子之愿。

        连若菡似乎已经睡着了,呼吸均匀,侧身躺下,一动不动。夏想脱下衣服,悄然上床,还没躺下,就被连若菡翻身骑在身下。

        “我来试试你最近有没有偷吃。”她咯咯一笑,双眼如水,再一看身上,竟然未穿寸缕。

        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三十岁的女人,正是如狼似虎的年龄,夏想的激情就被连若菡瞬间点燃了。

        也怪了,就就连若菡最能激发他的**和火焰。

        夏想翻身上马,将连若函压在身下。连若菡身材依然曼妙而完美,她一直坚持锻练,本来就有运动的潜质,年轻时身材就有健美的一面,现今十余年过去了,多了女人风韵,但健美不减。

        夏想就很卖力很投入,直让连若菡气喘吁吁,疯狂一场。

        事后,连若菡枕着夏想的胳膊:“卫辛最近一直没有做什么生意,她要是有闲的话,让她来帮我好了。”

        卫辛在夏想调离秦唐之后,也离开了秦唐,回到了燕市。她没有来京城陪夏想,因为在京城太引人注目了,她想等夏想确定了下一步才说。

        连若菡不止一次提过要让卫辛和她在一起,夏想一直没有答应,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再说卫辛也一个人惯了,她不愿意和别人共处。

        不料连若菡似乎拿定了主意一样:“过两天我去一趟燕市,和她好好谈谈。她年纪轻轻的,别太闷了自己。”

        夏想懒得再管连若菡对卫辛的好心,心思浮沉间,就沉沉睡去了。

        原以为春节之前会有消息传出,不料春节之前,一切平静,夏想也就继续做好他的本职工作,唯一一点感觉不同的是,似乎水天对他兴趣比以前浓了,经常会找他谈工作和思想认识……转眼春节到了,春节期间,在和老古的一次会面之中,夏想终于确认了他的去向,去处和职务,都大大出乎他的意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