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74章 动静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74章 动静

    作品:《官神

        夏想一愣之后,不由摇头一笑:“付主任,你和晓琳联合捉弄我,是不是?”

        “真的不是。www.00ksw.org”付先锋似乎有喜事临头,笑得很开心,“巧合,真的是巧合。”

        夏想也懒得多问了,笑着打了个哈哈,就在付先锋和梅晓琳的带领下,进入庄园之内。

        冬天的庄园,草木枯黄,放眼望去,似乎是一片凄凉。漫步在田园小径之中,北风吹拂,寒冷动人。

        庄园名叫荷花草塘,此时既无荷花,又无青草,但在满目的荒凉之中,也另有一番味道。北方的冬天本来是灰白之色,但世间万事莫过于此,盛极必衰,寒冬过后,必会迎来春暖花开之日。

        来到一处向阳的草亭之中——草亭在春、夏、秋三季,绝对是一个好去处,但在冬天,却有落寞之意——夏想坐下,心想梅晓琳和付先锋凑到一起,本身就很怪异,又请他来这样一处荒郊野外之地,今天的会面,还真是大有玄机。

        夏想多少也猜到了什么,既不点破,也不多说,只是坐下之后,放眼四望,感慨说道:“在城市里住久了,不知道郊外其实还有别样的景色。其实吹吹冷风也不错,可以让人清醒。”

        付先锋没有坐下,叉腰远眺,似乎胸中有丘壑一样:“冬天的郊外真的不错,让人感觉到天地宽阔。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付先锋难得有抒怀的时候,估计也是前程有望了,夏想不接话,只是看向了梅晓琳。

        梅晓琳坐在了夏想的对面,她的俏丽经冷风一吹,更显红润,一双眼睛跳动几下,悄声说了一句:“梁秘书长对你印象很好,回去后,在我面前说了你不少好话。”

        梁夏宁也是八面玲珑之人,他多半清楚自己和梅家关系不错,有意向梅晓琳卖好,说几句好话,不过是举手之劳,既落人情又落好。

        夏想可以肯定的是,梁夏宁肯定不会向郑盛说起他的好话……“梁秘书长下一步就要担任组织部长了……”梅晓琳趁付先锋不注意,悄悄眨了眨眼睛,“湘省,人事要有大调整了。”

        夏想也能猜到一二:“付主任要去湘省了?”

        “差不多要定了。”难得梅晓琳在官场浮沉多年,还有俏皮的时候,估计也就是面对夏想时,她才有放松和真实的一面,“你知道不,付主任要来湘省担任副书记了……”

        夏想虽不知道付先锋具体担任什么职务,但见付先锋和梅晓琳意外在一起约他,就多少猜到了大半。

        付先锋抒怀完毕,回过头来,脸上迸发的全是雄心壮志:“夏想,我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终于要出京了。”

        京官虽好,难免清贵,既不如地方上实惠,又不如地方上出政绩,想要有所作为,还是地方上更天地宽阔,当然,到了副国级以上就另当别论了。因此,付先锋自从燕市被免,在京赋闲两年,东山再起,在发改委担任要职,虽然也是位高权重,但相比之下,怕是他心中所向往的,还是在地方上的峥嵘岁月。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当年下马河的洪水,还有下马河畔的车祸,似乎已经远去了,在付先锋的脸上,再也找不到一丝当年的阴冷,只是夏想心中有数,掩盖在其内的一些东西,未必就真的被风吹雨打去,而是埋藏在内心深处,等待一个机会就会再次破土而出……付先锋的雄心是他的雄心,不是夏想的壮志,夏想却是出乎意料的冷静,脸上虽有笑容,却是淡淡地说道:“恭喜付主任了,终于要海阔天空了。”

        付先锋也渐渐冷静下来,淡然一笑:“找你来,可不是只为了告诉你我要出京的消息,而是有一件事情和你商量……梁夏宁要由省委秘书长转任省委组织部长,湘省省委秘书长的位置暂时空缺,你如果点头,我来活动……”

        早在付先锋整治章国伟之时,夏想就知道付先锋的出手是高利贷,是要加倍偿还的债务,事隔半年,付先锋终于露出了狐狸尾巴。

        不管付先锋前往湘省是担任什么职务,夏想清楚,如果他过去担任了省委秘书长,不和郑盛一心而和付先锋一心的话,湘省的局势就微妙了。

        付先锋也不简单,布局真是长远,用一个落魄的章国伟来换取他的大力支持,也是一本万利的卖买。

        去湘省担任省委秘书长?夏想还真没有想到这样一个去向,梅晓琳也同时出面,也就说明梅晓琳也是赞成付先锋的提议,但他心里却是没底,去湘省在郑盛的手下当兵,怕是没有好处可得,而且如果他和付先锋走近联合抗衡郑盛的话,又和他团系出身的身份自相矛盾。

        难办呀……关键还有,他怎么可能答应付先锋?吴家不点头,总书记不同意,就算他想去,也未必去得了湘省。再说了,他并不太想去团系的势力范围之内,虽说他现在已经被贴上了团系的标签,但平心而论,他还真没有当自己是团系人马。

        夏想见付先锋一脸期待,似乎很真诚,心里却清楚付先锋对他的器重,多半是利用的成分,并非如宋朝度等人一样对他是器重加期待,和付先锋共事,要时刻多一份提防之心。

        “我刚到团中央才不久,调动频繁的话,会不会给留下不好的印象?”夏想就说了一句很外行的话,他是故意一说,要的就是旁敲侧击梅晓琳。

        对于梅晓琳出面暗中相帮付先锋,夏想清楚,梅晓琳有私心在内,未必她是得到了郑盛的授意。私心就私心好了,她对他肯定没有坏心,只是万一她有郑盛的暗示在内,就麻烦了。

        他既然被贴上了标签,又和付先锋走近,难免要和郑盛疏远,会让人怎么看待他?如果因为他的原因之故而让外界猜测团系内部不和,他的罪过就大了。

        虽说被贴团系标签他是被动为之,但既然担任了团中央书记处书记,就要维护团中央的权威,不管他自己是不是承认,外界会有不少人将他认定为团系。

        他就必须自觉地做一个团系人马应有的觉悟,至少在表面上要和郑盛保持一致,毕竟郑盛是团系的大将之一。

        有付先锋在场,夏想不好直接开口问梅晓琳郑盛的意见。

        付先锋也听出了夏想的含糊其词,呵呵一笑:“你可不是瞻前顾后的性格,干脆地就一句话,你觉得省委秘书长的职务,是不是称心?”

        夏想笑着摇头:“都是工作需要,不管是什么岗位,都要全心奉献。”

        又是一句套话,付先锋就无奈地哈哈一笑:“好,我就当你点头了。”然后他一摆手,“我先走了,你和晓琳有话就继续说话。”

        付先锋倒也利索,说走就走,扔下夏想和梅晓琳就扬长而去,只留下一个自得的背影,颇有“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的洒脱。

        付先锋一走,不等夏想发问,梅晓琳就主动说道:“我坦白,是付主任先约的我,说他想让你随他一起到湘江省,正好我来到了京城,就答应了他要来劝劝你。”

        “劝我有什么用?”夏想知道梅晓琳隐瞒了一些什么实情,她不说,他就不多问了,“我说了又不算,倒是你,怎么不多想想,付先锋去湘省,不会和郑书记走得过近,他拉拢我,自有深意。”

        “我知道。”梅晓琳拢了拢头发,“不过我还是想让你来湘省,当年我们在安县一起共事,是多少美好的一段时光。”

        女人终究是女人,尤其是缺少爱情滋润的女人,即使在官场之上再身居高位,也有柔情替代理智之时,夏想暗暗摇头,梅晓琳现在的年龄,事业有成,前景光明,唯一欠缺的就是一个疼爱她的男人。

        但问题是,他现在是副部级,梅晓琳是副厅,而且可能即将正厅,如果他们之间闹出了绯闻,可就是大事了。

        当然,就算有绯闻,外界也不会有传闻,国内严格的新闻审核制度,副部以上的官员,哪里有因为生活作风问题而落马的?

        夏想沉思片刻,还是说了一句:“湘省环境复杂,付先锋此去也不知道具体担任什么职务,我还是不要掺和了。”

        “随你。”梅晓琳也不知是不快还是无所谓,她哈着手,跺着脚,显然感觉到了寒冷,“我们回去吧。付先锋热情高涨,需要吹吹冷风,我们不需要。”

        夏想也感觉到了寒冷,微一点头,也不多说,就随梅晓琳上了车。

        梅晓琳开车,一路上不怎么说话,只是抿着嘴,脸色有点差,也不知是被冷风吹着了,还是心情不好了。

        夏想想说什么,又不知该如何劝慰她,毕竟他的个人去向牵涉了太多的方面,不可能因为个人情感而左右了判断,再说也确实是即使他答应了付先锋,也未必如愿。

        但也清楚,付先锋是当他答应了,再深入一想,估计提前已经着手活动过了。随他去,不信付家一家的力量就能左右了局势。

        眼下,还是待定之局。

        只是夏想没有料到的是,结果,比他预料之中来得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