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70章 八面来风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70章 八面来风

    作品:《官神

        早在夏想没有离开秦唐之前,付先锋就打电话说要见面,后面却一直没有了音信,夏想也就没有再问此事,假装忘了。www.00ksw.org

        因为他知道,付先锋迟早会再次主动现身。

        果然,事隔一个多月之后,似乎沉寂了太久的付先锋,终于露面了。

        在党校学习了一个月,夏想也确实静了心,而且也学习了少理论知识,对于下一步的去向,反倒不再有多余的担心了,反正自有人会尽心为他安排,不管是吴老爷子,还是总书记,甚至是总理对他再次兴趣大增,都说明他的下一步不是没有位置可去,而是不好确定。

        对于各方的争相拉拢,夏想感觉到的不是受宠若惊,而是心中压力颇大,因为站队就意味着和另一方决裂,就意味着树敌。

        但显然,站队又是必须的一步,至少在他迈入正部级之时,不但要在口头上表了决心,还必须拿出实际行动来表明立场。到时,就没有左右逢源的可能了。

        付先锋此来,想必也是为了他的去向。

        放学后,夏想如约来到天上居酒楼,和付先锋握手寒喧,然后入座。

        没有外人,就他和付先锋两人,都是老朋友了,自然不用太多的客套,付先锋就自作主张点了饭菜,然后开门见山地说道:“现在的京城,金秋十月,正是丰收的季节,夏想,你的前程,是不是也该定下了?”

        夏想只能抱以一笑:“我的党的一块砖……”

        “哈哈……”付先锋哈哈一笑,“说得多委屈一样,你就不要得了便宜又卖乖了,别人是没地方去,你是好地方太多了,挑花眼了。”

        夏想可不是挑花眼了,而是没人给他挑选的权力。要让他决定的话,去吉江省担任省委组织部长是最佳的选择,但又没有可能,因为吉江省委书记是宋朝度,以他和宋朝度的密切关系,中央肯定不会让他担任省委组织部长。

        省委组织部长如果是省委书记的嫡系,两人联合,差不多将一省的人事完全一手掌握,中央不会允许这种情况出现。

        去吉江省担任省委秘书长,倒也不错。

        或者说,去黑辽省担任省委组织部长也可以,他和古秋实的关系不远不近,既有共同语言,又不能算是嫡系。

        但究竟何去何从,恐怕现在还没有定论出来,因为他还没有听到一点风声。

        “听说章市长在章程的日子,过得很不舒坦?”付先锋轻轻地讥笑一声,“人啊,太自作聪明了总归不好,章国伟这个人,好大喜功,自吹自擂,很是让人厌烦。”

        夏想只是淡淡一笑,没接付先锋的话:“先先最近还好?芬达奇服装厂的效益还不错,付主任果然眼光高远。”

        章国伟去了章程之后,确实很憋屈,被一个比他还小上几岁的市委书记压制得抬不起头,也是因为他在章程没有一点根基,而市委书记先后在章程担任常务副市长、市长,直到市委书记,有些年头了,上上下下全是书记的人。

        一个外来户,又是副手,怎么能撼动根深蒂固的一把手的权威?章国伟算是体会到了处处受制的难受,工作难以开展,他的话出不了市委大院,下面的人对他阳奉阴违,他在章程市被市委书记和常务副市长的联手,给架空了!

        当年在秦唐叱咤风云说一不二的章大市长,换了一个地方,就成了虎落平阳,心中郁积难安,很快就消瘦了下去,形象不再伟光正了,人也显得苍老了许多。

        章国伟的现状,夏想多少了解一点,并未刻意去打听,更没有幸灾乐祸,而且说实话,他也猜到了章国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章国伟是一条蛇,地头蛇,离开了秦唐就成了无源之水,他不是遇风化雨的龙。

        付先锋也有意思,还一直留心章国伟的现状,并且拿来当成笑谈,夏想才不会只认为付先锋只是为了取笑章国伟,他是大有用意。

        显然,付先锋再提章国伟,是想让他记住他的人情。

        付先锋见夏想不接章国伟的话题,也没勉强,笑了一笑,说了几句付先先。

        付先先的情况,夏想也很清楚,因为付先先和他之间联系不断,经常和他汇报她的一举一动。之所以一提,不过是为了岔开话题的需要。

        说了一会儿闲话——闲话不管是正式场合还是私人会面,都无比重要,没有闲话,上来就谈正事,缺少必要的烘托,会显得很突兀并且没有气氛——夏想就抢先点了题:“付主任也该动动地方了,是不是中央要给您加担子了?”

        付先锋含蓄地笑了:“在部委久了,就想到地方上历练一下,也好多点资历。不过怎么说呢,事情还是比较棘手。”

        棘手就对了,部委的人都想到地方去,借机大步前进,但地方上位置也有限,而且地方上未必就欢迎部委的人下来,所以,上面有阻力,下面有置疑,尤其是以付先锋现在的级别,要是下去,肯定要提正部了。

        正部的话,不是省委书记就是省长,省长的可能性要更大一些。但省长一共才多少个?付家再有实力,也不是想拿下一个省长的宝座就能拿到下的。

        夏想还是试探着问了一句:“付主任也该扶正了?”

        “谁不盼着扶正?”付先锋今天此来,也是要和夏想交流一下下一步的动向,所以也不避讳他的真实想法,“想归想,难度还是很大。当然了,有难度也是好事,总要有竞争才能体会到胜利的喜悦。夏想,打个比方,如果以后我们一起共事的话,可要摒弃前嫌,携手向前。”

        付先锋话里话外隐含的信息非常丰富,也让夏想一时摸不到头脑,难道付家在暗中的运作和吴家的步伐并不一致?

        很有可能!

        早在付先锋出手整治章国伟之时,夏想就知道付先锋的好处不好拿,代价很高,而且还是高利贷,必然要加倍偿还。但他总不能直接开口不让付先锋整治章国伟,因为付先锋什么都没有明说。

        现在也是,虽然又含蓄地提了一提章国伟的处境,其实还是有意在点醒他,不要忘了付家在章国伟的事情上,帮了他一个不大不小的忙。

        即使是对他来说并不需要的礼物,但付先锋强行送上了门,他也只能默认了,既不能明确拒绝,又不能顺势接下,只好放置一边,相机行事了。

        “当然了,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一往无前总比瞻前顾后要好。”夏想就笼统地接了一句,“如果有机会和付主任共事,也很让人期待。”

        “但愿有机会,哈哈。”付先锋似乎很开心,和夏想碰了杯,“干,感情深,一口闷。”

        难得付先锋也有豪爽的时候,夏想就和他干了杯。

        转眼又了一周,两个月的党校进修,已经过了三分之二,关于夏想的去向,还是未知之数,也让夏想无语,就算是拉锯战,也要有点风声透露才好让人安心。

        不过估计也快了,因为最近几天,吴老爷子很少和他见面,话也说得很少,吴才洋更是十天半月也不见一次,偶而露上一面,也是行色匆匆。

        一天后,吴老爷子在一次电话之后,发了火,就让夏想嗅到了一丝紧张的气息。

        京城岁月,党校时光,看似悠闲,实际也是风云暗动,布满玄机,也让夏想心思浮沉不定,下一步究竟要落脚何处?

        事关切身利益,他也不可能真正放手一切,只当一个一心只读马列书的学子。

        又一天后,夏想得到消息,范睿恒、宋朝度和郑盛、古秋实几乎同时进京,随后又得知消息,陈风也火速飞来京城,蓦然,气氛紧张了起来。

        作为当事人的夏想,在决定他的前途命运的紧要关头,反而成了最置身事外的人,不是他故作高深,而是他没有发言权。

        正好严小时打了电话。

        “我在京城,你说,是我请你吃饭,还是你请我吃饭?”严小时的声音温柔似水,一如秋日午后宁静的阳光,有一股懒洋洋的味道,让人一听之下,就不由自主地沉醉其中。

        也好,也该见见严小时了,她最近一直忙得不可开交,也有一段时间没有见面了。

        夏想就约了严小时在品香居见面。

        严小时比以前更多了沉静和知性之美,一个非常抢眼的美女,很少有知性美一面,因为她太亮丽了,会掩盖她其他的所有优点,但严小时经历了岁月的沉淀,又或许是多年的奔波让她日渐成熟,在她身上,知性美和天然美完美地结合一起,再加上柔媚的脸庞和如水的眼神,现在的严小时,可以杀人于无形之中。

        严小时一见夏想,就嫣然一笑:“我还以为你心宽体胖,没想到,一点也没有胖。”

        夏想呵呵一笑:“我就是劳累命,哪里胖得起来?就象你也一样,我认识你多少年了,还一直是窈窕淑女。”

        “淑女?”严小时悄然一笑,“都老了,你见过人老珠黄的淑女么?也难得你还记得认识我这么多年了,你是我见过的最有耐心的猎手。”

        夏想哑然失笑,只好摇头。

        “下一步去哪里?”严小时突然就问到了正事,“我听范睿恒说,你可能会到商务部!”

        商务部……这从何谈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