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69章 前途,变数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69章 前途,变数

    作品:《官神

        吴家的家宴,举行得相当成功。www.00ksw.org

        关远曲以什么身份来参加吴家家宴,夏想不会多问,关远曲不说,吴老爷子不解释,他才不会多嘴一句。总之一句话,有关远曲参加的家宴,又有夏想,同时吴才洋、吴才江、吴才河全部到齐,十分隆重。

        确切地讲,不但关远曲是外人,夏想也是外人。关远曲也不会多问一句夏想和吴家是什么关系,至于他是否心里有数,不得而知。

        都是到了一定层次的人物,心里明白有许多事情,即使从表面看上去十分古怪,但不但不能多嘴,连好奇都不能表露出来。

        因此,一场怪异但又谈笑风生、把酒言欢的家宴,在欢笑声中落场,不但夏想破例喝了酒,关远曲也喝了不少。

        不过从关远曲对吴老爷子既尊重又似乎有些顺从的表现上看,怕是吴老爷子对关远曲也有过提携之恩,最低限度也是知遇之恩,夏想就才发现,吴老爷子真是一个深不可测之人,他对国内局势的影响力,估计比他想象中更惊人。

        送别关远曲的时候,关远曲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夏想,在党校的两个月里,一是要好好学习理论知识,提高政治水平,二是要静心,要多想多思索。两个月的时间,一晃就过去了,要千万把握住机会,不要虚度光阴。”

        关远曲的立场自然不用猜度,他是坚定的家族势力的支持者和捍卫者,他的话,暗示的意味也很明显。

        晚上,夏想住在吴家,和吴老爷子就有了一次深入的交谈。

        不出夏想意料,吴老爷子明白无误于告诉他,关于他的下一步,中央的争议很大!

        或者确切地讲,不是争议,是争论,因为都想决定夏想的去向,但又都互不退让,因此有关夏想新的任命,就难产了。

        吴老爷子的立场不变,还是决定让夏想担任省委组织部长,但就具体省份还没有拿定主意,应该说去齐省最好,不过齐省的组织部长才上任不久,不好再动。

        岭南省的省委组织部长倒是要调动了,而且岭南也是大省,夏想前去,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岭南省委书记陈皓天是团系的人马,吴老爷子怎能放心让夏想到他手下当兵?团系,现在可是一直在尽力拉拢夏想。

        吴老爷子也怕会为他人作嫁衣裳。

        关键还有,先前对夏想似乎已经失望的总理,忽然对夏想又热心起来,对于夏想的下一步,也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热情,甚至还给出了具体意见,提议夏想前往吉江省担任省委秘书长……当然,总理的提议还算温和,至少是让夏想继续走好下一步,但另有人却认为夏想年纪太轻,无法担任更重要的职务,最好在党校再进修一年,奠定好理论基础。

        还有总书记对夏想的去向也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吴老爷子心里明白,以总书记之尊,什么时候会将着眼点落在副部级干部身上?只因他是夏想!

        对于夏想最后没有再穷追不舍地揪住章国伟不放,吴老爷子大加赞赏,认为夏想确实成熟多了。

        到了副部级以上,不一定非要将对手斩落马下了,因为对手说不定会有通天的能量,杀敌一千,自伤八百,从长远的角度考虑,政治斗争不是意气之争,再说输赢又不是只体现在上台或下台之上,有时人在台上,似乎还有风光,其实已经一败涂地了。

        输赢不能只看表面,要看长久和深层的东西。

        章国伟最后的下场,是不是夏想的手笔,吴老爷子不去多想,只是对此结果十分满意。

        不过对于夏想的去向,他坚定地认为还是担任一届省委组织部长为好,越往高处走,越需要锤炼用人之道,高层的政治斗争,更多的是象征意义之上的过招,政治理念、人心所向,甚至面子问题,等等,都会有直接或间接的交手。

        但去哪个省份担任组织部长……吴老爷子也不免犯难。偏远和落后的省份,不去,发达的经济大省,不太好去,主要也是时机没那么合适。

        关键还有,家族势力想要左右夏想的前程,总书记也有意插手此时,而总理也出人意料地也要为夏想安排前路……事情,就多了变数。

        再加上还有一支反对的力量,就更让夏想的前景,扑朔迷离,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困境。

        让夏想到党校进修两个月,也是总书记的提议,都知道是一手缓兵之计,但都想利用两个月的时间再继续协商,因此,最终就达成了一致。

        总书记对夏想所表现出的异乎寻常的关注,陡然间让夏想分量大增。原先只有平民一系和家族势力争夺夏想,不想平民一系刚刚退出,却又有了总书记对夏想兴趣正浓,更让夏想今后的归属,增加了莫大的变数。

        也让吴老爷子心中既是担心,又是自得。担心夏想会在走向正部级之后转向,让家族势力先前的努力付诸流水,又自得他的眼光超绝,早在夏想还没有显山露水的时候,就认定了夏想大有可为。

        现在的夏想炙手可热,成为各方争相拉拢的对象,就从侧面证明了夏想的能力和为人。当然,一个人不可能受到所有人的欢迎,有反对的力量也正常,不遭人妒是庸才,吴老爷子从来不惧怕反对力量的强大。

        他的目标还是继续推动夏想走他的路线,先担任一届省委组织部长,然后省委副书记,然后省长,省委书记,一路顺水顺风,争取40岁左右进政治局,在他有生之年,在吴才洋退下之前,将夏想送到国内前20人的顶尖序列之内!

        老爷子看着坐在面前,依然年轻而又不失英俊的夏想,心中越发笃定,夏想不如吴才洋激进,他又有比吴才洋懂得及时收手和适可而止的一面,最主要的一点是,夏想人格魅力超过了吴才洋,他布局长远,已经暗中布置了许多力量,经秦唐一任,已经初步具备了领袖的潜质。

        吴才洋如果不是有点刚愎自用,以吴家的实力,送他成为位列前三人也不是没有可能,但眼下看来,能成为九人之一,已经不错了。而且还有一点,吴才洋不太注重力量的培养,或许和他出身家族势力有关,而夏想却在不动声色之间,不但在燕省拥有了深厚的关系网,还培植了一大批亲信。

        越想夏想的所作所为,吴老爷子越是欣赏夏想,他起身来到夏想的面前,拍了拍夏想的肩膀:“小夏,在党校进修期间,不必住校,就住在家里好了。”

        夏想也知道他的短期进修,只是一个由头,其实就是为了过渡。吴老爷子盛情难却,他就答应了:“行,就听老爷子的吩咐。”

        老爷子笑得很开心:“来日方长,别急在一时,两个月的时间虽然不长,但说不定也能学到许多东西。俗话说,师傅领进门,领悟在个人……”

        对老爷子的安慰,夏想也是十分感动。别人对他重视,或许只是基于政治需要,唯有老爷子对他,确有浓浓的亲情在内。

        第二天,夏想就到中央党校报道,办理了入学手续,然后就正式进入了学习状态。

        中央党校经常开办一些短期进修班,夏想所在的班级一共20人,是个小班,大多是来自全国各省的常委副省长、省委秘书长、省委组织部长等等,基本上是说,省委组织部长参加进修班之后,大概会提升为省委副书记,省委秘书长基本上是常委副省长,而常委副省长,多半会是常务副省长,甚至会直接扶正。

        也就是说,此届短期进修班,其实就是一次提拔之前的预演和造势。

        官场之上的提拔,讲究造势,就是要让别人都知道某人要提拔了,要么让某人发表几篇文章,阐述政治理念,加深别人的印象,要么就进党校进修,反正会有许多渠道释放风声。

        和别人都前途已定不同的是,就夏想的进修前途未卜,别说下一步担任什么职务了,连去哪里都还没有定下,就颇有点不知归路的感慨。

        好在在班上也结识了几个说得上话的朋友,楚省的省委组织部长强一部、湘省的省委秘书长梁夏宁,因为有陈风的关系和梅晓琳的引荐,倒和夏想谈得很是投机。

        作为班上最年轻的学员,又是国内最年轻的副省级干部,夏想尽管刻意低调,还是引起了广泛的注意。

        不引人注目不行,在一群平均年龄在50岁以上的省部级干部之中,年仅33岁的夏想就显得年轻得有点过分,谁都难免多看他几眼,还以为他是谁家的孩子走错了地方。

        不过熟悉之后,就都对夏想由好奇变成了欣赏和喜爱。

        夏想最大的优点就在于角色转化之间,非常自然而不着痕迹,他在秦唐是威风八面的一把手,来到党校,立刻放低了身份,表现出了很低调务实并且谦恭的一面。

        虽说夏想和大部分人级别相等,但夏想尊敬他们的年龄和资历,就让他们也对夏想高看一眼,敬佩夏想的为人和谦让。

        转眼间,在党校学习一月有余了,关远曲一直没有再露面,一天,付先锋却意外现身了,同时还带来一个有关夏想前途的惊人的消息。